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24章 正德反擊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24章 正德反擊戰字體大小: A+
     

    群臣聽了劉瑾的話皆露出怔愕之色,就連三大學士和楊凌幾人也不例外,但是他們卻不敢遲疑,急忙上前跪下。

    劉瑾神色複雜地看了一眼跪到丹犀之下的六人,揚聲說道:「皇上微服巡於大同,是為結盟朵顏三衛,共御韃靼強虜。今有親軍統領、威武伯楊凌獻策於前,

    又與兀良哈花當親自磋商其事,掃除邊患累建奇功,保我江冊社稷得安,其戰功赫赫,我大明百餘年來無人出其右,累軍功進爵威武侯、封右柱國龍虎上將軍!」

    殿上頓時一陣騷動,楊凌的腦袋也是嗡地一下,一時愣在那兒竟然忘了領旨謝恩。

    對一個並非國戚、年僅弱冠的少年臣子,晉封侯爵加封柱國上將軍,雖然這些只是沒有實權的虛銜,可是這份宗耀恩寵實是無人能及。賞賜輕施,為人臣子的豈能不跋扈怠慢?

    當下就有幾個臣子欲上前進言阻止,劉瑾目不斜視,已搶先說道:「京武營張永隨侍聖駕,盡心竭力,功不可沒,賜蟒龍玉帶,准予宮中騎馬、乘轎,併兼管乾清宮、御用監諸事。」

    張永又驚又喜,顫巍巍叩頭道:「老奴領旨謝恩!」

    劉瑾又道:「西輯事廠苗逵督軍不利,本應懲治,然苗逵率五千輕騎深入不毛之地,擾亂敵寇、銀我邊圍,可謂勞苦功高,朕賞罰分明。特賜蟒袍玉帶、金牌銀幣,准予宮中騎馬乘轎,俸祿增至三百石,兼提督尚膳、尚衣、司設、內官諸監事。」

    苗逵拚了性命一搏,果然拾得正德皇帝歡心,忙也歡歡喜喜磕頭謝恩。

    「朕出巡期間,內閣三大學士主持國事,殫精竭慮、日理萬機,使朕無後顧之憂,大學士李東陽特進光祿大夫、加封太保,大學士焦芳、楊廷和授左柱國,予以加勉,欽此。」

    先帝駕崩時李東陽就晉位太師、太傅、上柱國,如今又能加太保有銜,特進光祿大夫,太師、太傅、太保三個上公銜集於一身,已是位極人臣,達到了文臣的最高境地,再要升遷除非立下軍功來晉爵了。

    李東陽聽了皇上這道聖旨,已經明白了皇帝的用意。這一次翰林學士們可是弄巧成拙了,他們為了勸阻皇帝長留宮中,竭力泯消打壓他在大同立下的戰功。今日小皇帝馬上還以顏色,大賞有功之臣。若是他帶去大同的臣子都立下了赫赫戰功,那麼皇帝此番大同之行有無攻績那還用說么?

    至於賞賜自己等三人,皇上這不過是在堵百官司的嘴罷了,所以李東陽並無喜色,反而擔心皇帝和群臣如此針鋒相對,今日這大朝會怕要鬧得不可開交。焦芳和楊廷和也已揣出正德用意,可是晉位柱國這樣的榮耀實在有莫大的吸引力,他們聽了還是又驚又喜,不禁齊齊拜倒謝恩。

    翰林學士盧瑾已經按捺不住了,他趁三大學士領旨謝恩起身閃立一旁之機,立即出班奏道:「皇上,大同之事尚無定論,爵祿豈可輕賞?臣請皇上收回成命,謹慎從事。」

    正德微微一笑道:「大同城外,韃靼蠻人埋屍過萬,要說定論,那棺材板兒蓋上的時候,朕就下了定論了,何需你來置喙?」

    他忽地挺身立起,面沉如水,淡淡說道:「盧卿這話是說朕、堂堂的大明天子,竟然說謊欺騙群臣了?」

    盧瑾漲紅了臉道:「皇上恕罪,臣並非此意,臣是說邊軍冒功請賞的事,例來有之,膽大至極!」他說著瞟了楊凌一眼,意有所指地道:「臣恐皇上為人蒙蔽。」

    正德怡然一笑,坐回椅上揶揄道:「盧愛卿過慮了,朕在大同親眼所見,若有人能取來萬餘具韃靼人的屍首蒙蔽朕,那麼朕倒希望多受幾次蒙蔽了。」

    他見又有幾名官員站出,要重演昨日場面,不禁呵呵一笑,揚聲道:「諸位愛卿,朕還有旨意宣布,劉瑾……」

    「是,皇上」劉瑾欠身一禮,高聲說道:「朕與邊陲,親見邊軍上下將士一心,作戰驍勇,誓死效命,韃靼鐵騎雖悍勇如虎,非我大明將士之敵,現頒詔嘉獎,由兵部傳達於大同三關。

