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4.一路向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4.一路向東字體大小: A+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2016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四點。

    寂靜無人的走廊上,村上悠想起李後主寫的這首《菩薩蠻》。

    如果換成佐倉鈴音來見他,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上樓的時候,她應該會在這月色下把鞋提在手裡吧。

    那俏皮的姿態,期待見到戀人的少女情懷,僅僅只在腦海里想象一下,村上悠就不由加快腳步。

    佐倉小姐的卧室房門一推就開,皎潔的月色在窗戶外往裡面偷瞄。

    村上悠進屋,關好門,走到床邊。

    輕薄的被子平整,在下巴處捂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佐倉小姐俊俏精緻的臉蛋。

    「我來了。」

    「......」

    「睡著了?」

    「......」

    村上悠轉身往門外走。

    「嘩啦」

    他回過頭。

    佐倉小姐仍然平躺著,一動不動地沉睡,但原本平整的被子掀開了一角。

    村上悠笑著鑽了進去,與此同時,佐倉小姐腰部用力,把自己往裡邊挪了挪,全程仍閉著眼睛。

    只有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因為按捺不住心中的高興,露出笑容。

    當村上悠摟過她纖細的腰肢,佐倉小姐終於不再裝睡,乖巧地靠在他懷裡。

    雙手眷戀般地摟住村上悠的脖子,用臉蛋蹭村上悠的臉頰。

    村上悠細細感受著這些。

    她的骨頭小,所以儘管雙臂細得驚人,但依然很有肉感。臉蛋則光滑富有彈性,嬌嫩得好像清晨露水下的水仙花。

    兩人都感到親密而溫馨,內心充滿舒適和安心。

    村上悠再次睜眼時,正好是六點半。

    「怎麼這麼就醒了?」他看著一動不動,傻笑著看他的佐倉鈴音。

    「心裡一直想著你待會兒要走,自己就醒了。」佐倉鈴音害羞地偏過頭去,轉移話題:「那件事,你有想到具體辦法嗎?」

    「想到了。」

    「什麼?」佐倉鈴音迫不及地問。

    「我不是說了嘛,」村上悠說,「這是我自己惹出來的事,鈴音你不用管。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是幫我了。」

    「好吧。都聽你的。」

    村上悠離開被窩,俯身幫她整理好被子,脖子周圍也捂得嚴嚴實實。

    「謝謝。」佐倉鈴音滿意地眨眨漂亮的眼睛。

    村上悠注視著這雙清澈的眼眸,把她劉海梳理整齊。

    「鈴音,我喜歡你。」

    「嗯~」

    「會一直喜歡你。」

    她沒回答,她要在這幸福感中睡了。

    ——————

    白天的時候,村上悠上午待在事務所處理事情,中午參加《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的開工宴。

    他想著種田梨紗一個人待在櫻花庄,就把她叫來,一起參加酒會,正好解決午飯。

    居酒屋裡,大將秋子正忙碌地做著準備工作。

    「藤也,讓你準備的冰塊呢?村上社長最喜歡喝加了冰的威士忌,你到底要我說幾遍!」

    「這就去!」

    「燒酒也冰鎮好!明子,去看一下廚房......算了,我自己去,你去門口看客人什麼時候來!看到人影立馬通知我!」

    「是!」

    ......

    「是這裡嗎?」

    「【秋子屋】,應該就是這裡吧。」

    兩個女孩略顯青澀,像剛從大學畢業。她們正站在【秋子屋】門口,和手機里的地址對比著。

    「進去?」

    「上吧!」

    「......我說啊,葵醬,這又不是去戰場,表情不用這麼嚴肅。」

    「人家緊張嘛!」

    四宮輝夜役·古賀葵,藤原千花役·小原好美,加入《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劇組line群后,兩人就成了網友。

    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儘管都是聲優,但因為事業不順,哪怕是路人角色都很少拿到,兩人一次也沒有在片場遇到過。

