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94章 如此容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94章 如此容易字體大小: A+
     

    徐貫一聽大驚道:「玄宮泄了地氣,金井噴湧泉水,此乃不祥之兆,應該立即稟報皇上,再遷良址」。他剛剛轉過身,忽又心中一動,停下腳步想了想道:「督造泰陵,以禮部為首,其他各部的官員對此是什麼看法?」

    李鐸說道:「下官負責築造羅城,聽說金井出水趕去看時泉眼已被堵住,禮部侍郎、欽天監監副和戴公公正在訓斥幾名士卒,還鞭笞一個什長,說金井噴水是胡言亂語、造謠生事。

    下官見他們神色慌張,想親自下金井看個究竟,卻被禮部侍郎尋個由頭兒給阻了回來,這事兒還是我私下問了那遭鞭笞的什長,才知其中端詳」。

    徐貫奇道:「什麼么?他們故意遮掩不報?這卻是為何?……啊!老夫明白了」。徐貫忽爾恍然,不由得冷冷一笑。

    當初勘探帝陵是禮部侍郎和欽天監監副負責的,早在年初皇上大病時帝陵便已定址開始建造地下陵寢,到如今耗資已極巨大。若是這時才發現勘探有誤、風水不好,禮部和欽天監的官員少不得要丟官免職,他們自然想要遮掩此事。

    而司禮監的太監戴義主管泰陵工程的用度,這等肥差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碰上的,若再得新勘探陵址勢必曠日持久,等到帝陵重新選定,就未必是他來督造了,所以……

    李傑見徐貫沉吟不語,又道:「下官督造的是外圍工程,陵寢重地是由神機營的官兵負責,下官幾次想偷偷潛進去探個明白,那些官兵得了戴公公命令,一再阻止下官進入,是以下官才尋個借口趕回京來向大人稟報。」

    「神機營?」徐貫聽了這個名字忽地想起楊凌來。楊凌不是正負責這些徵調的官兵么?他心中若有所悟,沉吟半晌忽地滿面春風地笑起來:「李傑,這件事你做的很好,不過此事涉及禮部、欽天監、神機營,而戴義又是內相王公公的親信,既然現在只是風聞,我們可不能就這麼稟報皇上。不然若是情況不實,我們得罪的衙門可太多啦。」

    李傑聽了急道:「大人。泰陵上每天大把的銀子像流水似地往裡淌,如果現在不趕緊察個明白,還不知要浪費多少錢呢……」

    徐貫伸手阻住了他,證據一緩,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樣道:「李傑,你年方三十有二,就榮膺二品侍郎,年輕有為、前途遠大,老夫對你一向是青睞有加啊。

    你要知道。仕途險惡,這些個衙門的官員可不是省油的燈,如果抓不到真憑實據,憑白得罪了許多人物,與你的仕途可大有影響呀。老夫在朝廷上已經待不了幾年了,而你卻是前程遠大。試問老夫怎麼如此莽撞,耽誤了你的前程?」。

    李侍郎感激地拱手道:「大人對下官的栽培之恩,下官一直是牢記在心地。」

    徐貫呵呵一笑道:「嗯,那就聽老夫的,你馬上趕回陵地。暗中察訪此事,一俟得了確鑿證據,我們再將此事稟報皇上。」

    李傑見徐尚書如此謹慎,只得拱手告辭。徐貫捻著鬍鬚,望著他背景微微一笑,心中滿是得意:地宮金井,是陵寢最緊要地地方。為防內里機關布設泄露,才著神機營官兵建築。

    如果李傑所說的事屬實,而神機營的人也是知情不舉,那這欺君之罪楊凌也難逃干係,楊凌呀楊凌,你深得聖眷,想要扳倒你還真不容易,可如今卻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了。

    …………

    午朝時,正德先在金殿上接見了第一批進京的藩王使者,如今代王、晉王、魯王、寧王四位王爺恭賀新帝登基的賀使已經進京,除了賀表那種千篇一律的東西,進貢的賀儀多是些金蟾蜍玉如意一類的吉祥物兒,雖然金貴,禮物卻不甚多。唯有江西寧王,除了尋常的金珠玉器,抬上殿來地箱籠竟然足足有三十口箱子,一時滿朝文武盡皆側目。

