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02章 你殺我,我殺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02章 你殺我,我殺他字體大小: A+
     

    崔鶯兒獨自一人流離在外,這幾天一直沒有好好洗澡,一安頓下來立即提了幾大桶井水燒水洗澡。山裡人家劈柴多的是,崔鴦兒燒開了水后,房間的溫度也上來了,變得暖洋洋的。

    她把沸水倒入內里光滑、外層還包著松樹皮的簡陋浴桶,調試好水溫,然後走到門口打開房門,見楊虎正背著雙手,心事重重地在院子里踱著步,踩的腳下積雪「硌吱硌吱」直響。

    崔鶯兒只道他還在想著如何行刺皇帝,不禁沒好氣地道:「夜這麼深了,還不進屋?要不要吃些東西?」

    楊虎聞言這才大步向房間走來,崔鶯兒待他進了屋,將房門插上,俏臉一板,冷冷地看了楊虎一眼道:「你還不死心?在京師因為你的一意孤行,葬送了兩百多個兄弟性命,今日在李家集,要不是碰巧有韃子擄庄,我們全得死在那兒,你的皇帝夢還不該醒么?」

    楊虎煩燥地道:「這些事你不要插嘴,三山五嶽的好漢都是為了這個才聚集到我的旗下,想回頭談何容易?彌勒教縱然是騙我,難道就一定不能得天下?哼,他們不一樣在蓄謀造反?難道我們還不如那些妖道?」

    崔鶯兒氣極地道:「你就繼續做你的春秋大夢吧」,說著扭身便向房內走去。

    楊虎問道:「你不吃些東西?」

    崔鶯兒冷笑道:「你吃的下就自已吃吧,我沒胃口、去洗個澡。」

    楊虎重重一哼,在椅上坐了下來,燈影下目光閃爍,猶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崔鶯兒解下衣袍搭在椅上,將自已整個浸入桶中,秀眉微蹙,略顯疲倦地嘆了口氣。

    熱力透入細膩的肌膚,蒸騰的霧氣。將燈光下的一切都變得朦朦朧朧。

    晶瑩剔透的肌膚,在熱水下泛起桃紅色,水波蕩漾著,秀麗的長發浸入水中。如同一團烏雲散開,遮住了清水下姣好動人的身軀。

    她的身材兀自傲人,肌膚白嫩柔滑,乳峰高聳豐潤。嬌紅地乳蒂翹凸誘人,飽滿晶瑩的雙乳在清水浸潤下顫顫巍巍,夾峙出一道深深的誘人乳溝,墨染般的秀髮隨著水流輕輕搖蕩,水下地纖纖細腰乃至圓渦香臍,在如雲秀髮隨波蕩漾中若隱若現……

    楊虎一掀門帘兒踱了進來,瞧見妻子嬌美動人的浴姿,目光不由一凝。方才剛剛打定的主意忽然又有些不忍說出口了。

    雖說崔鶯兒武藝精湛,可那地方畢竟是龍潭虎穴,為了支開她,激她去到那種地方。萬一有個三長兩短……

    楊虎想到這裡不禁猶豫起來,崔鶯兒見他痴痴地望著自已,一時想岔了,她沒好氣地道:「吃飯了就去歇著,我不想見你,今晚我自己睡。」

    楊虎一聽怒火上涌,虎目一瞪道:「別忘了,你是我的老婆!」

    崔鶯兒板著俏臉也不言語,一雙秋水似地眸子只是冷冷地凝視著他。

    楊虎在她的目光注視下勇氣漸失,他避開崔鶯兒灼人的雙眸。忽又惱火地反唇相譏道:「在京師你抓住了楊凌,卻縱而不殺,你以前對官兵可是從不手軟,如今彌勒教遲遲不露面,你坐山觀虎鬥的計策已經不成,在白登山墜入山洞時為什麼不趁機弄死了他?誰分得出是摔死的還是你幹掉的,為何你又救他上來?」

    崔鶯兒不屑地哼了一聲,鼻尖一翹道:「你也莫忘了,如果不是楊凌今日信守承諾。只須他一聲令下,我們幾個人就得被千軍萬馬剁成肉泥,難道我們還不如官兵守信諾?我們闖江湖的光明磊落、恩怨分明,單是他先前在酒棧前手下留情,我不該救他?」

