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76章 飲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76章 飲宴字體大小: A+
     

    昨日剿滅盜匪,近兩百具屍首已交到五城兵馬司手中,在天子腳下出了這樣的大案,五城兵馬司和京營都緊張萬分,馬上加強了京師的控制,進城出城的百姓受到嚴密盤查,刑部、三廠一衛探馬迭出,四下打探消息。

    朝廷不願讓百姓在年節之時聽到大群盜寇夜襲朝廷重臣的消息,以免人心浮動,但是這一來反而起了反作用,民間各種版本的奇聞傳的天花亂墜。

    待高老莊訪親探友的人一出去,故事漸漸統一,都說有北方來的大群盜匪,個個都是高來高去的綠林好漢,可以以一抵百,昨夜他們找上內廠作亂,在內廠數千番子的迎戰下已經全軍覆沒,又說那死去的盜匪頭目名叫楊虎,身高丈二,虎背熊腰,獨自一人殺死了上百名內廠番子,最後被神火槍打成了篩子,這樁新聞成了小年裡走親訪友的百姓們最熱門的話題。

    依著柳彪、楊一清的意思,恨不得將整座高老莊都變成軍營,以防楊虎夫妻去而復返,但楊凌卻堅決不允,漫說今日小年,百姓們走親訪友,縱然是平時,也沒有限制百姓出入的道理,這裡是高老莊,不是內輯事廠,是威武伯住在莊子里,卻不是莊子里的人住在內廠里。

    柳彪二人迫於無奈,只好外松內緊,村中來往探親的百姓雖不禁絕,也沒有人上前盤問,但是威武伯府四周卻秘布人手,嚴加警戒。

    昨日路坳里被亂槍打死的盜匪屍體全被抬了回來,裡邊沒有楊虎的身影,巳時三刻錦衣衛北鎮撫司邵節武派人送來消息,他們抓到一個受傷逃逸的大盜,那人悍不畏死,卻受不了錦衣衛花樣百出的酷刑,在咬舌自盡未果。享用了兩種酷刑之後,便氣息奄奄的吐露了實情。

    昨夜楊虎逃過一難實是天意,原來楊虎大腿上中了一箭,惡鬥中傷口撕裂血流不止,衝出包圍圈奔出三里地,以他壯悍的身體也承受不起了,身邊四個親信只好扶著他在路邊墳塋地里隱藏起,包紮了傷口等兄弟們去取了馬匹回來。

    不料這一等卻等來一陣隱隱約約炒豆般的響聲,一個大盜悄悄潛去察探,彭繼祖正領著士兵興高采烈地收斂屍體、整理馬匹了。這大盜見勢不妙。立即返回稟報楊虎,幾人落荒而逃。

    清晨時他們逃進一個不知名的小村莊,搶了三匹騾馬,兩個親信伴著楊虎逃之夭夭,剩下兩人分散逃逸,這人慌不擇路,被錦衣衛發現可疑,略一盤問這大盜便暴起傷人,殺傷了六七個錦衣衛終因寡不敵眾被抓了回來。

    楊凌聽了消息料想楊虎最大地可能是逃回老巢。便吩咐手下通知刑部,叫他們行文霸州,令地方官府嚴查此案,這事安排妥當,楊凌才回到府中迎接、款待今日邀來赴宴的客人。

    雖說京師內外劍拔弩張,楊府內卻喜氣洋洋,吳傑、黃奇胤、於永、彭繼祖、連得祿、馮唐乃至將守衛安排妥當的柳彪、楊一清濟濟一堂,這些都是楊凌在內廠的骨幹,為楊凌鞍前馬後。竭盡綿力,內廠才能發展如此之迅速。

    半年多的血雨腥風、並肩作戰,這些人同進同退,如今儼然已是牢不可摧的一個利益團體。楊凌對他們信賴有加。

    吳傑、黃奇胤、於永都攜了家眷,吳傑膝下無子,只攜了夫人同來,黃夫人帶了小孫兒,於永長女已出嫁,把夫人和二女兒、三女兒都帶了來。原神機營的三位都司家眷皆在外地,平素就住在山上,偶爾進城去花街柳巷享受一番溫柔滋味,要來赴宴倒方便的很。

