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70章 後宮起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70章 後宮起火字體大小: A+
     

    只聽朱厚照哼了一聲,頗有威嚴地道:「永淳,一點規矩也沒有,見了我也不知道行禮」。

    那嬌憨的少女聲音道:「算了吧,皇兄要肯講規矩,母后還少操些心呢,你整天我我的,從不稱孤道寡,我見的什麼禮?」

    楊凌立在屏風后,聽到朱厚照喚她永淳,心道:「弘治帝現有一子兩女,這個就是弘治最小的女兒永淳公主了,聽說她才11歲,難怪如此調皮,另一個自然就是永福公主了,這兩個小姑娘來做什麼?」

    永福公主年方十三歲,比朱厚照小了兩歲,卻端莊溫柔、十分知禮,小妹調皮,她也微笑著不去管她,仍然對朱厚照襝衽施禮,行了正式的宮廷禮節:「皇妹永福見過太子殿下,殿下千歲千千歲」。

    朱厚照素來不喜宮廷禮儀,方才雖然訓斥小妹,其實倒很喜歡她那樣隨和的態度,這時見永福公主真的施禮大禮,只好端然而坐受了這一禮,然後象個牽線木偶似的一抬右臂,乾巴巴地道:「皇妹免禮、平身,你們平素從不來春坊,今日這是?」

    永淳公主搶著道:「太子哥哥,後宮現在鬧得厲害,你快去」。

    永福公主突然咳了一聲,打斷她的話說道:「你們都退下去吧,我們有話要和太子殿下說」。

    「是!」谷大用機警得很,連忙答應一聲,一擺手,帶著兩個小太監退出門去,輕輕掩上了宮門。

    永福公主挨著軟榻坐了,面帶憂色地道:「皇兄,你快去後宮一趟吧,父皇一向最疼愛你,你出面或許能息得父皇的雷霆之怒。」

    朱厚照一時摸不著頭腦,疑惑地道:「父皇何事發怒?」

    永福公主說道:「剛剛午朝時,李大學士彈劾壽寧侯,說他巧取豪奪、廣占私田,在皇家賜的近四千公頃良田外又霸佔了近一千八百頃,與民爭利更不在話下,又慫恿家人私相買賣兩淮殘鹽120萬引,此外還霸佔民居、強索青樓妓女為妾,結果和壽寧侯當庭大吵,父皇一怒之下將兩人都下了大牢,這唉!」

    「啊?!」朱厚照傻了眼,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他呆了片刻,動了動眼珠道:「兩人兩人都下了大獄,好象以前也有人彈劾過壽寧侯,父皇從未如此震怒,這回是怎麼了?」

    永淳公主哧地一笑,蹦蹦跳跳地湊上去攀住他胳膊道:「李學士指斥壽寧侯外戚專權時一時失言,有提極母后張氏一榮俱榮之語,壽寧侯趁機指責他以臣下身份,訕言為張氏,是大不敬,罪應處斬。

    李學士勃然大怒,搶了金瓜武士的卧瓜錘在金殿上追打壽寧侯,他一個近六十的老頭兒,哪裡打得過壽寧侯,反被壽寧侯奪去金瓜踹了他兩腳,父皇大怒,說他們在君上面前有失禮儀,所以一同下了大獄」。

    朱厚照聽得直想笑,他翹著嘴角道:「怎麼會這樣?呵呵,咳咳,這」,他一邊說,眼角一邊往屏風後邊溜,可是外邊坐著兩位公主,楊凌哪敢應聲兒。

    永福公主白了幸災樂禍的小妹一眼,擔憂地道:「皇兄,父皇的身子一向不大好,如今李東陽被下了大獄,謝遷、劉健、劉大夏這班人率了滿朝文武跪在大殿求情,父皇憤然避入後宮,可是母后聽說壽寧侯被抓,又向父皇哭鬧不休,我和皇妹見勢不妙,才來見你」。

    朱厚照雖然頑皮,卻最是敬重父親,聽及此處忙起身道:「我說呢,父皇從不許任何女子擅入東宮講學之地,你們今兒怎麼會來,我這就去後宮,你們」。

    他剛說到這兒,遠遠的有人高呼:「陛下駕臨東宮,太子出迎!」這是宮中專門負責唱禮的太監,聲音亢亮悠遠,永福公主聽了跳起身來慌道:「糟了,父皇正在火頭上,若見了我們不聽旨意,恐怕更要生氣了,這這這」。

