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71章 儆猴熬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71章 儆猴熬鷹字體大小: A+
     

    弘治皇帝又驚又怒地站起身來,手指楊凌,氣得一時半晌說不出話來。

    其實他對楊凌很是欣賞。前幾日楊凌對於軍事上的見解,弘治事後和劉大夏提及,劉大夏雖覺其中尚有許多細節還待推敲商榷,但是對他的見解也持肯定意見,認為的確獨立特行、頗具卓見,是以也不吝讚美。

    楊凌侍讀太子,不講四書五經,只講山川河流、風情人俗,甚至異域他國的事情,弘治自有耳目通報,也早已事先知曉了。不過弘治自已頗好音樂和繪畫,臣子們常常為此再三進言,擔心皇帝耽於此道,誤了政務。弘治每次聽了都只是一笑置之,認為是酸儒之見,所以他對於太子博聞雜學也不以為然。

    在他想來楊凌是宣府第一秀才,學識自然是不差的,而今他不講聖人之言,卻從旁門左道入手,想來也是知道太子的脾性,所以才棄了『讀萬卷書』而用『行萬里路』的法子教授太子,也算是頗費苦心了,因此對他極為讚賞。

    但是今兒他在這裡教授太子為君之道,頗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伎倆,如今竟被楊凌躲在暗處聽了去,饒是弘治一向待人寬厚,也不覺惱羞成怒。

    他冷冷地看了楊凌一眼,忍著氣道:「楊侍讀,你只是驚了聖駕么?」

    楊凌吃吃地道:「皇上,臣臣不明陛下的意思」。

    弘治一拍書案,一字字道:「楊凌,昨日太子可曾出宮,去過甚麼地方?今日李東陽彈劾張鶴齡的摺子,可是出自你的授意?」

    楊凌心中一寒:「這事兒做的何等隱秘,皇上怎麼知道了?難道八虎之中有皇上的耳目?不,不會的,如果是八虎通風報訊,皇上早阻止太子私自出宮了,不會事後才知道,那麼是誰走漏風聲的?東廠?錦衣衛?他們不會拆自已的台,還能是誰?」

    楊凌想著身子一震,突然想起那個聽說已經秘密成立的西廠,難道是無孔不入的西廠秘探?西廠的復立極其秘密,現在還未正式公開,西廠的督主是誰還不知道,西廠的成員也大多身份詭秘,是西廠的人么?

    他跪在下邊胡亂想著,弘治恚怒地道:「你膽大包大,慫恿太子出宮、擅入煙花之地,毆打侯府家人,這也罷了,身為臣子,彈劾他人時卻不能光明正大、直奏於君上,卻暗施詭計,馭使大臣、利用君上,實是其心可誅!」

    皇上越說越怒,在書案上重重一拍,楊凌不由得一哆嗦,為帝王者最忌的便是臣壓主上、最恨的便是在君王面前玩弄權謀,雖說弘治以為是自已見權臣侵佔民利,故而為民請命,卻認為自已欺太子年幼,使用計謀利用太子,這可是犯了天子的忌諱了。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弘治若是龍顏大怒,會吝惜於斬了自已一個小小的侍讀么?楊凌越想越怕,吶吶地伏在地上不知該如何解釋。朱厚照有心為他求情,可是見父皇滿面怒容,一時也不敢輕易開口了。

    就在這時,門外苗逵的聲音道:「金夫人,皇上正在檢查太子功課,您還是先去後宮侯著吧,等皇上回宮,一定會見您的」。

    然後只聽一個女子聲音道:「滾開,我現在就要見皇上,皇上,臣妾冤吶,皇上,為臣妾作主啊!」

    弘治怒道:「甚麼事?」

    苗逵打開殿門,誠惶誠恐地道:「皇上,金夫人她」。

    他話未說完,已被人一把推開,一個年約五旬的貴婦人沖了進來,見了弘治噗地跪倒在地,哭哭啼啼地道:「皇上,臣妾冤枉,鶴齡一向安分守已,不敢胡作非為,怎麼會強佔民宅、私賣官鹽、強娶青樓女子呢?都是那李東陽嫉恨皇上寵信鶴齡,才出言污衊,求皇上為臣妾作主啊,嗚嗚嗚那孩子長這麼大還沒進過牢獄呢,皇上」。

    弘治皺了皺眉,溫聲道:「金夫人請起,壽寧侯在金殿有失臣儀,朕只是略加薄懲,方才朕已對說過,過上幾日便要赦他出獄的,勿需驚慌」。

    楊凌瞧了瞧身旁跪著的婦人,心道:「這就是當今皇上的丈母娘么?好極了,但願她這一打岔,皇上便忘了懲治我才好」。

    金夫人不依不饒,繼續哭鬧道:「皇上,李東陽在金殿上追打鶴齡,他受不得激,才奪錘打人,實實怨不得鶴齡啊,這孩子哪有什麼罪過?皇上要懲治,應該嚴懲李東陽才是,求您放了鶴齡吧」。

