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37章 佛堂白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37章 佛堂白骨字體大小: A+
     

    莫夫人聽了急退兩步,搖頭道:「不,我不去,那裡戰亂頻繁,小村次郎是柳田大名的親信武士,卻要帶著軍隊在海上冒充強盜,那種兵荒馬亂,窮苦之極的地方,哪裡比得上我們大明朝?我們怎麼能去那種爛地方?再說……他們有求與你時,對你言聽針從,如今我們失了勢,你就不怕他們起了歹意,把我們的財務都搶了去,落個財命兩空?」

    莫公公聽了一頓攤腳,象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走了幾步,忽拂又雙眼一殼,上前一把抓住莫夫人的雙手喜道:「我有辦法了,指揮使黃應龍被你迷得神魂癲倒的,你去求他,讓他把軍隊調開,小村次郎的人不就能殺進杭州來了么?「

    莫夫人靜靜的望著他,嘴角漸漸浮起一絲譏諷,一絲憐憫的笑來:「老爺,就是這麼個好主意?平素讓黃應龍為我們的走私船行個方使。他還做得了主,如今要他用自己的烏紗帽為我們保平安,他肯么?就憑我陪他睡過覺,呵呵呵呵,給哈哈……」。

    那譏談的笑意讓莫公公勃然大怒。他狠狠揮出一個耳光,打斷了莫夫人的笑聲。莫夫人被打的撲在桌子上,嘴角慢慢沁出一縷鮮血。莫公公看了臉上露出不忍的神色,他撲過去袍住莫大人心疼地道:「對不起,小樓,我不該……我控制不住,我不該怪你的,可是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怎麼辦呢?「

    莫大人輕輕拭去唇角的鮮血,眼神中閃過一絲寒意,她的臉上重又綻起一抹燦若春花的微笑,柔聲說道「老爺,你也不必過於擔心,其實破釜沉舟,也未必沒有一點辦法」

    莫清河眼睛一殼。急不可耐地迸:「快說塊說,小樓一向智計百出,乃是女中諸葛,你的辦法一定可行,快告訴為夫知道,」莫夫人整了整永衫,坐在一旁椅上,斟了一杯茶輕輕送到唇邊,冷冷笑道人在令在,人亡令亡,搶在他知道確切恰況之前殺了他,內廠?哼,牆倒眾人推還來不及呢,我們還能有什麼危險?」

    莫清河失望的道:「這怎麼可能?這兩日西院防範極嚴,楊凌又閉門不出。他的人押送袁雄,畢春赴京時走了一百,如今還有兩百名番子呢。

    在海寧時你也為到了,他的親兵區區八十人就擋住了數百名兇悍無比的倭人海盜,我就篡召齊了人手也殺不進去,再說就算殺進去了,這麼大的陣仗,還能瞞得了人么?「

    莫夫人婚然一笑,媚目一揚。說道:「為什要瞞著旁人?我們不但不能瞞,聲勢還要搞地大大的。知道的人越多,我們越安全。」,「嗯?」莫清河用疑問的目光看向夫人。莫夫人附耳過去,對他低語一番,莫清河聽了驚疑不定的道:「這計策可行么?他會相信我?如果有了差遲,我們……我們可連逝逃走的時間也沒有了「莫夫人花辯兒似艷嘴唇一翹,似笑非笑批道:「當然可行,既然我們看錯了他,那他就不是我們預料中的那種人,他的兩百近衛抵擋的住一干名倭人。卻未必敵得住我這干余名奇兵!只要……李貴一天沒招,他就沒理由不相信我們!」

    楊凌莫名其妙的將張天師兄妹請上廳中奉茶。本來約好了明日再請天師赴宴,可是今日張天師今日就實然造訪,楊凌將他們迎了進來,一時還猜不透他們的來意。

    張天師微笑道:「欽差大人盛情厚意,本來小道想明日在登門拜訪,可是龍虎山派來了人,家母讓我兄妹儘快趕回山去,所以小道今日冒昧登門拜訪,向楊大人辭行,明日一早小道就要與奔妹回山了。「楊凌似乎有點心神不屑的樣子,聞言忙道:「前些日子蒙天師招待遊覽蘇州,本官因公務繁忙,一直沒有回請天師,唉,真是過意不去呀。」