    永淳公主一扯皇姐,說道:「快,先躲起來,父皇說不定是來檢查皇兄功課的,等他走了我們再出來」。

    說著永淳小公主拉著皇姐躲向屏風後面,朱厚照攔阻不及,二人已隱入屏風後面,等了片刻,不見屏風後面傳出驚訝之聲,朱厚照正覺納悶兒,宮門開啟,弘治帝走了進來,朱厚照見了連忙俯身拜倒道:「兒臣參見父皇」。

    「起來吧」,弘治擺了擺手,向身邊隨侍的苗逵示意一眼,苗逵忙帶了人躡手躡腳地退了出去,輕輕關上了宮門。

    朱厚照起身,悄悄打量父皇神色,只見父皇神色平和,眸中似乎還帶著一絲笑意,不象勃然大怒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同時又有點兒奇怪。

    殿門一關,弘治也不再擺著皇帝的架子,他隨隨便便在書案旁坐了,拍拍錦榻道:「皇兒,坐!」

    朱厚照挨著父皇坐下,他不便提起後宮剛剛發生的事情,只好問道:「父皇剛剛罷了午朝,怎麼不歇息一下,瞧您,又冒汗了」。

    弘治慈祥地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母后正和父皇嘔氣呢,父皇來你這裡躲躲,呵呵,這兩日大學士們忙著春闈的事,你的功課可曾擱下?」

    朱厚照故作訝色,奇道:「母后和您嘔氣了,這是為什麼?」

    弘治照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面容一整道:「皇兒,你真的不知道嗎?」

    朱厚照心中一震,瞧見父皇洞沏心腑的眼神,他的額頭不覺滲出汗來。

    ******************************

    楊凌躲在屏風後面聽著這些皇子、公主議論國事如議家常,帝王之家、母儀天下的原來也和尋常家夫妻一樣,他正聽得有趣,便聽外邊高喊皇上駕到,緊接著一團香風,兩個宮裝的小佳人急匆匆地閃到屏風後面來,楊凌不由驚得呆住了。

    匆匆一瞥,只見一個身著明黃色宮裙的少女,姿容秀美,神氣溫婉,也就十三四歲,頭上挽著一個高聳烏黑的雲髻,雲髻下一張雪白嬌媚的小臉,眉如新月,眼含秋水,一眼瞧見了他頓時驚得櫻桃小口兒張成了O形,險些便叫出聲來。

    另一個小姑娘還是個黃毛丫頭,穿著一身絳紫色宮裙,小小的瓜子臉,年紀雖小,卻模樣可人,她的身材嬌小得如同一個香扇墜兒,她瞧見了楊凌也不由瞪大了眼睛,但是看見姐姐欲待驚呼,連忙一把掩住了她的櫻唇,向姐姐輕輕搖頭。

    永福公主被妹妹捂住了嘴,只露出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她眨了眨眼,向妹妹示意了一下,永淳這才放開了手,二人扭頭,兩雙明媚的大眼睛瞪著楊凌。楊凌苦著臉,先作了個揖,然後向外邊指了指,再指指自已,最後又拱了拱手,愁眉苦臉的如演啞劇。

    嬌小的永淳公主不禁嗤地笑了一聲,連忙掩著口,大眼含笑地瞪了他一眼。瞧見他這副模樣,永福公主眼中也不禁露出了笑意,這時弘治皇帝已經進了屋,二人生怕被父皇發現,連忙又向里靠了靠,這一來挨得楊凌更近了。

    楊凌和永淳都不甚在意,可是永福公主已是十三歲的大姑娘了,頭一次挨著一個男人這麼近,心中不免有些局促。那時節禮教大防,正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時期,有些大儒對於男女之間不再要求得象宋代以來那樣苛刻,另一些卻嚴格要求復古,對於禮教要求的愈來愈嚴苛,比如海瑞,只因為五歲的女兒從男子手中接了一個餅子,他就認為太過逾禮,逼著女兒活活餓死以全名節,都有點走火入魔了。

    永福公主皇家天胄,雖說性子落落大方,可是同一個青年男子這麼藏身一處,也著實不自在的很,況且她在宮中,真正見過的男子實實少得可憐。這時偷眼一瞧,這人身著打扮似是太子身邊的侍讀,長得俊逸高挑,鼻直口方,十分的英俊,俏面不由更紅起來,迷迷糊糊的也沒有聽清外邊說些什麼。

