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29章 踏浪而來是冤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29章 踏浪而來是冤家字體大小: A+
     

    誰說女人的手勁爾小,高文心這一巴掌下去,唐伯虎的左頰頓時燦若桃花。被人答了還要被罵成斯文敗類,饒是風流多智的江南第一才子,也被打傻了。

    楊凌瞧見他模樣,不禁暗自慶幸:幸虧當初文心打的是我的屁股,要是我臉上也挨這麼一巴掌,恐怕三天都沒辦法見人了!

    高文心最傷心處,莫過於被自己心中最在意的人輕賤侮辱,她淚流滿面地沖向湖邊,只想投進那浩渺煙波,從此一了百了。

    湖邊幾個正扯過小舟來的船夫,有一半是內廠的番子扮的,一見廠督大人形影不離的這位婢女掩面奔來,楊欽差一邊大叫救人,一邊緊隨而來,立即有兩個漁夫打扮的漢子肩並著肩向前一攔,賠笑道:「姑娘留步。」

    高文心怒道:「給我閃開」,說著伸手一推,手還嗎觸到那兩個番子胸口,纖腰一緊,已被人整個地抱了起來。

    高文心又驚又怒,掙扎叫道:「放開我,你放開我。」她扭頭瞧見是楊凌摟著她腰肢把她抱了起來,身子扭動的勁道兒頓時便弱了幾分,本來向後踢動的雙腿也軟了下來。

    楊凌趁勢搶出幾步,繞到一株粗矮扭曲的柳樹后便,放下高文心急道:「我的大小姐,你這是鬧的哪一出啊,誤會了、誤會了!」

    莫清河、吳濟淵、四大才子等人站在亭中瞧著那柳樹,只見那潑辣美人兒忽地露了下頭,似要逃開,緊跟著一雙手突然伸了出來。攬住她腰肢把她又拉了回去。

    隨後隔著那柳樹,只能望見二人半片背影,只見那屬於內廠廠督、親軍統領奉旨巡輯的欽差楊大人背影忽直忽彎。似在打躬作揖,不住求饒,一眾內廠番子們見了心有戚戚蔫,立即甚有默契地轉身向外,裝作看不著。

    祝大鬍子酒也顧不上喝了,他撫著長鬍子,使勁伸著脖子望去,見那樹后兩個人影兒初時推推搡搡。繼而越來越近,最後除了一對腳跟,竟連身影兒也看不見了。

    忽而一陣風來。才見樹后一角綾帶飄飄,楊凌袍裾微動。不禁眉毛眼皮一陣亂跳,擠眉弄眼地道:「唐解元快快提筆,老祝瞧著好似要上演活春宮了。」

    文徵明拐了他一肘,低聲罵道:「灌你的黃湯去,吳翁和他府上的貴客也在呢。」

    徐禎卿也乾笑道:「那婢子雖非大戶千金,看來也極自重自愛,老祝慎口。免得和唐兄一般……」

    唐伯虎聽著。撫著火辣辣地臉頰一陣苦笑,自己這一巴掌算是白挨了,恐怕這幾個沒心沒肺的大嘴朋友還會四下宣揚一番,不過他們幾人放浪不羈慣了,權當一樁風流韻事,也嗎覺的有失顏面。

    楊凌又是解釋又是哄勸,到後來也不知高文心氣猶未消,還是仍想享受依偎在他懷裡地感覺。她被楊凌摟緊了腰兒,小鳥依人般偎在懷裡,又抽泣半晌,才委委屈屈地道:「就算他們與老爺一見如故,也沒有將……私隱繪圖到處炫耀的道理。那位蓮兒姑娘出身青樓,他們就該肆無忌憚將她展示於人么?說是狂放不羈,還不是作踐人?他們仕途不得意,才假風流之名而憤世嫉俗,終是輕薄無行不拘禮法。朝中不知多少人盯著老爺,想尋你的岔子,老爺實不宜與他們相交過甚。」

    高文心說的大有道理,這幾位才子的放蕩行為放在後世只覺的是對封建禮教的反抗,人們只津津樂道於他夢的風流韻事,認為是天妒其才,際遇不公,卻不知他們自暴自棄地行為,固然在當時人的眼中也是津津樂道,引為趣聞,可他們也是自絕於仕途,有了這種種見聞,如何還能見容於朝堂之上?

    說白了,他們的行為就是作秀,是不登大雅之堂地,人們會把這些趣事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卻不會把這樣的『明星』當成社會的棟樑。

    楊凌初見四大才子時的激動心情平復了些,乍然醒悟道如果自己痴迷於他們後世的名聲,同他們廝混在一起,豈不正授予那些虎視眈眈想置自己於死地的人機會么?

