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1.青梅是青梅,竹馬不是竹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1.青梅是青梅,竹馬不是竹馬。字體大小: A+
     

    今年的櫻花已經凋謝,在《春物》研討會那場持續了三天的小雨中。

    而在櫻樹葉子繁茂之前,櫻花庄附近住宅區的道路兩旁,四照花逐漸盛開。

    村上悠望著晴空下,四照花水靈靈的白色花瓣,明明開得那麼茂盛,一朵挨著一朵,卻又不給人妖艷。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想到中野愛衣,感覺她和這文靜沉穩的四照花十分相似。

    在所有花里,村上悠最喜歡白花,其中梔子花和水仙花的地位無可替代。

    儘管這兩種花既不爛漫,也不奢華,更沒有像蓮花那樣被詩人賦予的高貴品質。

    過了好一會兒,中野愛衣帶著四月的微風,走到他身邊。

    「千夏已經租好車,在去接小祈她們的路上。」

    村上悠點了點頭,仍然望著遠處的四照花:「剛才想起你了。」

    「想起我?」中野愛衣露出困惑地表情,隨後笑道:「真是抱歉呢,讓你等了二十分鐘!不過我已經是最快的了呀。」

    「不是這個。是因為看到四照花,才想你來著。」

    「四照花?」中野愛衣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為什麼呢?」

    「這花看起來沉穩,又很溫柔。和你很像。」

    村上悠轉頭看向中野愛衣,補充一句:「當然,你的沉穩和溫柔只給其他人,在我面前就又凶又不講道理。」

    「原因在誰的身上呢?」中野愛衣微微歪著頭,輕聲疑惑地問。

    對視的兩人同時笑起來,然後又看向安安靜靜盛開著的四照花。

    等赤崎千夏開車帶著水籟祈、大西紗織、種田梨紗來到櫻花庄時,其餘四人也終於化好妝,九人開車前往鎌倉。

    赤崎千夏四人在前,櫻花庄五人在後面。

    放在支架上的佐倉鈴音的手機,傳來大西紗織的聲音:「佐倉,今天怎麼是你開車?」

    於此同時,她本人臉趴在前車后擋風玻璃上,對後車招手。

    「這本來就是我的車!我不開誰開!」佐倉鈴音笑罵道。

    「你可別開海里去了,村上桑還在上面呢。」水籟祈的聲音傳來。

    「小祈好過分,我們就不重要嗎?」東山柰柰從後座探出上半身,對著手機不滿道。

    「當然重要。最重要。所以柰柰,服務站的時候,我們換一下吧。我來替你承受危險。」

    中野愛衣笑出了聲,村上悠的事先不說,也許是她性格安定的原因,她反而很喜歡水籟祈直率的性格,感覺十分可愛。

    佐倉鈴音雙手不離方向盤,兩眼專註地觀察車流,嘴裡說道:

    「你們在我前面,我出事了順帶會把你們撞下去的。不用謝。」

    「好壞啊,鈴音!」種田梨紗的笑聲傳過來。

    「我要減速!跟在你們後面!」赤崎千夏開玩笑道。

    「村上桑,離鈴音這種壞女人遠一點!」

    「水籟祈,別以為和我熟就可以隨便污衊我!」

    「哼,當我不知道這次你為什麼會主動開車嗎?不就是怕村上桑開車,自己搶不到副駕駛嗎?」

    在村上悠的注視之下,佐倉鈴音急忙反駁:「胡說什麼!我的車我不能開?!」

    「你以前怎麼不開?」

    「我想開就開!要你管!」

    「嗯——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東山柰柰發出耐人尋味的聲音,隨後對坐副駕駛的村上悠說,「村上君,待會兒我來坐副駕駛吧,你坐後面。」

