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89章 君行塞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89章 君行塞上字體大小: A+
     

    欽差儀仗緩緩走向驛館,城裡百姓見慣了大隊官兵,沒人在看這支二百多人的官兵,仍然為著自己的生活忙碌著、享受著。

    這些生存在社會最底層的百姓,要求並不高,今天韃子離得遠一些,風小一些,陽光暖一些,都是一件值得他們慶幸和開心的事。

    大同有寺院、尼庵、道觀上百座,城中處處可見,真可謂是寺廟林立,殿堂壁連,香煙繚繞,經誦不絕,這常年殺伐之地,儼然是佛國勝地。

    寺廟道觀前邊的空地,照例都是攤販們集中的地方,由於大同是蒙古通往晉冀魯豫的咽喉要道,因而儘管雙方戰事不斷,集市上出售的許多貨物仍是蒙古人的皮草、藥材、馬具等貨物。

    集市上也有許多蒙古人,並沒有漢人對他們存有敵意,彼此離得這麼近,許多活不下去的蒙古人偷偷跑到漢人的地方做苦工、賣貨物,大戶人家還多了些忠心耿耿、身強力壯的蒙古武士。這些人常年生活在此,對於漢人的感情比自己的部族更深。

    再加上那時沒有快捷的通訊方式,所謂姦細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真打聽到點情報等他們送回去也早已失去時效,遠不如戰場上的斥侯管用,所以巡撫衙門對他們看管也不甚嚴,只要有人作保,隨身不攜帶武器,他們的人身自由同漢人無異。

    一座寺廟前草頭班子正在演戲,前方路口有車馬輜重前不見頭后不見尾的正運進糧草,正德皇帝在軍中,楊凌不敢直接過去,恐混亂中為人所乘,便命全軍原地靜候。

    那時戲曲已經漸漸形成各地不同的風格,但是這種草頭班子唱的自然不外乎是鄉音俚曲,而且大多帶些葷腔。

    洪武二十二年,朱元璋曾親自下令,凡軍中將士學唱淫詞俚曲的割了舌頭,可惜有些事情就算是皇帝下的令也沒用。這麼些年來,民間風氣反而更形開放[禁用詞語]。正德坐在馬上,和一眾侍衛扭著頭,聽的津津有味。

    故事講一位唐朝節度使,手下擁兵數十萬,卻畏妻如虎,連一房妾侍也不敢納,後來好不容易和個俏麗的小丫環勾勾搭搭,可是畏於妻子威風卻不敢踏過最後一關。只見那威風凜凜的大將軍站在台上苦著臉唱道:「風淡雲清近曉天,老婆罰跪在床前。鄰人不識余心苦,還謂偷閑學拜年。」

    正德和侍衛們一起捧腹大笑,樂不可支,待演到節度使和丫環在後花園幽會,一見面就急不可耐地撲上去一把摟住對了個嘴兒,唱道:「俏丫環,想殺我,此時三更方見到,喜滋滋,和衣兒摟抱,你渾身上下都是俏,便不得同床共枕眠,我摸摸砸砸也解饞」時,那戲子不免上下其手,極盡猥褻。

    台下百姓轟然叫好,就有那稱著倆錢的將銅錢扔上台去,台上飾演把風小兵的戲子連忙一一撿起,擠眉弄眼地對台下看客們念白道:「小丫環,空俊俏,十五歲上,還不曾與人湯一湯,曉得地是咱老爺怕老婆,若不然還道是個石女在後花園。嘿嘿嘿,羞羞也,不曉得這懷春少女如何熬得這些癢!」

    台下頓時口哨聲起,笑鬧不絕,更多的銅錢扔上台去,這些邊民整日生活在死亡邊緣,倒比中原人更會珍惜享受生活。

    張永聽了那淫詞浪曲,覺得有些不妥,扭頭向正德望去,卻見他聽得津津有味,要不是還記得身在軍中,也早撲到台下,和那幫草民一起大呼小叫了,不禁為難的對楊凌道:「大人,這些人唱的實在低俗,讓皇上聽到可是大大不妥,你看……要不要叫人將他們趕開?」

    楊凌扭頭一看,只見正德眉開眼笑,聽到興奮處竟忘形地捶打旁邊一名親侍的肩膀,笑聲朗朗不絕,心中忽然也覺得開心,他寵溺地看了正德一眼,回頭微笑道:「算了,這些俚曲兒要說不登大雅之堂那倒是真的,倒不致就這麼教壞了人。」

    他心中暗道:「想當初我看光碟那是看到了『閱盡天下a片,心中已然無碼』的至高境界,也沒見我學壞,那些犯罪的沒見過電器的農民有之,天之驕子有之,人品問題!

