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3章 錦衣提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3章 錦衣提督字體大小: A+
     

    「卧槽馬!哈哈哈哈,楊相公,你又輸了」,劉瑾撫掌大笑,狀極得意。一路無事,劉瑾時常約楊凌到他車上來下棋消磨時光,他的棋藝不甚高明,但是一發現楊凌的棋藝比他還差勁兒,居然成了棋迷,日日以蹂躪楊凌為樂。

    楊凌哼了一聲道:「這一局不算,我吃你的軍你賴皮緩了一步,要不然只剩一馬一炮無論如何不是我的對手,不行不行,重來」。

    劉瑾連忙擋住他的手,得意地笑道:「風度,要有風度吶楊相公,哈哈,今天我是四局三勝了」。這未來的權奸未發跡時倒和普通人毫無二致,得意起來搖頭晃腦,楊凌與他相處日久,原來的忌憚之心盡去,兩人相處如同老友一般。

    劉瑾說著掀開窗帘兒往外瞧了瞧,欣然道:「到了,馬上就要進城了」,楊凌聽了也向窗外望去,眼見暮色蒼茫,前方高大莊嚴的城門已在眼前。

    楊凌掀開門帘兒走了出去,立在車上觀看,十六名禁軍侍衛開路,城守官根本不敢阻攔,車隊大模大樣駛進城去,劉瑾也走出來站在旁邊,雙手攏在袖中笑眯眯地道:「楊相公,這便是咱大明的京師了,你看如何?」

    楊凌打量這時的北京城,整個城池雖然房屋鱗立,行人如熾,可是除了遠遠近近的一些酒樓、以及遠處勛臣功將們的府邸,所有的房屋幾乎沒有超過兩丈高的,眺目望去,遠處一片日光餘暉處那片金碧輝煌的建築自然便是皇城了。

    劉瑾問道:「楊相公,可要先尋一處客棧住下?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寅時三刻,咱家在午門外引楊相公見駕」。

    楊凌尚未答話,不知何時悄悄摸到跟前兒的柳彪大聲道:「公子,楊老太爺已著人先趕來京城,在護國寺街買了一處宅院給公子居住,咱們是不是直接回家啊?」

    楊凌和劉瑾都是一怔,劉瑾的臉色可有點不好看了,他原來以為楊凌是個窮驛丞,倒沒動過撈他一筆的念頭,可瞧這模樣,楊家在雞鳴還是個土財主呢,楊凌對自已一點表示也沒有,可就有點不夠意思了。中了舉報個信兒的還給點賞錢呢,怎麼我這給皇上報訊兒的還不值錢了不成?

    柳彪說著從肩上摘下一個包袱放在車上,包袱一碰到車子「巴嗒」一聲,看來裡邊的東西著實不輕,柳彪陪著笑道:「劉公公,這是出來時老太爺吩咐給您帶的一點兒土特產品,公公拿回去嘗個新鮮吧,鄉下人家,小小禮物,實在不成敬意」。

    劉瑾看那沉甸甸的包袱,估計至少也有二百兩銀子,頓時滿臉喜色,轉首向楊凌笑道:「楊相公可太客氣了,皇宮大內什麼都不缺,可就這鄉下土產吶,還真就不多見,呵呵呵,難得你這番心思了」。

    楊凌知道必是錦衣衛做下的準備,忙陪笑道:「哪裡哪裡,一點不上檯面的東西,劉公公喜歡就好」。

    劉瑾眉開眼笑地道:「喜歡,喜歡,咱家就喜歡吃點兒土特產,既然楊相公已有了去處,那咱家就回大內覆命了,明早兒咱家在午門外迎候楊相公」。

    當下劉瑾喜孜孜地指揮車隊徑返皇城,楊凌的兩輛馬車拐向護國寺街。楊凌回到自已車上,幼娘隱約聽到一點聲音,喜孜孜地抱住他的胳膊,說道:「相公,咱家在京師有了房子了么?」

    一路上,小姑娘也自有一番心思,琢磨著夫君現在是五品的錦衣衛官員,又是太子爺身邊的侍讀,自已言行之間可不能有所逾矩給相公丟了臉面,她聽說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出門兒都是靜坐車中的,所以進了北京城,她一直端坐在車內,連轎帘子也不敢掀,現在車子走在繁華的大街上,她還不知道北京城什麼樣兒呢。

    楊凌在她櫻唇上輕輕吻了一下,說道:「嗯,想必是錦衣衛的安排」。然後附在幼娘耳邊道:「今兒剛剛進城,咱家不開伙了,晚上相公陪你去逛街」。

    幼娘聽了神色一喜,連連點頭道:「嗯嗯,幼娘還沒見著兒北京城的樣兒呢,真的想去見識見識呢,要是沒有相公陪著,幼娘可是不敢出去了。」

    楊凌吃地一笑,說道:「幼娘連韃子都不怕,怎麼倒怕逛這京師的大街了?」。

    幼娘天真地道:「相公,你不帶我出去,婦道人家哪有自已隨便逛街串門子的,叫人笑話了去」。

    楊凌道:「你呀,咱家沒那些規矩,喜歡出去就去走走,逛逛街、店鋪」,楊凌說著,看著幼娘俏美的模樣,心中暗想:「這要是現代,小妮子穿上T恤衫、牛仔褲,頭髮束成馬尾,一定是個清清爽爽的漂亮小女生,和她一起看看電影、喝個咖啡,再伶牙俐齒地和姦商侃價,嘿嘿,只是如果擱在那時候,我哪有福氣擁有她

