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39章 長干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39章 長干行字體大小: A+
     

    蘇杭的事已告一段落。

    袁雄被抓,關稅司被連根拔除,五千稅吏頃刻間變成殺官造反的暴徒,被關進大獄

    莫清河被殺,杭州莫府,蘇州李貴,金陵杜清江,一條線上三大毫門被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內廠番子門抄了個乾乾淨淨。

    誰也沒料到楊凌剛剛接手稅監司,在毫無根基的情勢下竟敢有這樣的大手筆

    這樣的雷霆手段。

    李大祥聞訊嚇的立即閉門不出,對外聲稱身患重病,而他本是蘇杭一帶最大的李記布莊老闆,是這一帶布,紗,綢緞生意的大買家,平時雖然壓價收購,

    不過百姓也養成有產必銷的習慣如今他這一偃旗息鼓,習慣了將布匹出售給李記綢緞坊的百姓一時還有些不習慣了。紡紗織布

    的百姓等了兩天,原本四處開設的李記綢緞坊任是閉門歇業,她們只好讓自己男人挑著

    擔子琢家到織戶和綢緞坊上門推銷

    楊凌聽說了李大祥的事,倒真有些哭笑不得。現在派人去叫他來見自己?問題是這位李公公確實屁股不幹凈,恐怕這信一送到,這位李公公不是捲鋪蓋跑路就是上吊自殺了,他敢來杭州嗎

    要不……自己主動去見他?有袁雄,畢春,莫清河前車之鑒,估計後果也是一樣可是

    現在關稅監還沒上任如果李大祥也摞了挑子,江南局勢豈不危矣

    楊凌正發愁的工夫,張天師洗禮前來探望並致謝辭行楊凌瞧見他來,

    頓時有了主意,便將自己心意對他說了,請天師回程路上先在蘇州稍停,與當地富紳吳濟淵聯訣造訪李公公,表達一下自己對立功受獎者公的善意

    楊凌也說不出太文鄒鄒的話來,大意不外乎是領導對李公公的稅收工作很滿意,特意提出表彰和嘉獎,至於他開設綢緞莊,只要不過度苛刻百姓,還是有助於江南經濟發展滴。並希望李公公不驕不躁,再接再厲。成為江南道稅收太監們的榜樣和楷模。

    胡鄒亂扯給人信心正是張天師的拿手好戲,一聽就明白這位楊欽差立威立過火,把部屬嚇麻了爪,現在是封官給甜頭的時候了,不禁滿臉好笑的答應下來。

    楊凌把忽悠李公公的話說完了,就輪到張天師忽悠他了。

    聽張天師的口氣,楊凌的面相出奇的好,高官厚祿,一生吉祥,那些好話和算命先生如出一轍。雖然說出自張天師之口,楊凌壓根沒往心裡去。

    張天師不敢說破他奪舍續命的秘密,瞧他陪笑應承,神色間卻不以為然的模樣,躊躇一下,終是又點了幾句道:「大人或不願為亦或不想為,但你命中注定兵戈不斷,而橫死之人的壽祿福祿便會轉移到你身上為你添福聚壽,這叫命硬奪福。人之命運,最是奇妙。不可全信亦不可不信啊。「

    楊凌聽的一愣:「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聽這些話那麼象『踩在別人肩膀往上爬』,『用別人地鮮血染紅自己的頂子』那些形容奸臣的詞?奪命奪壽?」

    楊凌想到這兒忽然心中一動:「自己來到這個時代,已經或多或少對自己周圍人的命運做出了改變。如果自己沒來,幼娘會不會碰棺死掉?雞鳴驛前的百姓會不會死掉?李譯,戴謙那些人還能不能活?馬驛丞,鮑參將,王景隆,莫清河這些人呢?王瓊,洪鐘還會步會降職罷官?畢春,袁雄還會不會鎯鐺入獄?」

    有些人因為自己生,因為自己死,有些因為自己發達,因為自己落難,難道自己真的命硬奪福?細詳細想象,從一來到這個世界上,儘管並非他地本意,可是總是圍繞著他風波不斷。每次有人倒霉甚至死掉,自己的官運和好處就會多一些,這就是命硬奪福?」