    如果不是這次開工宴,兩人的第一次見面,還要等到動畫第一話的配音片場。

    她們來得很早,這個時間,連秋子都沒在門前接待客人。

    兩人跟著在這打工的大學生明子,坐在聲優坐的位置。

    窗戶邊全是綠植,因此室內略顯昏暗。燈光被點亮,暈黃而溫馨光芒鋪灑,長長的木桌乾淨得像玻璃,在反著光。

    和室椅柔軟舒適,喝著清爽檸檬水的兩人稍顯不安。

    「美醬,你說監督他們會不會臨時變卦,又把我們兩個換了?」

    「不會吧......」小原好美收回打量四周的視線。

    「但是啊,我們兩個完全沒有名氣吧?也沒出演過任何主役。」

    「安心吧。消息已經公布出去,這種情況下,一般是不會換人的。」小原好美既安慰她,也給自己增加自信。

    進入聲優界這麼久,突然拿到主役,還是資金充足的劇組,兩人忐忑不安,一直有一種不真實感。

    店裡用唱片放著松田聖子1980年7月1日發行的單曲《青色珊瑚礁》。

    「好老啊.....」小原好美輕聲嘀咕。

    「嗯?美醬你說什麼?」

    「沒什麼。」

    過了沒一會兒,兩人就開始反覆問候陸續而至的工作人員和聲優們,好像臨時在店裡打工,干起女招待的活。

    「赤坂明老師,中午好。」

    「哦,你們好。」

    「若林桑,中午好。」

    「中午好。」

    人數越來越多,從原作老師,到道具設計、美術監督,各個部的人全來了。

    還好兩人都在便利店打過好幾年的工,只論長時間鞠躬的話,不會輸給任何人氣聲優。

    「美醬!」古賀葵拉拉小原好美的衣袖。

    「怎麼了?」

    「門口。畠山守監督和明田川仁監督!」

    「嘶——」小原好美表情為難和膽怯,最後咬牙說:「上吧!」

    「上吧!」古賀葵一攥小拳頭,視死如歸。

    「畠山監督,明田監督,中午好!」

    「你們好。」畠山守點點頭。

    「中午好,叫我仁醬就可以。」明田川仁笑著說。

    「......仁、仁醬。」

    「喂,你這老傢伙,別嚇著新人。」畠山守看著女聲優好像準備面對業界黑暗面的表情,笑著說。

    「這種小兔子一樣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厭呢!」明田川仁大笑起來。

    確認對方是在開玩笑后,兩位女聲優鬆了一口氣。

    明田川仁親切的行為,還以為選她們兩個,是想讓她們枕就業呢。

    小原好美做過兩年女演員,雖然只有兩個路人角色,但見識和為人比只在便利店和櫃檯打工的古賀葵強一一些,開口道:

    「謝謝畠山監督、仁桑給我們機會!我們一定會好好努力,這段時間也一直在看原著的!」

    「我也是!」古賀葵連忙附和。

    「原著看不看無所謂。」明田川仁笑著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法,看原著的確可以很好的理解故事,但也會被束縛住。動畫和漫畫還是有區別的。」

