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2.不能獨身,看得很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2.不能獨身,看得很緊字體大小: A+
     

    案板上傳來「哆哆哆」,富有節奏感的聲音。

    村上悠把梅子切片、青菜切絲,又用筷子將白飯打散,盛入碗中。

    「悠哥哥!海苔剪成這樣可以了嗎?」

    「太大,剪成絲。」

    「可是太脆了,怎麼剪成絲啊!」

    「凹醬不用管他,反正我們自己吃,想什麼形狀就什麼形狀。村上這個人已經被廚師的工匠精神腐朽了,整個人都不快樂了。」

    「我覺得鈴音說的有道理。」

    「種醬!就算這樣,你也不能整片放進去吧!」

    「我儘力了。」種田梨紗把手裡的海苔碎片一股腦塞進嘴裡,嘟囔道。

    一旁的廚師讚歎道:「這位客人用刀很熟練!是有從事廚師行業嗎?」

    「不。」水籟祈豎起鋒利的剪刀,一板一眼地說:「村上桑是二刀流傳人。」

    「啊,這樣啊。」廚師恍然大悟,「原來是劍道傳人!請問是哪家道場?」

    水籟祈緩緩轉過頭,注視對方,一字一頓:「S·A·O。」

    「西式?西方也有劍道道場嗎?」

    「水籟祈,夠了!」佐倉鈴音拉了一下水籟祈,打斷她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廚師桑年紀這麼大,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

    「老了,我年輕時候也上京學習過。現在再去東京,恐怕路都找不著了。」花白頭髮的廚師感嘆道。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sao》是虛擬世界!」

    「科技已經這麼發達了嗎?鎌倉還真是落後。」

    「不是......」

    在打散成一粒一粒的米飯上,鋪上一層海苔絲,再鋪上一些青菜絲,最後撒上一層梅子片。

    鰹魚粉的量、青芥末,根據自己的口味加入。

    最後將熱茶沖入碗中,清雅幽香的梅子茶泡飯就做好了。

    「不嫌棄的話,也請一起用。」村上悠對廚師說。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這家店提供客人自己動手的服務,但防止客人手藝太差,廚師會提供適當的指導,最後的成果廚師卻不會一起享用。

    但村上悠做的茶泡飯實在太誘人。

    茶那沁人心脾的香,米飯一粒粒的充滿光澤,還有那梅子,光是看著就讓人分泌口水。

    手裡這碗還沒開動,就想讓人說「麻煩再來一碗,不,兩碗!」

    和女孩們的風捲殘雲不同,廚師先是喝了一口湯,然後把配料混合適量米飯,慢慢放進嘴裡,細細品嘗。

    良久他發出嘆息。

    「請問,這茶泡飯叫什麼名字?」

    作為一名廚師,他保證像這樣能讓人感到幸福的茶泡飯,肯定有它獨有的命名。

    種田梨紗手拿筷子,雙手捧碗,熱心地介紹:

    「學自遠月學院,經過擁有神之舌的我的指點,配方多次改良,最後形成了這道【村上流茶泡飯·改】!」

    「種醬你也來?」

    「招待不周!」大西紗織手一揮,意氣風發地說出村上悠在《食戟之靈》中的名台詞。

    「你們夠啦!不要再欺負別人了!」

    「哈哈哈!」水籟、種田、大西三人笑得碗都拿不住。

    真正不苟言笑,貫徹工匠精神的老廚師,用和藹的目光注視著她們——【村上流茶泡飯·改】的力量就是如此強大。

    她們吵鬧的時間,另外幾人也在交談。

    「這次來鎌倉摘了梅子,可惜時間太晚了,如果在櫻花盛開的季節就好了。」悠沐碧表情略帶遺憾。

    「怎麼回事?」村上悠問。

    「她啊,」中野愛衣笑著看了悠沐碧一眼,對村上悠解釋:「想在開滿櫻花的路上,和人一起騎自行車來著。」

    「凹醬戀愛了?」赤崎千夏好奇地問。

    「沒有沒有!」悠沐碧連忙搖頭,短髮不停拍打她沖滿稚氣的臉頰。

    東山柰柰吃著零零碎碎的海苔,說:「是《海街日記》里的場景啦。」

    「這樣啊。」赤崎千夏點頭,「可惜櫻花早就落了。」

    「櫻花的話,這個時間還能看到。」

    「真的嗎?」悠沐碧驚訝地看著老廚師。

    廚師點頭回答:

    「不過不是鎌倉,而是在京都,一個叫原谷的地方。今天......四月二十三號,嗯,完全問題,恐怕連御室的櫻花也沒開完。但那個地方太有名,人肯定很多,我還是推薦原谷。」

    「從來沒聽說過的地方。」中野愛衣欽佩道,「您懂得真多!」

    「年輕的時候,去過很多地方而已。」

    「京都啊——」悠沐碧發出放棄的聲音。

    「去吧,我們!」水籟祈扭過臉來,上面仍帶有戲耍佐倉鈴音成功的微笑。

    「去哪?」種田梨紗沒仔細聽,全身心感受茶泡飯帶給身體的溫暖。

    「京都。」

    「今天?」

    「沒錯。」水籟祈點點頭,「反正時間還早,今天明天都是休息日,我們晚上住在京都也沒問題吧?」

    「一日游改成兩天一夜?」東山柰柰興奮起來。

    「就這麼決定了!」悠沐碧擺著小臉,語氣不容拒絕。

    隨後又立馬軟下來,沖村上悠撒嬌:「悠哥哥,挺好的,去嘛~~」

    村上悠放下碗筷,用確認的眼神環視眾人:「都沒問題的話。」

    中野愛衣遞過來餐巾,村上悠用它抹了一下嘴,然後用另外一面擦手。

    「換洗的衣服怎麼辦?」種田梨紗問。

    「正好去京都購物,買一套新衣服怎樣?」佐倉鈴音迫不及待地說。

    「贊成。正好夏天快來了。」水籟祈可愛地點頭附和,把最後一口飯混著湯扒進嘴裡,「村上桑,再來一碗——」

    事情就這麼定了。

    對於經常出現在鏡頭裡的女聲優而言,化妝、跳舞、健身、服飾等等,算是基本的自我投資。

    更何況還是換季,無論男女老少,買套新衣服是合情合理的事。

    吃完午飯,九人驅車直奔千年古都——京都。

    車上【東名高速】,靜岡縣、愛知縣,山、水、平原、跨海大橋,一路看了個遍。

    經過小山市時,中野愛衣指著南邊,說:「那邊就是箱根。上次我和媽媽去泡了溫泉,還坐了船。大涌谷霧氣騰騰,硫磺味好重。」

    「有空去看看。」村上悠眺望遠方,很快收回視線,專心開車。

    從鎌倉到東京,開車需要四小時左右,為了防止司機無聊走神,又或是因為臨時變更計劃帶來的興奮,眾人聊天、唱歌,都沒有睡意。

    先是《搖曳旅行》的主題曲合唱,接著是水籟祈新專輯宣傳時間,之後是最近的熱門歌曲。

    【模仿著某人,隱秘地生活著】

    【其實我早已察覺】

    【永遠這樣下去也不錯】

    「【直到聲音枯竭】......啊!疼——」

    「怎麼了?」

    「沒事吧?」

    眾人望著突然站起來,頭撞到車頂的東山柰柰。

    「沒事沒事,還好我【分身】(丸子頭)保護了我......紗織讓我拍照,我給忘了。」

    「saori?」

    「誒?」大西紗織一愣,「我沒讓柰柰拍照啊。」

    「是早見啊。」東山柰柰趕緊拿出手機,拇指飛快地輸入文字。