    大同副將王守仁,作戰驍勇、智謀百出,白登山下重挫伯顏首立奇功,封毅勇伯,授總兵銜。大同參將許泰領兵深入大漠,作戰有功,封安邊伯、授總兵銜。大同千總荊佛兒悍勇無雙,堪稱無敵猛將,簡拔為濟南將軍,封平虜伯。太原衛指揮使張寅作戰有功,加總兵銜,授賞金牌玉圭。」

    群臣一時聽得呆了,弘治帝在時,待臣子最是寬厚,但是賞賜極為慎重,輕易不肯封賞爵位,這位新皇帝可好,把勛卿爵祿當成了不值錢的破爛,連個小小的千總居然也封了伯爵。

    補打蒙了的百官好不容易醒過神來,一時群情激昂,正欲據理力爭,正德皇帝又是一記大棒打下:鑒於京營官兵作戰經驗不足、戰力遠遜邊軍,故此命京師十二團營輪番戍邊以增加戰力。同時徵調遼東、宣府、大同、延綏四鎮官兵進京,護衛京師,教練京軍,以龍虎上將軍楊凌統帥四鎮總兵。

    這番話說出來,就連武官們都怔住了。徵調四鎮官兵進京,同時抽調京營官兵戍邊,這等於把京師的防衛力量一分兩半,一半屬於十二團營,一半屬於四鎮邊軍,面楊凌則掌握了左右京師安危的兵權。

    一個控制著內廠秘探、掌握著大明司稅財權的幕後實力人物,當他來到台前時,手中竟掌握著這樣龐大的軍力,一旦他對朝廷有什麼舉動,天下還有何人能制?

    這一下就連對於皇帝大賞軍功樂觀其成的武將們也忐忑不安起來,劉大夏皺起白眉,越想越覺不安,他雖知楊凌此時權柄通天,縱是他堂堂兵部尚書、四朝元老,也休想撼動楊凌分毫。可是茲體

    事大,實在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一定要想辦法阻止皇上的荒唐行徑。他左右一望,與韓文、馬文升等人目光一碰,彼此都暗暗點了點頭。

    楊凌沒想到正德昨日被文臣們一激,今日竟然使出這樣極端的手段,在他看來這是對自己信賴有加,可是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呀。憑著這份權力他的確可以凌駕群臣,成為一個之下、萬人之上的頭號權臣。可是自己有什麼根基?年方弱冠、位極人臣,絕對是禍非福。

    楊凌知道小皇帝脾氣。他對自己推心置腹,如此重用安排未嘗沒有與百官負氣爭風之意,此時是萬萬不能上前臣辭,令他在群臣面前難堪的。

    財權、兵權、內廠督轄之權,一定要讓出去一部分,如果大權獨攬,必定受百官猜忌。楊凌心裡像風車一般急轉,想著應對之法。正德對金殿上自己旨意一下變得沸水一般的場面似乎十分滿意,能讓這幫愚腐混帳官兒們如此失措驚慌,正德只覺大大出了口心頭惡氣。

    他暢快無比地笑道:「諸位愛卿,朕意已決。聖旨已下,諸卿勿須多言。三大學士、六部九卿當儘快就朵顏三衛和女真三部的互市拿出個章程來。人無信不立,何況人中之君?再過月余,春暖花開,朕要互市之城衛,大明和兀良哈各部的百姓已來往如織!」

    他袍袖一拂,示威似地道:「諸位愛卿還有何本奏,快快呈上來,朕的豹房已修建完畢,不日朕將遷居豹房。諸卿有本章時可直接呈往豹房便是。」

    「什麼?皇上要搬出皇宮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居豹房?」一班老臣被皇帝一個接一個驚世駭俗的奇思妙想轟得頭暈眼花。

    原本目標一致、目的一致的文臣們分作了幾派,有反對封賞過濫的、有申明京營自大明立國就負有護衛京師重任、不可違制調防互換的、有要求皇上不得離開皇宮遷居別院的,亂鬨哄你方唱罷我登場,這一來效果大減,根本形不成一股強有力的士氣,正德皇帝坐在上邊只須打打太極拳,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把詰問的官員擺脫開來。

