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3章 壯士解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回到明朝當王爺 - 第23章 壯士解腕字體大小: A+
     

    聽到號角聲士兵們紛紛衝上城頭,緊張地向城下望去。韃靼騎兵沒有象方才一樣一窩蜂似地四散攻城,密密麻麻的敵軍叢中,出現了十餘架簡陋的攻城戰梯,看來是臨時從山上砍伐下來製成的。

    雞鳴驛的城牆不算極高,搭上梯子,再有韃靼兵神乎其神的箭術掩護,以城中這點人手只消有一點被攻破,那便大勢去矣。

    江彬手握雙刀,殺氣騰騰地道:「把大將軍給我架起來,轟他們的梯子!」立時跑過去幾名士兵和民壯,幫著炮手緊張地調整起大炮的位置來。

    遠方豎起一台怪模怪樣的東西,四面以木頭交叉架起,高約五丈,最上面是一個平台,下邊是一個更大的四方形平台,側面露出兩排木軲轆,前邊懸挂著整張的牛皮,看不清裡面,但是看那怪東西晃晃悠悠地自已向前走,便可猜出韃子兵是藏在牛皮罩子後面推著木台前行。密密麻麻的韃靼兵跟在後邊開始向前移動,從城上看過去,就象一片烏雲掩著雪地壓了過來。

    太陽已高高升起,到處閃耀著卻是一片怵目的刀槍的寒光。江彬舉刀指著那個井字形支架大叫道:「快,把那輛攻城戰車給我炸掉」。

    韃子越來越近,趴在前方張弓搭箭的士兵忽地叫道:「大人,前邊是咱們的百姓,韃子韃子抓了咱們的百姓站在前邊」。

    「嗯?」江彬一聽連忙衝到前邊,按著牆垛向下望去,此時韃子走得愈發近了,可以看清站在最前邊二三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是中原人的服飾,這一下江彬也傻了。

    打?那可都是大明的子民哪,誰敢承擔這屠殺鄉親的罪名。不打?如果任由韃子兵衝到近前來,他們同樣活不了命,整個雞鳴驛也要失陷。

    江彬眼珠一轉,惡狠狠地罵道:「給我打,那是韃子的詭計,全是韃子裝扮的,給我狠狠地打」。

    大炮的炮口已對準了那架攻城戰車,看著炮手將火把湊近引線,江彬的頰肉也不禁抽搐了一下。這時一個民壯忽然大叫起來:「不能打、不能打啊,那是咱們的鄉親,我認得,左邊那個是我老舅啊,這都是城邊耙拉嶺上的老鄉啊」。

    火捻兒「哧哧」地燃燒著,劉巡檢手疾眼快,猛地拔出刀來「鏗」地一刀斬在火炮上,將葯捻兒斬斷,驚得面色發白的黃縣丞、王主簿他們都不由長吁了口氣。

    江彬急得跳腳,額上青筋直冒地道:「我說諸位老大人,如果被戰車靠近城頭,憑我們這些人根本無法守城呀,這時使不得婦人之仁啊」。

    黃縣丞道:「不行,我們身為父母官,豈可傷害自已的百姓?挑箭術好的直接射殺韃子兵,阻止他們靠近」,旁邊幾名文官都連連點頭。

    下令不分敵我一通轟炸?縣誌上怕是要從此記下他們的污名,千秋萬代都要受人唾罵了,他們豈肯承受這樣的罪名?況且若是為御使言官知道,彈劾於朝堂之上,就算今日逃過韃靼人的屠刀,恐怕皇上也會降罪的。

    幾名弓箭手吱呀呀拉開了弓箭,箭矢橫飛。但是已進入射擊距離的戰車前邊蒙著牛皮,這種沒有硝制過的牛皮又韌又硬,弓箭根本射不透,大隊的韃子兵躲在攻城戰車後邊緩緩靠近,全不在乎。

    江彬急了,大喝道:「此地由我指揮,炮手,給我打,把戰車給我轟倒!」

    黃縣丞嗔目厲喝道:「誰敢?大明的兵屠殺大明的子民,豈有此理!我是本縣縣丞,閔大人不在,本縣大小官員、包括駐軍統由本官管轄,誰敢違抗命令?」炮手們面面相覷,不知該聽誰的命令。

    幾枝弓箭射在牛皮上,只是讓牛皮震蕩了幾下,頂多有一兩枝箭倒勾在牛皮上,毫無威懾力,一名韃靼騎兵單手提槍躍到戰車前用漢話大叫道:「前邊都是你們大明的人,誰敢射箭?你們給我看清楚了!」

    那人撥馬返身,一貓腰從一名婦人手中搶過一個包裹提在手中,縱馬奔回來,那婦人哭叫著在後邊追趕,冷不防一枝利箭飛來,正中她的背心,那婦人搖晃兩下仆倒在地上。

    城上一片肅然,眼睜睜看著那婦人仆倒在地,卻無法救援。那身形彪悍的韃子持槍到了城下,將手中包裹向空中一揚,右手鋒利的槍尖一下子將它刺穿,高高挑在空中,得意洋洋地叫道:「我們知道城中守軍不多,速速開城投降,還可留得一命,否則全城屠絕,就是這樣的小孩子也決不放過!」