    韓幼娘和玉兒、雪兒平時隨意的很,淡淡梳妝。家居裝飾,頂多在耳上戴粒珠子,今日客人盈門,她們也華服盛妝,陪在楊凌身側,如花之嬌、如玉之潤。

    黃夫人、吳夫人、於夫人年過半百,舉止知禮,見了三位朝廷的誥命夫人。連忙上前大禮參拜,倒把三個小妮子窘得俏臉緋紅,慌忙上前將她們扶了起來。

    於永夫人也是色目人,高鼻深目,滿頭金髮,京師色目人並不少見,除了韓幼娘,這些女子個個都見多識廣,並不以為奇,可是這位於夫人兩個尚夫出閣地女兒娉娉婷婷地立在母親後邊,就乍眼了些。

    她們個頭高挑,比高文心、成綺韻兩位姑娘還出小半個頭去,一頭金髮柔美,面上都覆了輕紗,只露出一對顧盼嫣然的深藍色眸子,薄紗下的瑤鼻櫻唇隱隱若現的更增麗色。

    這對姐妹穿著對襟窄袖羅衫,外罩五彩織綿的比甲,下邊竟是一條淡青色瘦長褲,把那動人身材襯托的豐腴柔婉,瘦長褲下修長飽滿的大腿曲線顯得極為誇張,略一走動間髖部輕輕擺動,竟是一股妖嬈,直扎進人的心脾里。

    明朝時女人出門喜穿比甲襦裙,出門穿瘦長褲或寬口褲的極少,能見到一對這樣異國風情美女穿地更少,蘇三、雪裡梅暗起爭勝之心,可是那豐挺的酥胸下,似乎比自己大了一倍的圓月美臀上,那妖嬈的腰肢兒細的讓人眼紅,不禁讓她們暗暗慚然。

    她們可不知這對姐妹用了能勒得人斷氣的束腰,要不然那腰再如何纖細又如何比得了她們的小蠻腰。楊凌將他們笑迎進來,成綺韻、高文心也笑盈盈地迎上來,和韓幼娘一起,一邊和女客笑答應對著,一邊引導她們穿過側廊徑引到后宅去了。

    楊凌陪著八人進了中堂,火盆里炭火嗶剝有聲,摻雜香料的上等好炭燃得滿室幽香,管家早排好了桌椅。

    眾人在椅上談笑坐定,飲茶談敘片刻,楊凌含笑起身道:「吳老、黃老、各位兄弟同仁,楊某得諸位鼎力相助,如今內廠才能幹的轟轟烈烈。今日小年。楊某將諸位好兄弟請進府來歡聚一堂,是為了表達楊某對諸位同僚地敬意和謝意,但願你我兄弟把臂同行,今後建功立業,我們的內廠……」。

    他一指那炭盆中紅紅的火焰道:「我們的內廠在你我共同努力下如這炭火一般,紅紅火火,蒸蒸日上」。

    連得祿大笑道:「廠督太客氣了,內廠若沒有你主持,哪有今日地威風?卑職有時回神機營去逛逛,那些內僚袍澤見了卑職都敬畏羨慕不已呢。跟著大人您干,絕對錯不了」。

    堂上一片轟堂大笑,彭得祿挺著大肚子一本正經地點頭道:「這話不假,其實卑職初見大人時,見大人登上點將台,氣宇軒昂,威風八面的,就覺得大人絕非池中之物,老彭眼光果然不差」。

    他這正兒八經地一說,連一向木訥少言的馮唐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楊凌笑吟吟地看他一眼,揶揄道:「不見得吧?本官當時被鮑參將詰難,領著你們大禮參拜柳千戶,本官登上點將台時,我瞧你老彭好似還不情願跪下去呢,莫非是肚子太大,跪著困難?」

    彭繼祖被他說的老臉一紅,一聽最後一句忙一拍肚皮道:「正是正是,廠督英明。卑職全是這肚子礙事,嘿嘿,是大肚子礙事。」

    「哈哈,眾人笑聲更烈。柳彪、楊一清聽了也不禁感慨萬千,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啊,不過是半年前,自己還是一個小小的錦衣校尉,自跟了楊凌,可是飛黃騰達,如今就是錦衣提督見了自己也要禮遇三分,這千戶之職旁人熬上三十年也未必升得上來呀。