    「我們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方法的!謝謝仁桑!」

    「我也是!」

    「加油!」明田川仁笑著和畠山守走開。

    「又在這裡辦酒會?上次《搖曳旅行》也是。你說村上君不會真的和秋子有私情吧?」

    「你聽。」

    「什麼?」

    「《青色珊瑚礁》,村上那傢伙最喜歡的曲子。」

    「這麼說......」

    「誒,我可什麼都沒說哈......」

    古賀葵和小原好美恭敬地目送兩人走去長桌上首,頓時輕鬆下來。

    「美醬,太好啦!看來我們穩了呢!」

    「早說了啊,這種情況是不會再換人了。【俳優聯合】是不允許這種事的!」

    古賀葵愣了下,說:「我查了維基百科,投資人村上悠好像是【俳優聯合】董事的一員。」

    「騙人吧?!這麼說,我們兩個還沒有真正的安全?還有被開除和潛規則的風險?」

    「我看群里有人說,是村上悠點了我們的誒,會不會......」

    「哈哈哈!」

    突如其來的笑聲,讓偷偷說話的兩人嚇了一跳,尋聲看去,是一位完全是美人相貌的女人,在開心地笑著。

    鎖骨十分明顯,臉細,腰細,手腕細,只有胸部稍顯豐滿。

    瘦得讓人嫉妒的美人旁邊,並肩站了一人。

    那人身姿挺拔,頭髮稍顯凌亂,俊雅白凈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一雙黑黝黝的雙眸,正打量她們。

    「古賀葵,小原好美?」

    「是!」兩人屏住呼吸。

    「《輝夜大小姐》就拜託你們了。」

    「是!」

    村上悠轉過頭,「邊走邊笑吧。」

    「哈哈哈。」於是,種田梨紗邊笑邊跟上。

    「村上社長!您來了!」

    「秋子桑。」

    「好久不見了呢,晚上也不見您來喝酒。」

    「最近忙。」

    「我去中古店淘到一樣東西。您聽,是《青色珊瑚礁》的唱片。」

    「好東西。」

    「您要的話,待會......」

    「呼——」古賀葵和小原好美長出了一口氣。

    兩人面面相覷,同時笑起來。

    「好有趣!」古賀葵擦掉笑出來的眼淚。

    「是啊!」小原好美也感覺全身輕鬆,離開演藝圈那麼久,自己的聲優事業,終於邁出這第一步。

    「村上桑好帥啊!如果是我哥哥就好了!」古賀葵激動地說。

    「嗯嗯,比我見過的男明星都要帥!」

    ......

    村上悠走到上首,和監督們打完招呼,拿出長長的包裝盒。

    「仁桑。」

    「這是什麼?」明田川仁伸手接過。

    「休息日去了京都,給你帶的入夏禮物。」

    明田川仁打開,拿出摺扇,一面金閣寺,一面氣勢磅礴的【精益求精】。

    「不錯不錯,我喜歡!」明田川仁立馬在胸前扇了扇。

    「很配呢。」種田梨紗輕輕鼓掌,笑著誇讚。

    明田川仁哈哈大笑,神情更加得意。

    開工宴持續了兩小時,村上悠拿著秋子送的《青色珊瑚礁》唱片——準備下次見到渡航送給他——和種田梨紗一起散步到附近的車站。

    種田梨紗看著路邊商店的櫥窗,腳步輕盈,心情不錯。

    「我們兩個是不是還沒有這樣一起逛過街?」她問。

    「不是一起坐過公交嗎?在東京塔那邊。還看了不得了的片子。」

    「沒有不得了!我明明還請你吃泡麵來著。」種田梨紗不滿地反駁,隨後笑著說:「總感覺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望著紅綠燈出神,似乎在回憶那天在惠比壽公寓的點點滴滴。

    「哪裡很久,去年九月份的事嘛。」

    種田梨紗扭過臉,笑了一下,細細打量村上悠:「你記這麼清楚啊?」

    「是啊。那天你還穿了運動服。」

    「哦——」種田梨紗這才想起來這件事,「是不是被驚艷到了?那天拼了命克制自己,才沒有對我動手,遺憾地離開公寓?」

    「真有你的!」

    「可不是!」

    兩人同時笑起來,交通燈上的紅燈閃爍,幾秒后變成綠色。

    村上悠下午去錄製《地錯》的遊戲語音,到四點,直接返回櫻花庄。

    檢查了種田梨紗一天的成果。

    「越來越好了。要不要嘗試著自己開始創作?」

    「我可以嗎?會不會太早?」種田梨紗露出遲疑的神色,把玩著手中的壓感筆。

    「為什麼不可以?」

    「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試試。」

    「行就行,不行就慢慢來,時間有的是。早見當初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稿子一直被打回。」