    「悠哥哥可以哦,位置還有很多呢。」

    佐倉買的賓士車的後座空間,對於中野愛衣、東山柰柰、凹醬三個身材嬌小的人來說,實在綽綽有餘。

    「別吵,影響我開車。」佐倉鈴音擺著一張臉,裝出認真開車的樣子。

    「讓她認真開吧。真要出事還挺麻煩。」村上悠笑著說。

    「就是!」

    手機里,車裡,又是一陣讓佐倉鈴音想把車開進海里的偷笑聲。

    他們這次去鎌倉的目的,是很久之前就說好的摘青梅之旅。

    打算釀青梅酒,做青梅醬、青梅飯糰......出發前,關於青梅的吃法女孩們討論了很多。

    但指望這些只會簡單料理的女聲優——半數連簡單的也不會,最後大概只有中野愛衣的青梅酒能成功。

    當然,摘青梅也不是非要去鎌倉,東京也有種植青梅的地方,但她們喜歡拍攝地點在鎌倉的《海街日記》,再加上有時間,有條件,所以就來了。

    後座安靜下來的三人,此時拿出平板,腦袋靠在一起,安靜地看《海街日記》里四姐妹摘青梅的片段。

    等車離開東京,快到橫濱的時候,前車後車九個人,只有兩位司機和村上悠三人還醒著。

    進入鎌倉地界,過了【材木座海岸】,東山柰柰在【由比濱海灘】拉著村上悠單獨合影了一張。

    遠處海面波光粼粼,中間是白色的浪花,東山柰柰和村上悠踩在柔軟的沙子上。

    在眼睛上比一個可愛的剪刀手,左邊的左眼,右邊的右眼——村上悠被這樣要求。

    【東山柰柰推特:比企谷和由比濱來到由比濱啰~~(照片.jpg)】

    早見紗織:如果方便的話,請拍一張八幡宮的照片給我,我還沒去過。地址:神奈川縣鎌倉市雪之下二丁目

    東山柰柰回復:(^~^;)如果經過的話......

    早見紗織回復:謝謝

    梨依熊:鈴音呢?!

    東山柰柰回復:在開車呢()

    高麗菜:去鎌倉啦?真好啊|_)

    東山柰柰回復:嗯嗯~~

    花澤香菜:emmm......柰柰醬,請注意安全

    東山柰柰回復:謝謝香菜醬

    花澤香菜回復:各種意義上都要注意哦

    東山柰柰回復:啊咧???

    離開【由比濱海灘】,眾人沒有再在路上停留,直奔果園所在的山裡。

    進了山,盤山公路陡峭狹窄,換成村上悠開車,佐倉鈴音自然而然地坐在副駕駛。

    她坐上時,被坐了兩三個小時坐墊上,殘留著村上悠的體溫。

    『這麼說,駕駛位上不是也有自己的嗎?』

    佐倉鈴音偷瞄村上悠屁股一眼,想起前幾天《春之祭典》化妝室發生的事,藏在短髮里的耳朵逐漸發燙。

    「鈴音,在想什麼呢?」

    「啊!嚇死我啦!」佐倉鈴音被突然探出頭的東山柰柰嚇了一跳,后怕地拍著自己胸口。

    「嚯嚯,鈴音好像在想些不好的東西。」

    「誰會想那種東西?你以為我是村上嗎?」

    「村上怎麼了?」村上悠問。

    「村上,等於,變態。」佐倉小姐解釋。

    「啊,以後村上君的妻子真是倒霉呢。」東山柰柰好像真的很擔憂似的。

    佐倉小姐斜了開車的村上悠側臉一眼,笑著說:「沒錯,只有變態才會嫁給村上,同類嘛。」

    「這個......」中野愛衣露出好笑又無奈的表情。

    悠沐碧看了看車內的三位女士,又看看了前車。

    【天下不變態者,唯千夏姐、紗織姐與我凹醬耳。】

    四月中下旬好像什麼都是綠色。

    進山的路上,九人眼前除了她們自己,不僅所見到的,就連聞到的,好像都是綠色的味道。

    這個時間,也正是梅子最青的季節。

    風景還沒看夠,就到了採摘的梅園。

    眾人先換上防滑的鞋子,厚實的手套,穿上防髒的手袖腳袖,戴上很有江戶時代風格的斗笠,肩上斜垮著竹籃。

    世界第二大城市東京都來的女聲優們,頓時間成了女工人。

    八人先是一陣互相嘲笑對方的造型,然後又是各種拍照。

    這些必要流程忙完了,才安靜下來聽工作人員講注意事項。

    「爬樹的時候請量力而行,林間的水渠也請注意,小心摔跤。不過這裡全是泥土,就算摔跤也不會很疼。

    哪片梅林的梅子適合釀酒;哪片適合做梅干......這些全部寫在手冊里,手冊已經放進各位的竹籃。

    其他沒有需要注意的,各位請按照自己的心情,想怎麼就怎麼玩吧!」

    眾人歡呼一聲,直奔梅林。

    村上悠拿出冊子,上面圖文結合,另外還有整片梅林的地圖,十分詳盡。

    「適合釀酒的白梅樹,好像離這裡最遠呢。」中野愛衣也在看冊子。

    「別管這些,先開心地玩吧,最後走的時候再去摘。」赤崎千夏對著樹林深深呼吸。

    中野愛衣看著漫山遍野的梅樹,樹上青翠欲滴的梅子,地上的青草、野花、泥土,笑著點頭:

