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09章 化學武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09章 化學武器字體大小: A+
     

    楊凌帶著馬哈盧離開大帳,離開大帳視線範圍便腳下加力,直奔山口。明軍主力已撒至半山,四面防腳,山下僅留少量兵力執行楊凌的炮盡即撤、挫敵銳氣、固守待援之策。

    戰馬嘶嘯,火光四起,一團泥土裹挾著白雪噴向天空,濃煙中不斷有踏中地雷的戰馬連人帶馬摔倒在地。但是衝鋒的洪流沒有絲毫停歇,即使有受驚的戰馬偏離了衝鋒方向,馬上的騎士也儘力將它立即調整到正確的方向上來。

    千百戰馬同步疾馳形成的慣性,便他們面前的一切都成為被踏平的目標,騎術再高超的戰士這時也沒有能力勒住自已的戰馬,停下來的一切都會成為一個微不足道的障礙,頃刻間被毫不留情的踩為肉泥。

    狼旗翻飛,無數騎士踐雪踏泥,滾滾而來。槍戟密集如林,雪亮的鋼刀透著刺骨的鋒寒,如雷的蹄聲震耳欲聾。許泰臉色鐵青、額上青筋暴起,他提著刀死死盯著不斷靠近的蒙古騎兵,沖在最前邊的騎兵已摘弓搭箭,許泰仍不下令放炮。

    「嗡」,如同一團黃蜂升空,狼牙箭帶著嗜血的呼嘯撲射過來,所有的士兵都迅急地避入一人高的巨盾後面,同時揚起手提圓盾防護頭頂。

    「篤……篤篤篤……」,盾面上已布滿一層箭矢,一些箭矢從盾縫中穿過,射中士兵的身體。有人慘呼倒下。片刻功夫,「篤篤篤」地聲音再起,第二撥利箭射至。

    騎射是蒙古騎兵的拿手本事,相當多的戰士可以在最初的一息之內連射十箭以上,如果有大隊的蒙古騎兵猛衝過來,可以在第一時間射出密集的快箭,又遠又准。狠毒無比,用箭搶攻對射者立即就要落馬大半。

    許泰驍勇善戰,並曾深入大漠,熟悉這套戰法,再者毒火炮雖然正適宜對付這樣的密集衝鋒。但射程不遠,如果不能在大隊敵騎闖入射程之內時開炮,空放炮彈雖可驚嚇一部分戰馬。但重新裝填彈丸地過程中快捷如風的蒙古騎兵已可沖至面前,所謂的利器只要時機拿捏不當就得變成燒火棍,毫無用武之地。

    第三撥箭矢暴雨般傾瀉在巨盾上,又有一些防護不及的士卒中箭倒下,這時許泰才舌錠春雷般一聲大吼:「開炮!」

    闖過地雷陣的蒙古騎兵堪堪衝到三十丈距離內,黑黝黝地炮口噴出一道道火舌,在一片震耳欲聾的怒吼聲中,成千上萬粒鉛彈、石子、鐵釘以比利箭更快更狠的速度反擊回去。橫掃韃靼大軍。

    鋼雨橫掃之下,縱是最驍勇地蒙古戰士和夭矯如龍的戰馬也同樣難以用血肉之軀抵擋。一時當者披靡,人仰馬翻,木盾破爛、鐵葉盾牌也成了篩子,脫手飛到半空當中,只著皮袍、皮甲的蒙古士兵在密集的炮火有若山崩地裂般的恐怖威力下象狂風中的一堆落葉,頓時被卷落塵埃。

    這一撥打擊太狠了,密集的衝擊隊形使炮轟產生了最大的傷害效果,足足有近千名勇士墮馬,五百多匹滿身是血地瞎馬嘶吼著橫衝直撞,勢不可阻的蒙古騎兵為之一頓。

    趁此時機許泰命火炮再次裝填彈yao。同時有二十門始終待而不發地火炮嚴陣以待,以防炮火間隙過大。伯顏也下了死命令,喝令親信大將博達爾模立即組織衝鋒,在最短的時間內攻破山下防勢。