    地方的藩王漫說沒有這般財勢,就算江南地方富裕,藩王富可敵國,又怎麼會這般愚蠢,竟然在皇帝面前如此炫耀,也不怕犯了天子的忌諱么?眾位大臣一時都有些好奇,不知道這寧王進貢的是什麼禮品。

    諸王進貢的貴重禮品唱儀官將都要一一唱名,曉諭百官。可是這些箱籠在禮單上卻不曾公布,看起來又不像是什麼貴重物品。正德坐在龍椅上,接過小太監呈上來的禮品單子,只看了幾眼就忍不住眉飛色舞起來。

    一旁谷大用見皇上只顧看那單子,忙湊近了提醒幾句,正德這才醒悟過來,對藩王全都安撫一番,著鴻臚寺好生接待,然後急不可耐地道:「諸位愛卿可有本奏,若無要事,朕便要去給太皇太后、太后兩位老人家請安去了。」

    工部尚書徐貫馬上出班奏道:「啟稟皇上,臣有本奏。」

    正德瞪了一眼這個不開眼地東西,著急地問道:「何事上奏,愛卿快說來。」

    徐貫躬身道:「皇上命禮部、工部、欽天監、內務府、神機營負責先帝泰陵工程,如今各部官員都盡忠職守,但神機營參將楊凌卻遲遲滯留京城,實在此負聖望。泰陵是先帝陵寢,神機營負責地宮建築、機關布設,乃泰陵最最緊要之處,臣以為應速著楊參將赴任,以免有所差遲。」

    正德帝心不在焉地道:「嗯,朕知道了,這兩日朕要楊凌去接收皇莊。雜事多了些,後日朕便命他去陵上便是。各位愛卿還有本奏么?既然沒有……退朝!」

    正德一回到後宮,便對谷大用急道:「快快,把寧王叔進獻的彩燈、煙花給朕取來」。谷大用連忙叫小太監抬進兩口箱子,打開一口箱子的箱蓋,只見箱子里整整齊齊碼放著一盞盞燈籠。

    恭賀新帝登基的禮物是可以使用喜色的,但寧王進獻地燈籠沒有採用大紅。那一盞盞花式奇巧、五彩玲瓏的燈籠,都以竹蔑紗絹製成花草蟲魚的形狀。模樣維妙維肖,也不知用了多少能工巧匠才制地出來這許多精緻的燈籠。

    燈上的紗絹使用的都是淡色,有些沒有紮成鳥獸地燈籠就在絹上繪了些人物故事,設想精妙,佃極巧思,看得正德皇帝手為之舞,足為之蹈,一時合不攏嘴來。

    另一口箱子掀開來卻是各式的煙花爆竹,中間都以軟棉紙隔了開來。雖然一時看不出巧妙來,可是裹在煙花外面的彩紙上都繪了這種焰火燃放爆炸時地花樣,看了后更加惹得正德心癢難搔,不由連連讚歎:「諸位藩王送的禮物,只有寧王最可聯地心意,真是實實的好東西。」

    正德正開心不已。劉瑾陪著楊凌走了進來,二人剛剛去見了教坊司管事太監靜公公,這位靜公公還不到三十歲年紀,生得白白胖胖、富富態態,他一見正德皇上跟前兒兩個紅人聯袂相求。所託的又只是暫時拖延犯官家眷處置這等小事,當下滿口應承,為了表示自己對二人的敬重,靜公公立即揣了牙牌親自趕去教坊司,楊凌這才放下心來。

    楊凌一邊往乾清宮走,一邊盤算著怎麼按劉瑾的計策向正德開口,不料剛剛踏進東暖閣。還沒來得及說話,正德就一把拉住他手臂喜滋滋地道:「你們來的正好,快來看看寧王進獻的好東西。」

    「寧王?」楊凌唬了一跳,自從來到京城,他也不是沒考慮過自己所知有限的關於這個朝代的信息,寧王地事他可是知道的,可是這位寧王造反造的太無能了,按照歷史的發展,根本不算個禍害,所以楊凌一直也沒太把他放在心上,不過突然聽到他的名字,仍是不免一驚。

