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0章 大婚副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110章 大婚副使字體大小: A+
     

    楊凌隨在永淳公主身後一路行向十王府。內宮宮禁嚴格無比,外廷,雖有永淳公主領著,宮中侍衛見了仍上前攔阻,待見了皇帝的團龍玉佩,才惶然施禮退下。

    楊凌正愁眉苦臉地隨在小公主後邊,忽地瞧見遠處一處假山池塘前淡黃身影一閃,楊凌瞧見是永福公主領著兩個宮女正隔著廊欄向水中拋撒食物,不禁心中大喜,他如見救星般搶出幾步,隔老遠地便大叫一聲:「微臣楊半參見長公主殿下。」

    永福公主詫異地回過身來,瞧見楊凌眉間先是一喜,繼而或然道:「楊將軍,你……怎地到後宮來了?」

    她瞧了皇妹一眼,驚道:「是你帶楊將軍進來的?還不快……快送將軍回去,這後宮禁了也是隨便進得么?」

    永淳得意地道:「我去皇兄那兒替寧清姑姑告了御狀,是皇兄叫楊凌來幫姑姑出氣的,是不是呀,楊大人?」

    永福公主瞧瞧妹妹,再瞧楊半連聲乾笑的模樣,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她這位皇兄做事一向胡來,如今皇家自己的事不交給宗人府處理,居然派位將軍來問案,這是要打仗么?

    永福公主又想起皇家公主們的婚後遭遇,不禁幽幽一嘆道:「唉,清官難斷家務事,祖上傳下來的規矩誰又改得了?你又何必難為楊將軍呢。」

    永淳公主奇道:「姐姐怎麼這麼說?不是你告訴我今日的皇姑便是將來的你我,到時獨居深宮,如同籠中的鳥兒。漫說想天高海闊,便是夜裡孤衾難眠,枕邊連個說話作伴的知心人兒都沒有么?我現在找皇兄替姑姑出氣,壓壓他們的氣焰,省得有朝一日我們也受她們的閑氣,有什麼不好?」

    女孩兒家的私心話,如今讓個口無遮攔的小喇叭居然大聲嚷了出來,永福公主又氣又羞。她恨恨地跺了跺腳,氣結地指著妹妹道:「你……你……」

    楊凌瞧這姐妹倆兒拌嘴,忙忍著笑咳了兩聲道:「公主殿下,皇上命微臣去寧清公主那裡查詢此呈,但是……畢竟這是皇家的事,微臣實在不好插嘴,公主如果得便,微臣想請公主前去作個見證,微臣也方便向皇上回話。」

    永福公主瞧了楊凌一眼,見他眼神兒匆匆瞧瞧永淳,急得向自己使眼色,心中頓時明白了幾分。她咬著嘴唇兒略想了想,展顏笑道:「好吧,本公主正想去見見姑姑,便和小妹同行吧。」

    她說著走過來拉住永淳的手,回首向楊凌莞爾一笑,當先走了開去。有了永福公主陪同,楊凌不禁長長舒了口氣。那位刁蠻小公主性子頗像乃兄,衝動莽撞不計後果,如果苦惱了她,真被好陷害也說不定,有了永福公主全程陪同可就安全多了。

    永淳公主拉著姐姐的手,昂昂然地走進十王府寧清公主殿,一進了正殿就對迎過來的侍女冷聲斥道:「叫總管出來見我!」

    永淳公主與寧清公主感情很好,常來府上走動,公主府的人都認得她。一見是小公主到了,都惶然施禮。不一會兒,得了訊息的寧清公主府女官便於工作步履姍姍地迎了出來,老遠地瞧見兩位公主趕忙上前兩步,翩然拜倒說道:「奴婢拜見大長公主、長公主殿下,兩位殿下是要見寧清公主么?」

