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2章 懵懂進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52章 懵懂進京字體大小: A+
     

    艷陽高照、街上行人漸熾,北城門忽然出現一支奇怪的隊伍,十六名全身戎裝、佩著腰刀的大明禁軍,護侍著一輛漆得鎧亮的馬車駛進城來。

    清一色高大神駿的白馬,馬鞍華美,馬上的衛士身著的盔甲比起邊軍的服裝不知精美多少倍。馬車進了城一步不停,儀仗直奔驛丞署而去。

    驛署內,楊凌同柳彪、楊一清正在閑聊品茶,想辦法從他們口中儘可能多了解一些京城和錦衣衛的消息。這時一個驛卒急匆匆跑進來道:「大人,有過往官員前來投書駐駕,車隊馬上就到了」。

    楊凌聽了大為奇怪,驛署雖說負有接待過往官員的責任,但這雞鳴出去不遠就是韃靼人的地盤,從無朝廷大員來。若是有官員投書駐駕,那車隊規模樣一定不小,是什麼人來了?

    柳彪、楊一清陪在他後邊匆匆迎出門去,只見前方一輛馬車沿著驛道緩緩而來,兩旁各有八匹神駿的戰馬,馬上端坐的騎士頂盔掛甲,十分威武。

    一看見馬車上插著的黃旗,柳彪已飛快地趕上一步,在楊凌耳邊輕聲道:「大人,這是京師來人了。」

    楊凌微微點頭,肅立門前,只見馬車行至面前停下轎簾兒一掀,裡邊哈著腰走出一人,五十多歲,臉龐尖瘦,一身宮中太監的打扮。

    楊凌失聲道:「劉公公?」那人正是監軍劉公公,他下了馬車,笑容可掬地對楊凌道:「楊驛丞,咱家和你還真是有緣,這不才一個多月的功夫,咱們又見面了」。

    楊凌把劉公公讓進大堂,一時還摸不清他的來意。照說自已晉職錦衣衛,擔任一個五品同知,是用不著宮中的太監出面的,這太監出宮,通常是奉旨監軍、收稅、採買皇宮用品,極少召見個三品以下的官員還要太監攜聖旨來宣。

    十六名武士步入大廳立於兩側,手按腰刀目不斜視,劉公公走到大廳正中,回過身來清咳一聲,高聲道:「雞鳴縣驛丞楊凌接旨!」

    楊凌進退失據、一副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聽說皇帝下聖旨給他,他已大為吃驚,至於接旨,是不是象電影里演的那樣來做,他更是心中沒譜。好在劉公公也見多了這樣的臣子,聖旨又不是報紙,真正接過聖旨的官員有幾個呀,就是在朝為官的大臣,有不少頭一次接聖旨時也鬧出過笑話,他微微一笑,雙手捧著黃絹輕聲道:「楊驛丞,跪下聽宣便是!」

    楊凌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連忙雙膝跪地,說道:「臣楊凌聽宣」。頭一次給人下跪,楊凌心中還真的有點不自在,算是入鄉隨俗吧,至少他也沒有敢於抗拒的膽量。

    劉公公徐徐展開黃綾,高聲說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聞:三代之得天下也,在於得民。故民者,國之本也。古之聖人有云: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劉公公念得搖頭晃腦、抑揚頓挫。楊凌聽劉公公念那些文言文,雖然明白其中意思,可是聽著也頗為吃力。好半晌,才聽劉公公念到正題:「是故民者,國之主也,天子代民而有天下,為君者,講信修睦,選賢與能。當今太子,聰敏好學,聞宣府秀才楊凌,既賢且能,甚善。朕意,宣楊凌進京,任太子侍讀,聞詔即刻進京,不得延誤。欽此。弘治十八年二月。」

    楊凌聽得莫名其妙,太子侍讀?不是錦衣衛同知么?他心中忽地想到馬憐兒那晚說過的話:官場晉陞豈同兒戲,有句話叫仕途險惡憑你立下的那份「功勞」,斷無連升三級直趨中樞的道理,京里更不可能有人這麼好心,憑白無故地升你的官,咱得好好想想,可不能讓人坑了」

    楊凌頓然明白了,難怪錦衣衛火燒屁股地跑來升他的官,原來是聽說皇帝要自已擔任太子侍讀,錦上添花來了。太子侍讀,雖說是個六品官兒,但說白了其實就是太子的同學,一旦太子登基,這些太子最親近熟悉的人焉能不受重用?

