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85章 率軍入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85章 率軍入宮字體大小: A+
     

    朝房內,三位閣老、六部尚書和輪值大臣正焦急地等候著東暖閣的消息,暴雨象一條條鞭子似的抽打著大地,也抽得他們的心不停地抽搐。

    這些老臣大多白髮蒼蒼,朝房內只聽得外邊風急雨驟,電閃雷鳴,幾個人卻默默無語,只是注視著乾清宮的方向,滿面憂慮。

    猛地喀喇喇震天撼地的一個驚雷,震得猝不及防的幾位老大人一個哆嗦,隨著又一道閃電,一個人影兒閃進了房中,高聲宣道:「聖上有口諭!」

    幾位老臣聞言霍地站了起來,吏部尚書馬文升激動得鬚髮直顫,一迭聲道:「張公公,皇上醒了?皇上怎麼樣了?」

    劉健等人也是滿面激動,他身為閣臣之首,強自抑制著情緒,向司禮太監張公公參拜道:「臣等接旨」。

    眾大人這才醒悟,一起拜了下去,張公公說道:「皇上口諭,朕躬無恙,諸愛卿勿需掛懷。眾位愛卿是國之柱石,不可過於勞累,著即回府休息,由宮中御馬監遣車相送。明日朝會歇了,朝中諸事悉由三位大學士決斷,」

    張公公傳了旨意轉身要走,劉大夏急了,他唬地跳起來攔住張公公道:「張公公,聖上龍體到底如何,太醫可有說法?」

    劉大夏是弘治帝的愛臣,張公公雖是司禮監四大首領之一,也不敢得罪,但這事是他隨便說得么?張公公只得道:「劉大人,莫要難為咱家,這些規矩您還不懂么?」

    劉大夏怔了一怔,悵然鬆開了扯住他袖子的手,瞧這樣子皇上的病情不輕啊,否則豈會見都不見他們一面就吩咐他們回府休息,對消息封鎖的如此嚴密?

    眼見張公公出了朝房,馬文升重重地頓了頓足,對當日輪值的吏部右侍郎焦芳道:「老焦,今夜你要時時候著東暖閣的消息,如果皇上皇上有急事相召,千萬不可延誤了」。

    弘治帝喜用老臣,這位吏部右侍郎焦芳也是個七十一歲的白髮老人了,不過卻精神矍爍,身板兒很是硬朗,他明白馬尚書話中之意,也深知這事的重要性,聽了他吩咐忙拱手道:「是,大人儘管放心,下官時刻候著,不敢怠慢」。

    馬文升點了點頭,這時門外御馬監的車駕已經駛至門前,皇帝遣車相送,這恩寵就是這些老臣以前也不曾生受過,此時見了心中卻毫無喜悅,冒雨登車之際,李東陽站在車轅上翹首望了一眼乾清宮的方向,遠遠的只見***如晝,宮女、太監進進出出,氣氛十分緊張,不禁喟然長嘆一聲。

    張、太子朱厚照和永福、永淳兩位公主守在東暖閣外,雖只一門之隔,可是裡邊那位他們最親近、最重要的親人情形如何,他們卻只能通過太監和御醫們的口中探得些許消息,未得弘治召見,連他們也不得進入。

    東暖閣內,弘治倚在靠枕上,聽著耳畔嘩嘩的大雨聲發怔,王岳、苗逵、范亭三人跪在面前,額頭緊緊挨著地面,大氣兒都不敢出。

    弘治年前就大病一場,養了月余才好,而這次在朝堂上突然昏厥,整整搶救了一天才醒,他自知身子已熬得油盡燈枯,這一次真是大限不遠了。

    他是個極迷信的人,如今京師大旱之後,突降暴雨,而且就在他暈后不久,在他想來,這已是蒼天給他的最明顯的預示:我是天子,天公垂淚,風雨大作,可不正是朕要殯天了么?

    他嘆息一聲,心裡一直在想著讓他放心不下的兒子,他繼位時年歲也不大,可是兒子如今雖然15了,卻仍性情跳脫、不夠穩重,那決不是朝臣心目中一個合格君王的形象。

    這個兒子精力充沛、聰明過人,但是卻象一匹野馬,受不得半點拘束,原以為兒子再大一些就會沉穩起來,然後現在已到了把天下給他的時候,他能行么?