    這女官一溜兒動作,行止拜俯如行雲流水,姿勢乾淨俐落,透著股子優美飄逸,十分地耐看。

    永淳從鼻子晨哼了一聲,揚起下巴道:「不忙招呼姑姑出來,本公主今兒是來見你的。」

    那位女官剛剛起身,聞言不禁訝然道:「公主殿下要見奴婢?這話兒怎麼說地,殿下有什麼事,只須招喚一聲,奴婢還不巴巴地趕去,哪敢勞動公主大駕,這可是折殺奴婢了。」

    永淳坐上錦墩,冷笑一聲道:「你有什麼不敢的?你降把駙馬爺趕出府去,敢跑到太皇太后那兒告公主的黑狀,害得皇姑有淚只能往肚子流,這麼大的本事我哪敢招呼你?」

    楊凌原以為這位公主府的女官定是個容嫫嫫般的刁鑽婆娘,可是瞧這位公主府女官,年紀不過剛剛四旬上下,保養甚是得宜,皮白肉嫩,風韻頗佳,瞧起來竟是十分的端莊秀麗,一笑起來溫柔款款的,竟看不出絲毫刁頑戾氣,不覺有些意外。

    婦官聽永淳一說,不禁抿嘴兒一笑,嫣然道:「奴婢正奇怪著呢,公主殿下怎麼象是和誰嘔氣似的,原來是以為奴婢以奴欺主。」

    女官說著笑容一收跪了下去,滿臉委屈地頓首道:「奴婢五歲入宮,習宮廷舞樂禮儀,侍奉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寧清公主許配駙馬,是先帝弘治爺欽命奴婢任公主府女官,照料公主起居,操持公主府事務,奴婢對公主照料得可是無微不至啊。說到駙馬,天子家的事本不是該奴婢多嘴地,可是天子家的規矩可比不得民間,皇上還有敬事房照應諸事呢,公主府難道能馬虎了不成?駙馬爺常常未經許可入宮,而且經常酒醉而返,如此招搖,叫臣子們瞧去豈不丟了皇家體面?奴婢雖是一介女流,可也是奉了聖諭的,先帝爺信任,許了奴婢這差使,奴婢也知道這是處處得罪人、裡外不吃香的差使,可是就是被打死也不敢裝聾作啞視若無睹呀。婢子侍候了太皇太后,再侍候寧清殿下,一直是謹小慎微,諸事不敢馬虎。公主殿下要是認為奴婢做得不對,那便打殺了奴婢吧。」

    這女官說著垂下淚來,轉首對圍在殿中的宮女太監們道:「去,取笞條來,奴婢冒犯了永淳公主殿下,今日就由得公主殿下打死算了,皇家休面要緊,你們可不許出去胡言亂語。」

    那些宮女太監聽了頓時跪了一地。此起彼伏地哀求道:「公主殿下饒命啊,盧總管忠心侍主,奴才們都是親眼見到地,公證殿下開恩哪!」

    永淳公主聽了氣得說不出話來,這位盧女官口口聲聲太皇太后和先皇,那架勢倒挺像楊凌在經筵上的手段,永淳公主竟拿這個奴才毫無辦法。

    楊凌瞧她面相模樣,說話語氣,原不真道她是忠心耿耿維護皇家禮儀,說不定那位駙馬爺真地鬧得太過分了,可惜這位女官雖然瞧見了他,還當是永淳臨時抓差,弄了個錦衣衛來辦她,卻不知楊凌真實身份,這戲演得過了點兒。

    楊凌冷眼旁觀,瞧見那些宮女太監們看向這個口口聲聲奴婢奴婢的女官時,那眼神兒竟比看著永福公主時還要多了三分敬畏,心中已經明白了幾分。

    他微微一笑,慢慢踱到盧姓女官面前,俯身說道:「盧總管請起吧,公主殿下只是瞧見寧清公主傷心,一時情急。你秉承先帝旨意,維護便宜尊嚴,不但無過,而且有功,只是……你一心為主,這手段卻嫌激烈了點兒,可不叫寧清公主不自在了嗎?回頭還該向公主殿下請罪才是。」

    盧總管本想裝模作樣,扮出一副忠僕形象斥責這位禁軍軍官目無尊卑,搶在公主前面講話呢,一聽這語氣竟似偏著她說話,不禁心花怒放,忙說道:「大人是宮中侍衛將佐么?您說得是,奴婢怕薜駙馬壞了宮裡規矩,一時情急,硬將他趕出宮去。實在是傷了公主殿下的顏面,奴婢這就向公主殿下去請罪,說著也不待永淳公主許可,就順勢站了起來。」

    她這一站起,楊凌聞到她身上一股淡淡酒氣,楊凌也不說破,他直起腰來,一手負在身後彩色電向永福、永淳兩位公主擺了擺,示意她們不要作聲,一邊道:「本官是神機營左哨軍參將楊凌,並非宮中侍衛統領,皇上聽說了此事,叫本官來問明白罷了。」

    盧總管聽說是楊凌,不禁又驚又喜,果然是自己人,聽說馬總管、谷總管幾位公公和他關係十分友好,皇上派他一個外臣來查這事兒,定是馬總管向皇上進地言,呵呵,有他在皇上面前替自己說話,太皇太后那邊對自己偏聽偏信,就算再來十個八個公主怎麼樣?