    楊凌嘆了口氣,緊了緊她手腕,誠摯地道:「文心,你說的對,無論如何,以我地身份,與他們公開討論這些東西,是嫌有些輕狂了,來江南這段時間,避開了朝中地明爭暗鬥,我實在是有些大意了。」

    高文心被他連哄帶勸,知道是自己起了誤會,心中怒氣早已消了,又聽他語氣真誠,心中反倒有些過意不去,她暈著臉掙了掙手,輕嗔道:「被你抓的生疼,我又不打算跳湖了,你還拉著我做什麼?」

    楊凌哈哈一笑,放開手道:「走吧,回去吧,莫公公和吳先生他們一定擔心極了。」

    高文心低下頭,繡花鞋兒輕輕地划著地面,扭捏地道:「我……我不好意思過去,老爺要游湖,我在這裡候著你就是了。」

    楊凌一笑道:「那小船兒一條只載得兩個人,今兒我來划船,讓你開心地玩一天,好不好?」

    高文心抬起頭,驚喜地望了他一眼,隨即遲疑地道:「老爺,我只是個下人,你……你不必對我這般客氣的。」

    楊凌嘆了口氣,挪揄道:「高大小姐,自從把你接進門兒來,你說,我有沒有真把你當成婢女?再用這話填對我,你可虧心喔」。

    高文心俏臉兒一紅,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楊凌笑了笑。轉身走向小亭。

    楊凌昂首挺胸地走進亭子,吳濟淵緊張地上前問道:「大……楊公子,呃……高姑娘可消了怒氣么?」

    楊凌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道:「女人嘛,真是莫名其妙,被我訓斥了一頓,現在已經老實多了」。

    莫清谷連忙咳嗽兩聲,忍住了笑意,然後刷地一下把頭扭到了太湖一面,背著雙手作欣賞風景狀。

    楊凌還不知道自己躲在樹后鞠躬作揖的模樣早被人看在眼裡,他向唐伯虎歉然笑道:「唐兄,真是對不住,小弟管教不嚴,那婢子竟而出手傷了唐兄。實在慚愧之至。」唐伯虎乾笑兩聲,道:「沒什麼沒什麼,若沒有這一掌之賜,唐某想看得到如許動人的畫面?」

    楊凌詫道:「什麼畫面?唐兄又做了一幅畫不成?」

    唐伯虎連忙擺笑道:「不敢不敢,沒有沒有,呃……不過這幅十美圖,我已有了新的主意,卻須改上一改了。今日怕是不能完成……」

    楊凌忙道:「不急不急。不知唐兄作畫,一幅出價幾何?你儘管回府去畫,回頭我叫人來取,銀兩分文不少。」

    唐伯虎忙道:「楊公子,這幅畫雖取意於您府上地婢女,可這畫卻是我的,這十美圖我決不會單幅出售,還望公子諒解。」

    那時還沒有肖像權法。唐伯虎提地理直氣壯,楊凌倒也沒覺地有什麼不對,不過在他心中唐伯虎的畫可是價值連城,如果一整套的十美圖,也不知得耗費多少銀子,可他又不願讓高文心的畫像被別人得去。

    楊凌不禁猶豫道:「那麼這十美圖,不知唐兄要多少畫資才肯出售?」

    唐伯虎瞧吳濟淵對待他的恭敬模樣,斷定此人必是極有身份的貴介公子,能讓蘇州首富如此恭順,說不定還是京師的豪門,所以有心敲他一筆,他一邊盯著楊凌神色,一邊遲疑地道:「這個么……湊齊十美圖殊為不易,唐某也耗費了近一年時光,所以售價比起平時單幅字畫來可要貴上些了,至少也要五……五……」

    唐伯虎售畫,精心繪作的也不過要價二十兩,十美圖雖然難得,可是要上五百兩他自己也覺得有點獅子大開口了。

    但他難得碰上一個捨得花錢的主兒,敲楊凌對那美婢如此疼愛地模樣,定是個憐花惜玉的富家公子,這機會實在難得。

    他遲疑著正要說出價錢,吳濟淵聽了心中已經瞭然,他最近被李貴那個暴發戶擠兌的厲害,偏偏平時使了大把銀子的布政使和蘇州知府也置之不理,如果攀上楊凌這根高枝兒,誰還敢欺凌吳府?

    如果唐伯虎出價低了,他買下來送給楊凌也顯不出誠意了,是以急忙搶過話頭道:「五千兩?好,唐解元儘快繪出這十美圖來,我便以五千兩紋銀買下了。」

    說完他賠笑對楊凌道:「待我取了這十美圖,即可派人給公子您送上府去。」

    唐伯虎一聽大喜,他將手中畫一舉,說道:「好,那唐某再免費贈送這幅『月夜後庭花』,到時一併送到尊府。」

    楊凌聽的啼笑皆非,他摸了摸鼻子,瞄了那畫兒一眼道:「唐兄這畫是……後庭花?呵呵,畫中這位仁兄堵得嚴嚴實實,可真是不曾看的出來。」

    唐伯虎一聽楊凌挑他畫的毛病,可有點急了,他一本正經地道:「畫么,要講究含蓄之美、意境之妙,你沒看美人兒一手遮著羞處么?那麼漁郎問津,桃源何處呢?還不心知肚明么?」