    楊凌聽了驚疑不定,不禁心虛地看了張天師一眼,生怕這人真的神通廣大,被他看出自己來龍去脈。

    張符寶兒坐在一旁,顯得斯斯文文的一聲不響,可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那一句兵戈相隨的話落在她的耳中,忽想起『兵戈起時春影動』,她的臉頓時生起一片紅暈。

    張符寶兒今日本來借口身子不舒服不想來了,可是楊凌是為了她才受的傷,她不來道謝那象話嗎?張天師年紀雖然小,可是身為天師在龍虎山上待人接物最重禮節,雖然一向寵愛妹子,還是把她硬扯來了。

    張符寶現在真的是有點怕見楊凌,恨不得躲他越遠越好,她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偷偷的瞟了楊凌一眼:「這個人……官又大,人又俊,說話也不討人嫌,要是做人家相公,倒也不算虧待了我。

    可是我是國師的妹妹,怎麼能做小?娘每次見到大娘都陪著小心笑臉,那副受氣樣子……我才不要呢,他在好我也不要」。

    「如果天師說的是真的,那是不是說我的到來改變了太多東西,我地命運便連在鬼神也無法掌握了?如果這樣……我是不時不會過了一年就死去?」

    想到這點,想起張天師信誓旦旦說他會福厚祿高,楊凌雖然還在半信半疑之間,但是這種心理就像溺水瀕死的人抓住最後一根稻草,他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了。

    楊凌驚喜地道:「借天師吉言,如果真的如天師所言,楊某定親赴龍虎山,拜過太上老君,敬獻香火謝恩」。

    張符寶聽了象皮球一樣,屁股一挺悠地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慌亂地揮舞著雙手道:「你別去,你別去,拜不得,拜不得,……啊?……呵……呵呵。呵呵呵……」

    張符寶見楊凌和哥哥都吃驚的看著她,不禁乾笑幾聲,汕訕地解釋著。

    張天師翻了翻白眼心道:「妹子今天看來是真的病了,病地還不輕,內廠總督如果神前還原那得多少香油錢呀?龍虎山一大家子要我養活呢,這個笨丫頭,有好處還往人家那拐。

    藹張天師恨恨地瞪了妹妹一眼,轉身向楊凌笑道:」小道知道大人公務繁忙,另外此次赴京時日太久,家母已催促我兄妹回山了,所以就不多打擾了,這便告辭。但原他日能在龍虎山恭侯大駕。」

    楊凌送走張天師兄妹,立即著手解決關稅和糧稅鎮守的人選。附近地方的鎮守太監楊凌並不很熟悉,他本有心問問黛樓兒自那日一別後除了配合官府查抄財產時露露面,其他時間竟深居簡出,楊凌這處重兵把守的居處她是決不踏足半步。

    瞧壓那日在楊凌面前柔姿媚態,一副芳心暗許地模樣,高文心還但心她會不要臉皮再來勾引大人。如今楊凌做為客人住在東院,她又是唯一的主人,兩人接觸的借口實在多多,防不勝防,想不到她竟不再露面。

    楊凌只好派人就教,黛樓兒人沒有來,卻送了一紙香箋,上邊列舉了附近十餘位鎮守太監的姓名,秉好,為人,能力。看似早知楊凌會有這麼一問。

    楊凌倒也沒有對她如何信任。雖說黛樓兒出地主意確實是目前解決江南局勢,避免給司禮監攻請吁提供借口的好辦法,但是黛樓兒那日的鎮定,冷靜,實在不象她外表表現出來的驕嬌怯怯,楚楚動人。