    楊虎陰陽怪氣地一笑,說道:「是呀,萬箭齊發,還有火銃,我也以為必死無疑,想不到他會手下留情」。

    他說著瞧了崔鶯兒一眼,猶豫了一下,可是大尾巴狼那番話猶如一根毒刺扎在他心裡,真是如哽在喉,不吐不快,終於還是咬著牙道:「只是他陷殺我兩百兄弟時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如今心慈面軟,卻不知是為什麼人留的情?」

    崔鶯兒柳眉一剔怒道:「你……你在胡說些什麼?」

    楊虎也怒道:「難道我說錯了?你出洞時就連郎二那些人都看出你神色有異,你以為我一雙招子瞎了不成?」

    「我……」,崔鶯兒又羞又怒,想起洞中情形,縱是丈夫也是不能說出地秘密,腮上急泛起兩朵桃花,一時竟語塞無言。她出洞時神色忸怩,只是因為楊凌在洞中和她摟抱在一起,還不小心把唇給他吻了去,這些事怎好對丈夫說出?

    楊虎本只略有疑心,一瞧了她這般模樣疑心更重,不禁怒沖沖走到她面前冷笑道:「嘿嘿,孤男寡女,而且還是一個兵一個匪,不但沒有生死仇敵的模樣,反倒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醜態,直把山洞當成洞房了?

    哈哈,若是有朝一日官兵抓賊抓到床上去,那可真成了灞州綠林的大笑話,我楊虎好有面子!」

    「你放屁……」崔鶯兒大發雌威,霍地一下自水中站起了身子。

    熱水翻湧,霧氣蒸騰,春光乍泄。

    流水順著她凸凹有致地嬌軀婉延而下,流入迷人的溝壑。豐胸細腰,堆雪雙乳,雪沃沃的胸脯上奇峰突起,旋起兩座雪白堅挺的乳峰,光滑瑩潔,像羊脂美玉一般,乳峰完美地收縮至尖端,結出兩粒鮮紅的果實。

    赤裸裸的傲人的嬌軀妙處畢露,兩條粉光緻緻、不帶半點暇疵的筆直大腿尤自散發著熱氣。不堪一握的小蠻腰襯得她渾圓結實的臀部出奇地豐隆高聳,尤如一輪滿月,上邊綴著些晶瑩的水珠。

    她刷地扯過一條毛巾向身上一披,恨恨地道:「你現在太熱衷權力了。再也不是當初一座小小山頭時那個仗義疏財地江湖大哥,整日里就想著怎麼當皇帝,好笑地學人弄些什麼權謀詭計,志大才疏。披上龍袍你也不象皇帝,我看你一雙招子被權利糊住,不瞎也差不多啦!」

    楊虎被她貶斥的火冒三丈,頓時忘了她的雌威遠在己上。抬手便一掌摑去!

    崔鶯兒冷笑一聲,豎掌橫削,雙掌剛剛相觸,立即便(變)斬為纏,順勢一帶,「嘩」地一聲,濺起漫天水珠,水中白影一閃。楊虎只覺肩上一沉,一條極為修長、光滑、肌肉飽滿的豐潤大腿己摁在肩頭,將他壓在木桶邊上,只那毛巾滑落下來。

    楊虎氣極而笑,說道:「我技不如你,你乾脆殺了我好啦,提著我地人頭去向朝廷領賞,說不定也能封個誥命夫人」。

    崔鶯兒氣得嬌軀亂抖,她把腿一縮,整個人又坐回水中,一頭濕漉漉的秀髮襯著白裡透紅的容顏,頰上已是珠淚串串。

    她昂起頭,緊閉雙目道:「我崔鶯兒自從嫁給你。可曾做過半點對不起你地事?好,你既把我看地如此不堪,那你就殺了我,以後安心地做你的皇帝夢好了。」

    楊虎還從未見過她如此委屈垂淚,不禁慌了手腳,一腔怒火頓時拋到爪哇國去,他手足無措地道:「你……你不要哭啊,我……我……唉!」

    楊虎困獸似的在房中走了兩圈兒,伸手一抹臉上的水珠。恨恨地在炕頭捶了一拳,怒道:「鶯兒,我堂堂灞州綠林的總瓢把子,如今損兵折將、山門被毀,聲名一落千丈,劉老道是彌勒教中人的消息若傳回山寨,對我更是雪上加霜。統馭那些桀驁不馴的好漢你以為只憑武藝就行了么?我……我心中的難處你知道么?」