    祝枝山和其他二位好色男一齊笑淫淫地搖頭晃腦道:「正是,正是,何況還有此舉:「『回頭叮嚀輕些個,不比尋常浪***……』,點睛之比呀。」

    楊凌聽的心頭一陣惡寒:「這就是我心中地大才子呀,大偶像嗎,你們也……也太……難怪你們做不了官,敢情那點爾才氣全用在這上面了呀。」

    ……………………………………

    一片碧荷地波浪。遠遠近近幾艘小船兒划行在水面上一膝高的荷葉叢中,若不站起,彼此難得看見。

    鄭百戶和二十幾個番子划著小船兒遠遠地將這一片包圍起來。以防遊客闖入。天師兄妹一船,莫清河和吳濟淵一船,楊凌果然履行了諾言,和高文心獨自划著一葉小舟蕩漾在連天荷濤之中。

    高文心欣然坐在船頭,撩起清澈的湖水灑在碧綠地荷葉上,湖水流溢,漸漸地凝成一顆顆小小的水珠,船兒輕輕前行。密密麻麻的菱葉兒受水力擠壓,自動地分向兩邊。

    一朵朵小巧玲瓏地潔白菱花,點綴在綠葉紅蓮中間。淡雅而清新。高文心把菱根翻開,欣然搜尋著一顆顆紅色的果實,把那摘下地菱角放在裙子上,已經攢了兩大捧。

    忽地,一尾被驚動的大魚翩然躍出水面,在高文心的眼皮子底下劃了一個弧形,「嗵」地一聲砸進水裡,濺起一片浪花。把她嚇了一跳。楊凌見了忍不住大笑起來。

    高文心俏然白了他一眼。神情極是動人。她烏亮可鑒的秀髮在額前微微有些凌亂,晶瑩剔透的水珠沾在白晰嬌美的臉頰上,彷彿是從肌膚下滲出一般,楊凌看了雙眼一亮,剛想開口誇她,卻又住了嘴。

    高文心瞧見他表情,眼底閃過一抹幽怨神色,她拿起一枝紅菱來。垂著頭輕輕吟道:「菱兒個個相依生,秋水有情總覺冷。」嘴裡吟著詩,她地眼角已偷偷瞄向楊凌。

    楊大老爺倒真配合,連忙賣力地鼓了兩下巴掌,說道:「好詩,好詩……」,高文心有點兒泄氣:「老爺是裝傻還是真的不懂?他不是16歲就中了宣府頭名秀才么?」

    楊凌卻不知高文心是以詩挑情,他鼓了兩下巴掌見高文心仍有些悶悶不樂,便訕訕地鬆開漿道:「劃了這一陣兒,倒有些餓了,來,咱們先吃點東西吧。」

    高文心「嗯」了一聲,將菱角攏起,走回艙中坐下,伸手取過漆的發亮地食盒,食盒一共四層,她將裡邊的菜肴一樣樣取了出來,放在中間的小桌上。

    吳府這食盒底部是鐵的,內置炭火,上邊一層隔水層,所以放了這麼久,盒中食物仍是熱的,這南人吃菜講究精緻,盒中菜肴每樣都不多,大概只夠吃上幾口的,花樣卻不少,頭一碟兒是一塊方肉,厚嘟嘟,福得得,滋潤豐滿,一張肉皮更是金光燦爛,令人瞧了食慾打開,乃是一塊東坡肉。

    第二道菜是洞庭蝦仁,以洞庭湖上特產的『嚇煞人香』與河蝦一起烹調而成,色香味俱佳。此菜像桂花芋艿、油氽春卷、油炸金磚、灌湯小籠、鹵鴨、爆鱔,盡顯東吳文化精、雅、細、巧的特點。

    荷中蕩舟,花間採蓮,佳肴美酒,又有紅袖添香,縱是不飲也都醉了。何況四周是高高探出水面地荷葉,中間只有一個巧笑倩兮地美人兒相伴。

    楊凌想起方才高文心大發脾氣的模樣,暗暗起了壞心,想要小小教訓她一番,便拿出老爺派頭,要她也飲上幾杯。

    高文心推脫不過,只好也飲了幾杯,醇酒落肚,她的兩頰登時騰起一團嫣紅,楊凌看了暗暗得意,可他叫人飲酒,自己也不能不喝,結果錫壺內的酒喝的乾乾淨淨,楊凌已覺的頭重腳輕,人家高大小姐膚色雖如抹了一層胭脂,眼睛卻越來越兩,絲毫不見醉意,楊凌這才曉得高大小姐竟有一副好酒量,不由暗暗叫苦。

    高文心是第一次和楊凌單獨相處、第一次與他併案飲酒,第一次被他摟抱,也是第一次被他那般委婉哄勸,少女情懷,說不出是一種怎樣的歡喜滋味,一飲了酒,反而更加開心。

    她笑盈盈地提起那倒凈了地錫壺,向楊凌嫣然道:「老爺十六歲便得了功名。乃是北方才子,如今酒已飲盡,奴婢和老爺作對代酒如何?奴婢這有一副上聯。請老爺對上一對吧:提錫壺,游西湖,錫壺落西湖,惜乎,錫壺!老爺請您答對。」