    幼娘見他目光炯沿地注視著自已,臉蛋兒更紅了,她羞羞答答地垂下頭,輕聲道:「相公,咱們住在護國寺街,不知道這護國寺是不是有高僧可以可以」,她說著一時臉紅似火,再也接不下去。

    楊凌精神一振,頓時身上也燥熱了起來。臨行的前一晚楊凌好說歹說、軟語溫求,總算讓這小妮子戰戰兢兢、含羞帶怯地學了回月下吹簫,個中銷魂滋味兒,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這一路舟車勞頓,周圍人又多,他也沒敢和幼娘親熱,如今聽她一說,楊凌頓時心痒痒起來,「碧玉破瓜時,郎為情顛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幼娘可是真正的小家碧玉,與她真箇顛鸞倒風時,那番無邊春色,可不知該是何等旖旎了。

    楊凌笑得邪邪地道:「對對,今晚咱就去找個大和尚開光,然後讓你好好見識見識我的小和尚」。

    幼娘急道:「相公不可,那可不行,咱一定要見大和尚,小和尚才有幾年道行?幼娘可不敢拿相公的性命開玩笑」。

    楊凌嘴角翹了起來,神色古怪地道:「一定要見大和尚么?可是相公這小和尚不經過我的親親娘子開光加持、千錘百鍊,怎麼修得成大和尚?」

    幼娘雖然稚純,可不缺心眼兒,聽出相公這話有點兒詭異,她不禁眨著俏眼,有些疑惑地望著他。楊凌笑嘻嘻地抱住幼娘,貼著她耳朵低低耳語幾句,幼娘一聲輕呼,忍不住又氣又羞地輕輕捶打了相公兩下,咬著嘴唇臉紅紅地白他一眼,嗔道:「相公明日要見皇帝的,需要好好歇息,幼娘今晚什麼和尚都不見」。

    楊凌笑道:「那怎麼成?我看看外邊有廟沒有,今晚一定要讓娘子開門揖客,迎接我的小和尚進門兒」。

    韓幼娘聽相公說些沒羞沒臊的話,身子都軟了,喘呼呼地偎在他身邊不敢應聲兒。楊凌掀開轎簾兒,向外望去,只見車外行人來來往往,街上商鋪林立,看來這條街蠻繁華的。

    韓幼娘也好奇地向外張望,只見柳彪、楊一清步行走在車旁,遠遠的街角站著一個人,柳彪飛快地向他打了幾個手勢,那人點了點頭,左手垂在身側,也飛快地回了幾個手勢,然後轉身離去。

    兩人的動作又快又自然,若不是韓幼娘眼尖,心思又縝密,還真的注意不到。韓幼娘好奇地回頭道:「相公」,這時楊一清在外邊喊道:「到家了,請公子夫人下車」。

    這一打岔,韓幼娘又把話咽了回去。楊凌掀開轎簾兒,只見眼前一座四合院,門前一塊空地,植著兩排龍爪槐,小院子開著門兒,裡邊乾乾淨淨的,看起來剛剛整修不久。

    韓幼娘也跳下車,滿心歡喜地打量著自已的新家,天井裡除了一口水井,中間還有一個花圃兒,左右是廂房,正前方是三間的青瓦房,看起來原住家也是個殷實的小戶人家,不知錦衣衛怎麼盤下來的。

    柳彪、楊一清把行李都搬進房去,這進院落雖是剛買下不久,一應生活用具倒都齊全,省了他們不少置辦採買的時間。看看天色尚早,韓幼娘開始喜勃勃地行始主婦的權利,布置起自已的新家來,一時忙得興高彩烈,倒把上街吃飯、去廟裡見大和尚的事兒拋到了腦後。

    楊一清神色詭秘地湊到楊凌身邊道:「大人,提督指揮使張大人聽說大人已經進京,要面見您呢,咱們是不是現在就去?」。

    「啊!」楊凌霍地站了起來,錦衣衛最高首腦要接見自已,他豈敢怠慢,忙和幼娘說了一聲,立即在柳彪、楊一清陪同下上了大街。

    楊凌已聽柳一清二人說過,錦衣衛指揮使司衙門並不設在北京城內,而是設在天津衛,但錦衣衛最要害部門北鎮撫司卻設在京城裡,因此錦衣衛提督指揮一年倒有大半時間不在天津衛,而在北京城內當差。