    今天這一仗談不上什麼謀略,攻守雙方唯一的目標都在山上,只要攻破此山,則一子活全盤活,否則萬事皆休,做為伯顏的心腹大將,博達爾模深知時間的重要性,他立即與副將迄林達達各帶兩千騎兵,呈雁翅狀從兩翼直撲山下,士兵們在身先士卒的大將帶領下嗷嗷嚎叫著衝殺上去,全都紅了眼。

    許泰冷笑,待他們迂迴近了,根本不須精準射擊的毒火炮只稍稍調頭,一大片密密匝匝的鐵釘子、鉛丸子又迅射出去,蒙古騎兵什麼蹬里藏身、鐵盾護甲全不管用,連人帶馬又摞下一大片。

    這一陣衝鋒副將迄林達達當場喪命,博達爾模瞎了一隻眼、嘴角豁開好大一個口子,露著森白的牙齒,仍帶著殘餘士卒亡命般衝鋒。

    明軍陣地也有百餘名士兵在蒙古騎兵的箭攻下喪生,來不及裝填彈yao了,備用地二十門大炮再度咆哮著噴射出一片火舌,硝煙中殘餘的蒙古士兵只來得及射出兩箭,就已被掃射落馬。

    趁此機會,迄克農集結了三千精騎又分左中右三翼急撲過來,伯顏的心在滴血,這都是他的嫡系部下呀,可是這個時候已經藏不得私了,無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他必須要攻下白登山。

    此次大規模徵集各部精兵劫掠邊關,一來是為了給他的兒子復仇,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明朝皇帝剛剛駕崩,新任天子是個才16歲的少年,主少國疑,本來是最好的機會,可他無許如何也想不到這小皇帝竟然毫不含乎,竟然比弘治帝更加好戰。

    他不但迅速徵調重兵赴邊關,而且派來的將領也有勇有謀,韃靼大軍羈絆難離,耗盡了所有輜重,更讓他想不到的是一向只守不攻,自土木堡壘一役之後視大漠為畏途的明軍竟然冒險派出一枝奇兵,橫掃內部空虛的整個大漠。

    由於軟禁滿都海的三百親衛全軍覆沒,他現在還不知道在大漠素有威望的滿都海也已落入大明手中,可是出兵之前他暗中布置了監視各部行蹤的探馬,各部落遭襲,牛羊被殺、蓄草被焚的消息已悄然送到。這個消息對於剛剛戰敗地伯顏來說不啻於雪上加霜。

    他現在以強橫武力剛剛統一大漠,一旦受此重挫,有野心的各部落勢必蠢蠢欲動,剛剛統一的局面勢必再次陷入分崩離析,唯一的出路就是殺死明朝皇帝,軍事上的重大勝利可以轉移草原上的一切問題,讓他的個人威望達到一個前所未有地高峰。所有詰難和指責將因這一豐功偉績而散如雲煙。

    彌勒教的主動合作,給他提供了機會,所以走投無路的伯顏封鎖了這個水息,準備孤注一擲。破關奔襲,奇兵突至。誰會想到他會從天而降?昔年也先可以憑五萬人馬打敗五十萬明軍,擒得明朝皇帝,他是碧猛的成吉思汗的後代。難道帶了近五萬人馬還殺不了只有萬餘人馬護衛地正德?

    只要能殺了正德,明廷沒有人能號今天下,現在掌權的正德親信大臣和詰難反撲的失勢百官勢必打得不可開交,諸王爭嗣更是亂上添亂,就算取不下大同,不能趁機分一杯羹,他也可以從容返回大漠,休養生息。

    至於楊一清地近十萬大軍。根本不放在他的眼裡。楊一清的兵分駐在長城各關隘、衛所、城堡,總兵力雖超過他。但能迅速集中到大同附近的兵力不可能超過他,而且大明皇帝在此,明軍沒有時間從容布置,各路兵馬勢必不惜一切趕來勤王,長城關隘將處處破綻。