    張天師呵呵笑道:「山水有相逢,你我總有再見之期嘛。大人是園之棟樑,公事要緊。或許有一日大人來到江西,到時請大人到我龍虎山,小道在盡地主之誼」。

    高文心站在楊凌身後,聽張天哼口氣,好象來見個面道了別馬上就要離開,急得她也顧不上禮儀規矩,站在那兒指指張符寶,在比比楊凌,示意她快對楊凌說出她的想法來。

    張符寶已對哥哥說過此事,張天師瞧見高文急地俏臉徘紅的模樣,不覺有些好笑,他清咳兩聲,正要胡謅幾句寬慰楊凌,楊凌已起身說道:「好好好,如果本官有機會去山西的話,一定去龍虎山造訪,這次不能與天師同游西湖的憾事,到時便同游龍虎山做為彌補吧,呵呵呵。」張天師愣了一愣:這位楊大人太性急了吧?我還沒說是呢,他怎麼就,要送容了?

    張天師哭笑不得的站起來,瞧見高文心在他背後雙手合什,直念啊彌陀佛,只好厚著臉皮笑道:「那就好,呃……小道臨行還有一言奉告,聽說大人誤信了一些江湖術士的不實之言,識以為自己壽祿……」他剛說到這兒,忽枕外邊一陣喧嘩之聲,一個番子匆匆跑進來,抱拳施禮道:「稟告廠督大人,門外有一群亂民闖了進來,說大人要將江南賦稅增加三成,還說大人藉口關稅司衙門的銀兩盡被袁雄貪污,要重新向行商人徵收,他們衝進來要找大人理論呢」。

    楊凌吃了一驚,他提起袍鋸剛剛搶出大廳。院門已被人掛開,穿著各色衣衫的百姓如潮水一般涌了進來,群情洶洶地大聽道:「原以為他是個好官,想不到比袁姥還要剝皮吸血,我們沒法話了。姓楊的在哪裡」「聞訊衝出來的內廠番子見此情形攔在楊凌身前,刷的抽出了明晃晃的綿刀,向誦進院子的百姓喝道:「欽差行轅,植闖看死!你們這些刁民,不要命了嗎?「

    還真是不要命的,沸騰地人群中此起彼此的。總有幾個擠在人堆後面看不清面目的人大喊大叫,說道:我們被逼的話不下去了。痛痛快快被砍死,也好過話話餓孔,要徵稅加稅就是楊凌那個狗官向皇上進的讒言,殺了他請皇上開恩減稅啊!」楊族跳著腳兒喝到:「是什麼人造謠生爭!本官根本不曾說過加稅,你們不要被歹人利用,群眾暴動的時候,肯信你的幫才有鬼,何況人群中還看人不斷高喊:「別聽他的,他這是想拖住我們。再派等隊抓我們,打死這個狗官,法不責眾,皇上也不會把江南百姓殺光的「說著已每人格磚頭石塊稗了過來。內廠番子大怒,有人舉刀就要砍,楊凌叫道:「不許殺人,這些人分明是被人欺騙囊挾而來,裡邊有許多女人孩子,殺了人便授人口實了,內廠的人刀不染血,堅決不許殺死一人!「

    那些百姓一聽更是有特無恐。在有心人她鼓感下蜂擁而入,院子里近兩百名番子全力上前阻欄,可是衝進大隙中的何止幹人,逼壓的他們步步後退,糧本阻攔不住。

    楊凌跺跺腳,命令幾個番子道:「塊,護住天抒兄妹,保護他們找違路離開,快!」

    蜂擁的人群衝破了番子們的阻欄,翻崩在院子里四處本跑破壞起來,有人奔向楊凌這邊,有人卻趁機衝進房去掄劫財物。

    張天師兄妹還在發愣,幾個番子一擁而上,護著他們道:「天師,快,咱們先躲到後邊去「。

    高文心瞧見楊凌反奔向院子里,駭得花容夫色,急萎向楊凌聽道:「大人,你們快保護大人,老爺快走啊!」

    院子里花草牡丹被踩的亂七八糟,到處都是人,這一亂楊凌反而安全了。方才還有人認得楊凌,這一亂反而沒人找得到正主兒了。

    高文心瞧見楊凌順著花圃奔向一角的幾棵紫丁香襯下,剛剛追出去幾步,面有人影一閃,己被一個持刀大漢攔住,高文心瞧見是鄭百戶,忙聽道:「鄭大人,快去保護鐵差大人!」

    鄭百戶微微一笑,伸手拉任她衣釉急步便行,說道:「大人命卑職保護姑娘離開呢,清姑娘快些是,大人自看兄弟保護!」

    鄭百戶身後還跟著四個番子,一路拳扛腳踢擊退九個持著木捧鋤頭的人,護著高文心急步離去。高文心被鄭百戶私著衣袖,要是使勁掙扎,怕是一條膀子就要見了光了,無奈之下只能隨他邊是邊回頭,直到被拉過屋角再看不見他身影。