    盧總管掩飾不住心中的得意,目光挑釁地瞟了兩位小公主一眼,永淳公主見了氣往上沖,差點兒又要暴跳如雷,永福公主在旁邊一隻手探到她腰間輕輕掐了一把,永淳這才醒悟,沉住了氣冷哼一聲。

    方才永福公主瞧見楊凌手勢,再聽他說話知道他必有用意,早已暗暗囑咐妹妹不要輕舉妄動,明顯地公主府上上下下的人全被盧總管收買控制著呢,就算皇帝親自來了,估計也沒有人幫著寧清公主說話,這糊塗官司根本就打不贏,說不定這位楊參將倒真地有辦法也說不定。

    楊凌笑得更是一團和氣,向盧總管拱手道:「皇上遣策臣來問話,還望總管將事情源源本本告訴本官,本官也好向皇上回話呀。」

    盧總管原本不是那麼容易輕信的人,可是楊凌和馬永成等人關係極好,是宮裡宮外盡人皆知的事,這種皇帝家事派個外臣來更是亘古不曾有過的奇事,除了說是因為兩位公主告御狀,馬永成在皇上面前進言,否則這種奇事根本說不通,再加上楊凌的話語神氣更是公開向著她說話,盧總管早已疑心盡去,於是添油加醋把駙馬爺不守宮裡規矩、經常未經她允許出入宮廷的事情說了一遍,甚至當著兩位公主的面就敢胡說駙馬進了宮借酒裝醉調戲宮女。

    楊凌聽了暗暗冷笑:這位駙馬爺除非活得不耐煩了,宮外沒有漂亮女子了么?好好不容易來見一回妻子,居然還會調戲妻子身邊幾個面貌平庸的宮女?!

    楊凌沉住了氣聽她說完。立即笑道:「原來如此,本官這就去向皇上回稟,不過盧總管盡忠職守,也得注意方法,皇上日理萬機,何等繁忙,朝政大事都處理不過來呢,這種事兒以後就不要再惹得公主大怒,讓皇上跟著操心了。」

    盧總管會心地一笑。連忙道:「是是是,大人儘管放心。」

    楊凌施施然轉過身,向永福公主飛快地使了個眼色,然後施禮道:「兩位殿下,微臣已經問明經過了,這就去身皇上回稟。」

    永淳公主雖然滿腹疑惑,仍是聽得勃然大怒。她漲紅著俏臉道:「你問明個……個……,你就只聽了她一面之詞便去回稟皇兄么?」

    楊凌瞪了她一眼,又急著向永福公主眨了眨眼,歪了歪嘴兒,然後一副振振有詞地模樣道:「後上要微臣來查問此事。這查、問,自然是問公主府上的人,微臣還敢請寧清公主出來對質么?如今侍候公主殿下的宮女太監都是人證,怎麼說是盧總管一面之辭呢?殿下,皇上還等著微臣呢,微臣告退。」

    楊凌說著便走出殿去,盧總管見楊凌對兩位公主不怎麼理會。心中更是得意。楊凌一出殿,她那秀麗商討的臉蛋兒便露出一絲譏誚的笑意,似若恭謹地道:「公主殿下可要去見過寧清公主么?哎喲,兩位公主一進門兒就興師問罪,奴婢這一著慌,都忘了給兩位殿下上茶了,快快快,不開眼的東西,快去給殿下上茶。」

    這一下連好脾氣的永福公主也惱了。她一拂袖子,冷哼一聲,扯住妹妹手腕道:「我們走!」兩個人轉身出以工代殿,盧總管如行雲流水一般追到門口跪禮道:「奴婢恭送兩位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慢走。」

