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4章 瘋魔棍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4章 瘋魔棍法字體大小: A+
     

    韓幼娘使著一根風火棍,與已經棄了大炮抓起刀槍的炮手站在城頭禦敵,時不時注意看著楊凌,見他居然撿起把槍來撲向韃子,幾乎嚇得魂飛魄散。相公是個讀書人,身子骨又弱,恐怕一個尋常的壯漢也打不過,怎麼是這些殺人不眨眼的韃子對手?她飛起一棍掃在一個剛剛躥上城頭的韃子肩膀,將他打了下去,然後拔足便追。

    戰場上的敵我廝殺沒有太多花哨,完全是最簡單最直接的劈砍刺殺動作,但是一交上手,楊凌才知道完全不是那碼事兒,他的力道和速度根本無法和這些常年在戰場上馳騁的人相比,一名持刀的韃靼人大刀剛剛從一名士兵脖子上抹過,順勢一挑,就劈飛了楊凌手中的槍。

    一聲厲喝,大刀當頭劈下,楊凌望著那大刀當頭劈下,心中只是想到:「來了,我又要死了,幼娘在哪?」他躲不開,便也不想去躲,在這臨死的一剎那,只想再看到幼娘一眼。

    頭只扭過一半,他看到了,看到韓幼娘象一個護犢的母豹向他猛撲過來,頭上的包巾已經掉落,辮子,在風中飛揚,那張臉脹紅如桃花。

    人與棍幾乎成了一條直線,呼地一聲,棍端已向楊凌頭頂迅猛地點了過去。「錚」地一聲響,堪堪劈到頭頂的大刀,被韓幼娘斜斜點到刀面上,愣是將直劈而下的大刀擊開了去,在地面上劈開一道深深的划痕。

    韓幼娘到了,左肩頭一挨地,就勢一個前滾翻,身起棍騰,砰地一聲點在那個韃靼人的胸口。這一棍力道好大,那人蹬蹬蹬倒退幾步,腳下還未站穩,韓幼娘墊步擰腰,跟上兩步,「啪啪啪」,棍劈如風,左頸、右頸、額頭、下陰,一條棍使得暴風驟雨般,打得那人連撲倒哀嚎的功夫都沒有。

    楊凌也看得呆了,只見韓幼娘棍隨身轉,握住哨棒中間,棍尖堪堪從楊凌胸前掠過,帶起一陣疾驟的風聲,身形轉過,手已滑到棍頭,整根棍子象飛起的豹尾一般,狠狠地抽在那個韃靼人的喉嚨下,楊凌清晰地聽到喉骨碎裂的喀嚓聲,這一棍竟將那龐大的身軀打飛了起來,在城頭上一翻,摔下城去。

    她這幾招招招兇狠凜厲,棍法又快又狠,令人眼花繚亂,步法更是矯健有力,眼見城頭又冒出一個人頭,棍尖前指,如同槍戟,一棍點在那人眉心,那人連敵人都沒看清,就又仰面栽了下去。

    韓幼娘收棍後退,退到楊凌身邊,雙膝一軟,幾乎跪倒在地,連忙以棍拄地,這才穩住了身子。楊凌正看得目瞪口呆,見她小臉變得煞白,額上直冒虛汗,嚇得連忙扶住她道:「幼娘,你怎麼了,哪裡受了傷?哪裡受了傷?」

    韓幼娘顫聲道:「相公,幼娘沒事,只是只是那一刀,嚇死我了,嗚嗚嗚」,當事人啥事沒有,她倒嚇得痛哭不已。

    江彬這時才看出這個武藝超群的小後生居然是一個女孩子,還道她是剛剛殺人所以心中害怕,他揮刀接連砍倒幾個韃子,哈哈大笑道:「怕什麼,老子頭一次上戰場時腿都抽筋了,是哨長掐著我的脖子逼我向前沖的,你再多殺幾個就不怕了」。

    這廝殺得性起,竟然躍上城牆,一腳踢下一個剛剛爬上來的敵酋,手中馬刀狂砍,嚓嚓嚓一連幾刀,竟將繩索捆綁的木梯砍斷,幾個剛剛爬到一半的韃子兵慘叫著摔了下去。

    一時城下飛矢如雨,向江彬攢射而來,江彬站在城頭手中雙刀舞得風雨不透,竟將那些利箭全都格擋開去,見領兵武將如此神勇,四周本已萌生怯意的兵丁頓時士氣大震,一時又將韃子兵的攻勢壓制下去。

    韓幼娘扶著楊凌道:「相公,你快到越樓上去」。

    楊凌懊惱地跺了跺腳,***,這還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一點用都沒有,除了往下邊扔扔石頭,就是那弓箭,也不是自已這種從未碰過的人就能玩得了的。

    楊凌倒也有自知之明,剛剛險些被人一刀砍死,眼見韓幼娘為自已嚇成那副模樣,他也不再逞能,只得乖乖地避到越樓上去,臨走還急著問了一句:「想不到你的武藝這麼好,這是什麼棍法?」