    正德樂呵呵地扛起一筒沉重的大型焰火道:「來,我們去御花園放焰火!」

    楊凌見他像扛著火箭筒地到處亂晃,連忙上前將焰火搶了下來道:「皇上小心,這種東西裡邊有火藥,可是萬萬大意不得。」

    谷大用聽楊凌一說也才省起這東西的危險,方才一時大意整箱的抬到皇上跟前,還讓他親手搬弄,這要是不小心弄燃了一枝,就算皇上無恙,若只是受了驚嚇,也夠砍他腦袋了,谷大用頓時嚇的臉色蒼白,慌忙奔上來從楊凌手中接過焰火放進箱中,叫小太監趕緊將焰火箱子搬走。

    正德眼巴巴地看著他們把箱子抬走,戀戀不捨地道:「可惜……可惜,這時光尚早,點彩燈又不是時候。」

    楊凌又潑了一桶冷水道:「皇上,如今尚在大喪期間,如果在御花園中大放彩燈,被群臣們知道了還是一樁麻煩事,況且太皇太后、太后兩位老人家也定是不肯答應的。」

    正德到底小孩心性,雖也時常想念父皇,但是見了這新奇好玩地東西,又怎能耐得往性子不去碰,可是聽了楊凌的話,他也知道這事兒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不禁嗒然若喪。

    劉瑾見正德皇帝滿面失望,忽地靈機一動,不禁呵呵笑道:「皇上若想觀看這焰火彩燈,倒也不是沒有法子,可是說出來皇上難免還是要受到三位大學士責怪的。」

    正德忙道:「老劉有什麼好主意?快講快講!」

    劉瑾笑嘻嘻地對皇上道:「皇上圈了七個莊子,可還沒得空去瞧瞧呢,若是借口去皇莊瞧瞧,大學士們縱有微辭,想必也不會太過責備,到了那裡咱往山坳中一鑽,還不是想點燈就點燈,想放火就放火?」

    正德眼睛一亮。立即撫掌道:「好,朕去自己的莊子瞧瞧,他們還能再來饒舌不成?楊凌,你快快回去準備一下,朕午後要去皇莊瞧瞧。」

    楊凌見劉瑾望著自己使了個眼色,心中頓時恍然:「劉瑾果然了得,他這法子可是一箭雙鵰。既如了皇上的意,也幫了我的忙了。」楊凌息了勸阻皇上出宮地念頭。立即忙道:「是,臣馬上去辦。」

    …………

    楊凌回到鎮撫司,領了四名親兵飛馬趕回高老莊,連家也沒回,先去了神機營大帳。官兵此時正在後山上伐木除草,要建幾處營房出來。這五百親兵楊凌一直交由柳彪帶領,楊凌趕到山上找到柳彪,把皇帝要來放焰火的事對他說了,又仔細囑咐一番。柳彪立刻集合親兵親自帶著人進山安排去了。

    楊凌一切安排妥當又急忙返回家中。他一夜未回,韓幼娘幾人雖不信他會出事,可是心中難免牽挂,一夜也都睡的不太踏實。

    這時幾個人正在花園葡萄架下乘涼,如今快六月的天氣,天氣悶熱。加上昨夜睡地不太好,幾個人都精神不振,有點昏昏欲睡了。

    韓幼娘支著下巴,無意間一抬頭,瞧見楊凌沿著曲廊大步走來。立即跳起來喜道:「相公回來了!」其他幾人回頭看見楊凌都喜悅地迎了上來,楊凌目光一掃,見只有幼娘、張氏、蘇三和雪裡梅四人,那位高文蘭姑娘並不在旁邊,便道:「高小姐不在么?」

    雪裡梅道:「我們請了她來廊下喝茶,可是高家小姐說她已是府上的奴僕,非要在一旁以婢禮侍候。幼娘姐姐見了不忍,只好打發她離開了。」

    幼娘一見相公滿頭是汗,忙拉了他到廊下坐下,說道:「相公,瞧你跑得這一身汗,先喝些茶解解渴,文心小姐現在……現在如何了?」

    幼娘一提起那位文心小姐,幾個女子都有些緊張,四雙妙目不禁都投注到他身上,楊凌瞧瞧四下沒有外人,便壓低嗓門道:「別擔心,高小姐暫時還沒有事,我已託付教坊司的人看顧著呢。」

    幼娘幾人聽了頓時鬆了口氣,大嫂張氏不禁合掌喜道:「謝天謝地,那麼一位無辜的好姑娘,幸好蒼天有眼。」

    楊凌嘆道:「你們呀,欽犯是那麼好救的么?皇上不赦了她欽犯的身份,誰把她領回家就是抄家滅門地大罪!」

    幼娘張氏來自鄉下,蘇三和雪裡梅整日里擺弄的又都是琴棋書畫,哪曉得其中利害,一聽楊凌這話幾人臉色都變了,蘇三擔心地道:「這事情竟有這般嚴重?那……那是不是這位姑娘便救不得了?」