    永淳公主氣得肺都快炸了,一出了十王府立即游目四顧道:「那個混蛋楊凌呢?那個混蛋楊凌呢?」

    楊凌倏地從一個月亮門兒後邊冒出頭來,笑道:「楊凌在此!」

    永淳公主一把掙脫姐姐的手,奔過去道:「你剛剛跟姐姐擠眉弄眼地到底有什麼主意?快快說出來,你要是真敢幫那個盧總管坑我姑姑,本公主決饒不了你。」

    楊凌探頭向她們身後瞧了瞧,這十王府住得不止一位公主,重門疊戶的,盧總管不可能派人跟出來窺探,但楊凌仍機警地道:「走,咱們邊走邊談。」

    楊凌隨在兩位公主身邊,邊走邊道:「公主府上上下下的月銀用度都是盧管家掌管吧?嗯,難怪即能把闔府上下都控制在手裡。如今這官司,盧管家要人證公主府上下都是她的人證,可公主和駙馬卻連一個肯為他們說公道話的都沒有。盧管家又口口聲聲抬出祖例、先皇來,怎麼辦她?就算你們求情,讓皇上給公主府換個管家,你以為便能好過她?她們的利益本來就是建立在刁難公主之上的,在這一點上必然同仇敵愾。」

    永福公主想起方才盧總管名為恭順,實則囂張之極的態度,不禁一陣心寒,黯然道:「那……楊將軍何以揮手示意我們不要講話呢?」,她停住腳步企盼地望著楊凌道:「將軍一定有了好辦法是不是?」

    楊凌微笑道:「殿下真是蘭心惠質,呵呵,微臣的確有了主意,只是一時想得還不那麼透澈。」,他見永淳又要發急,忙道:「怎麼辦臣已經想好了,臣是還沒想好到時隔不久怎麼讓皇上知道,整這種貪利小人的法子臣還是有的……」

    楊凌壓低了嗓門兒細細地說了一遍,然後笑道:「兩位公主本來就經常出入寧清公主府上,辦這件事最是合適不過,而且左右不過是個奴婢,就算露了餡皇上也不會生氣。」

    永福公主秋波如水,眨也不眨地瞧了他半晌,忽地噗哧一笑,嫣然道:「楊將軍這法子還真是……真是……呃……一定有效。」

    永淳公主臉上怒氣早已不見,喜笑顏開地點頭道:「不錯,不錯。惡人還須惡人磨,本公主現在開始相信張國舅對母后說的話了,你這傢伙真的是個大大的惡人!」

    ************

    大惡人楊凌幫大小公主出了個損招兒,志得意滿地返回乾清宮,不料正德皇帝早把派他去調停公主家事的事兒給忘了,一見了他就興緻勃勃地說出院自己的計劃,楊凌頓時聽得呆住了。

    他凝滯了半晌,瞧瞧劉瑾四人眼紅紅得象只羨慕的兔子。再看看正德天子鼻孔朝天,不禁驚疑地道:「皇上要微臣組建內緝事廠?緝事廠不是一向由內官司擔任么?」

    正德笑道:「不正是,不過那是永樂大帝靖難時內官出了大力,所以東廠才由內官把持,再後來組建西廠也便順理成章由內官出任廠督,但是朕偏要出陣易新、出人意料,這樣才能出神入化、出奇致勝。」

    他得意笑道:「如果朕的內廠再由內官任廠督,豈不仍歸王岳管轄?現在錦衣衛是親軍外臣,由司禮監的東廠督察,而同屬司禮監的西廠再督東廠。如今朕再調外臣建內廠,督司禮監,這便天衣無縫了。所以必須要用外臣,朕最信得過你,當然是由你來做,你不想做刑部尚書,朕准了,這件事可不許再推辭。」

    楊凌苦著臉道:「可是臣……實在是沒有什麼經驗呀。」

    他心道:雖然兩廠一衛的頭頭其實不得善終的並不多,可是廠衛的名聲可實在不怎麼好。再說錦衣衛聯合東廠這般力挺自己,就是怕失了聖眷,這可好,我現在居然脫離他們自立門戶了,張鄉和范亭肯吃這啞巴虧么?