    自古妓樓多奇女,就算她就是女中豪傑吧,可她既然擔心黛樓兒莫清河會對她報復,那就應該一直藏在幕後,因為從那天的情形看,莫清河顯然沒有懷疑她。

    為什麼她要自告奮勇親自策劃布局。直到將莫清河殺死?她表現的太積極了,而她並沒有充足的理由這麼做,這中間的緣由想不通,楊凌對她始終存在幾分戒意。

    可是黛樓兒目前的表現卻無可指摘,她深居簡出不見外人,還主動獻計,討好欽差為他出謀劃策,也與她目前作為犯官家眷處處小心唯求自保的處境相稱。

    楊凌做為接受她告密的欽差,縱然心中有疑,此時不但不能拮問她,還得對她多加保護,妥善安置她的去處才不會被人詬病。

    楊凌自從聽了她的主意,也早派人去附近各府縣暗訪,雖然一時匆忙得來的消息還沒有她信箋上列舉地人物和

    內容詳細,可是兩下參照,看來黛樓兒並沒有撒謊。

    楊凌經過一翻比較,從其中挑選了兩名稅監,命人前去傳令,要二人立即赴杭州上任,稅監司出來的內監,名義上都是皇帝親自派出的欽差,而實際上都是負責稅監司的人調配人選,江南岢稅怎麼能長期空缺,他自然有權先行安排,回京后再請旨確認。

    兩位喜從天降的新任稅監馬不停蹄地趕到杭州,遞帖子登門拜訪了新主子楊凌后,立即大刀闊斧地幹起來,清點稅目,稅款,理清各種雜稅,重新招募人手,乾的有聲有色。雖說二人有討好,表演之嫌,可是辦事能力到也確實不俗。

    閉目等死的李大祥接到張天師帶來的消息,如同服用了肉白骨,活死人仙丹,七魂六魄附了體,有莫清河,袁兄一死一活兩個榜樣,有周圍府縣的稅監們的虎視耽耽,李大祥可是最後一點觀望猶豫的念頭都沒有了,死心踏地的為楊凌辦起差來。

    李貴那邊聽說了莫清河地死訊,最後一點依仗也沒有了,乖乖地吐露實情,不過他的口供已沒有必要了,有莫清河謀殺欽差當場被殲,佛堂內發現累累白骨的鐵證,足以將莫清河的勢力連根拔除,再不留一點禍害。

    楊凌見江南局面已經穩定,這才完全放下心來。此時他派回京去打探朝廷內動向的人還沒有傳回消息,楊凌將江南之事寫了密折,命人再次傳報京城,稟知正德皇帝自己先去金陵,選出兩名稅監后立即返京,並囑傳訊地人回去後有任何動向。都要及時傳報回來。

    一切安排妥當,楊凌正準備啟程赴金陵時,那位久未露面的小樓夫人卻忽地露面,求見欽差大人。楊凌要離開莫府,也正想見見莫夫人。聽說她來,忙將她迎進房來。

    黛樓兒飄然走進房來,向楊凌福身見禮。她今日穿了一襲黑緞綢衫,濃黑如墨的秀髮只用一枝白玉簪挽住固定在抱后,更襯得臉色晶瑩,膚光如雪,白嫩如同新荔。

    她步履本就輕盈。這一款款行來如同飄於煙波之上,凌波微步,羅襪生塵,楊凌想起初來莫府時她在雨中踏草而至,顧盼嫣然的模樣,不禁有些黯然:雖說莫清河罪有應得,可畢竟是自己的到來才造成今日地一切。

    莫清河當初將自己接進府來,一定不會想到有今日吧?如果不考慮是非公道,善惡有報,自己還真有點象個掃把星。

    楊凌見黛樓兒向他見禮,忙虛扶一把,淡淡笑道:「夫人請坐。本官不日就要啟程,取道金陵返回京師。正要去向夫人辭行」。他說著揚手向門口說道:「來人,上茶」。

    高文心此時正在後邊收拾藥材。不在楊凌身邊。沒錯,那些名流富豪誰懂醫術?反正家裡什麼稀奇古怪,比較少見值錢的藥物能拿的出手表示心意就行了,他們才不管楊凌受的什麼傷,得的什麼病,所以傷葯,補藥,還有不學無術的土財主送地春藥。琳琅滿目,蔚為壯觀。

    其中不乏珍稀罕見的藥材,瞧在高文心這樣真正的神醫妙手眼裡,簡直就是無數件得心應手的利器,她怎捨得讓那些不懂行的番子胡亂收拾了,正在分門別類,親自整理。

    這客房中有兩個人,隔著一張團桌坐了,兩人悄悄側臉兒一扭目光一碰,刷的一下各自移開,神情都有點尷尬。

    如今獨處一室,楊凌想起那日她赤裸勾引情形,心中不太得勁,黛樓兒倒也不是裝的,如果面對的還是那種無恥淫蕩的男人,那自己feng騷放蕩倒也沒什麼不自在了,可是現在對著楊凌,但凡還有羞恥之心,怎麼還能淡然處之?