    楊凌一聽要對對子就嚇了一跳,現代人有幾個學過那玩意兒,待一聽她說些什麼錫壺、西湖,惜乎,更是弄的頭暈腦脹,他雖未聽說過這對子,可也聽出這對子難處就在三個詞都是西湖的同音。

    他不知道這個對子是昔年有人用來難為大學士蘇東坡地。當時蘇東坡也被這個對子難住,還道是高文心出的對子,所以心中欽佩不已。

    他琢磨了半晌。終於也想出三個發音相近的詞來,勉強可以湊成一對,便對高文心道:「呃……我倒是想出一個對子,只是那意境比起你這上聯來,實在差地太遠,我說出來,你可不許笑我。」

    高文心聽了臉上不禁露出驚奇之色,這副對子自面世幾百年來。也不知多少才子煞費苦心去對。結果也不過為了追求發音相同,勉強湊出些下聯,意境如上聯般優美的,竟是一個沒有。

    自家老爺這麼快就能想出下聯,那已是難能可貴之極了,還將什麼意境。

    高文心又驚又喜,連忙說道:「老爺快快說來,婢子洗耳恭聽呢。」

    楊凌咬了咬了牙。一狠心道:「好姐夫,聘節婦,姐夫失節婦,嗟夫,姐夫。」

    高文心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張著,愕然瞧了他半晌,竟是一言不發。楊凌不禁訕訕地道:「你看,你看,我說吧,意境差的太遠……。」

    高文心忽然一扭身子,趴在船幫上拿袖子遮著臉,就看她肩膀不停地聳動,那小船兒也隨著左右搖晃起來,最後這位一向很講究儀態的大家閨秀終於不顧形象地放聲大笑起來。

    楊凌瞧著她,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過了半晌才悻悻地說道:「你看,好生生地喝著酒,非要對什麼對子,真是大煞風景。」

    高文心見他惱了,趕忙坐好身子,她咬緊下唇,拚命忍著笑,眼裡含著兩汪淚水,身子跟打擺子似的的抖個不停,楊凌不禁惱羞成怒地站起來,說道:「笑吧,笑吧,笑死我拉倒。」

    高文心見他惱了,不敢再笑,她慌忙站起來,柔聲哄道:「老爺,是奴婢的罪過,你不要生氣啦。」

    那小船兒本來就在左右搖晃,楊凌霍地站起,小船更是向左側一歪,高文心急急站了起來立足不穩,差點兒一頭栽進河裡去。

    楊凌雖說氣惱,實是因為自己的對子太上不了檯面,方才覺得能想出三個近音詞,其中還有個與惜乎相同的嘆詞,這份急智已是難得才說了出來。

    待瞧見高文心大笑,才覺得太沒面子,這時一看高文心著急,站立不穩直欲摔下河去,急忙地伸手一扶,高文心心驚膽戰地一頭撲在他的懷裡,直到小船兒慢慢平穩下來,才羞紅著臉離開了他的懷抱。

    此時地高文心,剛剛飲了酒,玉面緋紅,雲鬢散亂,那眉如纖柳鎖著一池春光,明眸如月卧於盈盈秋水,楊凌一時瞧的呆住了。

    高文心站定了身子,瞧見他的目光,不禁黛眉微斂,羞澀地垂下頭去,卻又禁不住飛快地抬起了瞟了他一眼。

    眉挑不勝情,似語更銷魂,偷把眉揚,暗示檀郎,那是何等盪人魂魄的韻味兒,楊凌明知不該,卻情難自禁,忍不住湊上去飛快地吻了她一下。

    高文心紅潤的芳唇飽滿柔軟,只被他輕輕一吻,她的唇立即變的濕濡濡的,那雙亮亮地眸子也忽然幽幽地似變成了兩壇醇濃無比的老酒。

    烏篷船兒悠悠,風送荷花清香,一直未曾喝醉的女神醫,此時卻一幅朦朧欲醉的模樣,似向楊凌發出深情的邀請。

    楊凌一吻下去,自己卻似從美色中驚醒過來,他慌忙放開手道:「文心,是我不好。我們不能……我不該的。」

    酒醉之後感情難以自制,此時忘情一吻,他才驚覺犯下大錯。高文心對他的情意。他心中早就看的明白,也一直提醒自己不要陷地太深,可是這一路南來,不知不覺間,她那綿綿的情網卻早已把攏在其中。

    直至此時此刻,楊凌才發覺,原來自己心中也早已喜歡了她,可他因著自己的心病。只能像條落入網中地魚兒一般苦苦地掙扎,苦苦地逃避……

    楊凌重重地坐回位子,抓起酒杯。卻發現杯中已空。他不敢抬頭去看坐在對面的高文心那幽怨失望的眼神,心中只想:不能再招惹情債了,文心比玉兒她們懂事,我……不如把自己的事多少透露一些給她,斷了她的念頭吧。

