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7章 後宮拿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7章 後宮拿賊字體大小: A+
     

    楊凌不敢怠慢,連忙應道:「是臣馬上便去。」說著施了一禮,匆匆走出殿去。馬永成站在正德皇帝身後,兩隻眼睛滴溜亂轉,瞧他離開顯得神色甚是著急。

    眼見楊凌已消失在宮門外,馬永成實在忍不住了,急忙對正德道:「皇上,奴才掌著內務府採辦,要是內宮中有奴婢鼠竊行盜,那物什兒奴才一眼就認得,不如奴才也去瞧瞧吧。」

    正德「嗯」了一聲,也未太往心裡去,只揮了揮手,馬永成忙匆匆跟了出去。谷大用站在正德身後,瞧見他驚慌模樣嘴角不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內務府採辦總管這樁肥的流油的差使,誰不垂涎三尺?當初谷大用對這位子也眼紅得很,只是馬永成原本就在內務府任採辦的差事,才近水樓台捷足先登了。

    自從他掌了這差使以後,和西廠廠公苗逵走得很近,一攀上這高枝對谷大用幾人也不太放在眼裡了,谷大用嘴上不說,心中早存了芥蒂,情知今日這事與他有關,不免有點幸災樂禍。

    張符寶不知道楊凌送給她什麼東西,捏捏手感有點古怪,她匆匆回到坐位,心癢難搔地舉起一看,袖子落下,手中居然是一張卷了肉片的大餅,上邊還牙印宛然,張符寶不禁哭笑不得。

    張天師見了蹙起眉頭,擺出兄長的模樣老氣橫秋地道:「多大了你?餓死鬼投胎呀?一個大姑娘家去見皇上還捨不得把餅放下,龍虎山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我……我……」,張符寶氣得腮幫子鼓鼓的,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楊凌隨著那宮女兒一出宮門,就見永福公主帶著個小侍女正俏立在廊柱下,瞧見楊凌出來,不禁喜出望外地迎上前來。剛剛走出幾步,她省起自己身份,出於矜持,只好又停了下來,可是眉宇間的焦急之色卻絲毫不減。

    今天皇上大婚,永福公主也換了身彩綉宮裝,大袖紅袍綉著艷麗的牡丹花,裙帶飄飄帶著幾分雍容華貴,整個人也象花中牡丹一般國色天香。楊凌趕忙上前見禮道:「微臣見過長公主殿下,可是後宮……後宮……」

    永福公主擺了擺手,對隨過來的兩個侍女道:「頭前走著,楊將軍,咱們邊走邊說。」

    一和兩個小宮女拉開了距離,永福公主立即滿面惶急地道:「楊將軍,本公主沒人可以商量,只好籍故把你叫來,現在這件醜事後宮皇族至親都已知道了,你說怎麼辦才好?」

    楊凌愕然道:「出了什麼丑……大事?」

    楊凌心道:「難道什麼後宮偷竊都是誆皇帝的?她有什麼醜事了?這麼端莊秀麗的小姑娘,總不會偷人吧?」楊凌打量了永福公主稚純的臉龐一眼,馬上打消了這種齷齪的念頭。

    永福公主頓足道:「皇嫂帶了兩位皇妃拜訪後宮,諸位出嫁的公主也去慈寧宮道賀。寧清皇姑鞀先皇賞給她的一雙『蟠龍翠玉』手鐲轉贈給了娘娘。」

    楊凌獃獃地插嘴道:「怎麼?是不是先皇賜的東西不可以轉贈?」

    永福公主翻翻眼睛。氣道:「若是不能轉贈,皇姑怎敢逾矩?而是……而是那雙蟠龍手鐲是假的,奉安公證甚識珠寶,竟辨出了真假,她與寧清姑姑一向不和,於是當眾說了出來,害得寧清姑姑尋死覓活,你說這可怎麼辦才好?」

    楊凌訕訕地道:「寧清公主既不捨得送人,便不該用假貨騙人啊,如今被人識破。左右是丟了臉面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永福公主頓了頓足,說道:「姑姑丟了臉面,哪還有臉活下去?太皇太后也不輕饒了她啊,那玉鐲並非她有意欺騙,實在是因為真貨被皇妹秀亭給掉了包啊。」