    「村上桑,是早見呢。」

    「唔。」

    「唔什麼唔啊!村上桑!」

    水籟祈很記仇,不,是喜歡吃醋。就因為活動里隨口說了一句,居然到現在還在發小脾氣。

    「下回一定說你。你就是我心裡體驗派的唯一人選。」村上悠保證道。

    「把我的名字好好刻在心裡!」

    「哈?」佐倉小姐皺眉。

    接下來的對話,村上悠裝作沒聽見,專心開車。

    抵達京都的時間是五點零三分,雖然距離天黑還有一小時,但原谷在四點就已經閉館,只能明天上午再去賞櫻。

    「先去酒店,然後吃飯,接著逛街!」

    「gogogo!」

    「眼鏡蛇!沖啊!」

    京都幾乎濃縮了島國古代文化的所有元素,因此恍惚間給人行走在古長安的錯覺。

    青石板路,灰瓦木門,綠樹成蔭,穿著和服的女子隨處可見。

    除了衣服,村上悠還買了幾柄古扇,準備當做入夏禮物,送給島崎信長他們。

    不貴,又很有趣,和夏天也很應景。

    扇子一面印刷清水寺、伏見稻荷神社、金閣寺、千本鳥居、二條城等熱門景點,另外一面留白。

    「留白這面可以題字,請問需要寫些什麼?」店老闆問。

    口述太麻煩,村上悠說:「我自己來吧。」

    「村上君還會書法嗎?」赤崎千夏好奇地看過來。

    佐倉鈴音手自然地搭在彎下腰的村上悠的肩上,臉和他貼的很近:「你不會寫你的印刷體吧?這扇子的意境就沒了!」

    原本在挑選女式摺扇的其餘幾人人,也都好奇地圍過來。

    村上悠手捏吸滿墨水的毛筆——執筆一般五指或者三指,但總得來說:自己怎麼拿舒服怎麼來就對了。

    他在猶豫用草書,還是行書,亦或者楷書,還有怎樣的章法和行氣。

    講究很多,但只要根據自己現在的心境來,一切又很簡單。

    自己現在是怎樣的心境?

    九位氣質各異的女聲優,她們現在打扮得花枝招展,圍在自己身邊,賞心悅目。

    路邊的行人對他們頻頻頓足,竊竊私語,景象只能用壯觀來形容。

    攜美同游千年古都……就算是得意吧——村上悠心裡其實是擔憂、幸福、迷茫,和得意一點也沒關係。

    但這種事是他自找的,也是他一個人的事,沒必要寄托在送給有人的禮物上。

    既然是得意,是否用狂草?

    不,自成一派最得意。

    村上悠在送給島崎信長的扇子上,寫【如願以償】,希望他能在氪金路上走得順風順水;

    在送小林裕介的扇子上,寫【百尺竿頭】,激勵他在演技上更近一步;

    送給內田雄馬的扇子上,寫【棠棣之花】,暗示姐弟關係太好;

    送給堂本海斗的扇子上,寫【好色之徒】——村上悠已經想象的出,對方收到之後,臉上得意不已的表情。

    送明田川仁的扇子上,寫【精益求精】......