    正德不以為然地道:「朕作皇上還沒有經驗呢,你瞧朕不是做得好好地嗎?有朕給你撐腰,你還怕什麼?」

    楊凌吸了口氣,訕訕地道:「那……不知皇上要臣在何地組建內廠呢?這人手從哪兒來?開府建衙置房買地總得有銀子吧?戶部肯出么?內輯廠的職責主要是什麼?」

    正德聽得一呆,半晌才道:「這個……這個也要問朕么?地方你自己選。人手你自己挑,銀子么……」正德皇帝唆溜了一下,好像有點兒牙疼,「你想想從哪兒能扣出銀子,再說給朕聽,朕准你的奏便是。至於職責,主要一條就是替朕看著兩廠一衛,其他的……對了,銀子,司禮監的監稅權一定要收上來。」

    「嗯……」,正德皇帝又認真想了一會兒,雙手一攤,道:「朕暫時就想出這麼多,你想起什麼了再跟朕說。」

    楊半獃獃地看了正德半晌,才道:「那麼……微臣不是要參予主持皇上大婚么,可否待皇上大婚之後再行籌辦,否則微臣恐分身乏術啊。」

    正德笑道:「這卻是使得的,那便在朕大婚之後再宣布成立內廠吧,你先回頭去禮部,聽說他們規矩我得是,你是朕親選的天子使臣,莫要給朕丟了臉面。」

    楊凌無奈地道:「是,微臣遵旨。」

    楊凌離開乾清宮,剛剛走出幾步路,劉瑾就從後邊追了上來,一追楊凌就急道:「楊大人,組建內廠是何等大事,你怎麼不著急呀,給兩廠一衛知道了,說不定就要給你煽陰風點陰火下絆子,這事該抓緊了才是。」

    正德金口一開,點明了內廠就是為了督東西兩廠的內官,所以堅決不用內官,劉瑾也就死了心,萬幸的是這位新任內廠廠督可是自己的好兄弟,無魚蝦也好,總比外人當了強,所以見他稀里馬哈的模樣,不禁大為著急。

    楊凌瞧這正德皇帝做事毛毛躁躁,一陣風一陣雨的,心裡還抱著他大婚之後會打消建內廠的幻想,所以能拖就拖。至於防範兩廠一衛,純屬開玩笑,這可比不得弘治秘密開西廠,那是有司禮監地配合,以御馬監為班底抽調精英組建的,所以能瞞過一時。

    自己的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要地方沒地方,一點基礎也沒有,只要這邊一開動,風聲秘定馬上傳入兩廠一衛的耳朵里,與其遮著惹他們猜忌,還不如非要開時大大方方地讓他們積壓物資。

    楊凌想到這兒,忽地心中一動,起了一個念頭:錦衣衛的班底是當年的錦衣親軍。東廠歷史悠久,番子檔頭大多從民間招納,西廠卻是以御馬監為基礎,如果真要組建內廠,那我親自帶出來的神機營五百親軍,甚至左哨軍全部人馬……

    楊凌想到這兒心中一陣興奮,原本茫然不知所措,這時反而定下心來,如果以自己的親軍為班底,連人手帶地盤全都有了,說成立不過就是把現在的牌子翻下的事兒。

    皇上不是說要人給人么?雞鳴縣丞黃奇胤、錦衣衛不得意的千戶吳傑這些人都是經驗豐富的官吏,卻又一直官場不甚得意。如果把他們弄進來,有他們出謀畫策,自己不就可以繼續混了么?

    楊凌想到這裡,眉開眼笑地一拍劉瑾肩膀,他頭一回這麼親熱倒把劉瑾給弄愣了。只聽楊凌笑吟吟地道:「劉公公對楊某的關心,楊某心知肚明,不過這事兒瞞是瞞不過去的,就大大方方讓他們知道好啦,有聖上旨意,誰還敢搗亂不成?呵呵呵……」。

    楊凌此時心中霍然開朗,心想如果皇上執意要開內廠,不如提前把消息放出去,以靜制動,看看兩廠一衛的反應。而且自己遲遲不動,必然讓他們以為自己能力有限、籌組吃力,即便真有人起了忌憚之心,也必因此有所輕視,那裡閃電般成立內廠,陰力必定減至最少。

    楊凌放下心事,興高采烈地跑去禮部當婚禮司儀去了,劉瑾卻愣在那兒半天沒有省過神兒來。

    ***********

    楊凌還不知道皇帝大婚,自己這個司儀要做些什麼,反正有禮部和內務府在,自己主要就是處理好大婚夜的點燈放火就行了。想不到皇帝大婚繁文縟節多如牛毛,他在其中雖作用有奶限,但是需要參予的事情也實在不少。