    要不是永福心急之下說順了嘴,楊凌恐怕一輩子也不知道永淳公主的芳名,這時聽說那小妮子居然偷換寧清公主的珠寶,不禁吃驚地道:「掉包?啊!可是因為我當初說的……」

    永福公主瞟了他一眼道:「是呀,姑姑府上女官太肆無忌憚了,可是闔府上下盡被她收買,全幫著她誆騙太皇太后。皇妹想……既然要栽贓給她,尋個由頭把她趕走,便……便偷偷換了她的寶鐲,誰會想到皇姑會把寶鐲贈送給啊。」

    楊凌聽了也是又氣又急。說道:「永淳公主怎麼……怎麼這般胡鬧!隨意塞些微值錢的物件兒也就是了,怎麼價值連城的寶物也偷出來當賊髒了。」

    永福公主幽怨地道:「哪有那麼容易,我們這些女子說是天皇貴胄,有時還不如一個家奴呢,那個女官侍奉太皇太后近三十年,比寧清姑姑還要得寵。」

    就是這先皇賜的寶貝說是她偷了去,也不過打頓鞭子貶入綄衣局當差,你說尋常的東西整治得了她么?姑姑不知真相,哭得要死要活,認定是府上有人偷了她的寶物,叫太皇太后徹查公主府,還她清白呢。

    楊凌思索一番道:「既然如此,與其等著太皇太后發作,不如先發制人,本來不就是要整治那個刁奴么?雖說計劃有些出入,如今也只好順水推舟了。」

    永福公主訕訕地道:「可是……可是那寶鐲我們還沒有機會放到女管家房中啊,就算去查也查不出什麼來。」

    楊凌急問道:「那鐲子在哪兒?快交給我。」

    永福公主俏臉一紅,忸怩地道:「在……在我身上」。她不好意思當著男人的面探手入懷取東西,瞧見前邊出現一片假山樓閣,永福公主急忙上前幾步,躲到假山藤蘿后匆匆取出那對玉鐲。

    這對玉鐲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永福公主怕碰壞了,用錦帕包得好好地藏在懷裡,她掏出小包裹跑出來遞給楊凌。楊凌看也沒看便揣入懷中。

    永福公主張了張嘴,又咬著唇不吱聲了。那錦帕是她隨身之物,上邊還綉闃她的芳名,怎好被人揣走,她遲疑著正不知怎麼開口要回來,遠處馬永成的聲音喊道:「楊大人,楊大人,等等咱家……」

    永福公主一聽,顧不得再要東西,急忙說道:「楊將軍,小心那馬永成,他掌著內務府。和那女官關係非淺呢。我……我先走了……」

    楊凌停住腳步,見馬永成提著袍子正氣急敗壞地追過來。老遠地瞧見楊凌,馬永成不禁鬆了口氣,忙追上來笑道:「楊大人,皇上讓咱家陪大人一起去查個明白呢。」

    楊凌剛聽永福公主提點過,他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道:「甚好,有你出面可就名正言順了,要不然本官總是過問後宮中事。還真得不太合適呢。」

    馬永成一張長臉擠出點笑模樣道:「歷來這後宮中事,若有了什麼案子不便由娘娘出面,都是內務府和皇親國戚出面查問,楊大人應了這差使,那是皇上無比地寵信吶。」

    他翻起眼皮子瞟了楊凌一眼,見他並無受寵若驚的神色,一時猜不透他心思,只好旁敲側擊道:「楊大人可能還不知道。其實這宮裡,家大業大的,有時候丟點東西尋常得很,大家也就是睜隻眼閉隻眼。要說寧清公主府上的管家,咱愛還挺熟的吶。她管教府中上下奴婢十分用心,按說不該有人敢犯了規矩。唉!當奴才的不容易呀,有時候呢,就得給人背黑鍋,楊大人,咱們得體恤她們吶。」

    那位女官外表和善,內里卻尖酸刻薄,楊凌對她極為生厭,聽了馬永成這番話,他的心中更加鎮定。瞧這模樣,那位女官怕是真沒少偷東西,只是還不敢觸及這些登記在冊的國寶罷了。這一趟要是能從她房中搜出公主的物件兒,趁亂把這東西放進去,有真的假的,誰還會懷疑是有人栽贓?