    村上悠的字跡既不【飄若浮雲,矯若驚龍】,也不【龍蛇競走、磨穿鐵硯】,硬要形容的話,只能說【大如斗】。

    不是字跡大,而是意境大。

    好像整個扇面已經被填滿,或者說,扇子的這面只准出現這幾個字——就是這樣的大。

    「好奇特!非常厲害!」店老闆驚嘆不已。

    「都寫的什麼啊?」佐倉鈴音認不全這些漢字。

    店老闆繼續說:「我曾經在書法協會舉辦的比賽中獲得過鼓勵賞,現在也有在文化中心講授楷書,這麼多年,沒見過這麼奇特的字!」

    「悠哥哥最厲害!無敵!」

    「雖然看不懂,但只要是村上桑的話,那就一定厲害。」水籟祈態度無所謂。

    「前輩,我要學......這個還是算了。寫字好無聊。」

    「到底寫的什麼啊?」佐倉鈴音又嘀咕一句。

    除了悠沐碧讓村上悠幫忙寫了【慎始敬終】外,其他人對他的作品,僅限口頭上的吹捧。

    女孩們對印有櫻花的靈巧小扇更感興趣。

    村上悠用扇袋和扇盒把扇子裝好,以他記憶力,不用擔心出現把【好色之徒】送給明田川仁的烏龍。

    從扇子店出來,逛完這條街,種田梨紗的身體支撐不住了。

    「我陪種醬先回去。」佐倉鈴音說。

    「我也累了,要買的也買了,跟你們一起回去休息吧。」中野愛衣說。

    「不用,愛衣去玩好了。」種田梨紗勸阻,「鈴音陪我回酒店就行。」

    佐倉鈴音也勸說道:「沒錯,愛衣醬去玩吧。今晚我就和種醬一起睡了。」

    水籟祈斜了佐倉鈴音一眼,不滿道:「你看著我幹什麼?」

    佐倉鈴音嫌棄地撇撇嘴角,伸手拿過種田梨紗手裡的商品袋。

    村上悠見她肩膀微微下沉,臉上也帶著疲憊,開口說:

    「我也一起回去。大家把東西都給我,我先拿回酒店,你們就兩手輕鬆地盡情去逛。」

    水籟祈不滿地「誒」了一聲。

    種田梨紗輕聲清了一下喉嚨,「鈴音,既然村上要回去,你就繼續去逛吧。玩得開心。」

    佐倉鈴音細細的眉梢忍不住輕挑,用疑惑和難以置信的表情看向種田梨紗。

    「讓種醬一個人和村上回去,我不放心呢。他可是變態哦。」

    東山柰柰舉手,露出赴死就義的表情:「我陪種醬回去吧!鈴音繼續玩,你不是想買好多衣服嗎?」

    『種醬很困,洗完澡立馬就睡。為了不打擾她休息,我柰柰只好去找村上君,嘿嘿嘿,吸溜——』

    「謝謝柰柰,但你也很想逛街吧,讓村上送我就行了。如果他真的做什麼變態的事,我會打電話給你們的,請放心。」種田梨紗笑著拒絕。

    悠沐碧低著頭,來回打量眾人。

    『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是修羅場啊!!!』

    「啊。」水籟祈無聊地呻吟一聲,「村上桑不在好沒意思,我也回去吧。」

    「誒?」大西紗織指著自己。

    赤崎千夏用手裡的商品袋,輕輕撞了一下中野愛衣的商品袋。

    中野愛衣笑道:「既然大家都累了,乾脆都回去吧。明天白天賞完櫻花,走之前再逛好了。」

    除了大西紗織,其他人沒意見。

    「佐倉,」村上悠說,「把手裡的東西給我吧。」

    「好。」

    佐倉鈴音把東西全給他之後,輕輕揉起手腕。

    突然,她想起似的對村上悠露出惡作劇般的偷笑,準備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調戲他。

    「難道村上你這樣做是打算追求我?」

    「你說是就是吧。」村上悠嘆道。

    佐倉鈴音笑容凝固,沒想到居然他臉皮這麼厚,居然承認了?!

    她立馬露出嫌棄的表情。

    「噫——你好噁心,雖然長得是有點點帥,演技也好,但你的性格實在太惡劣了!和女性關係好的男性,在我這裡是零的可能性,放棄吧!」

    「鈴音,你臉紅了哦。」種田梨紗提醒道。

    「沒有。」佐倉鈴音淡然否定。

    東山柰柰把臉貼上去,「感受到了嗎?」

    佐倉鈴音嫌棄地把她推開,「太近了!」

    這時,水籟祈拿走村上悠手上幾個商品袋。

    「村上桑,我幫你分擔一些。」

    「謝謝。」

    村上悠知道她有經常散步,還堅持舞蹈等活動,體力不錯,也就讓她拿著。

    水籟祈不滿的一扭薄唇,邊委屈邊命令道:「誇我。」

    「......水籟祈真溫柔。」

    「嗯嗯~」

    中野愛衣看了村上悠一眼,哭笑不得,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走吧走吧,回去啰!」悠沐碧忍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心裡充滿對悠哥哥的同情。

    大西紗織戀戀不捨回望一眼夜晚的京都古街,跟上眾人的腳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