    金殿上大朝會如同集市一般,楊凌忽爾注意到劉瑾唇邊不經意地掠過一絲詭笑,心中不由一凜,忽然想起今日朝會許多不合情理的地方來。

    小皇帝年輕氣盛,他立下大功。回京后卻被百官打壓污衊,受激之下大肆封賞,以他的性子是幹得出來的,可是能伏特加這麼有條理,幾樁事情一件件抖出來,分散了百官的注意力,這份心機恐怕不是正德能幹得出來的。

    是劉瑾!楊凌心中忽地閃過這個念頭。

    能夠影響皇帝的幾位近臣,谷大用正巴結著自己等著去江南撈銀子,張永、苗逵和自己性情相投,而且一路回來,他們也沒有機會這麼做,如果是劉瑾,以他的性格會推波助瀾地幫助自己掌握更大的權力?司稅監掌握在自己手中,劉瑾尚且耿耿於懷,他會這麼無私?

    司稅權原本是司禮監的,現在掌握在自己手中,監控百官的廠衛原本均在司禮監轄控之下,而自己的內廠卻獨樹一幟,越過司禮監直接和皇帝打交道。京師十二團營也是司禮監一手掌握,如今……

    將欲取之,必先與之,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自己就是橫在劉瑾面前的一塊石頭,不搬開自己,他這個內相始終是有名無實,這段時間劉瑾在京中站穩了腳跟,他這是開始打自己的主意了。

    劉瑾看著群臣亂烘烘的,但是不滿和忌憚大多指向楊凌,心中不由暗樂:那個窮秀才果然有點歪才,這一計大妙。楊凌隨皇上去了一趟大同,立下偌大功勞,皇上是肯定要賞的。如今自己助了他一把子力氣,把他捧得更高、權力更大,得罪的人果然也更多。哼哼,朝中和內宮現在都對楊凌不滿,看來自己取而代之的日子為時不遠了。

    大朝會沒有爭出個結果,一班腐儒直吵到下朝,便急急趕回家去,準備點燈熬油地連夜寫出篇萬言奏章,明日早朝再戰。楊凌有後宮請安的旨意,卻沒有忙著走,六位受賞大臣下朝後領了封賞,楊凌就在值夜房中換了烏紗,然後在小太監的引領下直趨後宮。

    走過保和殿,一個武官陪笑施禮道:「啊,原來是楊大人,下官布行武恭喜楊大人晉爵加官。」

    楊凌抬頭一看,只見這人是位宮中錦衣衛的武官,一身鸚鵡綠的官袍、紅褲皂靴,淡金色的瘦臉顴骨突起,一雙卧蠶眉下雙眼炯炯有神,看官袍該是位四品錦衣都尉。

    楊凌晉陞右柱國龍虎上將軍,那是二品的大員了。所以那個依著官禮長揖而下,甚是恭敬,楊凌忙上前兩步,抬手相扶,笑道:「將軍請起,宮中相見,切勿多禮。」

    綠袍武官就勢起身,謙然笑道:「錦衣衛上下,對大人一直心存敬服,也為錦衣衛能出了大人這樣傑出的人才而驕傲,見到大人,下官怎敢不大禮參拜?」

    楊凌目光一凝,仔細瞧那武官,見他神情有些激動,憤慨、鬱抑的眼神中帶著希冀和盼望,楊凌這才心中恍然,看來這些日子錦衣衛受劉瑾的打壓不輕啊。真的已激起錦衣衛上下一體同仇敵愾之心了。

    他笑了笑,說道:「豈敢,豈敢,楊某因為錦衣衛才得以簡拔提升,得有今日成就,雖說如今已自立門戶,可是楊某對錦衣衛仍視同一家呀。牟大人一向可好?」

    布行武聽他這麼說,好似鬆了口氣,欣然答道:「牟大人安好,楊大人西行大同,牟大人一直記掛著您呢。」

    楊凌淡淡一笑道:「昨日剛剛回京,楊某牽挂家人,還沒和老朋友們見見面,待我出了宮,先去回回牟兄。」

    布行武眼中閃過一抹驚喜,連忙拱手道:「是是,大人公務繁忙,下官就不打擾了,您好請。」

    楊凌拱了拱手,二人的目光心照不宣地一碰,然後從他身邊翩然越過,直往後宮去了。今日三后召見,那是定要責訓一番的,楊凌原本還有些擔心,後來拋開娘娘的身份,章從正德奶奶、母親和妻子的身份想了想,楊凌揣摩出了她們的心思。