    楊凌雙手扶膝,盯著前方道:「本官……明日便要啟程……,

    這座府邸是莫清河的不義之財,所以…我一走,杭州府就要抄沒了。呃……夫人向本官檢舉有功,

    使本官知曉莫清河謀害本官的陰謀,於情於理本官都應將夫人安排妥當,方可離去,不知夫人可有什麼打算?」

    黛樓兒輕輕扭過頭,黑衫烏髮,頸下一抹雪嫩,白的晃眼,她淺淺一笑,輕聲道:「賤妾

    還要多謝大人關照,有大人的吩咐,賤妾的珠寶首飾,妝鎵私房,官府都不曾抄沒,積累下來……

    實也是不緋的財資,今後……呵呵,總之不會衣食無著便是了」。

    一個番子也不用手提了兩杯茶近來,大大咧咧往桌上一放,說聲:「廠督大人請用茶」。就走了出去。

    倒不是他對廠督不敬,這些不識字的大頭兵都是從神機營調過來的,喝茶就喝茶,哪懂這裡邊地門道。

    楊凌瞧了哭笑不得,端起茶來向黛樓兒做了個請茶的動作,可是一瞧他淺淡梳妝,神情冰清的模樣,那大兵用手抓過的茶杯她肯就唇嗎?

    黛樓兒眼波一閃,瞧見他神色,不禁莞爾一笑,拈起差杯抿了一口道:「呵呵大人不要以為賤妾錦衣玉食,賤妾在春雨樓吃過十年酒客門地殘羹剩飯,可沒有那麼多的講法規矩」。

    楊凌聽她不介意地講起在青樓時的經歷雖說聽似說她幼年的經歷,而不是紅極一時的風流艷聞,也不便接碴,他「唔」了一聲,假借喝茶閃過了這個話題。

    黛樓兒輕瞟著他,今日楊凌一身天青色綢袍子,襟領處銹著黑色松紋,烏潤的頭髮高梳束以綢結。眉清目秀,眸如點漆,這樣的風流人物,以她的閱歷也是難得

    一見,心頭不由輕輕一嘆:

    若是自己能年輕十歲,鋪出道時便遇到這麼少年得意,人品出眾的翩翩公子,那該有多好啊?如今……

    我大他六七歲,出身青樓也罷了,還嫁過太監,那日se誘,他不為所動,雖有忌憚莫清河的意思,也可看出他的眼界,憑他的身份,我哪裡高攀的上?

    楊凌抿了口茶,見她捧杯沉思,似有心事,不禁問道:「夫人的住處可曾尋到?如今府門有知府衙門看守本官一走恐怕更不宜進出。

    若是有了居處,本官可以派人協助搬遷」。

    黛樓兒這才省起自己此來的目的,忙放下茶杯,幽幽說道:「賤妾此老,正是為……正為這個緣故,杭州府……賤妾是無法安住了。莫清河吃食人腦的事傳出去后,

    如今街坊間百姓愈傳愈烈,說是莫府如同陰曹地府。

    唉,莫清河弄來的都是孤兒,忤作檢點明明只有三十五具骸骨。

    可是有些走失了孩子的人家,現在一口咬定都是莫府幹的,若不是有官

    府把守,早就有人上門鬧事了」。

    楊凌心中一動,那樣惡魔般的行為,也早令他深惡痛絕。既然那摸清河是聽信邪術,誤以

    為食吃人腦可令陽具再生,那麼此事黛樓兒是否早已知情?莫清河做下這樣人神共憤的事來,必是對這邪術深信不疑的,那麼他會忍住不向黛樓兒炫耀么?