    所以只要他能搶在楊一清集中兵馬之前殺掉正德,就能利用騎兵機動快捷的優勢跳出明軍的包圍圈從容遠遁,他現在所需要的僅僅是時間,因為他只有一戰的機會,現在就是用血肉之軀去趟路,他也在所不惜。

    迄克農地大軍沖至。匆忙裝填好彈yao的大炮又在大地震顫中留下一地死屍,韃子在伯顏地嚴令之下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地衝鋒著,許泰立即喝令人馬上山,在盾牌手和火銃手的掩護下,士兵們開始向山上移動,炮手在彈yao中埋下長長的引線,最後一批撤離陣地。

    韃子如狼似虎狂湧上山,前鋒剛剛驅馬如飛借勢衝上半山腰,山下的的炸藥響了,斷肢殘臂血雨紛飛,一隻碩大的馬頭飛到半山腰上,砰地落在地上,兩隻巨大的馬眼讓人望之生寒。

    千夫長烏珠穆沁勒馬回望了一眼,衝鋒隊形被炸開一條十丈左右的缺口,身邊還有三百多人,只要衝上山頭佔據哪怕一盞茶的功夫,後續部隊就可以源源不斷地衝上山來,他大吼一聲,用蒙語吼道:「殺上去,把漢人象牛羊一般屠宰掉!」

    此起彼伏的應喝聲剛剛響起,沖在前邊地騎兵已東倒西歪跌下馬去,山坡上遍布陷馬坑,埋了鐵蒺藜,中間的通道本來鋪了木板,此時已被撤去,雖說坡上沖速變緩,可是馬蹄猝然踏進陷坑,仍然拐斷了馬腿,被鐵蒺藜扎傷的戰馬也騷動起來難以控制。

    就在這時一隊衣甲鮮明的明軍出現在山頭,烏珠穆沁看到他們背後一排帶翅的槍柄不由倒吸一口給氣,立即叫道:「下馬,以戰馬為盾!」

    來不及了,數百名明軍居高臨下,三尺長的標槍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流瀉而下,勢大力沉的標槍連馬頭也可以一槍刺穿,它們毫無阻礙地插進人體,一陣沉悶的「噗噗」聲,一條條鮮活的人命頃刻間變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阿勒泰領著大軍衝上來了,他得到的命令只有一個,不惜一切代價,必須儘快搶佔山頭,哪怕全軍盡沒。明軍的反擊也兇狠慘酷,他們同樣沒有退路,韃子若衝上山等候他們的就只有死亡。

    楊凌的火銃手和馬哈盧的朵顏神箭手組成了完美的搭配,「砰砰砰」地一通排射,火銃手立即退後裝填彈yao,朵顏三衛的弓箭手和攻到山坡上的韃靼人用同樣嫻熟精湛的技巧互射,嗖嗖飛矢如雨,有的士卒被火銃轟得象篩子一樣的,也有被弩箭射得象刺蝟一般,雙方以山坡為陣地,死屍若牆,哀嚎遍野。

    楊凌站在高高的山巔上,這處地方山勢陡峭。韃子無法從此處攻山,正好用來瞭望觀戰。楊凌根據四處攻山的韃子兵力情況,不斷發出一道道指令,將火銃手、弓箭手等遠攻戰士予以調配,刀盾手、槍兵、棍兵等做好肉搏準備。