    自已這個驛丞本來只是錦衣衛的外圍小吏,如今這一封官,便成了錦衣衛中樞的幹員,一紙任命,便把未來皇帝的心腹拉到自已的陣營當中,當然不吃虧。

    劉公公見他還茫然地跪在那兒,便低聲道:「楊驛丞,還不領旨謝恩吶?」

    楊凌醒過神來,忙高呼一聲:「臣,領旨謝恩」,他雙手接過劉公公手中的聖旨,偷眼兒一瞄,見劉公公沒有叫自已三跪九叩的意思,便站了起來。

    劉公公交出聖旨,頓時便收了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神態,和顏悅色地對楊凌道:「楊相公,咱家劉瑾,是太子爺身邊的奴才,以後楊相公為太子侍讀,咱們還要多多親近才是呀。」

    楊凌聽了一個激靈,失聲道:「劉瑾?你是劉瑾?」

    劉公公眨了眨眼,奇怪地道:「怎麼,楊相公聽過咱家的名字?」

    楊凌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劉瑾,《新龍門客棧》里那個廠公的原型,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東廠大太監,就是眼前這個貌不出眾的老太監?

    拜小說、電視所賜,什麼汪直、王振、劉瑾、魏忠賢,楊凌是耳熟能詳,那裡邊這些大太監人人一身詭異絕倫的武功,鶴髮童顏、陰陽怪氣,這時親眼見到真實的貌不出眾的劉瑾,楊凌一時還以為是同名同姓呢。

    劉瑾歡喜道:「咱家伺候太子爺,難得出一回京,知道咱家名字的人還沒有幾個,想不到楊相公倒聽說過我,呵呵,果然是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呀」。

    「楊相公,如今既已承了聖旨,我看咱們就馬上啟程吧。當今太子尚武,最好舞槍弄棒、行軍步陣,楊相公呈給何參將的貼子,咱家帶回京去,太子爺看了甚是歡喜,想著要用你的法子操練神機營呢,可別讓太子爺著急了。」

    劉瑾現在辦差還是相當小心認真的,他現在職司鐘鼓司,是內官二十四衙門中職權最小的,太子朱厚照任性好武,脾氣是一陣風一陣雨的,而萬歲爺又極是寵溺這個寶貝兒子,劉瑾豈敢怠慢。

    楊凌只得喚來幼娘開始收拾行裝。柳、楊二人對外言稱是楊家家僕,雖然本地驛署的人覺得奇怪,但劉公公不知楊家家境,倒也不以為意。楊凌一切打點完畢馬憐兒還沒回來,便對幼娘說了聲,托她大哥出城報個訊,免得她以為自已不告而別。

    此時,三輛馬車已行在盤山道上。山路狹窄,十六名衛士八前八后護侍著,前邊是劉公公的朱漆馬車,后兩輛車是從驛署派的,馬車前豎著一桿高桿兒,上書一個驛字,後邊是柳彪和楊一清坐在行李車上。

    韓幼娘默默地望著窗外,自幼沒有和家人分開,獨自去這麼遠的地方,前幾日想著去京城,興奮的象個孩子,這時真的離開了,心裡又空空的,唉,爹爹做了驛使,到處奔波,這次離開又沒有見他一面,也不知這一去要多久才能再見到親人。

    楊凌知道她心中不舍,柔聲安慰道:「放心吧,等咱去了安頓下來,我想辦法把岳父他們也接到京里來」。

    幼娘嗯了一聲,輕輕地趴在楊凌懷裡大眼睛忽閃著,也不知想著什麼。楊凌輕輕撫摸著她的背,一時也是思緒萬千。

    太子侍讀,是個什麼角色呢?自已並沒有保留原來那位宣府秀才楊凌的記憶,真要考四書五經八股文,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但願侍讀侍讀名如其實,只是陪著太子讀書就好。

    他記得的歷史太過簡單,除了朱洪武、成祖和末代崇禎有些了解,其他的明代皇帝他所知實在有限,如今自已莫名其妙地被推到這座歷史舞台的中心,身邊都將是這個時代位高權得的人物,自已能應付得來嗎?

    楊凌一直渾渾噩噩的,只想老婆孩子熱炕頭兒,快快樂樂地過上兩年就好,如今趕鴨子上架,常言說伴君如伴虎,為了自身安全著想,他不得不認真起來,去主動地認識和了解這個時代了。

    楊凌理順了一下思緒,有關這個時代的資料在他腦海中緩緩流過

    現在是弘治十八年,皇帝是弘治帝,姓朱。名,因學識有限,從年號上聯想不起來,所以不詳。生平也不詳。太子朱厚照,風流、好色、昏庸,、長得很帥,有關他的生平和事迹:游龍戲鳳,印象里好象他死的挺早。劉瑾,大奸臣,何時發跡,不詳,怎麼死的,不詳,反正不是好死。

    廢柴!絕對的廢柴!楊凌只能慚愧的給自已這麼個評價,靠這麼點資料能洞燭先機、趨吉避凶、把握歷史么?氣餒半晌,楊凌忽又精神一振,把腰挺了起來:管那麼多幹嗎?什麼正德皇帝,什麼奸臣劉瑾,我的生命象草木一樣短暫,那不是該由**心的,我的目的就是去京師、做高幹,混在北京!

