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9章 無心睡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9章 無心睡眠字體大小: A+
     

    女子愛美,古今皆然。沒想到死亡的威嚇沒能讓她清醒,一句肥肉居然讓她象只鬥雞似的亢奮起來。好一番解釋,馬憐兒才為之釋然。

    清醒后更是冷得難以忍耐,她的牙齒格格作響,這時肩上一沉,她伸手一摸不禁失聲道:「把袍子給我,你怎麼辦?」

    楊凌嘆道:「我怕我是捱不到天亮了」,語落,那件袍子又回到他的身上,然後一雙手緊緊摟了過來,馬憐兒顫抖地低吟:「我們挨近些,或許熬得過去,事事急從權,對么?」

    挨近果然暖和多了,默默地,楊凌也抱緊了馬憐兒,用長袍將兩個人包圍起來。或許因為緊張,兩個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楊凌想起了幼娘,想起那個寒冷的冬夜兩個人相擁取暖的情形,一時情思有些恍惚。

    好一會兒,懷中一個含糊的聲音說:「你不是說要聊天么?怎麼不說話?」

    「嗯?哦,聽說你從小住在塞外,你老家是哪兒呀?」楊凌定了定神,胡亂找了個話題。

    經過最初的羞怩和難堪,馬憐兒已經適應了兩人的親密,她輕輕扭動了一下嬌軀,讓自已的姿勢更自然、更舒服,「老家呀」,她打了個呵欠,貼在他暖和起來的胸膛上說:「我老家在京都呢,不過我沒去過,只知道本房大爺、叔叔還住在那兒」。

    「京都?你老家北京的?」

    「什麼呀,你還秀才呢」,馬憐兒哧地一笑:「金陵才叫京都,北京叫京師」。

    「哦!」楊凌汗了一把,問道:「金陵?自古繁華之地呀,咱大明為啥把京師遷到這兒呢,離韃子近,又是苦寒之地」。

    馬憐兒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我的秀才,想逗我說話也不用這麼裝呵,還是考較我呢?天子守國門,知道嗎?」

    她沒注意到對楊凌的口氣越來越親昵了,繼續說:「千年以來,中原的威脅多來自北方,一牆之外,逼近大虜,燕京地處險要,北依雄山,南壓中原,通江淮,連溯漠,且距關外韃虜太近,成祖遷都於此,是以天子守國門!

    你想呀,京師在這兒呢,朝廷想不重視北方也不行了,不然為什麼屯重兵於九邊?為什麼錦衣衛派了那麼多密探長年伏於關外?」。

    楊凌還以為是朱棣從燕京發祥才遷都於此,想不到還有這個原由。細想想大明曆代皇帝無論多昏庸的,倒大多履行了天子守國門的承諾,末代崇禎皇帝自家性命岌岌可危時也沒有動用山海關精兵,大勢去時拒不南下自縊煤山,終究沒有辱沒漢人的氣節,到死也未辜負「天子守國門」的信諾。

    馬憐兒傷心地道:「爹入了錦衣衛就被派到關外做探子,熬了半生好不容易回到關內,結果又,現在也不知哥哥怎麼樣了」。說著她忍不住啜泣起來。

    楊凌安慰道:「放心吧,雖說當時兵慌馬亂的,但是馬兄守在畢都司身邊不會有礙的,熬過今晚,明天找路返回城去,馬兄一定已經回城了」。

    「嗯」,馬憐兒拭了拭眼淚道:「但願我們能熬過這一夜,給我講個故事好不好?聽一聽就不困了」。

    楊凌搜腸刮肚地想了半天,忍著餓得一抽一抽的肚子說道:「從前有一座山,叫五指山,山上有一群強盜,強盜頭子叫至尊寶」。

    難道這時候的人都不知道《西遊記》這本書么?楊凌很鬱悶,才剛剛起了個頭,他就不得不從東勝神洲花果山水簾洞講起,待介紹完了孫悟空的出身來歷,剛剛講了一會兒,又得去講唐僧從金蟬子到漂流兒的經過。

    馬憐兒愜意地趴在他的胸口,靜靜地聽他講。但是楊凌講得很尷尬,因為他覺得很搞笑、很幽默的段子,馬憐兒卻沒有笑,明朝的女人難道沒有幽默細胞嗎?