    楊凌身邊伴著兩個小美女,以他幾世的眼界倒沒有神魂顛倒,加上皇帝和太子都見過了,她們的身份也未必能震撼得了他。他向兩位公主告過了罪,見她們也不敢聲張,這才放下心來,豎起耳朵聽著外邊的動靜,只聽外邊低聲訴說一陣,然後弘治帝哈哈大笑,他和太子說些什麼卻沒有聽到。

    原來太子向弘治坦白了自已收羅證據、授意李東陽向皇帝彈劾的事,他倒還有些義氣,沒有招出楊凌來,弘治聽了哈哈大笑,他微笑道:「皇兒,李東陽當朝大學士,為人機敏,你這些小小伎倆,蔫能瞞得過他?不過有些事即便彼此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麼做也沒有錯」。

    皇帝呵呵笑道:「有些事自已不便開口,便該由臣子出面來挑明。皇兒呀,朝中的貴戚王族侵佔民利日趨嚴重,豈只壽寧侯一家,父皇和幾位大學士正在正準備革除一些弊政,對皇親勛貴之家接受土地投獻、侵佔民利等行為進行限制呢」。

    他嘉許地看了太子一眼,說道:「只是父皇一直找不到一個契入點得以順利推行新政,以免招致整個皇族和功臣勛卿們的反對,父皇正為此發愁呢。呵呵,若不是父皇李東陽雖是直臣,也未必敢在金殿上搶了金瓜、施展拳腳,朕只是借他的手,給壽寧侯一個教訓罷了」。

    弘治蹙著眉又嘆道:「我對皇戚一向優渥寬仁,但近來壽寧侯兩兄弟的確過於放肆了,關他幾天,挫挫他的銳氣也好」。

    朱厚照瞠目道:「原來父皇父皇早有懲戒他的意思,我說呢,李東陽的膽子怎麼變得這麼大,原來是出自父皇的授意,只是只是父皇怎麼連李學士也一起抓了起來?」

    楊凌在後邊聽得也暗暗吃驚,自已實在是小瞧了李東陽,更小瞧了這個有些痴肥的胖皇帝,現在看來,還不知道是誰被誰當槍使呢。

    弘治拍了拍他的手,微笑道:「傻孩子,若不如此,你的母后不是更不肯罷休了么?國事好辦,若是你母后不依不饒,朕也有些頭痛呢」。

    他說著又淡淡一笑,說道:「不過皇兒一向貪玩,從不關心國事。谷大用那幾個人又只會一味地討你歡心,弄些雜耍藝人在東宮中胡鬧,朕也不是不知道,這回你突然關心起民間疾苦來,煞費苦心地搞了個什麼路人遺諫,可是那個楊侍讀出的主意?」

    永福公主也正貼著屏風偷聽父皇和太子說話,聽了這話不由心中一動,側首向楊凌望來。她這一動滿頭珠釵滑動屏風,吱地發出一聲響,室中只有弘治父子說話,靜得出奇,一聽這聲音弘治立即厲聲道:「誰?敢偷聽朕和太子說話?給朕出來!」

    楊凌向兩位公主望去,只見永福公主小臉通紅地望著他,永淳公主烏溜溜的眼珠兒一轉,伸出一根纖纖素指,點了點楊凌,又指了指外面。楊凌苦著臉指指自已的鼻子,小公主十分優雅地點了點頭,笑得甚是愜意。

    楊凌無奈地向永福公主看去,只見她一臉的歉然,可是目中也有哀求之色,他不由得苦笑一下,心道:「這兩位小公主也真是的,偷聽你老爹談話,也算不得什麼大事,說去了頂多被訓斥兩句,何苦要我頂缸?」

    他卻不知弘治只對太子十分寬榮,對公主的管束還是很嚴厲的,在一個怕父親的孩子眼中,父親的訓斥當然已是極重的懲罰。楊凌無奈,只好硬著頭皮走了出去,頭也不敢抬,急急走上兩步,噗地跪倒在地說道:「臣楊凌見過皇上,皇上駕到,微臣躲避不及,只好匆匆避到屏風后,不想驚了聖駕,皇上恕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