    崔鶯兒慢慢張開眼晴,瞧見丈夫痛苦神色,心中不由一軟,柔聲勸道:「虎哥,這龍頭老大不做便不做了,由得他們爭去,老寨在山林深處,不曾被官兵搜及,要不……咱們回老寨去,安安份份地過日子吧。

    原來在灞洲一地,我還以為天下地官兵都是不堪一擊的貨色、天下的官兒都是黑心腸的貪官,如今才知道朝廷地官不全是貪官,朝廷的兵也並非那般容易擊敗,大明的氣數未盡啊」。

    楊虎嗔目道:「回崔家老寨?我楊虎堂堂男子漢,躲到女人褲檔底下討生活?羞也羞死了。丈人當初將你許給我,是因為我是綠林中響噹噹的人物,如今就這麼回去,我以後還用混么?兩百多個兄弟的血仇未報,我如何向他們的孤兒寡母交待?

    你說和楊凌並無私情,我也相信你的為人,可前番你放了他,今日他放了你卻是事實,今日在白登山上說你們眉來眼去還過份么?我那些兄弟都看在眼裡,回去饒舌根子胡說八道一番,叫我如何見人?」

    崔鶯兒聽了不禁賭氣道:「我紅娘子說一不二,沒偷人就是沒偷人,你還要我怎麼說才信得過我?難道要我提了楊凌的人頭來,你才肯相信?」

    楊虎兩眼一亮,衝過來一把握緊她的手道:「好主意!殺了楊凌實是一舉兩得。鶯兒,你想想,彌勒教雖說使計誘我進京,但是動手殺人的畢竟是楊凌地人馬,殺了他對山寨上下也算有個交待了。而且這一來,謠言不攻自破,自然還你清白,誰敢再胡說八道,我就敢砍了他的腦袋!」

    崔鶯兒吃了一驚,訥訥地道:「楊凌……是個好官,今日又是他釋了我們性命,恩將仇報,這事我……我怎麼做得出來?」

    楊虎道:「好官壞官,都是我們的仇人,兩百個兄弟是他殺的吧?山門被毀是他的兵吧?你饒他一次,他饒你一次,有什麼恩都兩清了」。

    他搶上兩步,握住崔鶯兒的手,誠懇地道:「娘子,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山寨。我楊虎沒這個臉啊!人言如刀,旁的事我可以不在乎,可要是有人辱你清白,我如何忍得下?那些風言***難道裝聾聽不見?為了我。為了你,如今只有退而求其次,殺了楊凌!」

    崔鶯兒聽的心亂如麻,丈夫說得如此坦白。那些苦楚也是實情,就算為他上刀山下火海,紅娘子又豈會皺一皺眉頭?可是殺楊凌……。

    楊虎見她猶豫,切齒道:「鶯兒,他楊凌是什麼人,和我們有什麼干係?我們是馬賊、是綠林大盜啊!難道還他娘地和官兵講仁義?你不去,我明日就帶了兄弟們殺回大同,找不到皇帝。就殺進欽差行轅!我堂堂漢子,寧可光明磊落地死在這兒,也不回灞州被人戳脊梁骨」。

    他說完忽地站起,崔鶯兒一把抓住他手腕。顫聲道:「別……,如果……如果楊凌死了,你真的肯和我回山寨,從此長相廝守,就此放下謀取天下地野心?」

    楊虎喜道:「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娘子,你答應了?」

    崔鶯兒把心一橫,咬牙道:「好!我就失一次信義,取了楊凌的人頭回來見你。明日一早我就想辦法混回城去」。

    楊虎眸中閃出一絲得意,忙道:「大同如今守衛一定更加嚴密,這樣吧,叫五叔和你喬扮成父女,既可掩護身份,彼此也有個照應,明兒一早叫肖老四利用保長身份給你們開個條子想法混進城去。我帶著兄弟們在附近活動,吸引官兵的注意力,事成之後在邢庄聚隆客棧匯合」。

    崔鶯兒心中天人交戰。一口答應了他殺楊凌,不但沒有輕鬆下來,腦子裡反而亂烘烘的,她默默地點了點頭,心中不斷勸慰自已:「他是我地丈夫,我不能看著他走上眾叛親離的絕路。抱歉,楊凌,真的抱歉……」。