    講到紫霞仙子時馬憐兒才來了精神,聽到紫霞仙子向至尊寶向他索吻時,她忽地想到逃下山時兩人無意的一吻,這一想唇上更疼了,心裡卻有些癢。

    她忍不住道:「至尊寶為什麼不接受她呢?白晶晶是妖精,他是大聖謫凡,兩人本來就不般配嘛,紫霞小姐才是神仙,而且至尊寶說的對呀,這緣分是老天安排的,老天最大!」

    咄,頭一回聽到有人用門當戶對解釋《大話西遊》,臨了馬憐兒又問:「那至尊寶最後喜歡了誰?」

    「呃紫霞仙子。」

    「嘿!男人,口是心非!」馬憐兒悻悻然。楊凌臉上一熱,辯解道:「或許你說的對,就算是齊天大聖,也不能和天斗,上天註定的緣份嘛,他也只能聽從命運的擺布」。

    馬憐兒縮在他懷中象只小鵪鶉,靜了半晌,她忽然吃吃地道:「那我們我們算不算是上天安排的緣份?」

    鼓足勇氣說完這句話,她覺得渾身的力氣都用光了,臉兒發燒地把頭埋在他懷裡再也不肯出來。楊凌吃了一驚,怔了半晌才道:「你不要胡思亂想,我們雖耳鬢絲磨卻不及與亂,再說再說你不說,我不說,也沒人知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親也親了,抱也抱了,還讓我怎麼嫁人?」夜幕遮羞,馬憐兒說的「理直氣壯」,心兒卻怦怦亂跳地道:「不管這次是勝是敗,閔大人殺了一個王子,官是升定了,你是他的心腹,又年輕有為,或許再有三兩年功夫,就能做到一縣的父母官。我我雖是小吏家的女兒,卻也知書答禮,你做了官,是需要一個配得上你的妻子的」。

    她說得自慚不已:「我馬憐兒一向心高氣傲,如今這般毛遂自薦,已是羞煞人了。還要挑撥人家休妻,怎麼看都象自已一向最不恥的壞女人,可可誰無一番私心呀?

    楊凌聽她暗示自已停妻再娶,一股怒意湧上心頭,他直起腰冷冷地道:「馬小姐,你從小在塞外長大,我最欣賞的就是你爽朗大方的個性,也不信你會在乎那些愚腐的東西。我今日能為你休她,來日不會為他人休你么?

    紫霞仙子說的好:『如果不能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就算讓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會開心』,我也是,如果要我捨棄幼娘,給個皇帝我也不做!」

    馬憐兒被他指責的無地自容,她又愧又羞地道:「那我我我甘願做你的側室,這樣這樣你答應么?」

    楊凌怔了怔,心中有些感動又有些無奈,他苦笑道:「憐兒小姐,你何苦糟踐了自已?楊凌承受不起你的深情呀」。

    馬憐兒霍地離開他的懷抱,瞪著他的位置怒道:「你是嫌我不夠美麗還是認為我沒有婦德?」

    楊凌忙道:「憐兒小姐,你很美麗、很可愛,我也相信,你是一個自尊、堅強的女孩兒,你瞧不起那些把女人當玩物的大男人,蔑視他們所謂的夫綱婦德,正是這樣,你一旦喜歡上一個人,那更會義無反顧。承蒙青睞,楊凌真的銘感於內。」

    「說的好聽,我已經寧願屈居人下了,只因我相信你會真的對我好,為什麼你還,在你心中,這世上再也無人比得上幼娘了,是么?」

    楊凌慨然道:「你錯了,在我心中,幼娘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兒,她不是最美的,也不一定是最可愛的,大千世界,沒有看遍所有的風景,誰敢說他見過的就是最美麗的?

    但是風景你盡可以一處處去品味,挑選最美的那一處做為你的居處,你有能力甚至可以全部佔有,但女人不同,愛不只是欣賞和佔有,還有對彼此承擔的責任,既然彼此相愛,就該信守相攜白頭的約定。

    茫茫人海,可愛的女人多的是,難道我見一個愛一個,見到更好的,就拋棄過去的,那我能得到的也只是女人的皮相罷了!如你在鴻雁樓所說,把妻子視同自已的物件,毫無真情實意,憑什麼要她真心相待?」

    馬憐兒靜靜地停了半晌,忽然吃地一笑道:「秀才公滔滔不絕長篇大論,在下甘拜下風。人家和你開玩笑的,激動個什麼勁?」

    楊凌一怔,不知她是真的開玩笑還是為自已遮羞,可惜夜色如墨,他沒有看到馬憐兒眸中閃過的異彩還有她唇邊意味深長的笑,那是窺見勢在必得的獵物時的微笑。

    馬憐兒回味著楊凌的話,自已這個從塞外回來的女子真是異類嗎?這個秀才才是真的異類,茫茫人海,他可能確實不是最好的一道風景,但卻是最適合自已的風景,上天把他送到眼前來,不把他牢牢抓住豈不是罪過,呵~~來日方長,不是么?」

    過了半晌,她平靜了情緒,隱帶著笑意學著楊凌剛剛講過的台詞:「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楊兄不如再給我講一個更精彩點的故事」。

    楊凌也無聲地笑了:誰說明朝的女人不懂幽默?他振作精神道:「好,我給你講一個提神的,這個故事叫《畫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