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章 長夜漫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38章 長夜漫漫字體大小: A+
     

    楊凌攬住馬憐兒向雪坡上一跳。這面積雪日照短,表面已經晶化,兩人借著衝力開始在陡峭的坡面上滑下去,馬憐兒本能地尖叫一聲,死死地摟住了楊凌的脖子。

    風聲嗖嗖地在耳邊拂過,猶如風馳電掣。馬憐兒雖不畏死,卻被這種驚險嚇得魂飛魄散,趴在楊凌身上雙眼再也不肯睜開。

    楊凌曾經玩過滑沙,在他想來只要運氣好不刮上什麼木樁木茬,或有可能逃得一命。他摟緊了馬憐兒,緊張地注視著坡面,這一面山坡上沒有樹木,被積雪壓彎了腰的小灌木和雜草刮破了他的袍子,卻沒有傷及皮肉。

    眼見將至山底,以現在的沖速和角度就要象炮彈一樣直接砸進雪地中了,楊凌猛地仰面而倒,重心后移,頭使勁兒地向上拱著翹離雪面,生怕磕在石頭、樹杈上。

    馬憐兒猝不及防,身子向前一栽,和楊凌來了個絕不香艷的親吻,兩個人都悶哼了一聲,嘴裡沁出一股腥咸。

    馬憐兒瞪大了雙眼還來不及說什麼,楊凌的身子就砰地帶起一地飛雪貼著地面繼續向前滑去。緊跟著楊凌的右腳踹中了一棵小樹,只聽喀嚓一聲,兩人的身子便轉了向,打著橫兒悠了出去。

    翻翻滾滾地好半晌才停下身子,楊凌驚魂稍定地四下一望,只見自已已衝進了一片樹林,側前方十多米有一根剛剛被他踹斷的小樹,身前兩米處就是一方覆蓋著厚厚白雪的巨石。

    馬憐兒提起的心也放了下來,這時她才發覺自已以一種很暖昧的姿勢趴在楊凌的懷中,她騰地一下俏臉飛紅,恨恨地在楊凌胸口捶了一拳。楊凌正慶幸自已一向脆弱的「嬌軀」這次竟平安無恙,被她捶了一下才發覺自已身上還壓著一具嬌軀,他忙像被蟄了似地放開手,馬憐兒臉紅紅地爬了起來。

    楊凌厚著臉皮站起身走到馬憐兒前面眺望兩人躍下的山峰,此時大雪迷茫,林中視線不出百步,已看不清山頭上的情形。

    馬憐兒心中如小鹿亂撞,她偷眼窺去,楊凌的長褂已刮扯成一條條的,露出裡邊的青布棉褲,屁股上兩團棉花都露了出來,顯得極是狼狽。

    他好勇敢,一個文弱書生,竟敢躍下陡峭的冰峰。還有,想起摔下山時,他一直緊摟著自已,把自已墊在上邊,馬憐兒心中一陣甜蜜,眼中不覺悄悄浮起一抹溫柔。

    楊凌還不知道自已現在就象一隻開屏的孔雀,不過是從後面看的。他興沖沖地轉過身對馬憐兒道:「韃子不敢這樣下山,我們到林中躲一躲,避過他們的搜索」。

    馬憐兒看看蒼涼的林海,那裡邊寂寂然飛鳥絕蹤,杳無人跡,她有些遲疑地道:「這麼陡的山坡,他們應該不會下來吧,我們若是在林中迷了路,就要被困死在這裡了」。

    楊凌臉皮子一抽,乾乾地道:「若只是我,韃子未必會追,但是再加上你可就不好說了,還是躲一躲吧」。

    馬憐兒柳眉霍地一挑:「你什麼意思?難道我是禍嗯那我們躲躲吧」,她話風一轉,訕訕地道。

    ************************

    楊凌抓起一團雪塞到嘴裡,慢慢含化了,等到雪水不再冷了才慢慢吞下去,同時謹慎地四下望著。馬憐兒也狼狽不堪,汗跡淋漓、釵橫鬢亂、裙裾和襖袖也刮成了一條條的破布。

    雪停了,已是傍晚時分,空山寂寂,四野茫茫。這對叫花子彷彿置身於「瑤池仙境」。岩石,松樹,地面,所有的一切都在大雪的覆蓋之下,一派銀裝素裹

    很美很原始的景色,足以讓人留連忘返、心曠神怡,如果他們不是迷了路,而且後邊跟著一頭狼的話。

    本來兩人只想在林中躲避一時,但是當他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進密林中時,一隻覓食的狼幽靈般地出現在他們身後。兩人第一反應就是逃跑,那隻狼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邊,等待耗盡他們的力氣。

