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32章 兵貴神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32章 兵貴神速字體大小: A+
     

    正德與楊凌早已計議周詳、成竹在胸,此時的他就像一個資深的演員,就連一旦有人祭出解除海禁、放低身架與蠻夷通商,有違『朝貢』祖制,有辱大明天威這面大旗時自己說些甚麼,他都和楊凌、焦芳、嚴嵩等人事先推敲,準備好了台詞。

    楊凌倒沒有諸葛亮的神機妙算,能料定他們一定會借用這個理由阻撓開海,但是見多了現代政客的手段,用些小心機誘導他們卻是不難。

    追隨在劉大夏身後,唾沫橫飛、大聲咆哮反對解除海禁,表現極其耿忠的官員中,有四人是家庭涉及海運走私,不得

    不徹底投向楊凌一方的大臣。

    其他人以各種理由反對開海時,他們就不斷提及『朝貢』、『勘合』問題,而焦芳、劉宇等人也十分配合,對別的理由即刻予以駁斥,唯獨對這個理由避而不談,一副觸及祖制底氣不足的模樣。

    這樣巧妙的提示,善於捕捉對手軟肋的政客怎麼可能注意不到?尤其在對方突然襲擊打了個措手不及、己方威望卓著人物大多離京在外,根本組織不起有力的反擊情形下,突然發現在這麼一座不可攻破的堡壘,哪由得他們不歡天喜地把它當成最後的倚靠?

    劉大夏一聲「正是」鏗鏘落地,正德不由大喜:「這老傢伙,頭一次說話這麼順耳,這下總算輪到朕出馬了。」

    正德滿面春風地站起身來,朗聲說道:「諸位愛卿所議,雖然各有所執,然皆是為我大明江山社稷著想,朕心甚慰。

    其實大海與陸路有何不同?陸地上產牛羊莊稼,通達異域番邦。海路上產魚蝦鰲蟹,亦通達於東洋西夷。不同者不過是海上以船行,陸上以車行罷了,諸位愛卿說對不對啊?」

    李東陽等謹聲道:「皇上說得是!」

    劉大夏等人聽正德話中語氣明顯傾向於同意開海,是故只是默默肅立,只待正德表明意見,立即祭出祖制、國威不可侮的法寶來。

    正德又道:「昔年海禁,固有禁海之因,我朝禁海乃是想以堅壁清海使倭寇無法生存。如今百年下來,倭寇仍橫行於海上,可見此法恰如大鯀治水,用意雖好然實不可行。禁海使民困稅瘠,亦使渴慕我天朝上國的番邦小民望海興嘆。

    再者,大明海域乃大明之江山,昔日禁海只是困滅倭寇的一時之計,並非就此把大好河山棄之不顧試問韃靼擾大同,我們就可以把大同棄掉,從此不聞不問么?」

    正德皇帝劍眉一挑,殺氣騰騰地厲喝道:「小小倭寇,又有什麼本事迫得我堂堂大明畏之如虎,將無邊海域盡付做海盜家宅,將萬裏海疆豎作長城,從此自閉於岸上?」

    這一聲問在金殿上霍然炸開,在群臣中盪起層層漣漪。偌大的金殿,一時肅然無聲。

    正德緩了口氣道:「所以,漠北之韃寇早晚要被我大明鐵騎所驅逐,東海之倭亦非能阻我天朝門戶之強敵。海,是一定要開的!禁,是一定要解的!」

    「不過……」他見到劉大夏、馬文升越眾而出,立即語氣一轉道:「劉愛卿所言也有道理,大明不可因倭寇橫行而怯於開海以墮大明之威。亦不可因圖謀小利而貪於開海以污大明之名,若東洋倭國不以臣禮覲見天威,海禁斷不可開!」

    劉大夏越出群臣行列大步向前,剛剛踏出兩步,陡聽皇帝此言出口,先是一呆,再是一喜,那已邁出的步子不好收回,只略一遲疑間,已就勢拜了下去,口中高呼道:「皇上英明,老臣嘆服!」

    群臣下殿,劉大夏向馬文升使個眼角,又緊趕兩步,躡上楊守隨悄悄低語幾句,午門外文官入轎、武官上馬紛紛離去。劉大夏帶著親兵有意放緩了步子,後邊馬文升、楊守隨等幾人的轎子也跟了上來。

    六部三司衙門其實相距不遠,基本上都在一條街上,以方便皇帝的旨意傳達。六部名次按吏、戶、禮、兵、刑、工的順序,各部衙門的建築也是按照這個順序排列。幾位老臣越過自己的衙門不入,徑直跟著劉大夏去了兵部衙門。

