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5章 各有隱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5章 各有隱私字體大小: A+
     

    明天就是皇帝納娶一后二妃之期,楊家也是張燈結綵,內院是從跨院兒,右邊院內兩間新房中間隔著間儲放會什物的小房子,左右便是玉堂春和雪裡梅準備入住的新房,房中裝扮得喜氣洋洋。

    兩個小妮子的閨房不算大,但是很精巧,裡外兩間房,玉堂春的外堂懸挂的儘是字畫,雪裡梅房中卻是琴瑟琵琶,置放整齊。二人的內室就簡單多了,綉床盈盈滿室緋紅,妝台上邊還插著一叢鮮花,一走進去淡淡幽香撲鼻,再有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往房中一站,果真是溫柔鄉里能消魂。

    兩個人的綉床拾綴得齊齊整整,床榻上一塵不染,連她們自己都不捨得坐上一坐,自然不會讓丫環們動手幫忙,這全是自己花了大半天功夫布置起來的。

    作為天子使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楊凌歇了一天,就不能再泡病號了,今晚就得趕去皇宮籌備,好在他傷口劍傷不深,痊癒得快,倒不影響行動。

    楊凌在書房內又仔細記了一遍明日需要做的流程,然後來到自己院中。兩個小丫環正在廳中懸挂彩燈,一個站在椅子上,一個在下邊扶著,見了老爺要施禮,楊凌見她們正忙著,忙擺手制止,徑自走進了房去。

    他悄悄走到門口兒正想開門,忽聽房中韓幼娘說道:「我可是越想越覺得不合適呢。相公同時納兩房妾進門兒,這樣好么?」

    楊凌心中一沉:「壞了,幼娘嘴上不說,心中果然不舒服,可則拋棄自己也有點順水推舟的可恥念頭。就算皇帝賜給一對醜八怪,也是不能拒絕的啊……」

    玉堂春、雪裡梅兩個人生得千嬌百媚,見者生憐,朝夕相對的,要說沒有絲毫感情豈有可能,可是如果韓幼娘明白表示不悅,楊凌是真地不會得隴望蜀,國為這個會惹她不開心.

    但他敢為了幼娘的生死抗拒聖旨,卻沒有勇氣為了這麼件事得罪皇帝,聽見愛妻的聲音,楊凌心中不安,竟然不敢舉步了。

    只聽房中高文心的聲音輕輕笑道:「妹妹到底擔心些什麼呢?都見你吞吞吐吐了說了半天,姐姐還是不明白呢。」

    韓幼娘吃吃艾艾地道:「哎呀,姐姐你怎麼這麼笨呢。我是說……我是說相公一晚要入兩次洞房,我怕他……怕他……怕他吃不消呢……」。

    高文心忍俊不禁,噗哧一笑,房中傳來一陣打鬧聲,然後只聽高文心格格笑著喘息道:「原來……原來妹子是心疼相公了,嘻嘻、哈哈、呵呵」。

    房中聽不到幼娘說話,楊凌卻能想象出她嘟著小嘴兒的嬌俏模樣,心頭不禁一熱,只聽高文心討饒地道:」好好好,我賠罪,我賠罪,我的誥命夫人,不要擔心,咱們姐倆兒就關起門來說點私房話。「

    雖說是位醫生,畢竟自己也早沒出閣的姑娘,高文心說起這些話題臉上也熱辣辣的,她忸怩地道:」妹妹,縱慾傷身只是那些老夫子們勸誡別人不要沉溺女色搬弄出來的話,從醫道上可沒什麼道理。只要不是藉助虎狼之葯過度傷害身體,就算……就算每天行一次房也不礙的,如果平時再注意保養,這事兒……反而於身心有宜呢。「

    韓幼娘奇道:「不會么?可是……可是不是聽說一滴精十滴血,人體之精,旦旦而伐,會枯竭傷身么?唔……我……我只是看過鄉間一些普通醫生書,姐姐不要笑我。」

    高文心道:「精氣化血,毫無根據,那都是無稽之談。嗯……這麼說吧,你現在不是每天早上習武么?行房事還沒你練武消耗的體力多呢,哪有那許多玄虛?」

    楊凌聽得暗暗驚奇,這高文心的醫術果然高明,現代醫學用儀器化驗才知道所謂精血不過是無稽之談,純屬古人的臆測,想不到她雖然未必知道那麼清楚,竟也說得八九不離十。

    韓幼娘吁了口氣道:「那我就放心了,相公以前身虛體弱,卧床經年,差點兒就……我總擔心他的身體,姐姐醫道通神,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唉,明兒個就要辦喜事了,相公一直想要個孩子,可我又不爭氣,但願兩個妹妹能早日給楊家生下後代。」