    韓幼娘臉兒一紅,忸怩了一下道:「爹教的,幼娘也不知道」。見他進了越樓,韓幼娘這才放心,立即提棍趕回去和江彬並肩作戰,哪裡只要被韃子打開缺口,他們一刀一棍就迅猛如雷,很快就可以將韃子壓制下去。

    江彬勇武,楊凌是親眼見過了,可是他想不到韓幼娘的武藝竟然也如此出眾,一條風火棍在她手中,劈扎掃撩,棍影翻飛,舞得蛟龍一般,真想不到平時那麼柔柔怯怯的一個小女孩兒,現在張牙舞爪就象一頭兇猛的獅子。

    楊凌看得雙拳緊握、心中激動不已,他暗暗下定決心,如果今日能不死,一定要向她學學這套棍法。他正看得熱血沸騰不已,旁邊有人拍了拍肩膀,回頭一看,只見王主簿湊到跟隨前來,臉上青一道黑一道的,楊凌被火藥熏得也只剩下眼仁是白的了,兩人就象一對小鬼兒似的。

    他湊近了楊凌,兩眼卻直勾勾地看著到處正在肉搏的將士,好象正和他並肩察看敵情,口中卻悄聲說道:「楊師爺,你做的沒有錯,這是不得已的選擇,同僚們不會有人說三道四,只是你要小心馬驛丞」。

    楊凌一怔,也悄聲道:「為什麼要小心他?」

    王主簿露出一個象哭似的笑容道:「驛丞是不入流的小吏,你說他憑什麼和縣太爺平起平坐?」

    他咳嗽兩聲,迅速說道:「咱大明的驛丞,統統都是錦衣衛的秘探,小心為上」。

    「錦衣衛?」楊凌心中一驚,他還以為錦衣衛都是皇帝身邊的大內侍衛呢,想不到一個郵政局長兼糧庫主任居然也可以和錦衣衛掛上邊兒,這大明的情報網還真夠發達的。

    想到自已和馬驛丞的關係,他有些放下心來,卻仍有些不平地道:「城下的百姓明擺著不能活命,即便能夠活命,兩相權衡棄其輕,數萬人命和數十人命,難道還分不清孰輕孰重么?」

    王主簿嘿嘿乾笑兩聲,嘆道:「除非把高高坐在京城裡的御史言官們都拉到這城頭上來,否則只怕他們不會這麼想」。說完王主簿悄悄地移開了。

    楊凌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黃縣丞正和馬驛丞站在一塊兒說著什麼,目光和自已一碰,看到那關切的眼神,楊凌便立即明白是他故意纏住馬驛丞,讓王主簿來向自已囑咐這番話的。

    他心中有些疑惑:「自已可是救了他的兒子啊,難道錦衣衛都是如此冷酷無情么?黃縣丞即然這麼囑咐,必是要我找機會向他示好,咳!反正我活不了多久了,要我死可以,要我掏錢那是萬萬不能,不然我的幼娘要如何生存?」

    我的幼娘?想到這兒,天字第一號守財奴的心兒一顫,抬頭看向城邊,只看到韓幼娘揮舞著哨棒的背影,兩條垂及臀部的烏黑髮辮在她身後擺來擺去。

    就在這時,劉巡檢提著把弓大聲嚷嚷起來:「韃子被打退了,韃子被打退了」。正在說話的黃縣丞和馬驛丞他們聽了一齊擁了上來,只見韃子兵象潮水般向後退去,邊退邊向城頭上不斷發射利箭,掩護正在攀爬攻城梯的士兵退下去。

    楊凌看他們進退有序、不慌不亂,他雖不懂陣形,卻看得出那些韃子們聚得雜而不亂,隱隱仍呈現幾道進攻隊形,不禁脫口叫道:「韃子在做什麼?只要他們再強攻一陣,就有可能登上城頭,為何突然退了?」

    王班頭呵呵大笑道:「楊師爺,你道韃子就不怕死么?這些***被我們殺得肉痛了」。

    楊凌直覺得有些不對,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相對於幾個興高彩烈的文官,他的思緒還比較清楚一些,想了一想他突然叫道:「不好,他們是不是要攻東西兩門?我們剛剛從兩門又抽出來一部分人,那裡實力單簿啊」。

    這時江彬也匆匆奔了回來,大冷的天兒,他已脫去戰袍,赤著雙膊,手中的雙刀已經卷了刃,上邊血肉模糊的。聽了楊凌的話,他介面道:「不會,東西兩城道路狹窄,平時城門都不開的,我們人少,他們也無法派出大隊人馬戰鬥,不過我看韃子也必有詭計」。

    韓幼娘奔了回來,越樓中一堆老爺大人們,她也不方便進來,就站在門邊望著楊凌,兩頰赤紅,髮絲已濕得沾在額頭上,楊凌向她微微一笑,向前走了兩步,手搭涼蓬向城下望去。

    雪地上,韃子兵分開一條道路,中間各有四匹奔馬,拖著兩件黑乎乎的東西向城前奔來,楊凌還來不及指出他的發現,江彬就象被剁了脖子的公雞,撲愣一下跳了起來,扯著嗓子叫道:「***!是轟天霹靂猛火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