    楊虎找了借口將她調開,想想那去處也是十分兇險,不禁又緊張地對她道:「娘子切記,若事不可為,只要讓欽差遇刺的消息傳出來,我們對山寨也算有個交待了,所以……你萬不可莽撞,我……我擔心你會出事。」

    一聽楊虎這話,崔鶯兒心頭一松:「若只是造成行刺欽差地假象,那倒不難,我不如將計就計,既可將丈夫哄回山寨去,又不必真的傷了楊凌性命」。

    轉眼瞧見楊虎睜中深深的關切之意,她頰上又不禁有些躁熱,暗自羞慚道:「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我怎能叫他如此為難?罷了!我還妄想當什麼俠盜么?如果老天給機會動手,那……便是天意,唉,你好自為之吧……」。

    楊凌找了輛牛車,將那位滿都海載進城來直奔代王府,代王聽說這不起眼的老婦人就是草原上威名赫赫的滿都海,急忙叫王府管家專門收拾出一棟別院來,撥了四個小太監、四個宮女侍候她的起食飲居(起居飲食),並且再三囑咐,消息必須嚴格保密,萬勿泄露一點風聲。

    楊凌安排妥當回到驛館,想想這幾天發生的事也該向正德做個稟報,只是不知他現在是不是還在唐一仙身邊做跟屁蟲。

    楊凌解下大氅遞到侍衛親兵手中,然後對張永悄聲道:「公公先回去休息,方便地時候叫我一聲,咱們得把這件大事稟告皇上。」

    張永點點頭,微笑道:「咱家省得,大人放心」.

    他也知道皇上這幾日跟著那個姓唐的小丫頭跑前跑后,以都還從不曾見他對一個女子這般上心,情知這位姑娘在他心中份量之重,所以張永對唐一仙絲毫不敢怠慢。

    而且這一來正德倒是不吵著要出去逛街了,算是意外之喜,張永也圖個省心,倒巴不得皇上整日在驛館里待著。

    張永走向後院,侍衛這才低聲道:「大人。柳千總回來了,正在書房等您」。

    自到了大同,柳彪就化明為暗,專門負責各路探馬消息。平素不駐紮在驛館內,他上門來見,必有大事,楊凌連忙折向書房。柳彪見他回來,立即騰身立起,楊凌道:「坐坐,不必拘禮,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

    柳彪道謝坐了,雙手按膝,說道:「大人。你吩咐下來的事情,卑職們正在查,現在有一個極可疑的人物,只是他在大同舉足輕重。身份特殊,查到他這兒,除非亮出咱們內廠地身份,否則便查不下去了,所以卑職特來請示大人」。

    楊凌動容道:「他涉及到哪一樁,是什麼人,官場上的?」

    柳彪道:「大人,此人姓王名龍,家中經營牛馬皮草、玉器珠寶、茶鹽藥材各種生意,是大同第一富豪。花磊街整個一條街左全是他的產業,原來叫王半街,現在勢力越來越大,他的府邸已被百姓戲稱為「王府」了。」

    楊凌知道他必有下文,靜靜聽著,只聽柳彪又道:「購買牲畜集中於李家集的買家來自內地,是……是壽寧侯府的管家,去年末侯府又置了二百頃地,所以才著管家來北方購買牛馬。供貨商人便是王龍,因為他地貨源也集中在城外,所以約在李家集交易,知道此事的只有他們兩家。

    壽寧侯府沒道理私通韃靼,作為本地十餘年功夫就躍居第一富豪的王龍最是可疑。再者,軍用肩甲、馬鞍、蹄鐵、帽盔甚至兵器等物,雖然沒有人公開求購,不過王龍卻購買過製作相應軍械的大批半成品,而且他與關外做生意,騾馬車輛出關最是頻繁,也只有他有條件將這些東西輸運出去,當然……韓老爺子如今也具有這個實力。」