    如今禮部尚書是王華,王華對他倒無歧見,尤其王華認為帝陵安楊凌冒死不奏,是為了天下蒼生,乃是一個熱血忠臣,對他極為客氣,禮部侍郎李鐸和他是一條繩上的螞炸,禮部上下的文官因此沒有一個敢刁難他的。

    鴻臚官耐著性子跟楊凌講解了半天納妾、問名、納吉、納徵、告期、親迎地詳細步驟,冊后封妃的禮儀,以及同時新納宮女的三審方法,一套一套兒的,聽得楊凌頭暈眼花。

    弄到最後楊凌只記得這些后妃都是知書答禮,身家清白的官宦小姐,光是鱗選項過程簡直就比舉子進京趕考還要激烈嚴格。

    太監們對待選的姑娘不但要觀察容貌、聽聲音,還要派宮女仔細檢查她們的頭髮、五官、身體,有一處不順眼的全部不合格,二審時居然要拿著尺子量她們的手臂、腰腿和身材,不夠標準勻稱的亦不可。至三審時,由宮中女官脫衣檢查,什麼氣味呀、皮膚呀,身上有一處疤痕的也不行,在這基礎上再檢查風度、儀態,還要在宮中學習禮儀規範、宮中規矩,這過程睡姿不雅的又打發回去一大批,最後剩下的精英才是由太皇太后、和內務府進行斟選的人材。

    楊凌聽得暗暗咋舌,這可比選港姐嚴多啦,那選出來的女人得多美啊。他不禁脫口問道:「如今可已選定了人選么?」

    鴻臚官笑道:「是,如今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已選定了中這都督府都督同知夏儒夏大人的長女為後,同時還選定兩位京官的女兒為妃子。大」婚時同時入宮呢。對了,後天大人便要與下官去納采問名,大人想必不熟識這些禮節,你且把這書冊拿回去瞧瞧。」

    楊凌接過厚厚的兩大摞東西,不禁兩眼發直地道:「這……這都是記的大禮的內容么?」

    鴻臚官道:「是,這裡面是與大人你負責的有關的內容,大人一定要小心一些,作為天子使節,莫要失了禮儀。」

    楊凌唯唯諾諾,捧著兩大摞東西坐著轎子趕回家去。他在轎中隨意翻開看了看,密密匝匝地小字兒都是豎著的,連標點符號都沒有,平時看些公文還湊和,年過東西本來就眼暈,轎子又一顫一顫的,楊凌看了兩眼便覺腦門生疼,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楊凌捧著東西回到府中,已經下午過半,他將書冊送入內書房,瞧見幼娘幾人都不在房中,一問婢女才知道又都去了後園,便換了便袍信步向後院走去。

    這院落不小,圈進來足有三畝方圓的地,原本還沒怎麼動用,除了幾棵果樹,遍地都是荒草。如今經過楊凌吩咐,一進後園兒的地方已經平整出一塊土地準備用作演武場,鏟過草的地上還堆著幾堆黃土,看樣子還未完工。

    再往裡右邊便是幼娘侍弄的菜畦。先是一排排的豆角架子,架起一人多高,再往裡卻是黃瓜架子,最後邊才是各種蔥蒜蔬菜。

    楊凌走過豆角地,剛剛走過兩壟黃瓜架,正瞧見一個人影兒半哈著腰在地壟里侍弄著瓜秧,細瞧原來是幼娘。忙喜孜孜地鑽了進去,這片瓜地侍弄得非常好,結著好多水靈靈的黃瓜,頂上的黃花兒還開得艷艷的。

    幼娘聽見枝葉掛動,扭頭一看瞧見是相公回來了,忙笑盈盈地抬起頭來道:「相公,你到地里來做什麼?別弄髒了衣服。」

    楊凌瞧見幼娘換了一身粗布衣衫,手裡提著把剪刀,想必正在給瓜秧剪枝,不禁笑道:「你呀,這麼熱的天,鑽到瓜地里密不透風的,看把你熱地,如今相公可是王候身份了,你卻有福不享。」]