    張天師兄妹莫名其妙的就被幾名番子護衛著奔後堂衝去,那些憤怒的百姓中渾跡著許多神色詭秘的壯年男子,煽風點火地鼓動大家作亂。幾名番子見提著木捧鋤頭的百姓追了過來,連忙返身迎了上去,可是他們武藝繭高,廠督已下過嚴今不許殺人,如此束手束腳如何抵擋得住,過不多時就有一個番子扭頭喝道:「保護天師離開,莫被亂民傷了。

    隨即便有一個番子跑過去扯住張天師便走,張天師匆匆回頭喊道:「寶兒,快跟上我,千萬不要是散了。」

    張符寶答應一聲,剛剛轉身要是,忽地瞧見一處假山後楊凌站在那兒,對面哼幾名普通府中家丁裝扮的低低地吩咐著什麼,那幾人隨即拱手離開,楊凌隨後四下瞧瞧,神情似笑非笑地極其詭異。

    張符寶心中頓時起疑,這位楊欽差的神色狼本不似驚慌失措地樣子,他在搗什麼鬼?張大小姐膽大包天,好奇心也重,一起了疑心。頓時拱搽不住,她追著哥哥跑了兩步,眼見那番子拉著哥哥穿過一個天井,一離開他視線之內,張符寶立即返身向回跑來。追向楊凌的方向。莫清河布置了人到處散播消息,說楊凌要加重苛捐雜稅,一個人兩個人說大家不信,幾百個人都這麼傳,頓時激怒許多小民,抗倭矮英雄固然值得尊敬。可你要不讓老百姓有話路,他們一樣要造反地。在有心人鼓動下,居然彙集了一千五六百號人湧向了莫家大院兒。

    這些人中不乏只是想來問問真相或者哀求欽差大人開恩的忠厚百姓,可是被混在他們之中的有心人一番調撥,現在的特形己非任何個人可以左右,整個西跨院一團混亂,鬧得雞飛拘叫。莫清河地目的是用這些人震懾楊凌離開西院官兵的保護範圍,根本沒指望靠他們在大廳廣眾之下能殺了楊凌,是以事先下達的命令就是盡量稿破壞,越混亂越好。

    趁著大亂。莫清河穿了一身便裝,帶了幾個親信也混進院子來。混在人維里到處糾纏著番子們纏鬥,分散他們注意力地暗樁不斷向他悄悄打著手勢,指點楊凌去向。莫清河一路尋下去,李管家忽地叫道:「老爺,楊大人那裡!」

    莫清河一看,果然看見楊凌領著兩個親兵正貼著花圃邊緣勿勿奔逃,莫清河急忙領著人迎上去,一臉焦急地道:「哎呀大人,可嚇死卑下了,這些亂民不知從哪兒聽人造謠。竟然闖進我府來騷擾大人,幸好大人無惡」。

    楊凌恨恨地道:「一定是袁雄地黨羽造謠做亂,本官回京后一定要對他嚴懲不貸」

    莫清河神色一呆,忙不迭點頭道:「是是,一定是袁雄的人作亂,大人快跟我是,這花圃後邊有個角門通向我後院廂房,平時不甚引人注意,趁著亂民槍劫財物,大人快跟我去避一避。」

    楊凌大喜,連忙跟著莫清河幾人匆匆逃去,院中縱有些百姓瞧見他們衣著,曉得是府上的人,可是大多數都只顧搶些罈罈罐罐,誰也顧不上他們,縱然過來幾個生事的也被莫清河和楊凌的手下打得落花流水。剛剛穿過花圃,後邊一個莫清河的保鏢忽地撅住一個人喝道:「你是什麼人,鬼鬼恭祟跟在我們後邊?」

    楊凌扭頭一看,只見那人眉清目秀,一身道裝男幢打扮,不禁大吃一驚,連忙喚道:「住手,她是張天師地人」,說著迎過去急道:「不是叫你和天師先是么,你怎麼跑這兒來了?天師呢?」