    高文心聽了神色一動,說道:「妹妹,老爺如果想要子嗣,恐怕……恐怕有些難了。」

    韓幼娘和房外的楊凌聽得都是一驚,韓幼娘已緊張地抓住高文心的手道:「姐姐何出此言?」

    高文心道:「妹妹別太擔心,你聽我說,我觀老爺氣色,原本就有幾分懷疑,近日翻閱了些古籍,昨日又替老爺號過脈,只覺老爺內里虛損嚴重,原來還不知就裡,現在才知道原來老爺曾經纏綿病榻,這就難怪了。身體的強健和內損虛耗是兩碼事,你別看老爺現在身體很好,這是不同的,要治好他,須內以葯膳調理,外以針石輔助,如果由我來做,大約半年時光我可將大人治好。」

    「啊!」韓幼娘又驚又喜,連忙問道:「姐姐,那如何醫治?」

    事關己身,楊凌也是心跳加速,他倒沒有無後為大、延續香火的念頭,但是卻極想和心愛的幼娘誕生一個愛的結晶,讓她有個生存的目標和生存的勇氣。

    原還以為是因為幼娘年紀尚幼。想不到卻是自己身有隱疾,估計是久病在床,腎虧精虛一類的毛病。一時心軟救了高小姐,這還真是好心有好報,否則兩年後一命歸西,連個子嗣也沒留下,幼娘就算有勇氣活下去,也一定內疚一生了。

    他聽見二人竊竊私語,開始講起一些醫治之法,便悄悄退到門口,候了片片刻大聲對外邊的女婢道:「嗯,好了,燈籠不用掛得那麼多,窗欞上再貼上喜字就行了。」

    幼娘在房中聽到楊凌聲音,忙打開房門,見楊凌穿得齊整。不禁問道:「相公,你要出去么?」

    楊凌瞧高文心躲在房內並未出來,便對幼娘笑道:「是。明天一早要去夏大人府上,今夜還有許多事忙,我得現在就趕去宮中,你今晚也早些歇了,明兒早早地你還要趕去皇宮為扶鸞駕呢。」

    韓幼娘一直以為自己難以生孕,心中常自忐忑不安,如今雖然鬆了口氣,可是知道是相公的問題,更怕他知道了自慚難過,所以也沒敢把高文心說地話告訴他。她將楊凌送出門去,眼見相公的馬走遠了,又急急折回院去,趕緊地身高文心討教醫術去了。

    楊凌趕到宮中,只見皇宮內外布置得也是富麗堂皇。金碧輝煌的紫禁城,那種大氣排場自然遠非楊凌家中可比,只是或許是因為殿閣宏大,威風氣概比操辦喜事的氣氛更強了幾分。

    楊凌不知現在正德皇上在哪兒。他先趕到正德慣住的乾清宮東暖閣,意外地發現正德正端坐在龍椅上,谷大用、馬永成隨侍在身後,案前跪了一位素不相識的官員,手裡捧了一大堆的摺子,楊凌忙上前身正德皇帝見禮。

    正德見了他,神氣兒有點古怪,他坐在那兒扭動了一下身子,笑笑道:「你來得正好,一會陪朕去御花園。王御使,你有話快說,朕還有要事呢。」

    那位王御使聽見楊凌自報姓名,先是怔了怔,這才硬著頭皮道:「是,皇上,御使台七十四位御使彈駭楊……楊凌在宮遍置宮燈、布設焰火,奢華無度,又恐引起宮闈走火。」

    楊凌聽了瞟了那位御使一眼,心中暗笑:「向主謀告從犯,這位御使大人怕是要撞上鐵板了。」

    果然,正德使勁在椅子上扭了扭屁股,滿臉不耐煩地道:「民間成親還要圖個喜慶,朕大婚放放焰火怎麼了?不是讓水龍局也進駐皇宮了么?不礙的,這是朕准了地。你還有什麼事,快點說!」

    那位監察御使連忙道:「是是是,另外有十四位御使彈劾楊凌公報私仇、設計陷殺人犯王景隆,請皇上下旨說查。二十一位御使彈劾南京禮部尚書縱容家奴劫放欽犯,請皇上下旨說查。一百零三位御使彈劾內閣三位大學士、吏、禮、工、戶四部和幾位朝中大臣齊至五城兵馬司干預問案,請皇上下旨詳查。六位給事中彈劾泰陵督造欽差戴義、楊凌等人濫用私刑、虐待囚犯,致使犯人越獄,請皇上下旨詳查……」

    楊凌聽到督察院彈劾內閣,心中就已驚奇不已,混了這麼久,他早明白所謂的言官們,他們在朝為官職微俸低,焉能超然物外自成一體?根本就是內閣的喉舌和宣傳工具,如今三公六部沒有朋黨派系,彼此形同一體,他們的急先鋒會彈劾自己的文官領袖?

