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章 傾情相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2章 傾情相望字體大小: A+
     

    韓林的眼睛也直了,他吃驚地打量著楊凌,這一瞧那眉眼還真的越看越象那個病秧子新姑爺,他遲疑地道:「他他是我姑爺?」

    楊老太爺翻了翻白眼,冷笑道:「咋的?你爺倆還想合起來蒙我?我這老眼還沒花呢,凌兒這孩子我看著他長大的,還錯得了?」

    「啊?!你是岳丈?」,楊凌「大吃一驚」、「滿面驚喜」地上前相認。不這麼做作一回,那方才的解釋泰山老丈人能信嗎?誰叫自已瀕死一刻被馬憐兒強行索吻,還偏偏被老丈人看到了呢?

    楊老爺子余怒未消,這邊先上演了一出認親記,不太老的老丈人事先被楊凌打了一記預防針,這時看見姑爺果然活蹦亂跳的,喜得眉開眼笑,只顧扯著女婿詢問女兒的近況。

    可兩個大舅子就不好蒙了,聽說他是自已妹夫后,兩人那眼神兒都有點兒不善,楊凌看著他們缽大的拳頭還真有點兒發毛,見楊老太爺和幾位老人還對自已擅自處置祖業耿耿於懷,正好趁機擺脫那兩位大舅哥,楊凌忙湊上去主動對楊老太爺道:「大伯,我知道您對我擅自處置家產有些不滿,我想請問大伯,咱楊家從哪裡來,原來便有這些田地房產么?」

    楊老太爺一怔,不知他相詢何意,便道:「咱們是大宋繼業公後人,從山西遷來已有五代,順德公北遷時,只攜妻、子,在這雞鳴驛購了十畝山田,如今咱們家人丁興旺,地產過百畝,都是祖宗們一點點積攢下的,咱們做後輩的守成已屬不易,怎麼能如此敗家?」

    楊凌在楊老太爺來看他時,已聽他嘮叼過祖上的光輝事迹,據說他們是山西楊家將的後人,屬於元朝龍虎衛上將軍楊友這一支的直系血脈,洪武年間,一位叫楊順德的祖先遷來此地,形成懷來楊家,楊凌聽了當時還真驚怔了半天。

    不過楊家將枝繁葉茂,子孫滿堂,北漢、北周,宋、元、明各朝都有楊家後人入朝為官,每一朝都有傑出後人成為高官,顯貴豈止百年。故此穿鑿附會、因為姓楊而攀附楊家將的大有人在,所以楊凌對此一直半信半疑。

    聽了楊老太爺的話,楊凌笑道:「這就是了,窮則思變嘛,順德公遷來時房無一間、地無一壟,還不是闖下了這份家業?他可曾死守家園不知變通?侄兒這也是為了另謀出路,光大楊家呀,如今凌兒已任雞鳴驛丞,不比苦守山田做個農夫好么?」

    楊老太爺聽說楊凌作了官,喜得白眉聳動,一腔怒氣登時去了,轉而追問他為官的事情。楊凌便將自已做做師爺、任驛丞的事添油加醋說了一遍,楊老太爺還沒說話,族裡其他幾位老人已讚不絕口,顯然本家出了個官兒,盡皆與有榮蔫。

    楊凌哄好了幾個執拗的老人家,一扭頭見兩個大舅哥還虎視耽耽地瞅著自已,不禁暗暗叫苦。他忽然發現這兩個大舅哥並不象外表那麼憨厚,那眼神兒可精明的很吶。

    見楊凌和族人敘完了話,韓武笑嘻嘻地走上來,雙手一拍楊凌的肩膀,親熱地道:「妹夫好本事,到了縣上才一個多月就做官了。我妹子年幼,有什麼不懂規矩的地方,妹婿可要多多擔待呀」。

    楊凌笑了,笑得發苦:「二哥說哪裡話來,幼娘對我很好,我們是患難夫妻,我和幼娘很是很是恩愛」。

    韓武歡喜道:「那就好,那就好,妹婿是讀書人,知道糟糠之妻不下堂的道理,我倒是多慮了。」

    楊凌神色古怪地道:「那是,那是,二哥盡可放心」,剛剛這一拍,楊凌兩條膀子不知怎麼就被卸下來了,現在軟趴趴地根本舉不起來,他愁眉苦臉地舉目望去,韓滿倉坐在鐵鍋旁笑嘻嘻地向他扮鬼臉,兄弟三人同仇敵愾,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充滿靈氣,眼神可不象外表那麼老實。