    張符寶哪敢說自己看他可疑跟看來瞧熱鬧了,她吱吱唔唔地道:「我……天師被番子救走了,我被亂民衝散,就……就逃到這兒來了」楊凌還待再說,莫清河急道:「大人快些是,被有心人發現追上,可就是不成了「,他說著看了張符寶一眼,笑笑道:「張姑娘就和我們一起走吧」。

    那道角門平時是鎖著的,也不知門后通向哪裡。此時李管家打開門鎖,只見是兩幢樓房中間夾著的一條里弄,裡邊常年不見陽光,陰深潮濕,不過倒也沒什麼雜物。

    一行人進到夾弄,李管家又返身持門鎖上,莫清河道:「大人,那些亂民打聽到大人住西跨院兒,盡跑去那裡作亂了,這邊倒還安靜,我帶你先去佛堂避避,卑下已派人去通知官府了,等官府的人一到,大人出了里弄,七繞八彎的穿過幾間房子,莫清河推開一棟房門,走進去回首說道:「大人快清進來」

    東跨院里十分安靜,這周圍靜悄悄的,隱約還可聽見西院內的吵鬧之聲,楊凌站在門口打量了一下樓內,見是一座佛堂,裡邊香案前靜供奉著一座一人高的釋逆坐像。

    尋常的佛堂一般不在上邊再建二樓,總不能在佛爺頭頂行走吧?可是這座佛堂一側卻建有樓梯,看樣子上邊還有第二層,看起來有些奇怪。

    莫清河帶來的兩個家丁和李管家己走了進去,楊凌卻好整以珠地站在門口,好奇地又抬頭欣賞樓上建築,莫清河急地跺腳道:「大人。快些進來,莫要被人看到了,大人若有個閃夫,卑下可擔當不起啊」。

    楊凌呵呵一笑道:「怕什麼,本官看那些亂民進了府中也只顧搶一群沒頭蒼蠅似的,還會有心跟來害我么?莫大人不必過於擔心了。」他說著抬腿邁了進去,一進了門兒就好奇地橫向走到那樓梯道:「奇怪,莫大人既持佛租供奉在一樓,何以上邊還建了一層?不怕對佛祖不敬么?」

    莫清河一隻手似無意地扶著香燭燈座,可是見楊凌進來不向前行。

    反而跑去看樓梯,不禁有些焦急,他強笑道「哦,樓上只在側方建了小閣,存儲些香燭而已」

    楊凌回頭瞧了一眼,兩名剛剛走進殿來地親兵身形一轉,連帶著把張符寶也擠著拐了過來,走到他的身後。莫清河瞧了李管家一眼,他會意地走過去掩上了房門。

    莫清河見楊凌還在打量那鎂花精緻地樓梯,便走到香案前拾起一個蒲團拍了拍。笑道:「大人,這裡也沒有坐椅。大人先在這蒲團上下歇息片刻吧楊凌背著手轉回身,目光吟玲地凝視著他。直瞧得莫清河臉上笑容漸漸凝住,楊凌才忽地一笑道:「何必一定要在佛前就坐?莫大人這蒲團難道還有什麼門道不成?」莫清河臉色一變,他不由自主地退了兩步,強笑道:「佛其就坐也不算失禮,何況大人還是代天巡檸,一個代椅的蒲團兒而已,能有什麼門道?」

    楊凌搖頭笑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也能猜……」。他剛說到這兒,張符寶已好奇地走過去道:「你們在搞什麼啊,一個蒲團也用來打機鋒?」

    楊凌霍然面色,他猛撲過去厲聲道:「不要過去!」張苻寶被他一聲大喝嚇得一愣定在了那兒。

    莫清河見楊凌撲過來不禁喜出望夕,他將手中蒲團一丟,一把撲到香案前伎勁兒一板那個燭台,只聽「嚓」地一聲,香案前裂開一道口子,兩道翻扳傾下,張符寶立足處恰是翻扳邊緣,翻扳一開,嚇得她一聲尖哄,整個身子頓時向洞中滑去。

    楊凌撲過來一把扣住了她纖細地手腕,自己也被她帶樣在地上,張符寶整個人跌進洞口,楊凌被拖著著向前滑了一尺有餘才撐住地面,那一條胳膊被洞口的稜角刮的皮開肉綻,鮮血順著張符寶的手腕直沫進她的袖筒。

    楊凌痛地鑽心刺骨,兩個番子驚叫道:「大人小心!」,說著猛撲過來,莫清河已瘋狂地叫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們!殺死一個賞銀一萬兩!」