    楊凌搖搖頭道:「也不盡然,我倒是討來一個辦法,可是還沒來得及和皇上說。如今皇上要來皇莊,今晚定要在咱里用膳地,這一路上我想了又想,如果今晚幼娘你陪我去見皇上,說不定就能馬到成功。」

    幼娘奇道:「甚麼?相公要我去見皇帝?!」

    楊凌點頭笑道:「依著皇上的性子,用這辦法我有六成的把握可以讓皇上赦了高小姐,如果……你你去皇上面前露一面,再做出一副病怏怏的模樣,那把握至少便有了九成。只是……我擔心你見了皇帝會怕的連話也說不出來,若被他看出破綻那便不美了。」

    韓幼娘聽了認真地想了片刻,決然道:「相公,就算見皇帝……見皇帝我也不怕,你告訴我怎麼做,我一定能做的到。」

    楊凌安慰道:「你不用擔心,這個皇帝沒有一點架子,很好說話,你以前曾經見過他的。」

    韓幼娘吃驚道:「甚麼?我何時見過皇上?」

    楊凌微笑道:「不記得曾經來咱家祝賀咱們搬來京城的那些東宮侍讀了么?那個扯著破鑼嗓子一會兒叫你嫂子、一會叫你幼娘姐姐的傢伙,便是當今皇上了。」

    …………

    神機營掌火器,土卒擅使火銃火炮,如今官兵持在手中地卻是江西寧王進供的巨型焰火。楊凌一回到村中首先想到的就是預防山火,因此吩咐柳彪進山尋找一個草木稀少的地方。

    柳彪先找了村中地保問清了四周地地況地貌。按照地保的指點,很快找到了一處峽谷,這裡草木稀少,僅有地百餘顆樹木也被柳彪派人削去樹枝拖走,只餘下一顆顆光禿禿的樹榦。

    天色垂暮,正德才在御林軍的護侍下趕到高老莊,後邊的大漢將軍抬著十五口箱子。除了十箱焰火,居然還帶了五箱彩燈。

    等到這大隊人馬沿著山中小路進了那處峽谷。天色已大黑了。楊凌今見他帶來五箱彩燈,乾脆叫人取了出來全都掛在那百株樹榦上,這五大箱竹蔑彩絹製成的彩燈一經支開點燃,頓時尤如漫天星火,本來漆黑荒涼地山谷立時充滿了一種神秘浪漫的氣氛,使人疑似置身星河之中。

    這樣美麗地夜景不只正德從未看過,便是隨他前來的劉瑾、谷大用以及滿坑滿谷的官兵都瞧得心曠神怡,生怕驚擾了這仙境般的氣氛。

    待到「嗵」的一聲,第一枝焰火升空。旋即如同金菊銀絲漫天怒放,一會如流星雨,一會如火樹銀花,一會又如萬千火龍、銀色垂柳,腥紅地、湛藍的、金黃的著色,奼紫嫣紅絢麗無比。

    楊凌站在正德身邊。仰望著這時美麗的讓人失神地夜空,心中只遺憾沒有帶著幼娘一起來欣賞這難得的美景。

    燦爛總是短暫的,不知多少能工巧匠,耗費了多少銀兩製造的焰火終於燃盡了,山谷里瀰漫著一股硝煙味兒。楊凌使勁地吸了口嗆人的火藥味兒。在心中暗暗發誓,明年將要離開這個人世之前,一定也要讓幼娘欣賞一次無緣美麗的焰火,場面一定要比這次更大,氣氛更浪漫,讓幼娘心中永遠留著一個浪漫地夢。

    直到興沖沖地踏進威武伯府,正德皇帝還是興奮不已,這樣的一幕景色對一個久居深宮。卻又充滿浪漫的小孩子來說,實在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衝擊,以至豐盛的酒筵席上他一直興緻勃勃地談那些焰火。

