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6章 今夜銷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6章 今夜銷魂字體大小: A+
     

    小書生忍不住吃地一笑道:「費了半天勁兒,還是一個江浙道嘛,怎麼你們那裡可以讓女人做國君的嗎?她嫁了人,連國家都可以陪嫁?」

    楊凌向他笑道:「西方國家是可以由女人做君主的。你別看佛朗哥國家小,但是他們的水軍非常強大,目前可以說縱橫四海,還沒有幾個國家比得上。

    他們那裡最有名的一種活動就是鬥牛,比你們小孩子玩鬥雞、鬥蟋蟀的可有意思多了,高明的鬥牛士一劍就可以刺穿一千斤重的大公牛的心臟」。

    沙思各興奮起來,連聲道:「太不可思議了,您去過我們的國家嗎?大明很少有人了解我們那裡的事情,上帝保佑,還有人說我們那裡是吃人的」,他聳聳肩,無辜地道:「天知道,我們一路東來,也是最怕遇上吃人的生番」。

    楊凌聽得哈哈大笑,那位中年文士饒有興緻地打量他兩眼,含笑不語。小書生聽楊凌誇獎佛朗哥的水軍強大,心中不服氣,本想提起本朝鄭和七下西洋的龐大艦隊,忽地聽到什麼鬥牛士,頓時來了興趣,連忙問道:「什麼鬥牛士?你快告訴我,很好玩么?」

    楊凌正要回答,忽地看到幼娘站在一旁,好奇地聽著自已講話,不由得心中一凜,他本是山中一個秀才,異域他鄉的事憑什麼知道的這麼詳細?雖然不怕幼娘會因此懷疑什麼,但讓她追問起來,解釋一番也不免要大費唇舌,於是呵呵笑道:「鬥牛可不是小孩子玩的遊戲,很危險的,你有興趣,平時有空來拜訪拜訪這幾位西洋和尚,問問他們不就知道了?我和娘子還有事情,不能耽誤太久,要向諸位告辭了」。

    小書生翻了翻白眼,暗暗嘟囔道:「鬥牛很了不起么?等我再大一些我就斗一斗去,不但要鬥牛,我還要斗虎,哼!瞧不起我!」

    沙思各聽了忙道:「尊貴的客人,請等一等,我有幾件小禮物送給你們」。他匆匆拿起自已的小箱子,從裡邊摸出幾件東西,捧在手裡說道:「今天多謝你們的幫助,這裡有幾件小東西,送給你們做為禮物。」

    他手中捧著兩塊懷錶,一隻三稜鏡,兩隻銀制懷錶一隻錶殼上雕刻著骷髏,另一隻是個十字架,小書生十分好奇,毫不客氣地拿起來把玩。那位中年文士顯然也沒見過這種東西,神色間滿是好奇,不過卻只是微笑著站在兒子身邊,看他把弄。

    沙思各笑容可掬地告訴那小書生三稜鏡以及懷錶的用處,小書生聽了便拿起三稜鏡跑到一旁對著燈光觀看,雀躍不已地和父親說著看到的新奇景象。

    楊凌見了他的東西,心中暗想:這些傳教士大多精通哲學、物理、化學,如果大明朝廷能夠對他們予以重視,以這些傳教士為媒介,加強東西方的文化科技交流,或許我們就不會出現閉關鎖國、固步自封的情形,導致後來滿清入關,漢人死亡過億,更不會出現四萬萬同胞為人魚肉的局面,既然皇帝寵愛太子,這位未來的正德皇帝又比較貪玩,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明日進宮,不妨進進「讒言」。

    想到這裡,他對沙思各低聲道:「沙思各先生,在下厚顏想向先生討取一個十字架和一隻懷錶,我對貴國和你們的教義略知一二,方便的時候,我會向朝廷進言,希望能引起朝廷重視,允許你們建築教會、宣揚教義」。

    沙思各聽了又驚又喜,顫聲道:「你是朝廷的官員還是貴族,你可以見到皇帝陛下嗎?」

    楊凌連忙道:「小聲些,呵呵,沙思各先生不必懷疑,明天我就要進宮見皇帝的」。

    沙思各喜得眉開眼笑,連忙從脖子上摘下自已的十字架,又跑去從箱子里拿出一隻懷錶,瞧這模樣敢情他們也知道糖衣炮彈比『上帝愛世人』更容易被人接受,東來時沒少帶禮物。

    沙思各鄭重地把禮物交到楊凌手上,說道:「你是我們的貴人,衷心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幫助」。

    楊凌微笑點頭,揚聲對小書生道:「小兄弟,後會有期了」。

    那小書生正把一隻懷錶貼在耳朵上,新奇地聽著裡邊滴答滴答的聲音,聞聲對他揚了揚手,楊凌轉身走了兩步忽又回頭對沙思各笑道:「對了,教士先生要宣揚教義,不妨先在街坊里跟老太太們說說,或許容易成功」。

    沙思各奇怪地道:「為什麼?」,楊凌學著他聳聳肩,笑道:「國情不同,這些封建迷嗯,這些事情,在我們這裡總是女人比較先喜歡相信的,呵呵呵,告辭」。

    楊凌和幼娘出了護國寺,沿著大街走了會兒,韓幼娘忽然拉住他袖子,忸怩地回頭瞧了瞧護國寺,吃吃地道:「相公,咱咱不求佛像了么?」

    楊凌見她壯著膽子說話兒,怕羞的表情十分動人,忍不住故意逗她:「不了,天色晚了,咱改天再去吧」。

    韓幼娘又扯了扯他的衣袖,嘟著嘴兒耷拉著腦袋,悶著聲兒不吭氣,象個受氣的小可憐,楊凌被逗得心中痒痒的,忍不住低聲笑道:「小娘子,這麼盼著早點被相公欺負呀?呵呵,回家吧,佛像相公已經討到了」。