    兩名家丁縱身撲了過來,半空中已從袖中模出柄明晃晃地短劍這兩個人雖然一身家丁打扮,但是都是莫清河挫羅的江湖中人,若論個人武藝,楊凌手下的內廠番子哪是對手,甫一交手,兩個番子就左支右拙,被家丁打得節節後退。

    就在這時,佛瓮后幽幽一聲嘆息,一個白衣如雪,麗如觀音的女子悄悄俏俏地統了出來,碉然走到莫清河面前,莫清河扭頭瞧見她欣然大笑道:「夫人妙計果然成了,持殺了楊凌持他丟回西院去,再殺些亂民充匪,哈哈哈……」誰還知道是我……」。

    他話猶未落,只聽「砰砰」兩聲槍響,兩個正要得手的保鏢捂著胸口愕然後退,鮮血從指縫間沫了出來樓梯上兩個同樣家丁打扮,面孔卻極陌生地漢子舉著短火銳急步是下樓來,槍口銑在冒著青煙。後邊通噴直響,又是幾個持銳的人沖了下米。

    兩個護衛見勢不妙,哪還顧得了莫清河,縱身便撲向窗根,二人中槍,身手仍極矯健,這一撲將窗根撞得粉碎,身子躍出窗去剛剛立起,就見面前站了一排人,耳邊「哩哩哩」的銳風響起,十幾枚勁矢已貫入了身軀。

    莫清河望著這突變的一募驚叫道:「怎麼回事?樓上怎麼……」他還沒來得及轉身質問,忽覺腰間一陣巨痛莫清河駭然低頭,只見素袖如碗潤美如玉,那曾無數次愛撫過他的纖殲素手,正緊緊捧著一柄短刀。刀已齊柄棲進他的腰間。

    莫清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著她,一把抓住她肩頭,嘶聲道:「為什麼?為什麼?

    那雙奉水籠煙般的美麗眸子里,此時卻透著一股讓他心寒的陌生冷意

    黛樓兒輕聲道:「因為……跟著你逃走,其實才是唯一的話路。但是我不想跟著你去那種鬼地方流浪!還因為……我根本沒有把握讓他上當,他不死你就必須死,你不想死我就得陪你死」。

    莫清河眼中的驚俘慚慚變成了燃燒地怒火,他怒吼道:「老李,給我殺了這賤人,給我殺了她!」

    熏樓兒撂緊了刀柄地手腕使勁一擰,莫清河一聲慘呼,身子痛地佝縷了起來,他喘息著,雙手死死抓住熏樓兒的肩膀。一雙眼晴卻詫異地看向一向對他言聽計從地老李。

    老李的眼神瑟縮著不敢瞧他,但臉上卻是一片漠然地神情。這就是追隨了自己多年,一向忠心耿耿李管家,他猛地盯著熏樓兒厲聲道:「你……你收買了他?」熏樓兒得意地一笑。媚聲道:「你不是男人,都能愛我,他是男人,為身么不能?」

    莫清河一聲大叫,雙手猛地稻到了她的喉嚨上,黛樓兒雖是女人卻比男人還狠,抬起膝蓋來狠狠地頂在他的胯間

    剛才還有些瑟縮的李管家這時也猛撲上來。使勁瓣開了他的手莫清河慘笑道:「好好好,我只道你對我一片真心,想不到……你卻會喜歡這麼一個貨色,哈哈……

    熏樓兒婚然一笑,湊到他耳邊道:「不是他,我給他我地身子,他向我效忠,公平交易。你憑什麼認為我真心愛你?好笑,一個女人如果把身子給了別的男人,卻會把心交給你么?」

    莫清河的瞳孔已有些煥散,他強自支撐著,恨恨地追問:「那麼他是誰?布政使?指揮使?劉知府?還是槽運總督賀……賀……」

    熏樓兒冷笑起來,唇邊滿是譏諷的笑意:「這就是你愛我?你愛我,所以把我送給別人給你謀取好處是么?我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也說不上是誰了吧?呵呵呵,我原來是妓女,做了你的夫人,我還是個妓女!」