    楊凌恨恨地想:「大舅子整我,小舅子也不待見。幼娘都識文斷字,這兩個大舅哥能是大字不識的山裡人么?自已那點伎倆恐怕只能瞞瞞忠厚老實的老丈人了」。

    韓威為人穩重些,見了楊凌的窘態,迎過來對楊凌道:「妹夫,我和二弟都很疼這個小妹子,妹夫是讀書人,通情答理,自然不會薄待了幼娘,二弟性情耿直,其實心地很好,你莫要見怪」。

    他搭著楊凌的肩膀呵呵笑道:「走,咱去吃點東西,不然妹子知道我餓壞了她相公,跟我發起火來,我可吃罪不起。」他借著靠近的動作,不著痕迹地向楊凌左臂一靠,右手一搭他肩膀,「卡卡」兩聲輕微的骨節響,被卸下的兩條膀子又裝了回去。

    楊凌有點無奈,看來學習「瘋魔棍法」要儘快提上工作日程了,要不然這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日子可不好過呀。

    傍晚時分,翻過了前方最後一座山頭,雞鳴古城赫然在望。一翻過山,大家便驚呆了,此時殘陽如血,陣陣硝煙正裊裊地在雪原上飄搖。硝煙中送來濃郁的血腥氣,千百具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象被無數頭奔牛犁過的雪地上,一桿桿長矛刺穿了一具具屍體,孤零零的矗在風中,許多明軍或韃子身上都扎了七八支雕零,雪染戰袍。

    幾匹無主的戰馬,帶著傷在雪原上緩緩而行,偶爾還發出一兩聲凄慘的唏嚦嚦的嘶鳴,使這死屍遍野的雪原更顯蒼涼。

    看這情形,這一天一夜,明軍和韃子在雞鳴驛前你來我往不知又廝殺了多少回合,現在怎麼樣了,韃子是退了,還是已經攻取了雞鳴驛?楊凌心中一沉,如果雞鳴驛已經被韃子佔了,那幼娘她

    這樣一想,他心裡空得厲害,失魂落魄地就要往山下跑,韓林一把拉住他,喝道:「不要莽撞,先看清楚!」韓威站在高處,手搭涼蓬眯著眼睛望了會兒,興奮地道:「是大明的旗幟,雞鳴驛還在大明手裡」。

    百餘難民聞言眼神里重又煥發出振奮的神色,無需招呼一行人就使儘力氣穿越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戰場,快步奔向雞鳴。楊凌知道自已一天一夜沒有回來,幼娘指不定有多著急呢,原來在山中知道急也沒用,心情倒還平靜,這時眼看著雞鳴驛就在眼前,心中激蕩,腳下越走越快。

    可他那雙靴子不適合行山路,又走得精疲力盡,以致幾次踉蹌跌倒。韓威幾兄弟要照顧年老體邁的人,沒空去幫他,馬憐兒看得心疼倒有心去扶他,可是韓家、楊家的人都在那兒看著呢,她一個外人哪好去扶一個男子,只好視而不見。

    韓林看了也暗暗搖頭,姑爺的身子骨兒還是弱呀,可人家是秀才,沒有斯文掃地跟著自已舞槍弄棒的道理。他摸摸身上的麻布口袋,裡邊都是這次行獵淘弄的東西,枸杞、鹿茸、虎鞭、虎骨,嗯等進了城泡酒燉湯,得把姑爺的身體調養好呀。

    越接近古城,地上的死屍和鮮血越多,南北縱向、青磚砌成的雞鳴古城孤獨地矗立在背景蒼茫悠深的天色山影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半塌的城門樓一角還向天空崛起一道優美的弧形,城牆上有影影綽綽的人影活動。

    隨著這群人的擁進,城牆上的人也越來越多,夕陽照在城頭上,他們手中的刀槍和箭簇反射出陣陣寒光,楊凌怕城頭的官兵誤以為是韃子貿然發箭。他制止了難民的腳步,獨自向前走去,邊走邊向城上大喊:「我是雞鳴驛丞楊凌,後邊是附近村鎮的鄉親,城頭哪位大人把守,請出來一見」。

    他目光逡巡著城頭的人群,驀地一個熟悉的身影跳入眼帘,是幼娘,她站在高高的城頭,夕陽余暈落在古城驛上,也落在她的身上,為她的身形鍍上了一層金色的邊。

    楊凌仰望著她,仰望著她那雙泛著陽光般燦爛狂喜的眸子,四目相對,心潮澎湃。城頭上江彬扯著大嗓門嚷嚷起來:「真的是楊驛丞,快開城門!快開城門!」韓幼娘痴痴地望著他,一臉溫柔,旁皆未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