    北鎮撫司設在東安城北,緊挨著東廠大門,偌大個北京城,除了皇城,也就這地方最肅靜了,一拐上那條街,街上就乾乾淨淨的象狗啃過的骨頭,一個人影兒都沒有。

    楊凌經過「東輯事廠」,好奇地向裡邊望了望,不知道裡邊的番子、檔頭、還有那些廠公督公們是不是真象電影里演的那樣身懷絕技,可惜日色近暮,除了門前兩個站崗的番子,什麼人也沒看到。再往前便是北鎮撫司衙門,同一般的官衙也沒什麼兩樣兒,門口立著兩個大石獅子,還有錦衣衛帶刀侍衛站崗。

    楊凌在柳、楊二人引領下進了鎮撫司衙門,進了一座大廳,廳上白照壁上繪著一隻下山的猛虎,猛虎栩栩如生,張牙舞爪,直欲疾撲而下。大廳內肅靜雅然,柳彪、楊一清到了門口就不敢進去,自然另有錦衣衛軍官將他請了進去,楊凌在廳中站定,正負手欣賞著那隻猛虎,身後一個人哈哈大笑道:「楊同知到了?不巧不巧,鎮撫使大人帶人去金陵了,下官錦衣千戶於永,在此迎候楊大人」。

    楊凌急忙轉身,連聲道:「不敢,不敢,大人」,他張眼兒一瞧,不由一下子呆住了,眼前這人的確穿著一身錦衣衛的飛魚服,肋下佩著綉春刀,看服飾確是個千戶。

    可是這人金髮藍眼、鼻樑高高,皮膚白的出奇,竟是個歐洲人。這個叫於永的千戶見楊凌發怔,笑嘻嘻地用一口京腔說道:「下官於永,大人方到京城,改日下官再設宴延請大人。呵呵呵,以後和大人同朝為官,還望大人多多提攜呀。對了,提督大人等您半天了,請隨下官來,先去見過提督大人」。

    楊凌拱了拱手,隨著這位外籍錦衣衛繞過大廳,長廊兩側全是一間間房間,於永引領著楊凌來到一處房門前,打開房門笑吟吟地道:「大人請進」。

    楊凌頷首謝過,跨進門去,只見房中巨燭懸於四壁,照得室內通明,一位身著便衣儒服的中年男子微笑著坐於案后,見他進來,剛剛放下手中一卷書卷。

    楊凌情知這人必是錦衣衛最高首領張綉張大人,連忙上前單膝下跪行了個軍禮道:「下官楊凌參見提督大人」。

    張綉眯著眼打量他一番,滿意地一笑道:「好,果然年少有為,楊同知坐吧,勿需客氣」。楊凌也偷偷打量這位張大人,這位大人年約五旬,神色和氣,文質彬彬,從模樣上絲毫看不出權柄在握,掌人生死的氣勢。

    門口於永拱手道:「提督大人,楊大人,下官先行告退」,說著向楊凌和善地一笑,輕輕關上了房門。

    張綉見他神色奇怪,呵呵笑道:「於永是色目人後裔,據說老家在什麼萊茵河的地方,原來還是當地的貴族。元朝大軍西征時擄回上萬金髮碧眼的奴隸,其中就有他的祖先。如今居住在京師里的象他這樣的還有一千餘戶人家」。

    楊凌這才釋然,張綉似乎對楊凌頗為滿意,微笑道:「楊同知一表人才,又兼學識出眾,進了百嬉園,一定能夠得到重用,甚好,甚好!」

    楊凌訝道:「百嬉園?大人,這是個什麼所在?」

    張綉一窒,啞然失笑道:「呵呵,是本官口誤,咳咳,這個當今太子年幼,呃喜歡些新奇玩意兒,東宮裡嘛這個呵呵,朝中王公大臣們常稱東宮為百嬉園,本官也是一時說順了嘴」。

    楊凌汗了一把,謙虛道:「大人過譽了,下官只是一介秀才,能為太子侍讀,已是惶恐,豈敢再有奢望?」

    張綉微笑道:「英雄不怕出身低,何況你可知當今太子的太傅、侍講,均是大學士、學士出身,但是太子讀書,身邊從無一個侍讀。如今太子偏偏喜歡了你,央陛下召你進京,東宮厚愛你,陛下厚愛東宮,那便是陛下厚愛你了。明日晉見,陛下將賜你同進士出身,以後不可再以秀才自稱了」。

    楊凌吃吃地道:「大人,下官愚昧,尚不知下官一個小小的雞鳴驛丞,何以上達天聽,竟然得以進京侍讀呢?」

    張綉聽了哈哈大笑,樂不可支地拍案道:「上達天聽?豈止是上達天聽?你雖身在僻遠,但你可知如今兵部、工部、三法司衙門、內官衙門、監察院、五軍都督府正在轉著圈兒地打架,半個北京城的官兒都被繞進去了,全因你楊同知而起?」

    楊凌聽了大吃一驚,失聲道:「甚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