    皇帝老子不吃飯,別人怎麼好開動?大家只好一起在那兒挺著。正德興奮了半晌,才對楊凌笑道:「楊凌,幼娘姐……咳咳,你地夫人呢?朕怎麼沒有看到?」

    楊凌心中暗喜,連忙起身道:「回皇上,拙荊自從知道皇上要來,也歡喜的很呢,可是她是婦道人家,不好出來見你。」

    正德擺手道:「哪來這些規矩,請她出來見見吧,呵呵,早知道這麼好玩,你應該帶她一起去的。對了,你還沒有告訴過她我的身份吧?」

    楊凌忙道:「皇上吩咐過的,臣哪敢違背?她還不知道您就是那位小公子呢。」

    正德大喜,好像又找到好玩的東西,他連忙道:「快要她出來,呵呵,想必一見朕,她一定會嚇得大吃一驚。」

    幼娘出來時,楊凌、正德、韓幼娘都大吃一驚。幼娘是故意裝出的震驚,不過雖說已經知道這位皇帝就是當初見過地那位小公子,她的心情還是十分緊張,雖是做作,倒有七分的真實。

    楊凌和正德可是真的嚇了一跳,楊凌雖說要她裝扮的像是久病在床,可是也沒想到韓幼娘會這般形像。頭髮凌亂,臉色臘黃,好似剛剛拖著病軀從床上爬起來似的,正德瞧見她模樣不禁大吃一驚,吃吃地指著她道:「你……你……怎麼這般模樣?」

    韓幼娘緊張地摸了摸臉蛋兒,也不知蘇三塗的這薑汁會不會被人看出破綻。楊凌見幼娘還是有些緊張,忙替她答道:「皇上,拙荊自從上次大病之後一直未曾痊癒,這身子越拖越弱,微臣實在是……唉!她這病如果有郎中時時在一旁服侍,慢慢調理也就好了,可是咳!」

    正德不以為然地道:「那你便找個好郎中嘛,難道你連個郎中也請不起了?」

    楊凌愁眉苦臉地道:「皇上有所不知,拙荊患的是婦人之病,何況還要人隨時服侍在旁,男人實在是不方便呀,臣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郎中,後來好不容易尋到一個郎中,不但醫術高超,而且又是女子,實在是最合適的人選了,可是她……咳!不提也罷!」。

    正德聽的莫名其妙,問道:「既然找到了合適的郎中,為什麼不聘她上門診治?你又有什麼難言之隱了?」

    劉瑾瞧了楊凌一眼,湊到正德跟前溫聲細氣地道:「皇上,楊大人寧可讓夫人病著,也不敢找那位女郎中,實在是因為……那位女郎中是高廷和的女兒。」

    正德聽了一呆,半晌才奇道:「高廷和?高廷和是誰?他的女兒很了不起么?既然是做郎中的,為甚麼不能給幼娘姐……楊夫人看病?」

    劉瑾聽的差點兒腦充血,他連吸兩口大氣,才一臉怪異地道:「皇上,高廷和就是……就是給先帝診治病情的那位太醫呀。」

    正德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他瞧了瞧楊凌和病體孱弱的韓幼娘,默然半晌才緩緩問道:「是他的女兒?我記得他的女兒好似也受了懲罰,那女子現在在哪裡?」

    劉瑾忙道:「回皇上,高太醫失職誤診被砍了頭,他的女兒……刑部判她充入教坊司永世為奴了。」

    「哦?教坊司?」教坊司這衙門正德自然知道,可是卻從沒人向他提起教坊司除了宮廷禮樂歌舞還有什麼,他不禁奇怪地道:「入教坊司為奴?在那裡做些甚麼?」

    劉瑾陪笑道:「就是陪人喝喝酒、跳跳舞,哄男人開心。」

    劉瑾說話八面玲瓏,這句話可是一點毛病挑不出來,首先教坊司的確有這種樂伎,誰知道教坊司安排給高小姐的是不是這一種。至於另一種更卑微的,若真有人挑毛病,一句皇上年幼,免得污了聖聽就足以對付了。

    正德聽了果然大為不滿,拋除他還不能理解的貞操節氣,這種懲罰讓他感覺好似沒有懲罰一樣。這種奴婢做的也太開心了,這是為奴呀還是享福呀?

    正德不悅地指袖道:「洪鐘那個老糊塗,這算是甚麼懲罰?劉瑾,明日你就去教坊司傳朕的口諭,調那個高……什麼和之女到威武伯府充作家奴,專司為楊夫人診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