    *******

    韓幼娘把洗腳水端到楊凌身邊,蹲下來給他脫著靴子,問道:「相公,快告訴我嘛,你什麼時候討的佛像?」

    韓幼娘把他的雙腳浸進水裡,一邊輕輕替他揉搓著,一邊抬起眼來看他。楊凌從懷裡掏出那個銀十字架,手裡提著鏈子,笑嘻嘻地在她的俏臉前晃動著,幼娘眼睛一亮,連忙把手在衣襟上擦擦,拿起十字架看了看。

    她忽閃著長長的睫毛,仔細端詳半晌,蹙著秀眉奇怪地道:「相公,這是什麼佛呀,好奇怪,怎麼穿這麼少的衣服?」

    楊凌眼珠一轉,隨口答道:「這個你看廟裡的羅漢也是呀,很多都光著膀子,這個佛爺就是光大腿的」。

    「喔」,幼娘歪著腦袋又打量半晌,擔心地道:「相公,這個光腿的大鬍子佛靈不靈呀?開光了么?」

    楊凌道:「光了,怎麼不光,再光就全脫了。這個神呀,叫基督,你看我們錦衣衛最高的官兒叫提督,提督嘛,是督管提轄錦衣衛的,夠厲害吧?這基~~督呢,當然是督管」他說到這兒,忽地嘿嘿一笑,不敢胡亂開玩笑了。

    以前他是不信神的,可是自從投胎轉世,有些玩笑他是真的不敢亂開了。

    楊凌低下頭,見韓幼娘低著頭認真地幫他洗著腳,俊俏的臉蛋兒上一副賢惠媳婦的神氣兒,紅嘟嘟的嘴唇兒微微地翹著,說不出的迷人。

    這個年輕美麗的小妮子,無論多麼悲苦窮困,一直緊緊地跟隨著他,把他視作自已的天,自已的命,從來沒有過怨言。自已一直渾渾噩噩、隨波逐流,才混到了今天的位置,可是如果沒有幼娘那稚嫩的脊樑在背後無怨無悔地支持,他不知道自已現在是不是早已變成一堆腐骨了。捻著手中的銀鏈,看著那純銀的十字架,楊凌忽地想起了許多人成婚時那莊嚴的誓詞:

    「我願意成為你的妻子,在這一生中,無論喜悅還是悲傷,無論富貴還是貧窮,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我都將忠實於你,對你不離不棄,永遠陪在你身邊!」

    曾經這麼說的人,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但是楊凌絲毫不懷疑,根本不懂得,也不會說的幼娘,卻正在這麼做著,而且也會一直這麼做下去。

    楊凌在心裡也暗暗發誓:幼娘,我們曾相濡以沫,也將不離不棄,幼娘,你將是我最珍惜的財富。

    他心頭一熱,忽地抬腳踩在便鞋上,一哈腰把幼娘抱了起來,幼娘嬌呼一聲,慌亂地道:「相公,你做什麼?」

    楊凌將她放在炕頭上,柔聲道:「好生坐著,你為相公吃了那麼多苦,受了那麼多罪,直到今天,才是你嫁給我以後我們真正的洞房花燭之夜,可是相公沒有喜字紅燭,沒有賀客盈門。剛進門的時候,相公要委曲你自已揭開蓋頭,今晚,就讓相公給你洗腳,賠罪伺候。」

    「什麼?」幼娘聽了滿面惶恐,連忙掙脫道:「不可以,相公,你萬萬不可以,女人侍候自已的男人,是應該的,是本份,相公給我洗腳,要折福的」。

    楊凌握緊了她的雙腳,浸在水中,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坐好!盡瞎說,幼娘的腳這麼漂亮,相公能給你洗腳,是相公的福氣,這不是折福,該是添福才對。」。

    幼娘的腳瑟縮了一下,腳趾輕輕蜷曲著,任由他輕輕地撫揉,那雙纖秀的玉足美麗極了,腳掌曲線柔美,瘦不露骨。

    頭頂傳來低低的啜泣聲,淚珠兒一顆一顆滴落在水盆里,楊凌無奈地道:「幼娘,你哭什麼?今天可是我們的喜日子,要開心,不然多不吉利?」。

    「喔」,幼娘慌忙地拭乾了眼珠,眼淚汪汪地道:「相公,你明早什麼時辰上朝啊,我好叫你起床」。

    楊凌想了想道:「是寅時三刻,呵呵,傻丫頭,現在可是我們的春宵一刻呢,你倒還想想著那些。」

    幼娘咬著嘴唇,不好意思地笑了,緊跟著腳底被楊凌輕輕一搔,癢得她腳丫一縮,口中一聲輕呼。楊凌抬頭,只見她柳眉彎彎,櫻唇微翹,一副似喜似慍、嬌媚入骨的神情,不由得心中一盪,總算知道什麼才叫色授魂消了。

    夜,已經開始

    *******

    所以呢我就抓住

    呵呵,我發誓,到目前為止,一章存稿沒有,天地良心!

    另外:咳,這一章叫今夜銷魂,嫌銷的少不?如果嫌少,夢中告訴我,我在夢中給你繼續補充,春夢,春夢,直到天明^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