    韃子勢若瘋虎,明軍屹然不退,雙方猶如兩頭爭食地猛獸。拉鋸似的爭奪,陷入前仆後繼的瘋狂之中,地上遺屍越來越多,吶喊嘶吼聲遠傳天外。

    馬哈盧臉色凝重地四下張望,疑惑地道:「楊大人。伯顏不計傷亡、攻勢甚急,天可汗和各部首領都在山上,這太危險了。為什麼伏兵還不出現?」

    楊凌呵呵笑道:「馬哈盧將軍不必著急,你看,伯顏的人馬雖然瘋狂,但是卻始終難越雷池一步,他沒料到我們山上竟有兩萬精兵,固守下去不成問題。

    這裡四下一目了然,如果伏兵布得近了,早被伯顏發現了。我們的大軍想要趕來,還需要一段時間。到那時伯顏皆是疲兵,我們的人便如秋風掃落葉一般,讓他上天入地無處可逃!」

    馬哈盧聽了心中略安,他看見左側山坡伯顏人馬攻勢甚急,雙方已在半山腰展開肉搏,人叢中,狂吼之聲如同炸雷,隨著每一聲狂吼,刀光閃閃,槍影呼呼。不時有人被刺死、砍死,轉瞬之間,已成為血肉屠場,山上弓箭手仍在向他們後面源源不斷的韃子射箭阻截。

    馬哈盧沉不住氣道:「我去那邊看看,救兵未到,萬萬不可讓他們上山。」

    銀琦放心不下,方才也跟出了大帳,她不過是個侍衛身份,加上現在朵顏三衛又與明軍並肩作戰,所以伍漢超不便阻攔,便由得她跟了出來。

    銀琦站在一旁,妙目橫睇,仔細瞧著楊凌神情,忽然問道:「聽說明朝地將軍離皇帝越遠越能打勝仗,越是留在皇帝身邊,越是畏首畏尾、怕這怕那。

    韃靼鐵騎來去如飛,你們想抓到他的影子很難,現在用皇帝為餌,把他的大軍吸引過來,再從外邊包圍,聽起來是極好的計策,可是若援軍遲遲不到,你們自已就要被人吃掉了,現在連累我們也要被人吃掉了」。

    楊凌心中何嘗不緊張?本來約定遇到危險便燃起狼煙,由大同方面派兵援救,現在大同總兵先已得到消息,派了許泰護駕,沒理由便再無後續部隊支援,除非大同城也受到了攻擊。

    如果那樣,能寄望的只有楊一清地人馬了,可是楊一清守邊的兵馬騎兵甚少,就算他全力趕來,也得還需一個時辰,到那時已成勁弩之末,還有多大戰力實未可料。

    楊凌恐言多必失,不敢接她第二個問題,卻故意笑道:「姑娘一句將軍離皇帝越遠越能打勝仗的評語似乎和第二句地擔憂全不搭界兒,這是什麼意思?」

    銀琦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狐疑地瞪著他道:「因為你可不象對皇帝唯命是從的樣子,反而……好象皇帝沒有什麼主意,這一切都是你在指揮一樣,你們真的商量好了引誘伯顏來么?不是中了伯顏的計?」

    楊凌心中一跳,強顏笑道:「姑娘何出此言?」

    銀琦小嘴一撇,說道:「你們明人把皇帝寶貝的不得了,會冒這麼大險?我越想越不對,你看看,山下攻勢多急,你們利用會盟之機引伯顏來,卻搞得這麼搖搖欲墜……」。

    她一邊說,一邊走到懸崖旁,俯身看著山下戰況。

    楊凌聽的心中殺機忽起,朵顏三衛是出了名的牆頭草,一旦得悉真相是將錯就錯還是臨陣倒戈實在不好說。這小姑娘一直跟在花當旁邊,定是他極親信地人,若讓她回去饒舌,這山上萬餘條性命就有葬送在她手中的危險,甚至大明江山,還有自己所有地親人……。

    旁邊都是自已的親兵,戰況正緊,並無人注意這裡,只要伸手一推……

    楊凌心中天人交戰,一隻手舉在空中,根本下不了殺人的決心,就在這時,銀琦已轉過身來,一瞧見楊凌眼神。她忽然警惕地向旁邁開一步,一把握住腰間彎刀,冷斥道:「我說對了?你想殺我?」

    楊凌一怔,強笑道:「姑娘何出此言?無緣無故,我為什麼要殺你?」

    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看得楊凌臉上發熱,平生頭一次對一個無辜地人起了殺心,雖說是為了更多的性命。但是何嘗不是在利用朵顏三衛?他的心頭升起一股慚意。