    楊凌不動聲色地押了口茶,輕嘆道:「同類相殘,人吃人肉,真是問所為聞,人神共憤呀,本官剛聽說時也嚇得毛骨悚然。夫人到是見多識廣,比起本官可從容多了」。

    黛樓兒「嗤」地一聲笑,說道:「大人還真是只讀聖賢書的文人呢,自然不屑知道這些厭恐人憎之事。

    自古至今這種事還少么?為求生存而吃人的且不去提他,春秋時齊恆公一國之君,只因珍饈美味吃膩了,便以嬰兒為食,為的不過是一逞口舌之欲,人神憤乎?便連孔聖人,還誇恆公稱霸諸侯,一匡天下呢。」

    她吁了口氣道:「隋末諸葛昂,高瓚鬥富。一個殺了孿生童子,一個殺了侍寢美妾食其肉,唐末武寧節長從簡,宋朝皇親王繼勛沒個吃的人都不下百人,至於本朝……」

    事關本朝皇室吃人醜聞,雖然那事以眾所周知,黛樓兒當著朝廷欽釵的面子畢竟有所顧忌,話到嘴邊有吞了回去,唇邊牽一絲冷誚的笑意道:「至於那些從古到今那些冠冕堂皇,不吃人的吃人者更是數不勝數,賤妾出身微寒,弱肉強食的事見的太多了

    楊凌見他本來驕美若仙的臉,蛋兒浮現一層戾氣,不禁有些吃驚。黛樓兒憤矕的發泄完了,才驚覺自己有寫失態,忙展顏一笑儀態萬方的挽了挽秀髮,說道:「賤妾這見識,都是在被人欺凌被人吃的生活中攢下來的,聽了大人的話,

    一時心有所感,實在失禮了」。

    楊凌瞧她喜怒掩飾如同變臉,內心情緒一旦克制竟是滴水不漏,雖知這是在青樓養成的職業病,心頭還是有點寒意,他乾笑道∶「扼……這些人或為虛榮,或為獵奇,或為口舌之欲,確實比起莫清河的目的更加

    可恨,哎……那種無稽之談……」

    他看了黛樓兒一眼,當著她的面討論她太監老公能否重新發芽的話題怎麼看得了口,

    楊凌話風一裝道:「如果有百姓遷怒於夫人,住在本地確實不妥,夫人莫非想遷居他方?」

    黛樓兒頷首道:「是,賤妾一介女流,又沒有親人可以投靠,唯有離開這是非之地,避居他鄉,如今……賤妾也養不起那許多奴僕,若只帶幾個貼身女婢舟車勞頓倒也是不怕,怕只怕路遇歹人……」

    她說著,水汪汪的大眼一瞟楊凌,若是她對著人時總是這麼一副表情,那還真是想不遇到歹人都難。楊凌瞧了

    頭皮有點發麻,心中憂憂覺的有點不妥。

    未及說話,黛樓兒搶著道:「金陵是繁華之地,歹徒宵小也少一些,那裡又沒人認得賤妾,賤妾想遷居金陵,所以……可否

    借大人地官威。隨大人的船隊一行,才會少了許多刁難」。

    黛樓兒說完,瞬也不瞬的盯著楊凌的目光,緊張的等待他回答。

    黛樓兒說是去金凌,其實真實目的卻是去京師,只是恐一步道出目的,更引起他的拒絕,這幾日她已細細盤算過,她如今的身份今非昔比就是想嫁個高官作妾恐怕人家都有諸多顧忌,百般推卻。

    另一方面,莫清河活著地時候,得罪地官不在少數,他活著時那些人不敢怎麼樣。如今他死了,自己若落在那些人手中。他們會怎麼作踐自己?

    更何況為了拉攏李富,自己對他許以色相,答應只要除掉莫清河,就陪他同床共枕。如今莫清河剛死,東院到處還都是內廠的人,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就要他馬上實踐諾言,全然不怕會漏了馬腳,搪塞推卻了幾次后,他竟然威脅起自己來了。

    黛樓兒心高氣傲,雖然莫清河是太監,可是既然嫁給了他,她覺得自己也算正兒八經的夫人,不再是低賤的妓女,被他逼著去取悅那些高官時他都覺的屈辱,又怎肯遂了李富的心意?

