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0章 險死還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40章 險死還生字體大小: A+
     

    「啊!」在馬憐兒的一聲尖叫配合下,楊凌講完了《冤鬼錄》,嘿!真有成就感,馬憐兒駭的瑟瑟縮縮的,象極了一隻小鵪鶉,總算替《大話西遊》挽回了一點顏面。

    楊凌滿意地笑著看了看清白的洞口,雖然還沒有陽光,但是寥峭的寒氣中已帶上了一絲清晨的氣息。

    馬憐兒仍賴在袍子里瑟瑟發抖,可能是凍的,也可能是嚇得,楊凌好笑地拍拍她肩膀,說道:「天亮了,我們熬過來了」。

    「天亮了?」馬憐兒攸地從他懷裡探出頭來,貪婪地望了眼洞口清明的光線。天亮了就好,天亮了就不怕了,這個該死的秀才故事倒是知道不少,不過鬼呀妖呀的,也實在太提神了。

    楊凌心中暗笑,講了一晚改良版的《怨鬼錄》、《櫻花厲魂》、《17棟男生宿舍》,說實話,連他自已都有些毛毛的。

    注意到他唇邊一抹笑意,馬憐兒恨恨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你故意的是不是?」

    楊凌一怔,她的態度不大對勁,或許是在懷中趴得太久,她的臉頰有一側壓得紅紅的,頭髮散亂,平添幾分動人的風韻,象是剛剛嬌慵起床的妻子,嬌嗔的表情十分動人。

    楊凌忙轉回頭,活動了一下麻木的四肢,慢慢鑽出了雪窩子。黑夜象漁夫手中的網,正在慢慢收擾,天地一片銀灰,太陽還沒有出來,但天邊已經有些發白了。

    好冷好冷,沒有一絲陽光,對飢餓的人來說,那感覺簡直就像下地獄,放眼望去,白茫茫不知身在何處,冰雪覆蓋的山林中沒有陽光連方向也無法分辨。

    馬憐兒也鑽出了雪窩,四下望了望,欣然道:「幸好不是陰天,太陽雖未出來,也能看出東南西北了,跟我走,只要鑽出林子我們就有希望回去」。

    兩人已不可能有命在山林中再熬一晚了,必須趁著還有力氣儘早離開。經過一晚的困頓,體力已大不如前,兩人只好相互扶持著,深一腳淺一腳地沿著一條冰凍了的溪流踏雪緩行。馬憐兒與他並肩相挽而行,倒像一雙踏雪尋梅的伴侶。

    溪流已看不出本來面目,厚厚的積雪鋪在上面倒像蜿蜒在山林間的一條道路,只有岸邊偶爾崢嶸而起的冰棱,提醒著人們,這曾是一條歡躍奔騰的小溪。微風陣陣,吹得樹上的雪沫灌進人的脖子,偶爾有樹上飛鳥撲愣愣飛過的聲音。

    走了大半個時辰,兩人出了密林,來到一處樹木稀疏的雪坡上。抬頭四望,自西面向東北伸展,不太高的群山錯落起伏,除了樹榦色是灰黑之外,滿山滿野白茫茫一片銀色世界。

    第一縷陽光噴薄而出,帶給兩人一絲暖意。兩人正要一鼓作氣繼續向前走下去,一隻松鼠蹦蹦跳跳地從兩人眼前穿過去,在無垠的雪地上踩出一行淺淺的腳印,拖著毛茸茸的大尾巴鑽進了一個雪洞。

    馬憐兒大喜,連忙甩開楊凌的手,雀躍著奔過去,趴在雪地上看了會兒,然後不顧寒冷地用手扒了起來。楊凌苦笑著跟過去,無奈地道:「大小姐,這時候你還抓松鼠玩?」

    馬憐兒趴在那兒象只小狗似的刨著雪,呼哧帶喘地說:「大笨蛋,快幫我挖,松鼠洞里一定有吃的,一個松鼠洞里能出好幾斤糧食呢,把它挖出來,就算今天走不出去,我們也餓不死了」。

    楊凌一拍腦門,丟下手裡的棍子幫著挖起來,兩個人先除盡積雪,把棍子撬折了三次,才把凍土刨開,松鼠早從另外的洞口逃掉了,它的洞穴很深,楊凌探手進去,臉頰上蹭得全是泥土,才如願以償地掏出榛子、粟子、山楂等許多乾果。

    兩個人興奮地跪坐在雪地上檢點著戰利品。楊凌拿起兩個粟子,在衣襟上擦了擦,遞給馬憐兒一個,兩人貪婪地啃去果皮,把凍得硬梆梆的粟子嚼得咯咯直響。

    楊凌笑望著馬憐兒,咀嚼著一嘴的香甜,正想誇獎她幾句,忽見馬憐兒的臉色大變,變得雪白雪白,楊凌順著她驚恐的目光向自已身後望去,一顆心也頓時沉了下去。狼!整整四匹狼,比昨天見過的那隻個頭兒更大,也更矯健有力。