    他看了一眼戰戰兢兢跪在面前的三個最寵信的內官,他們對自已都是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可是如果換了尚且年幼的太子,他們還能不能做到這麼忠心?亦或逐漸倚權自重、以臣壓主?他們手中可掌據著大明最精銳的京師三大營和最大的秘探組織呀。

    弘治不能不擔心,各地的藩王雖然早被削去三衛,但未必就沒有野心,前些日子楊凌呈給他的鮑參將貪墨的賬冊,更是讓他有所警覺,朝中待京營將領極為優渥,一個三品大員竟可以為了些蠅頭小利甘犯軍法,如果各地藩王授以珠寶美女,難道就不能有人被收買么?

    況且京營火銃的彈yao製作是軍中極大機密,在這時並不是隨意一個工匠都可製作出最精良的火器和彈yao,那些聲稱購買火藥槍枝用以除盜自保的地方豪強,經錦衣衛一查竟全是子虛烏有,那些彈yao去向竟是就此下落不明,那點數量的火器倒是不足為慮,慮者怕是有人尋了工匠仿製。

    火銃在北地不敵騎兵,但在南方水田、叢林,山野中卻是極好的武器,更是被削去三衛無法堂而皇之練兵的王爺們可以迅速裝備一支軍隊的最好選擇,購買火器的人能是誰?是楚王、寧王,還是吳王?這些都不可不防呀。

    弘治出神地想著,半晌才長嘆了口氣,疲倦地道:「擬旨」。

    候在紫檀小長桌后的司禮監秉筆太監忙應了一聲,捉起一隻狼毫,只聽弘治息急促地喘吸了一陣,才道:「第一道旨意,魏國公徐俌掌神機營二十載,然御下不嚴、軍紀渙散,軍中大員私售軍資,敗壞綱紀,今撤去神機營營官之職以示懲罰,神機營兩員副將各自侯參,暫著英國公郭勛掌理軍務」。

    他靜了靜又道:「第二道旨意,御馬監武驤﹑騰驤﹑左衛、右衛4營調出皇宮,駐守九城,三千營巡哨京師,五軍營、神機營分屯京師左右,調神機營左哨軍入宮駐防」。

    苗逵聽了機靈靈打個冷戰,身子俯得更低了。皇上突然調防,顯然是因為御馬監四營久駐宮禁,這是有所防備了,可是皇上當著自已的面下旨,顯然又對自已個人仍然很是信任,一時間苗逵心中翻來覆去,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

    弘治感到頭腦一陣暈眩,有些想要嘔吐,他硬撐著道:「第三道旨意,曉諭各地衛所駐軍,嚴守關隘,全軍戒備,所有藩王不得擅離封地、不得無旨進京,否則以謀逆論處!」

    他說一道旨意,那秉筆太監磕一個頭,然後提起筆來勿勿寫就。弘治聽秉筆太監寫罷,匆匆念了一遍,嗯了一聲道:「就這樣,下去用印吧」。

    弘治說著又擺了擺手道:「你們都先下去吧,把太子喚進來,朕要和他說說話兒」。

    ******************************

    楊凌走進了朝房,這朝堂是一個長長的通間,裡邊光線昏暗,因為皇帝病危朝會已停,這朝房裡現在冷冷清清的,只有一個正沒精打彩的文官背對著他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楊凌也沒驚動他,徑走到牆角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往椅背上一靠,只覺得腰酸背痛。

    那日從錦衣衛出來,楊凌本想先回家去瞧瞧,馬至護國寺街見院中已熄了***,不想擾了幼娘,便連夜趕回了山中,也虧得他沒有耽擱,朝廷的旨意也是風雨不誤,他前腳進了帥帳,後腳聖旨便到了。