    韓幼娘抬起袖子抹了把臉上的汗珠,笑盈盈地道:「閑著也怪難受的,相公現在是公爺,可不是王候,咱們在這兒說說沒關係,千萬別出去也這麼說,讓些小人挑你毛病。」

    楊凌白了她一眼,嗔道:「我就是那麼個意思,不說王候難道說是公候、候伯?」說著他自己也不禁笑起來道:「我若真得升了公候,你豈不就是母猴了?」

    韓幼娘羞氣地不依道:「相公又來說混話,總是喜歡取笑人家。」

    她這一上前,楊凌怕碰到了瓜秧,腳下地壟又是鬆軟的,站立不穩,攬住她身子哎喲一聲,一屁股坐在土埂上,壓斷了一顆瓜秧苗。

    韓幼娘不禁嗔道:「相公,瞧你,你呀天生就不是進莊稼地的主兒。」

    楊凌已經坐在地上了,也就不著急起來,他一拉幼娘的手,讓她也坐在自己腿上,感慨地嘆道:「唉,相公也知道,你在府上也沒什麼事做,可如今相公的身份,你漫說出去找活計,便是隨便上街也不容易,整天悶在府里也真難受,幸好有玉兒她們幾個,要不你更悶了。」

    他說著才省起還沒見到玉兒、雪兒、高文心兒人,不禁奇道:「她們人呢?」

    韓幼娘道:|「她們不會剪枝,去前邊摘菜了。」

    楊波嗯了一聲,在幼娘耳邊輕輕一吻,說道上:「如果我們早點兒有個孩子就好了,小孩子都是整天不讓人消停的,那樣我的媳婦兒就不悶了。」

    韓幼娘的臉一下子紅了,心裡又有點兒不安,她有點兒泄氣地看了楊凌一眼,怯怯地道:「相公喜歡孩子,可是幼娘現在都沒……」。

    楊凌見挑起她心思,忙安慰道:「不急不急,你還小,再說……」,他湊近了貼近幼娘耳朵道:「我們才同房四個月嘛,誰家娘子那麼厲害?都能一矢中的?呵呵。」

    韓幼娘聽了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肩頭,有此不好意思了。楊凌見了她羞答答地表情,不禁為之情動,他瞧瞧四下無人,忽然貼著幼娘耳朵低低地唱道:「老婆老婆我近你,阿彌托佛保佑你,願你有一個好身體,健康又美麗。老婆老婆我愛你,阿彌托佛保佑你,願你事事都如意,我們不分離,我的愛,就是你,你知道我愛你……」

    這樣的曲子在那時代保能當作鄉間俚曲,但那曲調歌詞,卻充滿了溫馨甜蜜的感覺,聽得韓幼娘雙眼發亮,她欣喜地握住楊凌的手,喜道:「如聽,這歌兒太好聽了。相公從哪兒聽來的這麼好聽的曲子?」

    楊凌笑道:「好聽吧?老婆雖是粗俗人的稱呼,可我覺得卻比文謅謅的娘子更顯出相公對你的愛呢,只要把這詞兒改成老……老……」

    楊凌忽地醒覺老公好像也是太監的一種稱呼,忙改口道:「只要把這詞兒改成相公,就是你唱給相公聽的,相公教你,你唱給相公聽好不好?」

    韓幼娘羞窘地道:「相公,人家……人家沒唱過歌兒,怕唱得不好呢。」

    楊凌難得和幼娘這麼親密地坐在一塊兒閑聊,也顧不得瓜地里悶熱了,握著她的手道:「很容易的,來來,我先唱幾遍,你聽多了這曲兒就熟了」

    ***********

    吃過晚飯,楊凌鑽進書房認真地看了半天,那兩大摞東西都是講的納采、問名、納徵、告期的細節。每項活動什麼時辰舉行,要多少太監、多少宮女的儀仗,主使和副使誰持節、誰持詔等等瑣碎的事情,瞧得眼花。

    楊凌看看這麼厚厚兩本,其中需要自己注意的並不是很多,如果摘抄出來加以記憶,就容易許多,便想出去找玉兒、雪兒幾個人來幫忙。

    楊凌知道這幾人平時晚上喜歡在花園曲廊上納涼。他順著葡萄藤架走了幾步,忽地聽到曲廊折角後有個低低哼唱地聲音:「老爺—老爺我愛你,阿彌托佛保佑你,願你有一個好身體,健康又美麗……」。