    什麼看黃片看的,被抓起來了找遁詞而已,連句淫曲兒都聽不得,小皇帝又怎能受到了後宮三千地聲色犬馬?「

    張永聽他這麼說,便不再言,這段折子戲因為是專演給路人看的,所以並不長,不一時演到那節度使手下獻計,扯旗造老婆地反,納那小美人兒為妻,大將軍全身披掛,手執青龍偃月刀,殺氣騰騰步入內房,後邊跟著四個小校扮演千軍萬馬。

    節度使的丑妻從榻上醒來,看見丈夫那副模樣瞪眼問道:「喊打喊殺的,你要殺什麼?」

    那節度使頓時矮了半截,一頭跪在榻前陪笑道:「這個……為夫殺雞給你吃」,正德看到這裡,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流了出來。

    前方輜重車馬過盡,楊凌的軍隊開始前行,正德猶自戀戀不捨回頭望去,只見那位悍妻知道了丈夫的來意,勃然大怒,大將軍逃出府去,坐上馬車就逃,還嫌那馬跑的慢,急得從背上抽出護旗抽打馬背,那幅狼狽樣看得正德不住發笑。

    原來百姓生活如此好玩,雖說吃的差些,穿的粗些,可是活的何等輕鬆隨意。

    正德就像一個窮鄉僻壤進城的孩子,看著什麼都新鮮,這裡的人不用見了他就立刻下跪、不用整日板著面孔鴉雀無聲,自己也不用裝腔作勢,整日介注意天子威儀。這樣的生活令他嚮往不已。

    正德提提馬韁,驅馬趕到楊凌身旁,臉上猶自帶著笑意,興奮地道:「楊……楊大帥,尋常巷陌間的百姓們好有意思,日子過得這麼苦,他們還能尋出這許多樂子。」

    楊凌點頭道:「嗯,所以說,百姓是最好對待的人,如果沒有天災讓他們饑寒交迫,難以生存,如果沒有貪官污吏地壓榨,讓他們家破人亡,只要有飯吃,有片住的地方,些許的善待,百姓便是恭順的良民。」

    正德細細的咀嚼這句話,一路沉思走了良久,才踢馬追上楊凌,向他展顏一笑,鄭重地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儀仗經過韓氏皮貨行,楊凌扭頭再次向商行望去,只見一個虎頭虎腦的半大孩子站在門邊,見了他不禁啟齒一笑,那調皮模樣看的他心中一暖,不禁想起了遠在京師的愛妻幼娘。

    他微不可覺的向韓滿倉頷首示意,一踢馬腹,加快了行程。韓氏皮貨行既是他為韓林父子謀的生計,也是他安插在大同的最重要暗樁,彼此的關係不宜暴露,眾目睽睽之下他不便去見岳丈。

    再加上此次出京責任重大,在與朵顏三衛達成協議以前,正德皇帝的身份、自己此來的真正目的,都要儘可能的少讓人知道。要去見見親人,看來只能待與花當大首領會晤之後了。

    路邊一幢酒樓,二樓一間房中,一個身材彪悍、身穿皮褲皮襖的大漢從窗隙前窺探著楊凌的馬隊馳過,回到桌邊坐下,將酒一口抿進嘴裡,蹙眉說道:「楊凌奉旨巡邊,雖說這次陣仗搞得大些,畢竟他剛剛在京師被人劫掠,護衛森嚴也不稀奇,可看不出皇帝在此地的模樣。」

    他不屑地一笑,銳利的目光瞪向對面道:「你們漢人的皇帝,就像一朵嬌嫩的花兒、一隻籠中豢養的金絲雀,只能躲在紫禁城中發號施令,哪像我們的可汗,那是大漠的雄鷹、草原上的英雄,你們教主說的消息不會是假的吧?」