    「早見桑也想成為漫畫家?」種田梨紗吃驚道。

    「我是說她在《漫畫家與助手》中配音的【足須沙穗都】。」

    種田梨紗點點頭,「以後就請老師你多多指教了!」

    「有困難儘管來找我。你打算畫什麼類型?」

    「老師你最擅長畫風景和可愛的女孩子,那我就先從日常類的戀愛動畫著手,怎麼樣?」

    最擅長風景和可愛的女孩子?

    考慮到村上悠只畫過這類,這樣說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準備說一個怎樣的故事?」

    「嗯......千金小姐被逼著相親,在豪德寺遇上靠臉騙女人錢財的少年,然後兩人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女主角擺脫父母的束縛,少年洗心革面,最後終於走到一起!」

    「怎麼樣?」種田梨紗雙眼微睜,像是靈感爆發的瘋狂科學家。

    「挺好,先試試。」

    「到時候出版大賣,我會拒絕其他出高價的人,在其他人不理解的目光中,把動畫版權交給你的!另外,男主角的配音也可以給你!」

    諸位,這就是典型的白日做夢了。

    「謝謝。」

    種田梨紗靈感爆發,開始埋頭工作,寫劇情,畫人物草稿......

    村上悠為了不打擾她,拿了書去中庭的廊檐。

    沒拿軟墊,直接坐在地板上,背靠柱子。

    庭院那顆古櫻樹長出鮮綠鮮綠的葉子,隨風搖曳,在夕陽下閃閃爍爍。

    四點半的時候,中野愛衣回來了,她惦記著她的青梅酒。

    把從早上開始,就一直通風晾乾的梅子拿到廊檐。

    「村上君,來幫忙。」

    「好。」村上悠把書合攏,放在一邊。

    中野愛衣遞給他一根白酒里泡過的牙籤,兩人給梅子去蒂,然後扎一些小孔,保證汁水能流出。

    他們的速度很慢,一會兒欣賞日落,一會兒感受晚風,聊漫無邊際的話題。

    從{為什麼櫻樹先開花再長葉子},到{她今天收到一個名字老長的動畫試音會通知,她想了半天也沒想起全名},兩人沒有什麼不談。

    但大多數時間都是中野愛衣在說,村上悠總是望著古櫻樹思考著什麼。

    中野愛衣也不管他,偶爾停下話題,呵止搗亂的【杏杏】和貓兒。

    「中野。」

    「嗯?」中野愛衣拿起一枚梅子。

    「有件事和你說。」

    「嗯。」

    村上悠收回望著櫻樹的視線,看著她柔軟美麗的眉目。

    「我喜歡你。」村上悠說。

    這一刻好像風都停了,太陽也不再西沉,中野愛衣手中的動作一頓。

    她低著頭,村上悠看不到她的表情。

    時間開始流動,夕陽的餘暉鋪滿庭院和廊檐,【杏杏】和貓兒互相追逐,都想咬對方的尾巴。

    中野愛衣終於抬起頭,看向村上悠,認真地問道:「這段時間,你有和其他人接吻,甚至做那種事嗎?」

    「沒有。我答應你的。」

    中野愛衣滿意地一笑,隨後好像剛反應過來似的害羞起來,右手輕撫鬱金香髮夾。

    隨後,她眼睛閃閃生輝,凝視村上悠的眼睛。

    「春天適合開始,我們什麼時候搬出去?」

    「你說什麼時候?」

    「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但今天太晚了,明天怎麼樣?」中野愛衣期待地問。

    「好。」

    她有試探性地徵詢意見:「那我們兩個明天一起請假?去找房子?」

    「沒問題。」

    「對了!」中野愛衣高興地雙手一合,「先租房子住吧,等結婚的時候,再決定在哪買。」

    「都聽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