    楊凌想到這個,抬起頭來剛想說話,前方忽然傳來一個嬌脆的聲音道:「咦,剛剛就看到在這附近站著的嘛。哥,再往前劃一點兒,喂喂,你們在哪兒?」

    楊凌聽到身旁水響荷動,張天師兄妹已划著船兒飄了古來,便將話兒又咽了回去,他見高文心垂著頭,捻著衣角一副自憐自傷的模樣,便匆匆對她說道:「文心,我自有我地苦衷,並非欺你身份。唉……等回了杭州,回去后我會告訴你我的秘密,你便明白一切了。」

    ……………………………………

    禮尚往來,一行人,興盡而返,莫清河也盛情邀請天師兄妹去杭州一游,這兄妹二人在杭州只是接受了道觀眾人的一番迎接,便乘了吳府地車轎趕往蘇州,並不曾游過西湖,所以欣然而來。

    一路無事,張天師便和莫公公在艙中下起了圍棋,別看張天師的象棋下的臭,那手圍棋卻十分高明。楊凌不懂圍棋,瞧了會兒覺得無趣,又在艙前瞧了會兒風景,就返回了自己的客艙。

    高文心正坐在艙中獨自想著心事,一瞧他回來,忙站了起來。自太湖回來,兩人獨自相處時一直都有點兒不自在。楊凌強笑是、道:「我在外邊坐的久了,身子有些乏,我想進內艙休息會兒。」

    高文心心中一直存著疑問,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秘密,既然能接受玉兒和雪兒,又對自己有情,卻偏偏不肯接受自己,有心想要現在問他,可是一個女孩兒家又不好意思表現的太過迫切,眼見楊凌一掀轎簾兒已要進入內艙,他還是忍不住道:「老爺……」

    楊凌停住步子,回頭問道:「嗯?什麼事?」

    高文心臉兒一紅,支支唔唔地道:「啊……沒什麼,我們……我們直接返回杭州么?」

    楊凌搖頭道:「不,回到杭州天色也太晚了,我們半路停下,先去海寧,住上一晚,明日再回杭州。」

    「哦……」,高文心聽說今晚不能聽到迫切想要知道的秘密,不禁失望地道:「老爺去海寧,可是想要欣賞一下名聞天下的海寧潮么?」

    楊凌奇道:「海寧有潮可看么?我只聽說過錢塘潮名聞天下。」

    高文心嘴角翹了翹,卻不敢再笑出來,只是低聲說道:「海寧潮……就是錢塘潮嘛……」

    楊凌怔了怔,垂頭喪氣地道:「罷了罷了,老爺我在你面前算是顏面掃地了,錢塘潮不好好叫它地錢塘潮,偏又叫做什麼海寧潮,真是丟人。」

    高文心雖然滿腹心事,仍被他逗地「噗嗤」一笑,她忙寬解道:「老爺是北方人,在京師的時候也沒空打聽這些閑事,不知道有什麼丟人的?不過這錢塘潮要是每年八月十八去看,那才壯觀,現在雖也有潮,可就遜色多了。」

    楊凌道:「隨便看看也就是了,我去,主要是拜訪一下閔大人,他是我的舊上司。我到江南,他已來看過我,我不去瞧瞧他。未免愧對故人。」

    說道這兒,他頓了一頓,溫柔地看了一眼高文心,柔聲道:「我去睡一下,不需叫人侍候,你若累了,也歇一歇吧。」

    高文心忽想起一事,本想告訴楊凌。轉念一想這事與楊凌和自己並無關係,再說一個女孩兒家說這些東西也難以啟齒,便點了點頭。目送楊凌回房,自己也合衣躺在榻上,張著眼望著艙頂,不期然又想起那件蹊蹺事。

    今日莫夫人從布政使衙門回來,那神情步態有些差異,普通人雖看不出差別,高文心卻看出了端倪,她瞧那位莫夫人臉頰酡紅、眉膩如水。步態有點綿軟柔媚。不由得暗暗吃驚。

    以她學醫對人體的了解,深知一個女子神情步態忽然出現這種異狀,必是剛剛行雲布雨,與人有過合體之緣。

    莫公公是個閹人,又隨同楊凌共游太湖,莫夫人獨自從布政使衙門回來,居然眉眼含春,似剛剛與人做過交媾之事。難道她不受婦道、瞞夫偷人了不成?