    楊凌等大家笑聲稍歇,又道:「成二檔頭是女人,不便與大家飲酒。現去後院陪伴夫人了,咱們不用……」

    彭繼祖扯著大嗓門兒笑道:「她不在才好,上回她去廠子里逛了一圈兒,那雙桃花眼瞟我一眼,害得我我老彭就心裡亂跳,整整一天都沒靜……」。

    旁邊連得祿左肘一抬,砰地一下撞中他的右脅,把個老彭撞得一栽歪。悶吭了一聲才倒過氣來道:「你個麻子連,還沒喝呢就耍酒瘋,你撞我幹什麼?」

    連得祿擠眉弄眼地道:「不小心,純屬不小心,哈哈,一會兒兄弟自罰三杯便是」。

    柳彪、楊一清忍不住低著頭悶笑,吳傑撫著鬍鬚微笑著瞟了楊凌一眼沒有作聲,楊凌見於永側著身子和彭繼祖耳語了幾句,老彭一張胖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忐忑不安地瞟向自己,不覺也尷尬起來。

    這種事擱到現代社會也是人們樂此不疲津津樂道的談資,何況那時代重用一個女人,這女人又風情萬種千嬌百媚的,豈會沒有風言***傳出?

    楊凌乾咳兩聲,裝作沒有看見,繼續道:「另外,本官再向諸位介紹一位朋友,漢超!」

    伍漢超從內書心閃身出來,抱拳向眾人團團一揖道:「伍漢超見過諸位大人」。

    眾人見是楊凌親自引見,不敢大意,連忙起身見過,楊凌示意伍漢超入座坐下,笑道:「漢超是成都同知伍文定大人的公子,武當山掌教真人地親傳弟子,允文允武,一身藝業十分了得。

    內廠甫立、人才急缺,本督求賢若渴,幸而結識漢超,他已答應攘助本督、加入內廠共事,今後漢超就是諸位的同僚了,今日你們先見見面,以後我們就風雨同舟、共濟患難了」。

    楊凌說完一拍手,家僕們魚魚貫送上菜肴,一時水陸八珍,饌果俱列,十分豐盛。精緻地青花細瓷,一碟碟擺放到平滑光潔的桌面上,小婢盈盈上前將酒盅一一斟滿,退在一旁侍候。

    楊凌舉杯起身道:「酒筵之上,不論職位尊卑,在座以黃老、吳老年歲最長,我先敬兩位長者,丙敬彭、連、馮等諸位兄長,今日咱們務必盡歡,不醉無歸。」

    黃奇胤、吳傑趕忙站起,拱手謝過,眾人都隨楊凌起身向他們敬酒。兩位老者受楊凌如此禮遇不禁感激萬分,二人仰脖飲盡杯中美酒,向眾人亮了亮杯底才含笑落座。

    楊凌也一口飲盡杯中酒才徐徐坐下,今日這酒綿軟甘醇,入口齒頰留香,是地道的西鳳酒,乍喝起來好似勁兒不大,綿綿的余勁卻不小,楊凌不勝酒力,乾脆開門見山。先敬了兩杯,就放任彭繼祖等人胡吃海喝,吆五喝門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吳傑側了側身子,低聲問道:「大人,聽說上午錦衣衛捉了一個漏網的大盜,特意跑來向您報訊?」

    楊凌驚笑道:「吳老的耳目越來越了得了,鎮撫司衙門跑來個人。你馬上就知道底細了,是地,邵節武確實派人來過了,說起這事,我倒想起件事來,吳老的偵緝方向似乎著重放在文武官員身上了,民間的消息雖然大多荒涎不經,其中細加註意還有些很有價值地,楊虎一事我們直到現在還不了解太多底細。以後對這一方面也要多加註意。」

    吳傑應道:「是,因為內廠剛剛建立起情報網,還沒有餘力將觸手伸向各個角落,卑職擔心朝中還有官員對大人不利。所以有意要探子們多把精神頭兒放在朝廷上,天下地事我們漸漸也會注意的。」

    楊凌嗯了一聲,只聽吳傑又道:「錦衣衛聽說大人遇襲,緹騎四處,最是賣力,為了抓捕這個悍盜,傷了六七個人,大人可知錦衣衛為何如此賣力?」

    楊凌目光一凝,悄聲問道:「內中還有別情?」

    吳傑神秘地一笑道:「禮下與人,必有所求。錦衣衛張綉原先攀附東廠,牟斌一派對他卑躬屈膝的行為極是不滿,所以牟斌掌權后刻意和東廠、西廠、內廠保持距離,以保持錦衣衛不受三廠節制,如今他費心機賣大人這個人情,當然別有用心」。