    弘治鐵青著臉,肥胖的身子因為激動呼呼直喘,朱厚照見了忙扶住他,擔心地道:「父皇,您且寬心稍坐,不要過於激動了」。

    弘治在榻上坐了,見金夫人哭鬧不休,心中愈加憤怒,轉眼瞧見楊凌跪在那兒,門口谷大用也在探頭探腦,不由恨恨地一指谷大用,罵道:「混賬東西,給我滾進來!」

    金夫人正三嗨嗨一后勾地哭著,被他疾言厲色一聲大吼嚇得一愣,一下子收住了哭聲,谷大用連滾帶爬地跑進來,跪在地上,弘治面沉似水,厲聲道:「你們這幾個膽大包天的東西,竟敢鼓動太子出宮,被壽寧侯府的家人打傷了太子,朕剮了你們的心都用,若是太子有所不適,朕滅了你們九族!」。

    谷大用磕頭如搗蒜,連聲道:「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太子出宮是為考察民情,哪想到會有那豪奴大膽,老奴該死,老奴為了太子,拚死向前,也被侯府豪奴給打了呢,皇上!」

    他靦起臉來給皇上看他臉上青淤的傷痕,金夫人聽說太子被自已兒子府上的家丁給打了,這一來也嚇得不敢吱聲了,直愣愣地跪在一旁瞧著。

    弘治見金夫人不在吵鬧,心中暗暗吁了口氣,他瞪著谷大用道:「哼,若不是你們鼓動太子微服出宮,怎麼出發生這樣的事情?朕不懲罰你們,你們今後還不定會惹出多大的事來。苗逵,慫恿太子出宮者,一共幾人?」

    苗逵連忙跨前一步,躬身道:「啟稟皇上,侍讀楊凌、內監劉瑾、張永、谷大用、馬永成、魏彬、羅祥、高鳳、邱聚九人昨日隨同太子出宮,至晚方回!」

    弘治喝道:「把這九人押出午門」

    楊凌聽得激靈一下,只聽弘治喘了口氣,繼續道:「每人廷杖三十,以儆效優」。

    苗逵忙道:「遵旨!」他把手一擺,幾個小太監進來抓了楊凌、谷大用就走,谷大用跟死了老娘似的號啕大哭:「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奴才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饒命,太子爺救我呀」。

    楊凌有點兒納悶,打就打唄,不就三十板子么?頂多歇兩天也就是了,皇上沒砍他的頭,他已是長出了口氣。谷大用在東廠待過,卻深知錦衣衛行刑獄吏的板子功夫可不是衙門裡打人的板子,那些人都受過專門的訓煉,通常只有練到在磚頭上面蓋一張紙,一板子下去磚頭粉碎而紙張不破的錦衣校尉才有權執刑。

    所以他們行刑全看皇上心意,皇上若是不想讓人死,幾十板子下去打得血肉橫飛,看著其慘無比,其實上點金瘡葯歇上兩天啥事都沒有。若是不想讓他活,下杖時看起來很輕,皮膚也不破,但打起來痛徹心腑,只三十杖,皮下的血管就會寸寸斷裂,肌肉潰爛難愈,不久必死,根本無藥可救。

    谷大用不知道皇上心意,只看弘治臉色鐵青,認為這回是死定了,是以哭得其慘無比。

    朱厚照有點不安,他總覺得出不出宮是自已才能拿的主意,楊凌、谷大用他們只是聽命從事罷了,如今自已無事,他們卻被揍了一頓,心裡有點兒過意不去,他吶吶地對弘治道:「父皇,他們」。

    弘治一拂袍袖,說道:「皇兒是國之儲君,他們竟敢領了皇兒私自出宮,致使皇兒受傷,這樣大逆不道,不剮了他們已是法外施恩,皇兒不必多言!」

    金夫人聽了心中一寒,本想要求立即開釋張鶴齡、嚴懲李東陽的話便不敢再出口。私帶太子出宮若算是大逆不道的話,兒子府上的家丁打了太子,那該是什麼大罪?這事兒可沒聽家人說起過呀,什麼時候他們把太子打了?」

    金夫人心裡正畫著魂兒,弘治又道:「金夫人請起,不要再跪著啦,朕意已決,來人吶,傳旨下去,李東陽殿前失儀,罰俸三月以示懲戒,著即出獄。壽寧侯侵佔民利,證據確鑿,關押三日,罰俸半年,著即約束家人、退還不法得利。欽此」。