    柳彪說著笑笑,楊凌聽了也哈哈一笑,說道:「繼續說下去」。

    「是!」柳彪道:「如今戰事緊,大人您去前方巡視,守城裨將都要驗過欽差官防,尋常人物根本出不了關,可是卑職查過,這幾日卻有一位姓包地玉器商人出過城關。

    這位包姓商人,與王龍關係密切,此地經營玉石並沒多大賺頭,他能屹立不倒,幾乎可以說全靠王龍撐腰。而且他形影不離的貼身保鏢就是一個叫阿曼的蒙古人。」

    楊凌皺眉道:「前方兩軍交戰,他仍有辦法出關?好大的本事!」

    柳彪苦笑一聲,低聲道:「大人,您知道邊軍將領一上任,就只有兩件重任么?一是防備韃子上關,一是防備士兵下關,真要出城其實並不難」。

    楊凌奇道:「防備韃子上關我懂,什麼叫防備士兵下關?」

    柳彪道:「大人,與蒙人交易,有暴利可圖呀,一口普通地鐵鍋,一小袋鹽巴或者檔次最低的茶磚,在這兒不值幾文錢,可是卻能從蒙人那裡換來大把的銀子,或者用昂貴的獸皮、珍稀的藥材來交換。

    所以不只商人私下通關,就是守城地士兵,也常常身上揣袋鹽巴,頭上頂口鐵鍋用繩子綴出城去和蒙人交易,前兩年士兵暴動,殺了總兵官,雖說是總兵剋扣餉銀,可是邊軍才不指著那點餉銀過活,要不是他看管甚嚴,不許士兵……」。

    楊凌會意,默默地點頭道:「堵不如疏,這個本官也知道,就象沿海的漁民,有多少人抗拒不得開海通商的禁令與夷人交易,最後被逼落海為寇呀,唉!等花當到了吧,真心實意做生意地,我們就大方些,那些存心劫擄的,就讓他吃些苦頭,如此苛嚴只能自陷困境」。

    柳彪繼續道:「因此姓包的能出城就不足為奇了,問題是現在關外鐵騎縱橫,到處是兵,他哪來的買家或者賣家?這就十分可疑了,而且那出場地條子就是王龍寫的,守西門的裨將是王龍的兄弟,所以一切疑點皆指向王龍。

    但王龍在地方上交遊甚廣,軍中、府衙、王府都有一些手握重權的人和他稱兄道弟,沒有真憑實據,屬下們實在難以對他進一步調查,其實……大戰之前,王龍剛剛買進一大批皮革精鐵,這些東西目標太大,如果他確實與韃子有交易,一定還未來得及運出去。

    不過面上來說,他是販牛馬的,說是製作馬鞍鐵掌也說的過去,不能作為證據,但王家自己有作坊,如果這些東西還沒運出去,必然在府中製作戰甲槍頭等軍械,進府一抄就有證據。

    問題是他的身份,萬一查證不實,我們便會落個迫害地方的名聲,對大人在本地極為不利,邊境重地,萬一引起動蕩那可就……」。

    楊凌負著手在房中踱了幾步,說道:「他既在軍中、地方有這麼大的勢力,如果真是姦細,那知道地情報一定不少,花當很快就要到了,我們實在沒有時間慢慢探查,必須得快刀斬亂麻,儘快將韃子的眼睛摘掉,你把他的情形再說詳細些,我們廠衛就擅長的就是無辜入人之罪,我就不信這真正可疑的反而拿他沒辦法了」。

    「是」,柳彪將王龍的性情、愛好、為人、交遊一一說來如數家珍,他在錦衣衛時就是極精明的緹綺校尉,再加上吳傑的指點,已是一個合格的情報人員。

    楊凌又曾對他說過,調查一個人要對他地性情愛好,為人特點,家中親友的關係,甚至一些不為人知的癖好多了解一些,常常一個小習慣、一個不為人注意的小細節,就是突破的缺口,所以柳彪說的十分詳盡,難為他一日之間就能掌握這麼多情況,不過想想王龍是大同極feng騷的人物,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楊凌聽罷仰天想了片刻,哈哈一笑道:「花磊街,十二錦屏,呵呵,好,那條街對面有座『鑫盛樓』吧,把它包下來,所有的酒客都換上你的人……

    不!二樓叫我岳丈安排些當地人,但是必須是已秘密加入內廠的探子及其家人,必須要靠得住才行。嘿嘿,明天咱們就做一回耀武揚威、欺壓『百姓』的官老爺……」。

    柳彪聽罷拱手笑道:「大人妙計,除非他不上當,否則咱們就是奉旨欽差為民除害,呵呵,再有那位爺杵在後邊,不消大人出面,代王、胡巡撫、楊總制他們就會主動壓制各路人馬,誰也不敢妄動了,卑職這就去安排」。

    楊凌微微一笑,看著柳彪掩門離去,喃喃自語道:「王龍,如果你只是好色無行,我就略作懲戒,如果你真的私通韃寇……那就好自為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