    馬憐兒在草原上住過多年,她知道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的下場就是輕易地成為這頭狼口中的食物,她從雪地上抓起一根大雪壓斷的樹榦同那隻大青狼對峙起來,

    楊凌見她不跑,也拾起一枝樹榦加入了戰團。現代人可能從小就聽過太多大灰狼的童話故事,但是真正見到這種外形和一隻土狗差不多的動物,一個手中拿了大棒的成年人很難對這條「土狗」產生太多的畏懼。

    馬憐兒深知狼的可怕,楊凌卻不知,無知即無畏,楊秀才提起棒子大喝一聲,當頭一棒狠狠地砸了下去。楊凌的體格雖然不好,這全力一棒也足以打破一個體魄健壯者的天靈蓋。

    棍子結結實實地打在大青狼的腦袋上,楊凌還來不及高興,馬憐兒已大叫一聲:「小心!」,揮起棒子橫掃過來。那隻大青狼挨了重重一棒,象狗兒般嗚咽著在地上打了個滾兒,又一骨碌爬起來,惡狠狠地向楊凌縱身猛撲過去。

    楊凌被青狼迅捷的反應駭了一跳,他已經看清大青狼口中森白的牙齒了,這時馬憐兒手中的棍子帶著一溜兒風聲也到了,棍子狠狠掃在狼的後腿上,青狼慘叫著摔在地上,一瘸一拐地逃進一叢灌木中,仍然兇狠地盯著他們不放。

    馬憐兒雙手緊握木棒,對楊凌說:「狼的頭蓋骨非常堅硬,要打就打它的腿和腰。狼是『銅頭麻桿腿,鐵尾豆腐腰』,盯住那兒打」。

    那頭青狼也覺出這兩個生物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但是卻不肯退走,兩人追上去,狼就逃開,返身走開,狼又跟上來,就這麼走走打打,一直轉到現在,那頭青狼不見了去向,兩人也迷了路。

    現在他們已累得寸步難移,衣內濕透,內裳的汗水快結成冰了,凍得人瑟縮發抖。眼看天近黃昏,如果就這樣過夜,兩人不被狼吃了,也得活活凍死。於是在馬憐兒的指點下,楊凌學到了一手野外求生的本領:掏雪窩子。

    樹林內積雪覆蓋了不少參天古木,古木折斷倒下,下面便形成一些坑洞。面積雖不大,但有空隙可以透氣,楊凌掏空壓實了雪洞,又搬了兩截枯樹榦進去,兩人蜷縮著坐在裡邊,既可以禦寒,也可以躲避野獸。

    夜幕完全降臨了,楊凌的雙腿已經完全凍僵了。馬憐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和楊凌擠成了一團,螓首搭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

    「不能睡,我們說說話提神,一定要熬到天亮」,楊凌的眼皮也快合上了,他掐了自已一把,硬著舌頭沖馬憐兒喊。

    「唔,楊秀才、楊驛丞、楊大哥,你做做好事,我又累、又餓、又困,我靠一下、靠一下,就一小下兒,等天亮了就好」,馬憐兒有氣無力地哼著說,柔柔弱弱的腔調簡直象是在撒嬌,如果是在炭火熏香的閨房裡聽到這樣的聲音,一定讓人香艷入骨、想入非非。

    「不行!」楊凌自雖沒有野外生存的經歷,但是從報刊雜誌中卻看過太多睡夢中凍死的事迹,他想喚醒馬憐兒,馬憐兒倦得一動也不想動,整個柔弱無骨的身子懶洋洋地靠在楊陵身上,耍著賴不肯起來。

    「不行,給我起來!等天亮了,你也凍死了,身上結了一層冰,硬梆梆的連狼都啃不動!我不想拖著一具冰雕回去!」楊凌急了,伸手拍她的臉頰。

    嘴唇一疼,馬憐兒睜開睡眼,洞穴內黑漆漆的,但是楊凌的鼻息就噴在臉上,好暖,那是唯一的溫暖,馬憐兒更困了,她喃喃地道:「聊聊什麼啊?讓我睡一會兒」。

    「不能睡!」楊凌焦灼地道:「打起精神來,我的身子骨兒,怕是捱不過今夜了,女人脂肪層厚,比男人抗凍,我把衣服脫給你穿,不能睡,能活一個是一個」。

    馬憐兒神志恍惚,一時消化不了楊凌的話,她貪婪地向楊凌縮近了身子,迷迷糊糊地問:「什麼什麼脂肪?」

    「嗯,皮下脂肪咳,說了你也不懂,就當是肥肉好了」。

    「」半晌,寂寂山林黑暗的雪洞中忽然一個高八調的嗓門叫了起來:「肥肉?我很胖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