    根本不曾稍歇的楊凌立即又率大軍返京,這一路疾行更加辛苦,比起他單騎狂奔卻慢得多了,五千官兵足足走了三天一夜,至今日才返回京師。

    楊凌在朝房外已覆了聖旨,可是等了會兒傳旨太監還未召他進見,楊凌想起如今皇上的病情,看樣子說不準兒什麼時候才能見他,便躲進了朝房想先歇上一會兒。楊凌並直了兩條腿,長長地出了口氣,合上雙眼迷迷糊糊地歇息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聽到一陣腳步聲響,半睡半醒的楊凌睜眼一看,見到幾個不相識的人走了進來,能有五六個人,都是三四品的文官,楊凌見與已無關,便又合上眼睛養神。

    這幾日三位大學士仍有宮中辦公,各司有需要決斷的事情便逞進宮來,那幾個文官剛剛向大學士呈了公文,因為其中有幾件是急待批複的,便暫來朝房等候。

    這幾位大人的眼神兒都差點兒,也沒人看清昏暗的牆角還坐著個武官,便在長凳上坐下嘮起了公事。吏部左侍郎王鏊憂心忡忡地道:「皇上龍體欠安,朝野為之震惶,這幾日也不見好,許多事情三位大學士又不能獨斷,這可如何是好?」

    詹事楊芳安慰道:「王大人勿需著急,聽說皇上已下旨著東宮與三公議政,太子是儲君,當此時刻,有些事是可以替陛下做主的」。

    王鏊嘆道:「太子年幼,尚不知民間疾苦,若是遲上些時候才予批示,不知又有多少災民遭殃呢」。

    那趴著的輪值官聽見聲音醒了過來,扭身瞧見是王鏊不由笑道:「原來是濟之,我說聽著聲音耳熟呢」。

    王鏊這才看清那趴在桌上瞌睡的輪值官是右侍郎焦芳,忙拱手道:「原來是焦大人輪值,皇上龍體如何?」

    焦芳搖頭一嘆,張了張嘴正要說話,一個老太監捧著堆奏摺走了進來。這太監正是侍奉東宮的鐘鼓司太監劉瑾,太子受皇命替父盡責與三公議政,便把身邊幾個得力的太監都帶了來。當然,他們也不過就是送送籤押的批奏,傳傳需詢問的官員,算不得什麼大事。

    可是劉瑾原本只在鐘鼓司撞撞景陽鍾,敲敲司辰鼓,是個不起眼的太監,而今他手裡捧的是朝廷的令諭,傳喚的是朝中的大臣,雖說乾的活是個跑腿夥計,可是接觸的都是一等一的人物,他的心中不禁大生「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感慨。

    尤其如今皇上病危,東宮登基已是轉眼兒的事,做為太子信任的人,他將來的前程無限光明,一想到這些,劉瑾的工作熱情頓時高漲,在謹身殿、文華殿等三位大學士辦公場所和朝房間整天跑來跑去的,他也不覺辛苦。

    此時他捧來的是工部和刑部兩個官員的摺子,兩人點收了,向他道了聲謝,劉瑾笑嘻嘻地受了,好象是他批複的一般,神情間頗覺光彩。

    王鏊問道:「這位公公,信陽水患,報荒求賑的摺子還沒批下來么?」

    劉瑾道:「咱家收到的只是工部和刑部的摺子,想是三位大學士還不曾閱過那摺子」。

    王鏊頓足道:「我加了急字的,怎地還不批複,信陽洪水泛濫,百姓衣食無著,朝廷應及時免賦稅、賑災糧,遲了若激起民變如何是好?」

    劉瑾猛想起聽宮中幾個大太監議論過地方百員謊報災年,諉脫稅收的事情,不由賣弄地笑道:「大人勿急,如今才剛剛進了五月,哪有訊期來的這般早的?沒準兒是豐歲妄報荒年呢,說不定是那地方官和朝中信陽籍的朝臣狼狽為奸,買好地方,博取名聲,大人得查准了才好」。

    可巧,侍郎王鏊恰好正是信陽人,一聽劉瑾的話他如何能忍,頓時勃然大怒,砰地拍了一下桌子道:「公公莫要含血噴人,信陽大水早有稟報,這災荒的事難道還是假的不成?朝中大事,你懂些什麼?不要信口雌黃!」

    劉瑾被他訓斥得滿面通紅,臉上有些掛不住,不禁又羞又惱地冷笑道:「咱家說的也是些臟官貪官慣使的手段,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大人不是那狼狽為奸的人,何必這樣發惱,叫旁人瞧了還道你心虛呢」。