    城頭上的人這才曉得他手中挑著的包袱竟是一個嬰兒,眾人都目眥欲裂,便是那幾個持弓的箭手,也不知是嚇的還是恨的,手臂哆嗦,再也拉不開弓來。

    眼見鮮血沿著槍桿流淌下來,一滴滴落在雪地上,韓幼娘伸手捂住了嘴,另一隻手緊緊握住了楊凌的手臂,眼淚已模糊了雙眼。

    好半晌,江彬才突然大吼一聲:「都他媽愣著幹什麼?開炮!給我開炮!你們這群愚蠢的書獃子,要讓韃子衝上來屠光了我們才甘心?」

    黃縣丞哆嗦著嘴唇道:「不不」,卻已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楊凌沒想到韃子竟在如此兇殘,看到這血腥的一幕,巨大的心理落差才讓他猛地驚省到一個現實:現在就是現在,現在的外族就是外族,那全是毫無人性的禽獸。

    眼見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居然被嗜血的蠻人眼都不眨地一槍刺死,他已血貫瞳仁,他猛地甩開幼娘的手臂,衝到大炮前,一把從炮手手中奪過火把,點燃了引線,嘶啞著嗓子大吼道:「操他娘!殺!殺!殺!」

    「轟」地一聲,大炮怒吼了,炮彈準確地落在那架戰車上,將基座轟得粉碎,前邊幾名百姓和基座下推動攻城平台的韃子兵被轟得血肉橫飛。龐大的支架搖搖晃晃地倒了下去,沒被炸死的幾個漢人四散奔逃,幾隻鵰翎箭的追射一一將他們射殺在雪地上。

    城牆下威懾挑戰的韃子兵見狀大駭,立即撥轉馬頭向回逃去,馬頭剛剛撥轉,一枝利箭就從他的後頸射入,咽下透出,韃子吭都沒吭一聲,仰面栽下馬去,單腳還掛在馬蹬里,死屍被戰馬拖回了本陣。

    城頭上,韓幼娘紅著眼睛,手中舉著從旁邊士兵手中奪來的戰弓,又一枝鵰翎已搭上了弓弦。這種守城大弓同射速快、射程近的短弩不同,與她在山中狩獵時用的長弓極為相似,她12歲時就曾用長弓射中密林中奔跑的狸子,要射中城下毫無遮掩的韃子兵自然毫不費力。

    眼見肉盾失去作用,韃子們吶喊著扛著十多架木梯分幾隊向城牆撲去。

    大炮又被彈離了原位,硝煙散去,楊凌舉著火把,如同風中的一片落葉般簌簌發抖。他的臉熏得烏黑,睜著一雙紅通通的眼睛慢慢轉過身來望著上邊的黃縣丞、馬驛丞他們,沙啞著嗓子道:「蝮蛇螯手,壯士解腕。大局大局要緊!」

    黃縣丞直勾勾地看著他,忽然大喊一聲,瘋狂地沖了過來,吃力地抱起一塊擂石惡狠狠地向城下拋去,王主簿、馬驛丞這些人也都象瘋了一般沖了上去,江彬可不敢讓這些人全都死在這裡,立即招呼幾個兵丁把這些發瘋的讀書人連抱帶抬地拖進越樓。

    他衝到楊凌面前,在他肩上重重地拍了一掌,贊道:「好樣的,婦人之仁成得了什麼大事,不管別人怎麼看,雞鳴驛近萬百姓若能留得性命,全拜你所賜!」

    他往地上狠狠淬了口唾沫,大吼道:「繼續開炮,把韃子的木梯全都炸了!」

    但是這時城下的韃靼兵早已避開主城樓,分散兩翼在城牆處搭設架梯開始強攻,大炮的作用已經減弱了。楊凌退到一旁,無論是戰馬嘶鳴、箭矢破空、嘶殺慘叫之聲,彷彿都已成為了另一個世界的聲音,已經有兩架木梯有人攻上城頭,又被江彬率人強行壓制下去,他卻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兒恍若未覺。雖知這時候最理智的作法就是無情地一炮轟不去,否則徒然送掉更多的性命,但是那些百姓親手死在自已手上,還是有一種濃濃的罪惡感。

    炸彈已經用光了,原本怯懦畏戰的民壯們似乎也被激發了骨子裡的血性,擂石、滾木、石灰全都用上了,不少人撿起死去軍士的刀槍加入了肉搏當中,韃子完全是用人命硬鋪出了一條路,誓要拿下雞鳴驛來。

    不遠處一架扶梯上已經衝上來四個韃子,後邊仍有人不斷攀爬上來,同明軍激戰在一起。江彬見勢不妙,舞著兩把血淋淋的馬刀,一陣風兒般撲了過去。

    楊凌被近在咫尺的慘叫聲驚醒了,此時守城官兵人手奇缺,那道缺口已無生力軍補充,楊凌想也不想,抓起一把長槍就沖了過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點推比較低,雖說收藏點擊才是重點,畢竟推薦代表諸位書友的肯定和支持嘛,請欣賞之後多多推薦,謝謝!12點還有一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