    楊凌心中大定,微笑道:「本官奉旨辦差,哪敢隨便冤枉好人哪,咱們去了隨便查查,只要能應付得了差事,不讓皇上責問也就是了,公公儘管放心。」

    馬永成聽了放下心來,在他想來,無論如何,自己這個內務府採辦總管、皇帝跟前的近侍紅人,也比一個深居內宮、對楊凌仕途毫無助益的已婚公主要有份量,楊凌不可能不賣他這個面子。

    慈寧宮中,寧清公主跪在地上淚流滿面就是不肯起來。她好心想將心愛的寶物送給新,不料卻出了這麼大個丑,面子上如何拉得下來。她平素多受那女官刁難,這時東西被人掉了包,她立即便想到可能是被那女官竊走,因此執意要太皇太后徹查公主府,還她個清白。

    晉獻給的東西竟是西貝貨,當著那麼多皇族至親被人揭穿開來,太皇太后也氣得臉色鐵青,聽到近侍來報,說皇上派了內務府採辦總管和親軍侍衛統領來查辦此案,太皇太后不禁鬆了口氣。

    那位女官房中真有不少公主府的值錢物件兒,可是那雙鐲子她確實沒敢動過,她還以為是手下的侍女們哪個膽大,竟敢背了她將鐲子偷去,正發了狠地想回去后嚴刑拷打,將上房的丫頭都拷問個遍,一聽皇上派人來徹查,如果搜出自己房中的東西,豈不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頓時嚇得臉色蒼白。]

    太皇太后原本壓根不信侍候自己多年的貼心侍女會是欺主犯上、盜竊府上寶物的惡奴,可是瞧她心虛模樣,太皇太后又不禁起了疑心。

    那位新剛剛進宮就收了件假禮物,心中也十分尷尬,只盼皇上派來的人查出山確是有人偷盜了寶物。畢竟偷了東西還好說,如果確是皇姑用假貨誑她,她面上也不好看。慈寧宮中一時靜了下來,人人各懷心思,等著十王府傳來消息。

    楊凌和馬永成到了寧清公主府,將府中太監侍婢全都趕到院中,逐屋進行搜查。普通太監宮女的房中還真沒幾件值錢的東西,可那女官房中好東西就多了,楊凌不認得哪些是女官自己的,便把看起來值錢的東西都翻出來,擺了滿滿一桌子。

    馬永成眼看著他把一些藏在隱秘處的值錢手飾、這什都找了出來,那臉不禁越拉越長,終於忍不住怒氣,陰鬱地道:「楊大人,這女官房中並無玉鐲,找出這些雜物作什麼?皇上叫咱們來查鐲子,還是不要橫生枝節了吧?」

    楊凌瞧了他一眼,微笑道:「既然覺得可疑,總該查問一下,否則我們虛應其事,若是皇上問起,如何對答呢?哦……對了,也就女官房中搜出這麼點東西,本官又不認得,你看是不是把那些宮女太監叫進來認認,看看這睦東西是不是公主府的。」

    馬永成聽了暗喜,剛剛還擔心楊凌不肯循私,感情他是太過小心。他想賣我面子,又怕擔上責任,如今若是公主府的人都招認這些東西是女官個人物品,他又不認得,那將來就算有具什麼差遲,也和他全無干係了。

    馬永成想到這裡不禁展顏一笑道:「是是是,是該叫人來認上一認,楊大人儘管放心」,他興沖沖地走出門去,喚過管束太監先低低囑咐了一番。

    自他當了後宮採辦總管,六宮二十四局這些小總管、小太監全都仰他鼻息,自然對他唯命是從。馬永成囑咐完了,領著那群太監宮女走進房來,那管事太監隨便看了眼桌上東西,便點頭哈腰地搶先道:「回稟大人、公公,這些東西公主府中冊上並無記載,不是府上的東西。」

    他這一開口,哪個還敢說是,眾宮女太監都連連搖頭,說不認得。馬永成得意地望了楊凌一眼,楊凌笑了笑道:「嗯,不是就好,本官和馬公公也是奉旨辦事,不辦得仔細了可免不了受到皇上責罵!」

    他說著隨意舉起一隻青花瓷瓮把玩著道:「這是成化年間的吧?楞中刀瓷器呢,嗯,我瞧瞧是不是?」

    他翻過青花瓷瓮來看底部印記,不料那瓮口一向下,倏地從瓮中掉下兩隻玉鐲,虧得桌上全是搜出來的東西,那落處放著四匹南京絲織提花錦鍛,兩隻鐲子落在綢緞上彈了幾下,不曾摔碎。

    楊凌放下青花瓷瓮,拿起鐲子看了兩眼,睨了滿屋子呆若木雞的人一眼,微笑道:「這兩隻鐲子,本官也不認得,你們是,是不是公主之物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