    銀琦冷哼一聲道:「因為你怕我們出爾反爾,臨陣倒戈。楊將軍,不要把我們看的那麼不堪,我父親雖然有時倒向伯顏一邊,也是為了整個部落的生存。」

    她搖搖頭。嘆息道:「你放心,現在我已經上了你的賊船,只有硬著頭皮跟你走下去了。此時倒戈付出太大了,所以就算父親生疑,我也會幫你遮掩地,只是……盼你地大軍真的能及時趕到才好,否則你可害了我們一族了」。

    楊凌自慚不已,他忽地大喝一聲道:「來人!」

    銀琦身子一震,刷地一聲彎刀出鞘,刀鋒直指楊凌咽喉。聞聲衝到近前的侍衛見狀立即拔刀指向銀琦。

    楊凌坦誠地道:「以往朵顏三衛在大明和韃靼之前搖擺不定,所以本官才放心不下。不過姑娘說的對。大敵當前,我們應該互相信任,攜手共渡難關,如果此時還互相懷疑,那真的只有同歸於盡了」。

    銀琦瞬也瞬地看了他半晌,忽地手腕一翻,彎刀刷地一聲入鞘,她似笑非笑地道:「你們漢人真地很狡猾,這番話說的好聽,其實說來說去不過是告訴我。你們死光了,我們也活不成。

    哼!我告訴你,伯顏向我父親求過親,只要我答應嫁給伯顏,朵顏三衛也歸順韃靼,我們還有活路,所以我們會盡量幫你,但是如果你的人馬不能及時趕到,如果所有地部落首領全部被殺,我們的族人會被吞併,會淪為奴隸。

    所以,在此山被破之時,在全族覆亡和歸順求生之間我們一定會選擇後者,我,也願意為了族人獻出自已!」

    她說的極為坦然,眼神純凈的象是一泓泉水,用自已的貞操去交換族人的生存,這種漢人女子受貞節大如天的觀念熏陶即便去做也羞於出口的話,她卻說地神聖無比。

    楊凌想了想,神情莊重地道:「好!我們定個君子協議,此山可守,我們就拼盡全力一齊守下去,山峰被攻陷之時,我會以身殉國,貴族的行止,由你們自已決定!」

    銀琦凝眸望了他一陣,亦肅然點頭。

    楊凌回身,對侍衛道:「去,燃起狼煙,向附近所有關隘告急!」

    韃靼地突擊前鋒如同斧鑿一般楔入突進,其勢如潮,銳不可當、與明軍在各處山坡鋸齒般衝殺,韃子的快馬優勢無法發揮,但是勝在人多勢眾,個個兇悍,明軍居高臨下佔了地利,也是個個拚命,誓死不退。

    槍林箭雨,白刃橫空,數萬人捨死忘生的吶喊,整個殺戮戰場一片沸騰,但韃子沖至半山再寸進半步都是用無窮的鮮血和死屍來堆砌,看這情形一個時辰他們也休想攻上山峰,到那時明朝援軍怎麼也該有幾路殺到了。

    「嗚」,箭先至,厲嘯聲傳入耳邊時,一支狼牙利箭已閃電般貫入一個明軍的胸膛,箭簇透背而出,帶著一大蓬血花,勁道凶厲無比。

    放冷箭的韃子剛剛搭上第二枚箭,就被火銃一槍轟破了腦袋。許泰和劉大棒槌一持槍、一持棍,守在山前兵器隱挾風雷之聲,如毒龍般翻騰,扎、刺、掃、盪……身邊不斷有剽悍的韃子士兵倒下,兩人足足控制了橫向十五六步的範圍,沒有一人能進,這種威風鼓舞了周圍的士卒,刀手已棄盾,雙手握刀同韃子硬拼。

    這是一場硬仗,最終勝負只取決於雙方兵力的強弱、士氣地高低。與戰場調遣是否合理、團隊配合的熟練程度、以及各種軍械的完備、與謀略的運用都沒有太大關聯。目前為止,仍是守山一方佔有優勢。

    山坡上死者堆積如山,殘肢斷臂,散落得到處都是,鮮血染透土地,撲鼻的血腥,刺激起士兵們胸中的殺意。弓、刀、盾、銃齊施,刀劈箭射,宛如破浪,血污衣甲,亦是不顧。所有的人都似瘋狂了一般,只是不斷地揮動武器,忘記了生死。忘記了恐懼。

    山下,伯顏策馬來回賓士,鼓舞士兵奮勇向前,如今時間每拖一刻,他成功地希望就小了一分,怎能不焦灼萬分?