    兵部掌握武職選授、處分、兵籍、軍械、關禁和驛站等事項,自隋以下,唐宋元明清,大明的兵部相對來說還算是實權最大的,但是門前車馬比起其他衙門,仍是冷落得多。

    劉大夏到了門前,扳鞍下馬靜候片刻,馬文升、楊守隨、楊芳、王鏊等一班老臣趕到,劉大夏拱拱手,將這班老臣請進衙門。過了中堂,直來到后跨院自己平素批閱公文、歇息練武的院落。

    院落不大,一色的青瓦粉壁,水磨青磚鋪地,影壁上「福祿壽」的磚雕精緻有序。院落雖小卻也五臟俱全,正房、東西廂房、北廳各三間,屋頂低緩,簡單古樸,房檐下後患架上刀槍棍戟擦拭得鎧亮。

    這幾位都是多年的老友,有的還是同科進士。劉大夏也不與他們客套,只吩咐兵丁一聲「上茶」,就掀開門帘子進了內間。馬文升等人熟悉他的脾氣,不覺相視一笑,自尋座位坐下。

    馬文升輕嘆一聲道:「今日好生兇險,焦芳等人分明是有備而來。唉!老夫前兩日看到邸報,還只是付之一笑,實未想到這等大事,他們竟著一個小小戶部主事,更未想到朝中竟有這許多官員參予。」

    戶部侍郎庄尹道:「楊凌巡江南,回來后曾向皇上談及解禁通商之事,不過當時只是隨口一說,就此再無下文,咱們竟沒一個人注意。更想不到他年紀輕輕,竟有如此城府,一直隱忍不發,直到如今根基更加深厚時,才施了釜底抽薪之計,將韓大人等調出京城,這才突然發動。若非楊老大人情急智生,以朝貢祖制相壓,因而打動皇上,他的奸計就要得逞這。」

    楊守隨面有得色,捻著鬍鬚忙客套一番,詹士楊芳拈著茶蓋一邊輕輕撥著水上茶葉,一邊冷幽幽地道:「我早說此人狼子野心,你們現在看到了?焦芳那老匹夫原本就是楊凌一黨,在他面前以門下自居。一向唯他馬首是瞻,這也不算

    稀奇,如今他的勢力越發大了,李東陽趨炎附勢,楊廷和裝聾作啞,朝中一班只計較個人前程的牆頭草更是隨聲附和。」

    「昔年朝中有紙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難道今日要舊事重演,讓楊凌一班奸佞把持朝政么?」洪亮的聲音一落,劉大夏一掀門帘走了出來。

    他換去官袍,穿了一襲棉布青衫,銀白的頭髮高高挽起,在腦後盤成一個髮髻,腳下穿了雙千層底的布靴。劉大夏走到桌面,端起杯來喝了口水。卧蠶似的眉毛一揚,目光炯然地道:「老夫冷眼旁觀,楊凌此人行事,一向正邪難分、善惡難辨,直到今日圖窮匕現,他才算是漏了馬腳!」

    「昔日鄭和七下西洋,隨行船隊即達數萬之眾。帆張櫓揚,儼然海上一國,內宦勢力幾乎完全把持朝政。閹人心殘肢缺,生性惡毒貪婪,幸好永樂皇帝英明神武,終其一朝,內宦雖勢張而不敢為惡。

    如今楊凌一黨鼓吹解禁,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到那時把持市舶司的是何人?把持海運的是何人?把持水師的是何人?」

    劉大夏神色凝重地道:「諸位大人請想一想,到那時軍隊、財富、律法皆掌握在楊凌和一班內宦手中。如果他豐在野心……那會怎麼樣?」

    馬文升等人聽了心頭不覺升起一陣寒意。

    王鏊對楊凌觀感不錯,他的學生唐伯虎年節時自蘇州寄來的書信中也曾對楊凌大加褒揚,王鏊還是很相信這個江南第一才子的識人之術的,所以遲疑說道:「劉大人,此人一向謙恭知禮,除了近日晉爵時大肆鋪張一番,平素毫不奢侈囂張,觀其言行,似看不出如此野心吧?」

    楊守隨徐徐道:「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看他今日手段,行事老辣,城府極深,豈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諂媚弄臣?」

    楊芳也道:「楊凌執掌內廠,手中財源滾滾,以他如今的地位、財勢,卻始終住在皇上賜的一幢罪臣宅邸,堂堂侯爵,迄今連一幢別院都沒有置辦,他吃的可不止是朝廷俸祿,如此節儉豈不奇怪?」

    「而且,此人正是少年慕艾的年齡,身為侯爵、上將軍、督察百官的內廠廠督,府中卻只有區區一妻兩妾,那兩妾還是皇上賜的,此外再無妾侍。一個手握天下財賦和兵馬的少年權臣,不愛醇酒美人、不喜金珠寶貨,那麼他的志向在哪裡?