    楊凌替吳傑又斟上一杯,沉吟道:「嗯,這段日子錦衣衛同我們走的確實不遠不近。不過協助我們調查沿海官吏、士族、豪紳巨富走私的事倒是不遺餘力,牟斌、邵節武如此儘力幫我們抓賊,有何用意?」

    吳傑輕笑道:「這只是卑職伯揣測,兩件不相干的事聯繫在一起,推測出來的,不過看錦衣衛現在積極地舉動,似乎也只有此事說的通了。」

    他舔了舔嘴唇,輕笑道:「戴銑等二十一人上書請皇帝挽留劉健、謝遷地事大人還記得吧?」

    楊凌皺眉道:「那幾個御吏言官關了一陣不是被打發回家了么?吵得最凶地楊一清、王守仁也被我保出去送去大同領兵了,怎麼又有人來鬧事了不成?」

    吳傑笑笑道:「非也,餘波未息而已。戴銑等人被抓進錦衣衛時,在獄中時寫下獄詞,口口聲聲稱呼劉瑾為權閹,供詞送進宮去劉瑾看了大為不滿,未敢直接呈給皇上,發回錦衣衛叫他們把供詞改掉再呈上來,牟斌大怒,說錦衣衛問案,從無擅改欽犯供詞蒙蔽天子的前例,執意不從,兩下僵持了多日了」。

    「谷大用曾出面從中調解,但牟斌如騎虎背,此時低頭在屬下面前就要威風喪盡,無奈之下只好找個借口跑到南方避風頭了。

    前幾天順天府尹周璽和五官監侯楊源被劉瑾廷杖至死,公開原由是貪污、怠慢公務,其實是因為他們與錦衣衛過從甚密,這是殺雞儆猴呢」。

    楊凌靠在椅背上深思片刻,搖頭苦笑道:「這麼說來用不了多久,邵鎮撫又要登門讓我出面斡旋了?整治百官弄得大學士帶頭去跪宮門,一屁股爛賬還沒算清楚,這又和錦衣衛別上苗頭了,唉!劉瑾呀劉瑾,這位劉公公還真是精神頭十足,他以為有了皇上撐腰就可以毫無顧忌了么?」

    彭繼祖已喝得醉眼朦朧,隱約聽見兩句,便大著舌頭傻笑道:「劉公公?呃……勁頭兒當然足,他有勁兒不能消受在娘們身上,當然得找些賣力氣的活干」。

    連得祿一張瘦臉也喝的猴屁股似的,嘻嘻笑道:「老彭又在胡說,這話要是傳出去,有你消受的」。

    彭繼祖瞪起眼道:「誰能說出去?是你?是你?還是你?」粗粗胖胖的手指頭點了一圈兒,直點到楊凌地鼻子底下,這才發覺不對勁兒。不禁嘿嘿一笑,抓起杯酒一口啁了下去。

    楊凌笑笑,低頭沉吟道:「北有韃虜入侵,用兵是國家大事,沿海解禁通商、掃蕩倭寇也須朝廷精誠團結,內外一心,這個時候廠衛互相攻吁實非好事,看來這個和事佬本官還得去做」。

    「不可!」,一直靜靜傾聽的黃奇胤和吳傑同聲喝止,離得較遠的柳彪、伍漢超等人正舉杯邀飲。聽到這句話也不禁齊刷刷投過目光來。

    兩個老謀深算地傢伙連忙壓低了嗓門,黃奇胤道:「大人,做好人不一定是好事,大人千萬不能插手,如果邵節武找上門來,大人也要籍詞推託,非到他們斗出個勝負明白時,大人不可出面」。

    「嗯?」楊凌到底年輕,人情事故遠不及這兩個混跡官場多年。飽受排擠的老人,不禁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吳傑說道:「卑職就是擔心錦衣衛會找上大人,所以才有意對大人提出來,此事事關錦衣衛和司禮監的威望,憑大人的影響,若是表態支持一方,另一方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可是大人不管說的多麼委婉客氣,你若勸劉瑾退讓,讓錦衣衛堂而皇之的把寫有權閹地供詞呈到御前。不止劉瑾會懷恨在心,內廷八虎都會心存芥蒂,若是勸解牟斌塗改供詞,他在錦衣衛中辛辛苦苦建立的威望就會一落千丈。」