    四隻狼邁著輕快的步子,向兩人一步步逼進,楊凌霍然站了起來,四匹狼一前三后,排成三角形一步步逼近,森白的獠牙、兇殘的目光,令人膽寒。

    馬憐兒也顫抖著爬了起來,絕望地看了一眼不斷逼近的野狼,忽然大叫一聲:「楊凌!」

    楊凌被一股大力一扯身子轉了向,迎上的是馬憐兒脹紅的臉龐,和那雙不知蘊含著什麼情感的眼睛。她猛撲過來,緊緊抱住了楊凌,顫聲道:「楊凌,抱著我!」她渾身發抖地抱住楊凌,呼吸急促地尋索著他的嘴唇。

    四匹狼因為這兩個生物怪異的舉動而稍稍停頓了一下,頭狼發出一聲威脅的低嚎,然後步伐逐漸加快,十五丈、十丈,五丈,進入捕殺前奏,它強健有力的後腿一縮,已要騰空而起。

    便在這時,「錚」地一聲弓鳴,一枝利箭不知從何處飛出,噗地一聲貫穿了那匹頭狼的腹部。箭的力道很大,箭簇鑽出,扎進了雪地里,頭狼發出一聲悠長的慘嚎,雙肢哆嗦著匍倒在雪地上,鮮血迅速染紅了一片。

    因為這一聲慘嚎,楊凌兩個人猛地扭頭望去,只見三匹野狼因為頭狼的中箭停滯了腳步,咆哮著四下尋找著威脅的來處,身子靈快地轉了一圈兒,三匹狼轉身就要逃走。

    這時,又是嗖嗖嗖地三枝利箭穿林而出,奇准無比地將三匹狼一一射殺在地,體形最小的那匹狼被箭帶得翻滾出去,身子躥到空中,然後卟地一下摔在地上沒了呼吸。

    楊凌和馬憐兒又驚又喜,抬頭四下尋找著救命恩人。山坡上白茫茫一片,被初升的陽光晃得兩眼發花,楊凌眯起眼,很快發現坡邊幾棵白樺樹下露出幾個身影,一步步向兩個人走來。

    一共四個人,頭前一個身材魁梧、穿著灰青色直裰的彪形大漢,大概四十歲出頭,上身斜披了一塊破破爛爛的獸皮,背著一張捕獵的長弓,手中拿著一桿鐵叉。

    後邊三個人最大的二十齣頭,提著一張弓,背了三四隻長長的毛羽在風中獵獵發抖的錦雞,最小的是個虎頭虎腦的小傢伙,紅撲撲的圓臉蛋兒,雖然髒兮兮的,卻壯得象個石墩子。

    他才十二三歲,穿著件破羊皮襖,背了一張弓,手裡用繩子牽著一隻受了傷的小麂鹿,小短腿磕磕絆絆的在厚過膝蓋的積雪裡費勁兒地走著,還不時回頭用手中的棍子在不肯走路的麂鹿屁股上敲上一記。

    那個20出頭、長相頗為英俊的年青人和氣地看了楊凌兩人一眼,招呼另一個比他還小一些、唇上只有一些淡淡茸毛的小夥子一起去收拾狼屍,從狼屍上拔下箭矢,在狼皮上蹭了下血跡,又插回箭袋,在沒斷氣的那匹狼上狠狠地敲了一記,然後掏出繩子把四隻狼的腿兒綁在一起。

    壯年人走到楊凌二人面前,上下打量著兩人,只見這兩人男的蹭了一臉泥巴、氣質卻象個讀書人,女的衣衫狼藉,但衣料的精美、眉眼五官都不象山裡人,他狐疑地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跑五柵嶺的野林子里來了?」

    楊凌見他滿臉鬍子,雖然粗獷不文,鼻直口方倒也一臉正氣,稍稍放下心來,不過這荒山野嶺的,他還是留了點心眼兒,沒敢對這壯的象山似的大漢說實話。

    他拱手道:「我們我們兄妹是去雞鳴驛探親的,路遇官兵和韃子在打仗,這一逃就逃到這兒了,多謝大叔救命之恩」。

    「嘻嘻,兄妹?這位大哥,剛剛我看到你們在親嘴兒呢」,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傢伙不知什麼時候追了,跺著雪說。他打了千層浪的綁腿,上邊又綁了兩塊獸皮,本來不算矮的身材弄得矮墩墩的,十分可愛。

    楊凌和馬憐兒的臉騰地一下紅了,那中年壯漢喝斥道:「不許胡說,去幫你哥把獵物捆好」。

    小傢伙吐了吐舌頭,不服氣地說:「本來嘛,他們是親嘴了,我看到了,大哥看到了,二哥看到了,爹也看」。

    大漢在嘟嘟囔囔的小傢伙屁股上踹了一腳,笑罵道:「小兔崽子,就你話多,回去罰你不準吃飯!」然後扭頭看著兩人,眼中閃過一絲銳寒的警覺,說道:「我姓韓,是山中獵戶,二位到底是什麼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