    要建功立業,青史留名還是意在天下、窺伺神器?皇上年少荒唐,他不但不予勸阻,反而縱君嬉戲,我怎麼看,他都像一個耿耿忠心的忠子!」

    馬文升皺皺眉道:「這些且無評論的必要,當務之急是解除海禁之事。很明顯,楊凌、劉瑾一般人冠冕堂皇地要開海禁,志在藉此牟取更大的權利,從而把持朝廷。今日雖然抬出祖制總算壓下了他們的氣焰,但是難保他們不會積蓄力量捲土重來。是不是立刻傳信給離京的各位大人,請他們立即回京共商對策?」

    劉大夏頷首道:「我請諸位大人來,正是商議此事,請各位大人立即書信通知各位被調出京的大人火速回京。馬大人在朝中聲望卓著,身在吏部,親手提拔攜扶的官員極多,應立即聯絡屬臣苦諫,務必要讓皇上徹底打消這個荒唐的念頭。」

    「至於老夫……」劉大夏淡淡一笑,目光閃動著道:「老夫就盯著他楊凌,倒要看這毛頭小子,能在老夫面前玩出什麼花樣!」

    劉大夏對楊凌忌憚日深,唯恐楊凌野心勃勃,一旦手握重兵起了橫掃天下的野心,那將造成無邊殺戮。

    他在兵部多年,軍中有不少當年親自帶出的親兵、裨將,如今都是一方的將軍,皇上要調四鎮總兵進京,交予楊凌統帥,劉尚書已打定主意,要安插幾個人進去,到時弄出點不大不小的事來,做為兵部尚書,他就有資格、有借口率眾將上書,請皇上收回軍權。

    這些打算,縱是多年的好友,也便相告,他自然要含糊過去。

    王鏊也是反對解禁的。在他想來,解禁通商易滋生官員貪腐,從而不利吏治清明,易使富戶大族追求異域奇巧之物,從而更生靡奢之風。而禁海拒商對大明卻沒有什麼損失,天朝上國物阜人豐,何求於異域番邦?

    只是他的態度卻不及一眾老友熱烈,尤其見他們對一個毛頭小子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心中頗不以為然,當下敷衍著與幾位大人又議論了一番便起身告辭。

    王鏊出了兵部上了自己的官轎,闔目沉思,總覺得幾位尚書和以楊凌為首的內廷勢力如此針鋒相對,其實最大的畏懼還是擔心宦官勢力因此膨脹得不可控制。

    在王鏊心中,對宦官也沒有什麼好感,可是想到若是雙方以解海為武器,彼此爭執起來,朝堂上難免又是一場腥風血雨,不由暗暗嘆了口氣。

    他掀開轎簾,發現已到了禮部門前,不由心中一動,連忙踢了踢腳踏,說道:「停轎,停轎!」

    王鏊想到今日王華尚書也是站在焦芳一邊支持解禁的。王華的人品和才學他十分欣賞,王鏊始終想不通以李東陽、王華這樣德高望重、品行兼優的朝中元老,會迫於形勢,屈服於楊凌的壓力。

    他與王華私交不錯,是以想開誠布公與王華學士談談,了解一下他的真正想法。

    門房傳報,王尚書聞訊忙親自迎出門來,將王鏊接

    進府去,著人送上茶來,笑道:「震濟先生許久沒有登門了,今日前來,可是為了今日朝議海禁一事?」

    王鏊呵呵一笑道:「尚書大人,我也瞞你,此來正是為了此事。解禁通商嘛,有利有弊,開有開的好處,不開有不開的好處,我也不為己甚,只是今日廷議,焦大學士等人分明是有備而來,王尚書顯然也是知情之人吶,你我是知交好友,還望你能為我指點迷津,以開茅塞。」

    王華笑呤呤地正要答話,禮部鴻臚寺卿溫則安急匆匆走了進來,見了王華立即揖禮道:「啟稟尚書大人,下官剛剛得到消息,日本國文龜國王特使團已到了滄州,克日進京代表日本國王拜謁天朝上皇,日本特使已多年不與我朝往來,該以何等禮節相待,請尚書大人示下!」

    王鏊一聽,霍地一下站起,袍袖捲起茶杯,「啪」的一聲打得粉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