    楊凌正覺意外,聽到後邊這些御使言官左一板子、右一棒子,已恍然悟出這是在打迷蹤拳,以進為退為內閣和王瓊保駕。

    正德皇帝聽了果然厭惡地皺起眉頭道:「詳查、詳查、詳查……准他們風聞奏事,帶真地捕風捉影起來了,這案子李大學士已經呈給朕,案由清楚,案犯都已處理了,那有這麼多麻煩?」

    什麼三公六部齊至兵馬司,他們一窩蜂兒地今兒保這個、明兒救那個,比水龍局的人還忙,朕要是連這麼點事都處理,那內閣就留不下人了。不是主犯都已經死了嗎?那就一了百了了,這件事就此告結。不必再提了,你退下吧!」

    那位監察御使唯唯諾諾,低頭躬身退了出去,一出殿門,嘴角便浮起一絲掩飾不住的微笑。正德待他離開,才長吁了口氣,站起身來對楊凌搖頭道:「養著這幫閑人,整天就知道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亂,真被他們煩死了!」」走,咱們去御花園瞧瞧去。劉瑾給朕出了個好主意,明晚放焰火里再著力士半形團綢絲絛彈上高空,飄飄揚揚地飛下來那才好玩。朕叫人準備了許多綵綢呢,你瞧瞧去。「

    楊凌一聽嚇了一跳。滿天焰火時再彈上空中千百條絲綢,那可真是想不著火都難了,就算沒有引燃宮殿,到時文武百官彈劾,這罪自己也要擔上幾成,況且將珍貴的絲綢撕成條狀只為用來嬉玩,就算是帝王家也不能這麼奢侈啊。

    楊凌忙道:」皇上,此事萬萬不可,萬千絲絛騰空,與焰火碰撞,實在在危險了,不如……不如著人準備些金銀箔紙,剪成碎片團射入空。滿天金銀閃閃,焰火之下如同繁星,既安全又好看,可比絲綢那種東西好看多了。」

    正德聽了喜道:「不錯,這主意好,馬永成,快去告訴他們不要準備絲綢了,改用金銀箔紙。」馬永成掌著內庫,正心疼劉瑾這餿主意又要花銷一大筆銀子呢,一聽楊凌這主意花不了幾個錢,不禁大喜,連忙應了一聲匆匆跑掉了。

    楊凌今日進宮來見了正德,其實心中也有點好奇,不知道這個歷史上的風流天子初識雲雨滋味,而且兩日之間連御八女,會有一種什麼轉變。可是現在見了他,好似和往常也沒什麼區別,還是只對遊玩津津樂道,不禁有點奇怪。

    走著走著,他忽視發現今天正德走跑有些怪異,步子邁得小,兩條腿夾得緊緊的,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地有點象女人,楊凌瞧和好笑,忍不住問道:「皇上大婚在即,身子可有什麼不適嗎?」

    正德聽得臉上一紅,臉色有點不自然地道:「哪有……哪有什麼不適?朕不是好好的嗎?」他嘴上雖這麼說著,腳步卻遲疑了下來,憂心忡忡滿懷心思的模樣。

    過了半晌他忽然對谷大用道:「大用,朕和楊侍讀有話要談,你先去御花園候著朕。」

    待谷大用走遠了,正德停下腳步左右瞧瞧,吞吞吐吐地對楊凌道:「楊侍讀,朕對你信任有加,如今有件事問你,你聽著就是了,可不許對任何人談起。」

    楊凌見他神色鄭重,連忙道:「是,臣遵旨。皇上說的話,臣絕不對任何人談起,不知皇上要說什麼事?」

    正德咳了兩聲,尷尬地道:「朕……朕明日就要大婚啦,這個……這個……這兩日朕也知道了夫妻之禮、人倫大事,呃……這男女之事雖然比不得馬戲雜耍有趣,果然……果然也有些奇妙,只是……」。

    他說到這兒,忽地兩隻眼睛一瞪,紅著臉又道:「朕跟你說地話,都是朕的肺腑之言,朕只對你一人談起,你可萬萬不許說與人聽,否則……否則朕絕不饒你!」

    楊凌莫名其妙,又賭咒發誓地說了半天,正德才紅著臉忸怩地小聲道:「前日晚上敬事房進御四名宮女,朕……朕一開始真得是暢美難言,可是後來……後來實在乏味得很,到了第三個女子朕就覺得無趣之極了,只想快些結束,又怕被人笑話。唉!哪裡還有什麼快樂可言?楊侍讀,你是成過親的人,朕來問你,是不是朕……朕年紀尚幼,所以才這般無能?」