    黃奇胤頷首道:「這場爛仗非有一方退讓不可解。大人若居中調解,退讓地一方必遷怒於大人,所以……大人應置身事外,任由他們打個天翻地覆,等到一方敗的落花流水時,大人再出面收拾殘局,哪怕只是稍稍加以援手,保住他們安危,吃盡苦頭地他們也必感恩戴德。」

    楊凌左右看看,默默地點了點頭。官員傾軋、勾心鬥角,其中的冷酷無情他已有所覺悟,他嘆氣道:「罷了,牟斌躲出去了,看來本官也得出去躲躲。

    劉瑾是司禮監大首領,這幾日宮中事務繁多,他一定抽不出空來逼迫錦衣隔行,我明日便去見皇上。與朵顏三衛盟誓的事不能拖得太久,我要奏請皇上派一位足以代表朝廷的皇室宗親年後出使大同,本官隨他前去,京里由他鬧去。」

    一場歡宴,至暮色沉沉方散,中堂的諸位大多喝得醉醺醺的,彭、連二人被親兵拖死狗似的扶上馬去又一頭栽下來,那親兵隊長只好苦笑著招呼身強力壯的番子把兩個爛醉如泥的檔頭背回山去。

    馮唐也是腳下踉蹌,但行動倒還方便,也向楊凌告辭退下,老管家去後堂通知了幼娘請各位女客出來。後院地宴席早已撤了,幼娘陪著客人們正在花廳聊天,聽了消息忙陪同諸位女客來到前廳。

    韓幼娘安排了家人拿了禮物隨在後邊,她是楊府女主人,本來有權饋贈禮物,但今日楊凌是為答謝內廠內僚,她便讓成綺韻幫著挑選了些既大方又得體的禮物,讓丈夫親自贈送出去。

    楊凌聽了幼娘耳語,笑了笑上前對吳傑等人道:「新年將至,楊某準備了一點微薄的禮物贈送,還望吳老、黃老、於大人不要推辭」。

    楊凌從家僕手中接過一個包袱雙手呈給黃奇胤道:「黃老,天氣冷了,黃老不習武藝,整日往返於府上山中,恐受風寒,這裡有兩匹蘭絨,輕巧保暖,送給黃老和夫人保套絨衣」。

    蘭州蘭絨素負盛名,以山羊絨製成的毛絨布匹,一匹只重十四兩,輕薄精美,如絲帛一般滑膩,柔軟貼身,極是保暖,楊凌這兩匹絨布入手,輕盈更勝幾分,看來是蘭絨之中的上品,雖然對楊凌來說價值不算昂貴,卻足見呵護關心,黃奇胤欣然接過。

    楊凌彎腰摸摸黃奇胤十歲出頭的小孫兒腦袋,笑道:「小傢伙又長高了,請了先生沒有?」

    小傢伙乖巧地道:「楊叔叔……大人好,爺爺現在沒空兒教我寫字讀書了,給我請了位先生。先生不如爺爺好,有時要打掌心的」。

    楊凌大笑,旁邊眾人也不禁莞爾,楊凌笑道:「你乖乖讀書就沒人打你手心啦」。他順手摸下腰間佩玉,那翠玉玉質瑩瑩,顯是珍貴的上品,楊凌塞到他手裡道:「喏,叔叔大人送你地新年禮物,快些長大長高,好好讀書學本事。將來做了官兒只有你打別人掌心,別人打不得你掌心了」。

    楊凌起身又取過一份禮物,對吳傑道:「吳老,這是兩匹蘇綢,一匹天竺毛毯,另外這裡還有一壇藥酒,吳老是吳清遠吳老神醫的子侄,家學淵源,也懂得醫術。不過既然你的方子治那老寒腿總是不能痊癒,不妨試試我這壇藥酒」。

    吳傑會意地看了俏立在一旁的高文心一眼,笑道:「想來是出自女神醫之手了?吳傑愧為醫道世家子侄,除了祖傳地方子還記得一些,對於醫術一知半解而已,廠督大人和高姑娘費心了」。

    於永一談生意經就眉飛色舞,偏偏今晚同席沒人願意和他聊這些東西,只好一邊喝酒,一邊盤算西北馬匹、東北制裘、沿海煮鹽的生意。越算越覺得利潤豐厚之極,自飲自酌倒也自得其趣,這時喝的也靠下人扶著才立的穩當。