    以他舌燦蓮花勸人保險的本事,早已想出了應對的辦法,倒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今兒讓正德又是封侯又是提官,他對劉瑾心中存疑,更顧不上考慮這些問題了。

    正德身邊八虎原本胸無大志,可是人的貪慾隨著地位的升高是會發生變化的,楊凌從來沒有把他們當成妖魔鬼怪,當成整日想著害人的奸佞,可是也沒有高估他們的品質和德性。

    朝中百官整日道德文章的,對於擋在他們仕途前邊的絆腳石,又有幾個能夠免俗不去打壓?就是劉健、謝遷、韓文的那樣的忠耿直臣,對總是越級上奏,希望出頭露面的副手焦芳,還不是不遺餘力地打壓過?更別提私德並不怎麼樣的劉瑾了。

    楊凌原本還想利用開放海禁的巨大利益吸引住劉瑾,暫時壓下彼此之間潛在的矛盾,可惜……劉瑾身為內相,顯然不甘心鞍前馬後一為他效力,尤其自己的權力大多剝離自司禮監,更埋下了兩人之間早晚要明爭暗鬥一番的火線,如今……他已迫不及待了。

    楊凌想到這裡,不禁心事重重地嘆了口氣:「站在高高的權力巔峰上,一個不慎就有落馬之險,如果有人對自己明槍暗箭,那危害實在遠勝過明火執仗的敵人,可是對付劉瑾哪有那麼簡單,攔在中間的皇帝既是自己的保護傘,何嘗不是劉瑾的保護傘?

    尤其是現在,如果說以前自己在一從以忠臣自許的官員眼中,還只是一個導帝遊玩的佞臣,如今在他們心中卻是諱莫如深的權奸,要對付劉瑾、要辦自己真正要做的大事,就必須得從這風口浪尖上退下來,不可糾纏在權力鬥爭中,可是正德肯么?要怎麼辦,怎麼打消百官的猜忌?

    楊凌輕蹙著眉頭,背負雙手緩緩而行,前方忽有人笑道:「嘖嘖嘖,威武侯爺好有興緻,步履從容直若閑庭散步,早知你楊大侯爺如此從容若定,本公主倒不必急急趕來為你護駕了。」

    楊凌抬頭一看,只見兩個身著雪白綢服的美少女笑盈盈地站在面前,雪白的箭袖軟靠窄而貼身一塵不染,可是那衣中的人兒俏臉如雪,更是明凈出塵。

    兩個女孩一高一矮,高的亭亭玉立,纖腰緊緻、胸脯渾圓,矮的嬌小玲瓏,一張宜喜宜嗔的瓜子臉兒,還帶著七分稚嫩清純,二人都輕挽著柔麗的秀髮,更襯得頸間雪注,頸細柔美。

    楊凌吃一驚,連忙搶前幾步,彎腰施禮道:「臣楊凌見過長公主殿下、永淳公主殿下!」

    永福公主和他的到底多日不見了,心中那種少女朦朧的思慕淡了些,見了他少了些拘禁,倒多了些親切和洒脫,她輕笑盈盈地道:「平身,恭喜楊大人晉爵侯爺。」

    永淳公主笑嘻嘻地插嘴道:「只是這位新晉侯爺馬上就要被太皇太后、太后和娘娘三堂會審,搞得灰頭土臉啦。」

    楊凌見這對殊艷嬌麗的姐妹花袖口緊扎,褲腿兒也是緊的,露出小腿優美動人的曲線,料想她們未著宮裝,應是剛剛做了些什麼遊戲。

    果然,永淳公主笑道:「本公主剛剛和姐姐正在蹴鞠,就跑來給你護駕,你要怎麼謝我們?」

    楊凌沒想到正德皇帝昨日在聖旨上吹了一通大氣,所謂的給他保駕竟是派來兩個妹妹幫忙,這真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三隻母老虎發怒,這對小丫頭濟得什麼事?

    他有點啼笑皆非地問道:「微臣多謝兩位公主仗義援手,不知小公主要臣如何相謝呢?」

    永淳拍手笑道:「這個簡單,聽說皇兄要搬去豹房,那兒獅子老虎多著吶,皇兄從不帶我們出去玩,你若能勸得皇兄讓我們出遊,那便是謝禮了。」

    楊凌立即便想搖頭,這不是開玩笑么,尋常大戶人家的小姐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呢,拐帶公主出宮?那百官豈不……

    楊凌心中靈光一閃,突地想到了明哲保身的好辦法,他欣然笑道:「大丈夫一諾千金,咱們一言為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