    高文心枕著手臂怔怔地想了半晌,才幽幽一嘆:「算了,這事雖然有傷風尚,畢竟是人家私隱,要我說與老爺聽,也羞於出口,自己的事還操心不過來,還管人家地閑事做什麼?」

    「唉……老爺明明對我……對我也有情意,為何不肯接受我呢?因為我是奴婢身份?不!不會,他不是那樣的人,他說有個秘密,到底他有什麼樣地秘密,竟使他不肯接受我呢?」

    高文心躺在榻上,耳聽得河水滔滔,心潮隨之起伏,這一路輾轉反側,不斷地想著這個問題,竟是始終難以安睡。

    ……………………………………

    海寧鹽官鎮地鎮海塔下觀潮亭內,楊凌披著墨黑色大氅站立在亭中,高文心俏立在他身後。莫清河、莫夫人、張天師兄妹、以及鹽運使閔大人、本地駐軍種千戶和本地幾位大鹽商也陪在一旁。

    閔文建迎著風浪,哈哈笑道:「楊大人,海寧八月份時的大潮高達數丈,濤聲如雷,極是壯觀,此時來看,可要遜色一些,不過你難得來一趟,怎麼也要瞧瞧才是。」

    雖說閔文建並無攀附權貴的念頭,但是二人的交情非淺,如今自己的故人在京師做了這麼大的官,又專程趕來看望自己,心中榮耀歡喜也是常情,所以神色間甚是喜悅。

    楊凌這次來探望,其實除了拜訪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閔縣令,心中另有一番打算。他已派人回京向皇上稟報龍山衛指揮使司畢春和關稅鎮守袁雄的不法行為。

    畢春昔日在雞鳴驛時他就已經見過,深知此人並不是那麼好對付地,尤其他近兩百人的親兵衛隊,個個驍勇善戰,而且對畢春忠心耿耿。至於袁雄,到處開設稅卡,手中有一群亡命之徒,也不會是束手待斃的人物。這兩人地罪名一坐實,便是殺頭大罪,不能不防他們狗急跳牆。

    楊凌未出京時便聽吳傑彙報過,江浙曾有犯了死罪的將官乾脆領了親軍殺官造反,搶了軍械逃進大海加入了海盜,如果皇帝下了旨意叫自己拿人,自己也不知道附近衛所的將領是否與畢春沆瀣一氣,為了不走漏消息勢必不能用他們的人。

    若是只帶著自己這三百親軍沖入還有近三千人的畢春大營,萬一畢春橫下一條心來,自己彈壓不住,恐怕要遭反噬。所以上次一聽說閔文建這裡有支護鹽官軍,大約三百多人,戰力比普通衛所還要高明一些,楊凌便上了心。

    他派柳彪打聽,得知這裡還駐紮有一個千戶所。說是千戶,其實也只有五百多人,兵員缺了一半,但是緊要時大可請了聖旨,奪其帥取其軍,由閔文建把這支軍隊也掌握在手,配合他抓捕畢春和袁雄。

    楊凌此來,以閱兵為借口,要閔文建和種千戶把三百護鹽兵、五百衛所官兵全調到江邊。想待觀潮之後先讓他們演習一番,瞧瞧他們的戰力。

    楊凌有督察文武百官之責,又是皇帝侍衛親軍統領。這樣小規模的考察軍隊戰力,雖未請旨,也不算逾矩。

    莫公公擾著袖子站在一邊有點意興索然,這次楊凌突然改道造訪海寧,事先並未讓他知道,他心裡多少有點不悅,加上十月的海潮比起八月要遜色許多,他也沒有興趣一觀。所以站在靠後避風地位置並不上前。

    那幾個大鹽商都在他管轄之下,不免陪在身邊莫爺長莫爺短地不斷奉迎,莫清河也只是虛勢應付著。

    本地人對十月的早潮並不是很有興趣。可是這次近千名官兵筆直地立在江邊等候檢閱,這可是難得一見的風景,所以不少百姓和鎮中富戶也都趕來江邊湊個熱鬧,一時間那氣勢還真是有八月觀潮時的氣派。

    風漸漸急了起來,閔文建振作精神,說道:「大人快看,潮來了。」

    楊凌眯著眼睛向遠處望去,江流茫茫。東方天際處,隱約傳來一陣急驟的聲音,極目處有一條白線,隨著轟轟地聲音越來越大,那銀線越來越粗,化作一條橫江白練,翻滾而來,轟然聲也如殷雷一般連綿不絕起來。

    閔文建扯著大嗓門壓過江潮聲音,大聲說道:「楊大人、張天師。鹽官這裡的『寶塔一線潮』極為壯觀吶,可惜今日潮小了些,不夠壯觀啊。」

    他說今日潮小了些,可是片刻之間,江水猛漲,萬頃波濤頃刻一線白練變成了一道數米高的矗立水牆,潮聲猶如萬馬奔騰,驚雷貫耳。已瞧地從未見過這等奇景的楊凌和張天師心曠神怡,嘆聲不絕。

    潮峰碰撞突起,浪尖一片雪白,如同冰山雪峰,令人驚心動魄。江潮衝到壩前時,轟地一聲霹靂巨響,潮頭突兀豎起,霎時間漫天浪花水霧,風頭送來一陣潮爽之氣,興緻勃勃搶到前邊去地張符寶迎頭一身的水氣,不禁狼狽地退了回來,惹得楊凌和張天師哈哈一笑。