    楊凌對這位財神爺也不敢大意,持了三隻錦盒道:「於兄見多識廣。本官也不知該送些什麼了,這兒有三套首飾,雖然不算昂貴,做工倒還精巧,送給夫人和令媛」。

    於永將楊凌識作慧眼識人的知音,他送的東西好賴倒不在乎,忙笑道:「多謝大人,那那、柳柳,快上前謝過大人。」

    兩個少女忙姍姍上前、盈盈下拜,嬌聲道:「那那、柳柳謝過楊大人」。她們在後宅時揭了面紗,一出來又遮住了面孔,此時輕紗又已覆在面上。

    她們來時人多繁雜,楊凌雖覺這兩個少女體態動人,也未多加註意,這時才注意她們翠衣窄袖、緊身比甲、瘦長褲子,臉上又覆了一層輕紗,只露出一對明媚的藍色眼眸。在又彎又長的柳眉下顧盼生姿,極是動人。

    韓幼娘從楊凌手中接過錦盒,遞到兩個高個兒女孩手中,笑道:「兩位妹妹漂亮的很,這兩套首飾還盼能合你們地心意」。兩個少女福身再拜,含笑接過了錦盒。

    楊凌笑道:「嗯,那那定是二姐,柳柳卻是三妹了,於兄,我說的可對么?」

    楊凌未及弱冠,但他口口聲聲於兄,倒把自己當成了兩個少女的叔叔,一個眼波似湖水般湛藍的少女已掩口輕笑道:「楊夫人喚我妹妹,楊大人卻喚爹爹於兄,父親,你最擅算術,卻不知這賬該怎麼算?」

    於永瞪了她一眼,對楊凌道:「正是,這調皮的丫頭就是那那了,馮-依貢-富爾斯泰伯格-那那,哈哈,大人聽著威不威風?」

    韓幼娘幾人聽了這麼長的古怪名字,都不禁掩口而笑,於永也不自覺,仍自洋洋得意,向楊凌和諸位夫人拱手作別後,搖搖晃晃地出了門,坐上轎子打道回府。

    柳彪和楊一清、伍漢超方才也是一臉醉意,一見楊凌回過神來,三人卻攸地立直了身子,俊臉雖然紅潤,眼神卻依然銳利精明。

    楊凌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辛苦你們了,這幾日風聲仍緊,那些大盜敢聚焦數百人在京師重地公然作案,蔑視王法,眼中根本沒有朝廷,會不會大膽再闖楊府,誰也不敢預料,柳彪就睡在前院,調度防務」。

    柳彪含笑拱手道:「是,大人,卑職幾個並未多飲,不會誤了公事」說罷轉身離去。

    楊凌點頭道:「嗯,一清去後院,那個暖窖是我十分在意的地方。昨日一戰可以看出,若非依仗兵器之利,縱是我內廠精銳,也不是那些嘯傲山林的綠林大盜對手,你要小心又小心。」

    楊一清在眼皮子底下跟丟了紅娘子,柳彪這裡卻幾乎將兩百名綠林中最兇悍強橫地大盜一網打盡,心中早覺愧然,對於後院防務煞費苦心,聽了囑咐胸有成竹地道:「大人放心,除非那賊眾不來,否則就是他三頭六臂,也逃不出我地天羅地網」。

    伍漢超見楊一清走了,躍躍欲試地道:「大人,在下做些甚麼?」

    楊凌上下打量他幾眼,對韓幼娘笑道:「幼娘,你看漢超身材可與我相仿?」

    韓幼娘笑盈盈地道:「嗯,就是比相公要結實一些」。

    楊凌笑道:「那就成了,把我的袍子準備一套出來,著人送到漢超房中,明日我要漢超陪我進城一趟。」

    伍漢超上下打量一備,楊凌給他置辦的衣服並不寒酸,要進城何必換穿楊凌的衣物,他一時不知楊凌用意,不免心中有些疑惑。

    楊凌說完,不理他迷惑的表情,卻對他呵呵笑道:「我還沒有倦意呢,就去你房中坐坐吧。」

    他走到伍漢超身邊,與他並肩而行,輕笑說道:「昨夜你對我說的那個什麼左手抱日月,右手甩乾坤,行路之時亦可練功的內功心法我還沒弄明白,今早試了試差點兒弄岔了氣兒,拜師的貼子明日一早我就讓軍驛直接送去武當給紫宵掌教,你既說掌教真人一定會收下我,那麼請未來的大師兄,現在就多多指教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