    對面是一個五十多歲、白白胖胖的商賈,穿著庸俗的錦緞棉袍,滿臉堆著和氣的笑容,就像一尊佛,彌勒佛。

    他聽了呵呵笑道:「乞克農將軍,彌勒教神通廣大,我們的弟子遍布三教九流,就算是皇帝的消息,也一樣探聽的到,正德一定就在楊凌軍中,絕不會假!」

    被稱為乞克農的人目光灼灼地盯視他良久,才一握拳,說道:「但是他們在哪裡和花當會面?何時會面?我們到底有沒有機會可趁?我們已經等不下去了。

    可汗的大軍是草原上最勇猛的武士,但是他們不是神,同樣需要吃東西,如今我們的糧草已經用盡,現在不只戰死的馬匹,就是瘦弱的、受傷的馬匹都殺來吃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只能吃人了!」

    對面那尊佛對他聲色俱厲的語氣毫不在意,他眯著一雙水泡眼,狹窄的縫隙里露出精明的光芒,身形俯前,淡淡笑道:「乞克農將軍,想想你們要殺的人是誰,是皇帝、大明的皇帝!這個機會還不值得你們等下去嗎?

    如今和土木之役的英宗不同,英宗有兄弟,正德沒有。正德一死,他寵信的楊凌、劉瑾、張永這些執掌兵權的人會因為慫恿皇帝出巡而全部處死!李東陽、焦芳還有楊廷和身為大學士護主不力嚴重失職會被迫罷免。

    我們的人會趁機上位,諸王野心一起,明廷大亂,本教順應天意,適時起兵,天下唾手可得,到時……自然要藉助韃靼鐵騎的幫助,想想看,我們會幫你們吃掉朵顏三衛,遼東之地盡歸可汗,還有我們答應割讓的甘肅、青海,這些還不值得你們等下去?」

    他笑吟吟地靠回椅背,好整以暇的喝了口酒,又夾了口菜,耷拉著眼皮道:「我們漢人有句話,叫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就一員名將尚且要用上萬條性命來填,你們想獲得這麼大好處,再耐心候上一段時間又如何?

    大明皇帝會晤朵顏三衛首領,這麼大的舉動,他們想瞞也難。進一步的消息,我們一定搞得到,還請回復可汗,他們既然到了,時機也就不會遠了。」

    乞克農咬牙道:「好,俞護法。我會把話帶到的,你們幫我們摸清大同一線哪些村莊附近沒有駐兵,村中還有牛馬糧食的,我們……我們必須得派遣勇士,繞過大股明軍,從附近取得給養才行。」

    俞護法欣然道:「這個我們倒辦得到,你們往遼東一線的防禦也要放鬆些,讓朵顏三衛的部落頭領們平平安安地到達才行。呵呵呵,大明皇帝和他最親信的將軍、花當和朵顏三衛最有威望的部落首領們,當他們突然被人殺死時,就是我們興雲布雨的時候了。

    乞克農聽到這麼富有誘惑和煽動的話,眸中也不禁掠過一絲興奮和貪婪。他狠狠地灌了口酒,起身道:「好!有了消息馬上告訴我們,還有糧草的事,也不可耽擱,為了立住腳跟,我們明日和明軍再大戰一場!」

    他抓起狗皮帽子戴上,咒罵道:「該死的楊一清我們退他就緊咬不舍,我們戰他就退縮城中,只耗我們的糧食。王守仁潑皮無賴、使毒下絆專打爛仗,你們漢人的將軍不是好漢!」

    ***********************

    翌日,楊凌和張永起兵出城,赴鎮羌堡勞軍。

    前方正在打仗,楊凌和張永不敢讓皇帝冒險,留下那三百名大內侍衛守住驛館。他知道正德好動,恐他耐不住性子跑出去逛街,乾脆派人找了那個草頭班子回來給他唱大戲,希望能絆住這位小皇帝。