    張符寶悻悻地哼了一聲,拉過哥哥的袍袖擦了把臉,觀潮地興緻絲毫不減。前浪一旦退卻,對後浪來說就成了一道阻礙,一道道潮水相互碰撞,前浪受阻,後浪又起,一浪高過一浪,雖沒有第一波浪頭的震撼人心,可也是波峰陡立,洶湧澎湃。

    楊凌見那浪雖不是極高,但今日風大順風總是送來一陣水霧,便有意站在高文心心側前方,替她擋著水霧。高文心察覺他的心意,心中不禁甜膩如蜜。

    潮來雖快,去的也快,楊凌幾個從未見過錢塘潮的外鄉人還沒看夠,那潮已開始有退卻跡象了。

    張符寶這才回頭笑道:「楊大人,記得在上海鎮時你說過白娘子呼風喚雨,水漫金山,當時我還想像不出那該是怎樣的壯觀場面,今日看了這潮,我心中才算有了些模樣。」

    楊凌聽了哈哈笑道:「豈止豈止,那浪能淹得過金山寺,浪峰豈不比山還高?你再想像那浪頭上還有許多龍宮的蝦兵蟹將,有的持槍、有的持錘,站在浪尖兒上……」

    他一邊指著江潮,一邊說笑,正說地來勁,忽地面上笑容一凝,詫異地指著遠處道:「那是什麼?」

    眾人循著他手指望去,只見連綿的潮水盡頭,隱隱出現一些黑點,張符寶驚笑道:「怪哉怪哉,莫非真有蝦兵蟹將來了不成?」

    有潮水大風,那黑點移動甚快,片刻功夫,就瞧清那黑點竟是一片帆船,那船有些方方正正的感覺,船上掛著黑色的巨帆。

    莫清河看了大吃一驚,又驚又怒地道:「可惡,八幡大菩薩旗幟,那是倭人的海船,快快護送大人離開。」

    此時閔文建也瞧清了船上標誌,驚叫道:「果然是倭寇來了,他***,這次竟有這麼多人,快快,保護欽差大人和天師離開!」

    他們站的高看的遠,站在樓下堤壩上地百姓只瞧見遠處來了二十多艘船,有地還未瞧清船上標誌,仍然不慌不忙地站在江邊。

    楊凌看了怎肯自己逃走。況且他今日恰巧將衛所、鹽運司的官兵都調了來閱兵,人人持有武器,自己的三百親軍雖然有二百人隨了官船回杭州。但帶地也有一百名精銳,如今戰力將近千人,對方那二十多艘船有大有小,大的能乘三百人,小的也就四五十人,估計總人數也不會太多,未必沒有一戰的能力。

    楊凌立即喝道:「不許亂,亭中鹽商百姓統統退下。閔大人、種千戶,清馬上約束部眾,結陣待敵。鄭百戶,立即疏散江邊百姓。」

    那位種千戶穿著一身閃亮的盔甲,本想今日在欽差人、大人面前露露臉,想不到卻攤上了這會子事兒,那些倭寇往日不過三百五百來江邊劫掠,已算是極多的人了,這一次瞧模樣竟有千人以上,嚇得他臉色慘白。可又不敢示怯。聽了楊凌吩咐,他慌忙答應一聲,下亭整集隊伍去了。

    閔文建是大同總兵杜瘋子一手帶出來的瘋子兵,光打仗就興奮莫名,昔日單槍匹馬敢殺進韃子軍中劈了他們的親王爺,又怎麼會在乎這些小挫子。

    他哈哈大笑道:「奶奶地,正說要演武給欽差大人看,這可就變成真刀真槍了。我馬上下去。楊大人且看我大刀的威風!」

    他一邊說一邊蹬蹬蹬地下樓去了,莫清河臉色鐵青,擰緊了腮幫子道:「剿除倭寇,非大人之責,大人還是趕快閃避一下吧,若是大人有點閃失,卑下可是萬萬擔當不起。」

    楊凌看了高文心一眼,說道:「文心,陪莫夫人、張小姐趕快返回鎮上去,若是我們守不住,立即快馬離開。」

    高文心一挺胸道:「老爺在哪裡,我就在哪裡,我不走!」

    楊凌頓足罵道:「無謂之舉,純屬混蛋,你留下有什麼用?你能上陣殺敵么?」

    高文心昂然道:「大人一介斯文,難道能上陣殺敵么?你臨陣不退,是為定軍心,我是女人,臨陣不退,只為和……和大人同生共死!」

    楊凌聽得怔在那兒,一時作答不得。張符寶雖然俏臉蒼白,聽了她這麼說,又看哥哥雖然神色緊張,但也沒有逃走的意思,便鼓起勇氣道:「你不走,我也不走,這鎮上好多我天師道地信眾,昨晚來了鎮上,他們對天師膜拜祈福,十分尊敬,我們今日若退了,還有臉再見他們么?」