    這時,一個韃子將領氣喘吁吁地奔來道:「大汗,炮已安裝了四十具了。是否用來攻山?」

    伯顏一聽大喜,立即勒馬道:「快。馬上運至山前,用炮攻山,後邊繼續裝配,一百二十門大炮全都給我用上,我看正德還往哪裡逃哈哈哈哈……」。

    一陣號角號起,攻山的韃子紛紛退下山去,山上的士兵為之愕然:「韃子退了?他們要棄攻逃跑了么?」

    但是隨即他們便發現,韃子推著幾十輛高高的木架子正向山下走來,每輛木架後邊跟著數百名韃子。手中牽著長長的繩索,這是什麼東西?來自京營地官兵莫名其妙,可是許泰手下的官兵和朵顏三衛的人馬卻先後驚呼起來。

    「回回炮、他們運來了回回炮!」

    許泰厲聲喝道:「怕甚麼?這裡四面平原,全是土地,他們從哪裡取得巨石投山?」士兵們聽了這才為之稍安。

    「回回炮」以大木為架,結合部用金屬件聯接。炮架上橫置可以轉動地炮軸。固定在軸上的長桿做炮梢,實際上就是一種拋石機,用來拋射石彈,系下的繩索多達百條,每條由兩人拉曳,射程可達數百步。

    蒙古攻襄陽時以回回炮投擲巨石,一陣齊射將襄陽的城牆擊毀,歷時三年的襄陽大戰才塵埃落定。類似的投石機中原早在春秋時期便已出現,這種回回炮安裝簡單,北宋靖康年間金兵攻流汴梁,曾一夜之間安炮五千餘座,想不到伯顏為求成功,竟車載馬馱的運來大批器械,就在山下組裝。

    只是所用的巨石無法就地取材,蒙古戰馬再是有力,這樣數十里奇襲也不可能馱著數百斤重地巨石而來,他們要用什麼攻山?

    「回回炮」在山下停住了,這個距離箭矢所至已是強弩之末,沒法對他們造成傷害,山上的官兵只能握緊兵刃靜靜等待。

    伯顏地嘴角露出一絲獰笑,他本沒想到山上的人馬與情報有誤,竟似多出一倍還不止,以致攻勢受挫,但是有了這件利器,僅持有簡單守山器械的明軍還能守得多久?

    投石機雖然主要用來投擲巨石砸毀城牆,砸死士兵,但是蒙古大軍西征時,在華沙之戰中,卻突生妙計,開世界化學戰之先河,用回回炮發射了大量毒煙球,弄的全城都是砒霜和狼毒的煙霧。

    嘗到甜頭的蒙古大軍在進攻君士坦丁堡時,軍中鼠疫流行,蒙古軍乾脆用炮把病死的士兵屍體拋入城中,使城中鼠疫大起,據說城中染疫商人乘船逃出,將亞洲鼠疫病菌帶到了歐洲,從而引發了讓歐洲人聞之色變的「黑死病」,奪去了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性命。

    北元分裂以後,襲邊的寇騎大多以劫掠為目地,除了前年除取大同時使用了「回回炮」投擲巨石,還很少用到,所以連許泰也未想到其他用途。

    山下「回回炮」安置妥當,一枚燃燒著的巨球直飛山巔,砰然落地,一股嗆人的濃煙隨即散開,裡邊不知塞添了什麼東西,摔散的碎球仍然燃燒著,散發著辛辣嗆人的味道。

    山下,一枚又一枚煙球流星趕月一般向山上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