    旁邊的詹事楊芳也是信陽籍的才子,聞言立即冷笑道:「若是作弊那便該拿出作弊的證據來,難道只憑著你的三寸不爛之舌,行那胡亂誣衊的本事么?」

    劉瑾怒了:「***,咱家好心提醒你們不要被地方官騙了,一個個半截入土的、比我還大著幾歲呢,怎麼都跟個愣頭青似的,咱家招你惹你了?」

    他一時忘了上下尊卑,也沒好氣地道:「若是著咱家去找證據,朝堂上還要你們這些人做什麼?我只說或許是官員勾結,又沒說一定便是,你若不心虛,怎麼給踩了你尾巴似的?你算個什麼東西?」

    楊芳老頭兒大怒,站起來厲聲喝道:「我乃朝廷堂堂三品大員,你這連聖人書都不識的閹人是什麼東西,也配在朝房說話?」

    劉瑾被人當面罵作閹人,正觸了他心中禁忌,一時麵皮紅得發紫,他也顧不得厲害,上前便是一掌,正打在楊老頭兒的臉上,楊芳一聲怪叫,猱身而上伸出五指就撓了劉瑾一把,劉瑾臉上頓時五道指印,一個老書生、一個老太監吼叫著扭打在了一起。

    王鏊等好友見這閹人竟敢在朝房內毆打朝廷命官,立即涌過來打做一團,也有那和楊芳不相熟的,不過同是文官,不免同仇敵愾,假意相勸,只是雙手抓著劉瑾膀子不放,楊芳得隙,劉瑾頓時又挨了兩記老拳。

    楊凌坐在暗處早被他們的爭吵驚醒了,彼此的爭執他也瞧在眼裡,雖說史上的劉瑾是個壞得不能再壞的大惡人,可今兒這事他原也沒說什麼過份的話,信陽可能確實發了大水,不過虛報荒年、買好地方,為自已謀求陞官資本的事兒也不是沒有,說的不對不理會他就是了,何必發這麼大的火呢。

    為這麼點事兒,這麼多好鬥的老頭子就打起了群架,還真是夠無聊,楊凌又好氣又好笑地衝過去,把劉瑾硬從人堆里扯了出來。

    幾位大人瞧見闖出救人的是個武官,不禁怒道:「你是什麼人,這閹豎用心險惡,信口雌黃,誹謗朝廷大臣,你竟敢插手救他?」

    楊凌聽了有點兒惱火,他皺眉道:「諸位大人,區區一點小事用不著這麼扣帽子吧?今天這事兒不過是因他無心的一句話,大家各退一步也就事了,何必咄咄逼人呢?」

    劉瑾被拉扯得披頭散髮,這時瞧清救他的人是楊凌,頓時如見親人地扯開嗓子道:「楊大人,你瞧瞧,你瞧瞧,這象什麼話?我說什麼啦,他們這也太欺負人啦」。

    這邊正吵著,一個小太監站到門口喚道:「哪位是楊凌楊大人,皇上召見!」說完了一瞧朝房內這架勢,那小太監也愣住了。

    楊芳等人久聞楊凌之名,卻不認得他本人,此時一聽這人就是楊凌,不由得愣在那兒,楊凌趁機把臉上掛著五條血凜子的劉瑾拉出了朝房,好一通安慰,劉瑾才哭唧唧地告辭找朱厚照告狀去了。

    楊凌跟在小太監後邊進了乾清門,直趨後宮,剛剛拐過一個曲廊的月亮門,一個提著宮裙的少女急匆匆從藤架子後邊搶了出來,兩下子猝不及妨,那少女竟一頭衝進了他的懷裡。

    楊凌趕忙的扶住了她,那少女哎呀一聲,俏臉通紅地從楊凌懷中跳開,揉著發酸的鼻子,眼睛一對上眼前這個男人的目光,那姿容秀美的少女忽然愣住了。

    她瞪大了眼睛瞧著楊凌,忽然滿面驚喜地衝過來,一把上前他的胳膊,興奮地叫道:「原來是楊將軍,快,快,快隨我去救人,皇兄正在追殺國舅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