    楊凌差點兒咬了舌頭,吃吃地道:「皇上,進御四女只是因為她們也……也不甚懂男女之事,可以對皇上有個照應,並沒規定皇上一晚全都要臨幸個遍呀,就算……就算是個虎軀壯漢,歇也歇連御四女也吃不消呀,難道……難道敬事房沒有按時喚出她們?」

    一晚上進奉四個美女,楊凌也奇怪是不是敬事房要把皇上榨成人干呢,所以問過禮部鴻臚官,知道只是使四女服侍皇帝,畢竟皇帝喜歡哪個美女,臣子們挑選出來的未必合他心意,四個美女姿色風情各有特點,皇上相中一個,其他地負責在一旁服侍便是。

    如今聽說小皇帝少不更事,估計也是被那些春情勃發的美少女給唿悠了一通,居然咬著牙雨露均沾,一宿開苞四個,感情兩晚上八個美女全都享用了,這份體力精神,還真夠牛的。

    正德聽得瞪大眼睛道:「既然不是,送進宮來幹什麼?敬事房如今是魏彬掌著,他只在外邊候著,根本未曾喚朕呀。便是昨晚……昨晚朕實在痛苦不堪,只得高聲喚他,他才衝進來裹了四個女子抬走,這個可惡的殺才!」

    楊凌聽了哭笑不得,這個不學無術的魏彬身正德討了敬事房總管這樁美差,想必見小皇帝在房內不吭聲兒,還以為他留戀女色,為了討好皇帝才沒有按時將宮女呼出。

    小皇帝雖小,但是男人的自尊心可不小,那幾個俏麗的女官若是只長了一副好模樣,也不會弄到這份優差了,個個嘴兒甜得跟粘了蜜似的,只消花言巧語吹捧迎合幾句,不知就裡的正德小皇帝為了男人的面子還能不鞠躬盡瘁竭盡全力?

    正德懊惱地道:「朕哪知道其中原由,還怕被人取笑了去,昨夜……昨夜只幸了三個女子,朕早上起來都覺得沒臉見人,這個該死的魏彬!」

    他頓了頓,才訕訕地道:「朕那裡……那裡有些紅腫,痒痒地、走路都想蹭一蹭才舒服些,朕又害怕,又不好意思喚太醫診治,這……這不會有事吧?」

    現在正德,哪裡象個皇帝?根本就是一個初諳性事的小青年,忐忑不安地在向過來人討教的模樣。這八位挑選出來的女官,里裡外外不知被檢查了多和遍,決不可能有什麼隱疾,楊凌一聽就猜到正德初經人事就交合頻繁,所以摩擦過度,包皮水腫了。

    可憐,四個美妙處子玉本橫陣、予取予求,多少人做夢也夢不到的美事,居然成了正德皇帝慘不忍睹的夢魘。楊凌雖覺這事實在暴笑,可是哪敢露出一點笑意,惱羞成怒的正德皇帝見了不抓狂才怪。

    他摸了摸鼻子,吱吱唔唔地道:「呃……皇上寬心,區區小事,不要放在心上。如果皇上不想喚太醫,那就……那就弄點鹽水清洗一下,歇上兩日便好。」

    正德聽了鬆了口氣,喜道:「朕都擔心一天了,快快,咱們馬上回東暖閣,現在朕走路都不得勁兒,哎!謝太傅說得對,紅顏禍水啊!」

    楊凌被正德拉回東暖閣,打發個小太監去御膳房要了點鹽巴,又用金盆盛了清水來,隨即幾個莫名其妙的小太監就被趕出殿去,任誰也不準踏進一步。

    楊凌將鹽巴倒進溫水攪拌了半天,還沒等鹽巴完全化開,正德皇帝就擼起袖子,迫不及待地端起盆來跑進暖閣里去了。

    遙不可及、高高在上的帝王家那層神聖、神秘的面紗一旦戳穿了其實與百姓家又有何異?還不一樣是活生生的人么?

    「砰」地一聲,殿門關上了。神機營參將、侍衛親軍統領、西廠廠督楊大人將軍站在殿門外,四顧無人、威風八面。他站了會兒,忽地啞然失笑:明晚正德就要大婚了,這兩日飽受摧殘的他,不知洞房花燭夜又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