    大軍開撥了,大地微微顫動,蹄聲殷殷如雷,路上的行人和散兵都盡量向兩旁避讓,數千騎士轟然而過,盔甲鮮明,刀槍閃亮。

    楊凌策馬馳在平坦的城中大路上,親軍護衛個個彪悍兇猛,在前後左右以嫻熟的步伐保持著一致的步調隨護前進。

    玄黃色的團龍欽差大旗、血紅的戰旗、墨綠色地楊字帥旗迎風招展、獵獵有聲,整隻馬隊都是精銳輕騎,隊列雄渾威嚴,刀槍閃爍著鋒寒的光芒,一時殺氣彌天,顯示出這支隊伍地不同尋常和彪悍善戰。

    所有的士卒都是輕甲,最前邊的是投槍隊,每人身負五枝陸戰用的投槍,槍桿用顫軟的稠木製成,長約兩米,前粗后細,鐵頭重大,中心在前。投槍不能遠擲,但數十步內卻能穿透人體,鎧甲也難以抵擋,對於彪悍的蒙古騎兵具有極大的震懾力。

    這樣的投槍擲在盾牌上縱然穿不透,對方也無法使用盾牌,只能棄盾作戰。如果投中人體或馬匹,任是戰馬那樣的龐然大物也得轟然倒下,後邊的騎兵就難以快速接近,抵消他們騎兵的優勢。

    隨後是火銃隊,弓弩隊排在最後,排在刀盾隊和鐵棍隊后,這些弓弩是真正的硬弩,需要藉助腳力撐開弓弦,可以將利箭射出五六百步,貫穿護甲。

    騎兵本來不宜配備這種強弩,但楊凌出京時這支隊伍的主要作用就是為了防護,所以配置了八百人的遠程硬弩。想想當對方地輕騎正猛撲過來時,在他們背後的天空中突然冒出密匝匝呼嘯而來的利箭,當數百個人體被刺穿倒地人仰馬翻的時候,一排排重標槍又投擲過來。

    緊跟著火銃弓箭、長槍短刀迅如急雨,足以在短時間內將任何強悍的對手前鋒打成癱瘓,等到對方大股部隊衝過來,他們的輕騎已掉頭遠遁了。

    欽差行轅內,正德笑眯眯地坐在一張厚絨緞子的大椅上,懷裡捧著一大堆的小吃,一副樂不思蜀的模樣,還真像個被哄的開心不已的乖寶寶。為了保密他的身份,對戲班子並未說明是演給何人,也不叫他們看見正德,廳中掛了珠簾,他在近處看得清外邊,外邊可看不清裡邊的人。

    台上剛剛開班唱戲,正德就嘿嘿一笑,一躍下地對身邊侍衛親兵道:「賞下去,叫他們賣力地唱,回來后還有重賞,咱們走!」

    大內侍衛愕然,忙悄聲道:「皇上,咱們去哪兒?」

    正德把眼一瞪,笑罵道:「蠢材,楊侍讀和張永去了哪,朕自然是要去哪兒,在京城那是沒辦法,到了這裡朕再不親眼瞧瞧大軍作戰,豈不抱憾?」

    侍衛臉色一變,吃驚地道:「皇上,楊大人再三囑咐,請皇上萬萬不可離開驛館,韃子正在邊境作戰,皇上萬金之體,可去不得呀!」

    正德不以為然地道:「楊凌的吩咐你就聽,朕的吩咐你就不聽了?想抗旨不成?哼!總說要輔佐朕做個英明天子,瞧這排場,楊卿也拿朕當小孩子哄了,氣人!」

    侍衛聽慣了皇帝的命令,兩位欽差不在,他哪敢抗旨,可是仍喃喃地道:「皇上,您的安危可是大意不得,您要是有所損傷,把我們都剮了也挽不回呀。」

    正德得意地道:「你猜不到朕要隨去,楊卿猜不到朕要隨去,你當世上真有活神仙猜得到朕的靈機一動?何況大同城內兵馬不斷,朕一個小小校尉,隨在千軍萬馬之中,頭頂又沒有黃羅傘蓋,誰認得出來?

    而且出了大同,還有長城,長城又有宏賜堡、鎮川堡、得勝堡二十多座屯兵堡和上百個烽火台。城上還有十萬兵,韃子尤在長城外,朕就怕的不敢出門兒了?少啰嗦,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