    況且此人如此沒有城府,早晚會壞事,李貴一倒,李富再無親人,正好借北上之機暗中除去這個禍害,到了異地他鄉不會引人注意,也不怕有苦豬出頭。

    除了這些打算黛樓兒最大地希望,就是陪同楊凌北上時,能得到這個人品俊雅,地位崇高的內廠總督歡心,就算是有實無名沒有身份,比起以前陪笑奉迎,猶如他人玩偶的風塵歲月也有天壤之別了。

    如果不能,就憑楊凌欠她的人情,只要追隨在他身邊,他對自己就

    不能坐視不理,有他關照就可以平安遷去北方,至於以後只能徐圖后議了/

    楊凌聽了遲疑片刻道:「呃……你要遷去金凌?這個……本官的官船如果載了夫人殊為不妥,如今內廠在蘇州以建了車船行,我可以寫張條子,

    夫人持了去找他們,他們一定可以安全護送到達金凌」。

    黛樓兒聽他如此避嫌,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卻仍抱著萬一強笑道:「此處至金凌,不過兩日船程,如今賤妾

    只想隱姓埋名,僑居他鄉,實在不想再拋頭露面,而且……賤妾也不搭乘大人的官船,只是另雇一船,隨在大人船隊後面。一到了金凌

    ……到了金凌,便不敢再麻煩大人,這樣好么?」

    楊凌猶豫一下,頟首道:「好吧,楊某

    就護送夫人去金凌,夫人是要雇傭一艘船嗎?」

    黛樓兒見他答應,頓時滿面欣然,露出一排編貝小齒笑道;「正是,多謝大人成全,那賤妾這就回去準備行裝了」。

    她翩然而起施了一禮,走出幾步忽又回頭笑道:「對壘,賤妾原本無名無姓,此去北方,黛樓兒這個藝名也就用不得了。賤妾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成綺韻,好教大人得知!」

    她這回頭一笑,如陽光一閃,剎那煙花,瞬間之燦爛眩人雙目。

    楊凌目光一垂,拱了拱手,再抬頭時,伊人以去。

    楊凌嘴角向下一撇,輕輕地道:「成綺韻……成~~~綺韻,詩成綺韻三千首,

    玲瓏心事待天成。但願你這首詩不是歪詩毒草。否則我又何惜辣手摧花!」

    船仍在行,夜間行船速度卻慢了許多。前邊一艘大船開路,楊凌的官船居中,後面卻是艘小了一號的貨船,船頭船尾各掛了兩串紅燈做為夜間水上識別。

    楊凌立在船舷一側,悄悄望著夜空,輕輕摸著他那條腰間玉帶。

    那條玉帶是他在下江南前,玉堂春親手為他做的,腹前那枚藍田美玉的絆扣下,放了三屢青絲。

    那是韓幼娘拿來吩咐玉堂春一定要放進去的,玉堂春只道是因為老爺遠行,一向緬碘害羞的幼娘姐姐向夫君表達的情意,

    個中內情卻只有楊凌和幼娘才清楚。

    此時一輪明月掛在天空,水面看起來沉靜幽深,幾條魚舟的***星星點點地撒落在岸邊。

    風從頰上掠過,船下水花悉索,楊凌彷彿又看到那默綠的披風在空中獵獵作響,一匹紅馬如雲霞般從遠方冉冉而來,耳絆,似乎猶自傳來箭尾急顫的嗡聲……

    楊凌長長吸了口氣,在心底悠悠一嘆:「來了蘇杭不去見她還勉強說的過,若去了金凌還不去見她,憐兒她……她會不會殺上門來?」

    楊凌苦惱的在船舷上輕輕一拍,自語道:「怕是不得不去了,唉!長干里啊長干里……」

    身後傳來「吃」的一聲輕笑:「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老爺是北方人呢,從來不曾來過鏡凌,長干里哪有青梅竹馬等你,老爺是想…想幼娘妹妹還是玉兒,雪兒了?

    楊凌回頭一看,一隻繁星滿天。夜色蒼茫,滿天星光下高文心提著一隻燈籠,笑盁盁地姍姍走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