    「至於太子被打的事」,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金夫人,金夫人此刻囂張氣焰盡失,不敢再倚仗女兒受寵胡言亂語,她忐忑不安地盯著皇上,只聽弘治慢悠悠地道:「壽寧侯事先並不知情,否則也不會鬧出這樣的事情了,這事兒就算了吧,總是皇家的難堪,不要聲張出去了」。

    金夫人唯唯喏喏,連忙道:「是,是,皇上聖明,皇上開恩!」

    弘治輕輕哼了一聲,說道:「金夫人若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去後宮見見,勸慰一下,朕還要查閱太子的功課」。

    金夫人聽了忙不迭道:「是,臣妾告退,臣妾不打擾皇上了」。這婆娘連忙抹抹臉上的淚痕,灰溜溜地退了出去,她見脾氣一向甚好的弘治這番龍顏大怒,心中有些害怕,本想立即出宮,想想又怕仍然不依不饒再惹怒了皇上,急忙的又奔後宮去了。

    朱厚照見人都退出去了,忍不住涎著臉扯住弘治的胳膊哀求道:「父皇,昨日出宮是兒臣的主意,楊凌和大用他們都是我身邊的人,你把他們都打廢了,以後誰還敢跟著我呀?」

    弘治聽了呵地一聲笑了,他緩緩坐下,瞪了兒子一眼道:「知道護人了?哼!當朕不知道你如何胡鬧么?若沒有這般人鼓動,朕看你也想不出這許多胡鬧的花樣。谷大用、劉瑾那般人只知道討好你,弄些不上檯面的小兒花樣來嬉戲,教訓他們一下也是應該的」。

    朱厚照聽父皇語氣平和,知道他方才是做戲給金夫人看,不禁放心地嘻嘻笑起來,他也一屁股坐在弘治身邊,替他捶著肩問道:「那楊侍讀呢?人家可是個手無縛腳的書生,一個白白嫩嫩的屁股可經不得打的,父皇把他打殘了怎麼辦?」

    永福公主在屏風后聽見皇兄說什麼白白嫩嫩的屁股,不禁羞紅了玉面,輕輕地呸了一口。少不更事的永淳公主不禁奇怪地瞧了她兩眼,永福公主見她瞧著自已,不禁又羞又惱,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永淳公主吐了吐舌頭,不知道姐姐為什麼樣子怪怪的,與平時全不相同。

    楊凌講的那些天方夜譚的故事,對朱厚照的吸引力不亞於劉瑾等人的雜耍馬戲,那是他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世界,甚至做夢都想不到除了大明,世上還有這麼些多姿多彩的地方,相識雖然時間不長,他現在對楊凌也甚有感情,可捨不得他受了傷害,因此趁機為楊凌求情。

    弘治哼道:「楊凌么此人倒是個允文允武的可造之材,你莫要小看他是個書生,真正的大將之才,是不用親自捉刀上戰場的。他於兵事上的見解,劉大夏那樣的老將也甚是讚賞呢。」

    他輕輕笑起來:「此人小小侍讀,敢於秉忠與王侯作對,倒是個忠心的臣子。而且他知道自已人微言輕,懂得藉助李東陽和你這東宮太子迂迴上諫,不是個愚腐的愣頭青,朕很喜歡呢。

    如今朝中六部尚書都已垂垂老矣,幾位大學士年紀更是不輕,父皇覺得,這人若再好好磨鍊一番,將來必是我兒得力的臂膀。」

    他見兒子還有些糊塗,不禁無奈地笑了笑,說道:「你奇怪朕為什麼要懲治他么?呵呵,此人年輕莽撞,太過年輕胡鬧,行事不計後果,若不經過一番磨鍊,少年得志,難免要目中無人、那時好好一個柱樑之材,便要成為驕橫跋扈的權臣了,懂么?」

    朱厚照啊了一聲,似懂非懂地道:「原來……父皇要磨磨他,就象……就象兒臣讓人熬鷹一樣,越是要用他,越是要好好折騰折騰他,呵呵呵,只是……這個磨鍊先從屁股磨起,兒臣可有點兒奇怪。」

    弘治聽了兒子的比喻本來甚是欣然,待聽了他後邊的話,不禁啼笑皆非,這個兒子,還是不懂事呀。

    永福公主因為是自已發出聲音楊凌也不得不出去頂缸,聽他受罰心中十分不安,聽了父皇這話,這才長長出了口氣。永淳公主向姐姐豎起大指,眨了眨眼睛,姐妹二人相視一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