    無知者無畏,準備閉著眼睛闖京師的楊凌開始盲目樂觀起來。

    ****************

    馬憐兒象一陣風似的刮到了驛丞署,轉眼前又縱馬而出直奔北城。碗大的馬蹄踏得青石板聲音急驟如雨。快馬出城,曠野中已看不見馬車的蹤影,馬憐兒提著馬韁在城門下盤桓片刻沒有踏上那條曲折盤山而行的官路,而是從還沒耕種的田地間直插了過去,抄近路奔向前方。

    墨綠的披風在空中發出獵獵的聲音,她的心好急好急,狠心的楊大哥連等我見一面的時間都沒有么,為什麼走得這麼匆忙?這一別,就要三年後才能再見了呀。

    快馬如飛,在她高超的騎術駕馭下,棗紅馬四蹄翻飛,猶如離弦之箭,畋壟的土地奔到盡頭是一條小河,棗紅馬飛掠而過,濺起一天碎玉,遠遠的,她看到了那沿著盤山道徐徐行使在山間的馬車,馬憐兒心中狂喜,一撥馬頭,沿著小河和馬車一個半山,一個山下,疾追不舍。

    山勢變幻,前方是一個半圓形的山谷,馬車半拐,這面一側是臨淵的峭壁,盤山道上的甲士們和坐在車轅上閑極無聊柳彪、楊一清已成為現了山下疾追的紅馬。柳彪不由站起來向山下望去,大聲叫道:「山下有位小姐在追趕我們。」

    楊凌和幼娘聽了急忙鑽出車廂,只見山下一匹紅馬、一朵綠雲,冉冉而來。韓幼娘不由失聲叫道:「是憐兒姐姐,相公,憐兒姐姐來了」。

    楊憐忙喚車夫停下了車子,立在車轅上望向山下,馬憐兒也駐了馬,一人一馬靜靜地佇立在那兒。一片無法攀登的峭壁,讓兩人只能彼此遙遙相對。

    馬憐兒痴痴地凝望半晌,見楊凌向自已揮了揮手,然後示意馬車繼續前行了,但他仍站在車頭看著自已。馬憐兒心中激蕩,忽地拔出腰間的小彎刀,刷地削下一縷秀髮,匆匆地系在一枝箭的箭桿上。

    馬車徐徐,只要拐出這片穀道,就要消失在她的視線當中了。馬憐兒忽地一提馬韁,雙腿一挾馬腹,希聿聿一聲馬嘶,震得山谷回蕩不已。

    半山間的楊凌和一眾武士都向山谷中望去,只見紅馬人立而起,定了那麼剎那的功夫,緊著著四蹄翻飛,棗紅馬快捷無比地向前衝去,前方是死谷峭壁,大約只有三十丈距離。

    快馬疾馳,二十丈的距離一閃即至,以如此速度再向前沖,恐怕一人一馬都要撞死在岩壁上了,山上的人都不由驚呼一聲。卻見馬憐兒的快馬忽然一個近乎九十度的直角扭轉,棄韁、摘弓、擰身、拔箭,一氣呵成,動作俐落優美,看得人心旌搖頭。

    柳彪、楊一清和幾名軍中戰士已忍不住高聲喝彩。京城高官顯貴家裡多少都豢養著一些韃官兒,是招慕的蒙古勇士,他們曾見識過那些人表演昔年大元鐵騎縱橫天下的騎射功夫。

    蒙古人騎射之術甲於天下,馬憐兒馭馬拔箭的功夫和那些韃官中騎射俱佳的勇士如出一轍,由一個少女表現出來,更是透著說不出的美感。

    楊凌的馬車堪堪要拐過前方石崖,離開馬憐兒視線的剎那,只聽篤篤篤三箭齊至,射在楊凌身前一臂遠的旗杆上,箭尾猶在嗡嗡作響,嚇得就坐在桿下的車夫一個哆嗦,差點兒摔下車去。

    馬車緩行,崖前一蓬青草,已看不見山下的憐兒。三枝利箭一字形齊刷刷射在桿上,中間一支箭上,箭尾系著一縷青絲,猶在風中徐徐飛揚。

    韓幼娘撫著那縷烏黑的秀髮,有點兒酸溜溜地道:「相公,憐兒姐姐削髮明志呢」。

    楊凌在她鼻頭上颳了一下,回首望著那緊釘在旗杆上的三枝利箭和一縷青絲,他不禁苦笑著想:「青絲、情絲,三箭、三年,這丫頭不會象幼娘一樣死心眼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