    這時江邊百姓在內廠番子的呼喝下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開始扶老攙幼,呼爹喊娘,一路連哭帶叫地搶下壩來,亡命般地向鎮上逃。

    種千戶將他的兵召集起來,聚在壩上右方,閔文建仍是一身文官打扮,卻扛著他那把招牌大刀,領著一幫衣著雜亂的鹽兵,立於壩前左側。

    那些倭船藉著江水直駛至岸邊,呼嘯著跳下船來,三五成群向岸上撲來。楊凌瞧那些倭人服裝十分的雜亂,有的穿著倭服,有的穿著漢服,還有的穿著文士地袍服,卻把袍襟掖在腰裡,甚至還有幾個竟然穿著女人地衣服,可見這些倭寇在海上日子混的也不怎麼樣。

    可是這些雜七雜八的海盜,雖然衣衫不一,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卻人人彪悍、行動也敏捷無比。

    內廠番子只有一百人,其中只有二十名弓箭手,全都圍在觀潮亭下不敢稍離,畢竟重要全在亭上,如果萬一有個閃失,他們都得掉腦袋,即然有衛所正規軍隊在這裡,他們樂得退居後備保護大人。

    不料那倭兵剛剛衝上岸來,衛所官兵就有人一聲吶喊,不沖反退,掉轉屁股逃之夭夭。

    楊凌在亭上看了鼻子差點兒沒氣歪了,這時倭人下船的不多,只要一陣亂箭侍候,或者直接揮軍掩殺上去,必可搶佔先機,這點淺顯的道理都不懂,這是什麼兵什麼官吶?

    楊凌怒不可遏,他一拍欄杆,厲聲向亭下喝道:「臨陣脫逃者,殺無赦!」

    「是!臨陣脫逃者,殺無赦!」鄭百戶一揮手,幾名番子立即張弓搭箭,向那搶先逃跑的衛所官兵射去。這幾人用的都是懾魂響箭,是楊凌在訓練親軍時從錦衣衛弄來地,箭一射出聲發利嘯,有懾人心魄之效。

    這幾個弓箭手都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箭到人倒,嚇得隨之逃跑的衛所官兵都愣在那兒,待聽到內廠番子凶神惡煞般向他們大叫:「臨陣脫逃者,格殺勿論!」時只得又畏畏縮縮地奔了回來。

    此時閔文建已率著鹽兵撲了上去,他的鹽兵沒有弓箭,只能同倭寇短兵相接,倭寇三兩成群,配合默契,遊走之間,常常出其不意突然出刀。

    好在這些鹽兵護送鹽隊,跋山涉水,常常跟河盜山匪作戰,也擅長打群架,雖然酷厲的殺氣比對方弱一些,可是有個猛虎一般掄著幾十斤重的大砍刀沖在前邊的鹽運使閔大人,士氣倒極旺盛,仍能死撐不退。

    楊凌見那些衛所官兵雖然退了回來,卻都畏縮稱一團不敢前進,不禁氣的七竅生煙。這個時候再整肅軍隊也不是時機,他只能無奈地對鄭百戶喊道:「鄭百戶,率你的人給我衝上去,叫種千戶發箭掩護!」

    鄭百戶聽了急道:「大人,卑職的職責是保護大人,目下大人身邊只有這百餘名親兵,卑職不敢稍離!」

    楊凌大怒,說道:「你若不去,我親自去!」

    鄭百戶無奈,他恨恨地跺跺腳,留下那二十名弓箭手護住觀潮亭,自己拔刀在手,率領著八十名健卒沖了上去。

    那位種千戶呆若木雞站在那兒,聽到楊凌傳令射箭,這才恍若夢醒一般命令官兵立即射箭。

    他們列陣在最右邊,那邊水中有幾塊巨石,江水又比較低淺,倭人的戰船沒有停靠在他們那裡,加上他們一直不主動攻擊,搶上岸來的倭寇只向閔文建的鹽兵和楊凌的親軍攻擊,暫時還未顧上他們。

    這一來就給了他們充足的時間,只見這群兵老爺好整以暇地張弓、搭箭、拉弦、發射、「嗡」地一聲響,一排攢射,一陣箭雨鋪天蓋地射向正紛紛跳下船來的倭寇。

    楊凌在亭上見了哈哈大笑,這一陣箭雨怎麼也能射死射傷百十個倭寇,可稱得上是『及時箭雨』了。

    只見那一片箭雨射到船上船下,至少有一半射到倭寇身上,可那利箭一沾身,竟滑衣而下,有幾隻射在倭人的斗笠上,插在那上邊搖搖晃晃的竟也沒有傷人,縱目望去,似乎這一陣箭雨竟沒有一個倭寇受傷倒地。

    楊凌和張天師站在亭上已看的傻了,他們張大了嘴巴,驚愕地瞧著這幕奇景,好半晌才互視一眼,然後一齊火燒屁股般跳了起來,高聲叫道:「豈有此理!難道倭人都是刀槍不入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