    她說著痛恨地一把將他推開,冷冷地道:「不管他是誰,你只要知有兩件事他比你強,他喜歡我,就不會把我送給別人玩弄!他喜歡而且他能真的喜歡我!」

    熏樓兒私密約見楊凌,把莫清河籌謀利用民變的機會趁亂誘殺他的計劃告訴他之後,楊凌並不十分扣信,因為祟樓兒堅持不肯將莫清河把下的罪行告訴他,她地理由是莫清河黨羽眾多,楊凌如果不能除掉他,或者萬一被他逃走,她一個弱質女子必須得為自己的安全考慮。蘇州那邊李貴還抱著萬一地幻想,指望莫清河有本事救他出去,所以暫時仍未取得口供,楊凌不知道莫清河把的到底是什麼重罪,無法確定他是否真的會鋌而走險,是以猶豫不決。

    於是熏樓兒建議他將計就計,等著莫清河自己圖窮匕現,到那時他就有理由抓捕莫公公,只要莫清河被捕,熏樓兒便持罪征呈上楊凌同意了她的主意,命人扮成家丁,莫清河跑來誘他進入埋伏的時候,他的人也己在在莫夫人帶領下持埋伏在佛堂的殺手全部除掉,換成了他的人。

    張符寶方才在花園見到有人同楊凌交談,就是在向他慕報一切已處理安當,楊凌這才放心隨著莫清河趕來。

    想不到張天師兄妹提散一天到訪,這調皮的丫頭又跑來跟在自己身邊,楊凌早聽莫夫人說過佛堂正中有機關,所以故意繞道而行,可是突然趕來的張符寶不知內情,貿然走了過去,為了救她,楊凌滑傷了右臂,鮮血染紅了張苻寶的內外衣襯。

    平地上沒有抓握的地方,楊凌右臂又劇痛無比,只能勉強抓住他,根本無力提她出來,張符寶懸在洞穴中,驚惶稍定只覺下邊一股中人慾嘔的臭氣。

    趕忙的仰起臉來,臉上幾點濕熱,瞧見楊凌衣釉鮮紅,分明是鮮血滴到了臉上。

    楊凌的鮮血順著她的袖管兒流了下邊,溫溫濕濕的流到頸上,剛剛賁起的酥胸上,又漸漸流向小腹,張符寶兒又是害羞,又是害怕,同時又對揚凌充滿感激。

    她見楊凌手臂打顫,看似己撐不住多久,急忙的四下打量,想看看有沒哼可以蹬踩借力的地方爬出去。不料她一低頭,卻發現下邊近一丈處隱約有些白骨,雖說下邊光線不是很亮,可是她學道的人對這東西本就不陌生,那一堆白骨最上邊一顆骷髏被光線映著,青白的骨頭泛著冷冷的可怖的光,看的清清楚楚。

    張符寶才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一瞧了這恐怖模樣,身子頓時就軟了,虧得她膽子還夠大,雖說心裡恐懼,還沒有亂蹦亂叫,否則楊凌也扯不住了。

    楊凌身邊兩個親衛是特意從番子中挑選的武功最高的,想不到在真正的江湖人手下也只能步步後退,毫無還手之力,要不是埋伏在樓上的柳彪看出不對勁兒,未等楊凌下令就提前衝出來,這兩個番子就危在旦夕了

    此時解決了那兩個莫清河的貼烏保鏢,柳彪立刻撲過去將探手將張符寶兒提了上來,然後一把抱過楊凌。張符寶兒瞧見自己一身是血,也不知道楊凌還有沒有得救,不禁慌慌張張地從懷中摸出自己的手帕來,本想為他包紮一下,可是一見那手帕已被鮮血浸濕,嚇得她一把丟掉,放聲大哭起來。

    柳彪也沒空理她,急急忙忙地綁緊楊凌臂上傷口,向外邊衝進來的那群持著勁努的手下大喝道:「快去接高小姐來,娘的你衝進來有屁用?」

    那幾個番子不知道裡邊還有多少殺手,剛剛無比神勇地踏進門來,就被柳千戶給罵了出去,慌慌張張去找高文心了。

    莫夫人瞥見楊凌和張持寶已被番子們救了上來,不禁向目光已經獃滯無神,瞳孔已經擴散開來,卻仍僵硬地立在那兒的莫清河露出一個他最喜歡的媚笑。

    悄悄的,柔柔的,她用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老爺,我知道最噁心吃人腦子,為了我,還真的苦了你了,可惜……都吃了三十五副了,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看來我這偏方真是不管用,好在……你也用不著了。」

    她對著一個死人,百媚千嬌地柔聲道:「如今,就請老爺再為我做最後一件事,就請你一把所有的罪過都擔下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