    楊凌聽了差點兒暈倒,下午在地里怎麼逗弄,幼娘就是不肯武器啞唱,想不到這時倒跑來無人處學唱了,老婆改成老爺也就算了,還……健康又美麗……

    楊凌哭笑不得地趕緊轉過去,見一個倩影兒坐在欄杆旁,拿著小石子無聊地丟著水池,嘴裡還在哼唱,連忙上前阻止道:「幼娘……」

    那人影兒聽見動靜象中了箭的兔子倏地一下子彈了起來,嘴裡一聲尖叫,然後定了定神才哆哆嗦嗦地道:「老……老爺?」

    楊凌一聽聲音,再仔細一看,這位祝自己健康又美麗的姑娘竟是雪裡梅,也不由得愣在那兒了。

    雪裡梅下午在地忙得口渴,跑到瓜地里摘了根黃瓜吃,恰聽到風壟地外老爺在教夫人唱歌,唱得忘形聲音大了,被她聽了兩遍就記了下來,這時閑著沒事隨口唱唱,居然被老爺逮個正著,不禁臊氣得滿臉通紅,恨不得一轉身乾脆跳進池塘淹死算啦。

    遠處角亭中韓幼娘、玉堂春和高文心聽到尖叫都急忙跑過來,一見楊凌和雪裡梅站在那兒,雪裡梅還畏畏縮縮的,不禁狐疑地看看這個,瞧瞧那個。

    楊凌一看壞了,這幾個女子怕是要誤會,忙咳了一聲道:「我正有事要你們幫忙,走得急了些,想不到雪兒姑娘站在這兒,倒把她嚇了一跳。」

    韓幼娘聽了這才釋然,玉堂春卻不肯相信,瞧了瞧雪裡梅在夜色中都似紅得噴火的皮膚,她才不信那是嚇的,小妮子心裡不禁泛起一股酸味兒,老爺是不是喜歡雪兒比我多一些,難道……我不夠漂亮么?

    高文心飛快地掃了眼這幾位心思迥異的人一眼,襝衽施禮,文文靜靜地道:「老爺有什麼吩咐婢子做的么?」

    楊凌鬆了口氣,忙道:「是這樣,皇上令我為大婚天使,持詔去待選府上納采問名,可是那禮節冊子實在太過雜七雜八亂,我想整理出其中天子副使需要做的事,需要注意的事,明兒一天記得熟了,免得臨時出了岔子。」

    幾個女子一聽有事可做,頓時把方才的事拋到一邊,隨著楊凌到了書房,那線冊子拆著容易,楊凌拆成四部分分給她們整理,自己沏了壺茶悠哉悠哉地品著等候。

    過了陣兒,雪裡梅又是一聲驚叫,幾個人的目光不禁唰地一下集中在她身上,原本還有點兒不自然的楊凌不由大喜,呵呵,她就這毛病,這下玉堂春不會一邊抄書一邊象看特務似的看我了吧?

    韓幼娘忍不住笑道:「雪兒,今天怎麼總是一驚一咋的,抄著書也會嚇著?」

    雪裡梅紅了臉,訕訕地道:「姐姐,我……我只是沒想到天子副使還……還負責這些東西,所以一時驚奇……」

    韓幼娘和玉堂春、高文心聽了都好奇地湊過來,想不到只看了幾眼,高文心就微微一笑,回到桌旁繼續抄她的東西去了,韓幼娘和玉堂春眨著眼睛瞧了半晌,也滿臉紅暈地逃了開去。

    楊凌好奇心起,急忙站起身來,興緻勃勃地湊過去道:「什麼事要我做的?我來瞧瞧。」

    楊凌搶過書冊一瞧,只見上寫「人倫篇:上以事宗廟,下以續後世。」然後竟是幾副春宮圖。

    楊凌真刀實槍的A片都看過,這種玩意兒自然不放在眼裡,他不屑一顧地再望下看,下邊的活動內容卻是讓說宮中供奉有以機括牽動地歡喜佛,某月某日,大婚副使要陪同太子去供奉歡喜佛的大殿,由歡喜佛演示,副使講解交合知識。

    楊凌盾了不禁哈哈笑道:「原來是這些東西呀,嗨!我當是什麼呢,這有什麼好教的,誰不懂這個呀,記得我十三歲的時候……呃……」

    「嗯?」四雙有著不同美麗風情的眼睛,刷地一下集中在楊凌身上。四雙妙目都充滿了好奇的求知慾。楊凌臉上一熱,板起臉拿出老爺的威嚴咳嗽兩聲,乾巴巴地道:「天色不晚了,閑事咱就不聊啦,我看大家還是趕緊抄書好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