    「嗯,開心地玩吧!」

    這幾句話的時間裡,其他人早衝進林子里。

    悠沐碧和水籟祈已經爬上樹,大西紗織嘗試自己爬上去失敗后,喊著「拉我一把!我也想上去!」,在樹下一蹦一跳。

    種田梨紗和佐倉鈴音手裡各拿著一枚青梅,咬了一口,眉頭立馬皺起來。

    「呸呸呸!」

    「好澀!好酸!」

    被咬過一口的青梅立馬被丟棄在地上。

    也許會便宜某種蟲子,也有可能腐爛變成養分,反過來滋潤梅樹。

    東山柰柰舉著手機,似乎在拍短視頻,自己嘟嘴擺了幾個相當可愛的姿勢后,又把爬樹的三人組,正在漱口的兩人,拍了進去。

    「我們也去吧!」

    「嗯嗯,走吧,村上君!」

    「好。」

    眼前這片林子的梅樹不算高,爬上枝丫只要手一勾,邁上兩三步,就能把身體藏進葉子里。

    哪怕不爬樹,踮起腳也能採摘到青梅。

    「村上桑!村上桑!快看,這枚好大!」水籟祈把一枚青梅放在右眼前,臉上掛著孩子般的笑容,對村上悠炫耀。

    那枚青梅圓潤飽滿,比水籟祈的右眼還要大。

    「不錯嘛!」村上悠笑道,「注意安全。」

    「好~~~」

    「inori,我這顆比你更大!」

    「怎麼可能!啊,討厭,居然真的比我大。這樣的話,我只能再找一顆更大了!」

    「不可能——」大西紗織做著醜臉,「我這已經是最大了。」

    「紗織姐,快看我這個!」悠沐碧拿著一顆和她本人拳頭一樣大的青梅。

    「誒——」

    「我找到了!」水籟祈驚呼一聲,然後對著太陽仔細打量手裡的兩枚青梅,「嗯......好像還是不夠大。」

    中野愛衣在樹下踮起腳,拉彎一條枝丫,一邊採摘一邊對她們說:「記得不要有蟲洞的哦!盡量采品相好的!」

    「知道啦——」眾人像小學生一樣應道。

    離開這片梅林,往裡去是一片只有悠沐碧才能爬上去的高大青梅樹。

    她在枝頭一踹一搖,果實便會掉下來幾枚。

    「看我發現了什麼!」

    七個人正傻兮兮地在下面指揮著、等著,聽到聲音看過去,佐倉鈴音雙手握著一根老長的竹竿,顯然是果園提前放在這裡的。

    「快過來幫我!我一個人揮不動!」她又喊了一聲。

    「來啦!來啦!」

    水籟、種田、大西三人跑過去,四個人一起抱住這根竹竿,對著枝頭打去。

    四人力用不到一塊,方向也不準,結果效率還不如悠沐碧。

    有時候甚至一杆子打下去,只掉下來幾片葉子。

    「種醬,使勁啊!」

    「我,我已經,全力全開啦......哈——不行,好累。」

    「那是誰在偷懶?」

    「鈴音,是不是你?!」

    「哈——?水籟祈是你才對吧!」

    負責撿的中野愛衣和赤崎千夏,好笑的看著互相指責的四人。

    村上悠走過去,伸手拿過竹竿,「我來吧。」

    「很重,小心點。」種田梨紗揉著自己細得驚人的手腕,提醒道。

    「你們讓開一些,凹醬也下來。」村上悠說。

    「好!」悠沐碧像猴子一樣動作敏捷地下了樹。

    村上悠看準青梅最多,品相最好的綠葉叢,稍微使了點力,青梅便像冰雹一樣呼啦啦砸下來。

    「啊!」

    「救命!」

    「好疼好疼!」

    女孩們抱頭鼠竄,倉惶逃命。

    「還好有帽子,要不然腦袋都要被砸壞了!」佐倉鈴音摸摸自己頭上的斗笠,抱怨道。

    「讓你們走開了,怪誰?」村上悠說。

    之後就是撿梅子。

    如果全撿的話,不說籃子裝不裝得下,城裡來的女孩們的腰,也支撐不了那麼久。

    再說她們是來玩的,又不是干苦力。

    於是眾人乾脆只挑個頭大、品相好的撿,稍次一些的都不要。

    果園員工早就說了,青梅可以隨便採摘,浪費一些無所謂。

    門票、遊客幫忙採摘的青梅,早就超過那些落在地上的價值。

    再加上人工費昂貴,而且能賣出去的也只有品相好的果子,掉在地上的全當施肥。

    抱著遊客心態的她們,只會在同一顆樹上寵幸看著喜歡的幾枚,其餘再好也不去管,立馬轉移陣地。

    一路走,一路摘,接近正午的時候,來到一條山澗形成的淺水潭邊。

    把竹籃沉在水底,清澈透明的溪水,沖刷色澤鮮艷的青梅。

    這場景不像春天,像是夏天。

    「好累,去吃午飯嗎?」已經不想動的種田梨紗提議。

    「嗯嗯~」水籟祈雙手捧起溪水,澆向可愛的臉蛋,黑色秀髮粘在她雪白的皮膚上,「那邊的餐廳好像有梅子飯!」

    「吃完飯是不是直接去市區?我想去一趟八幡宮。」東山柰柰說。

    「那你們等我一下。」中野愛衣站起來,「我去白梅樹那邊摘一點就回來。」

    「我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們都累了,我很快回來。」

    赤崎千夏眨了一下眼睛,說:「村上君,你肯定沒累吧,陪愛衣走一趟?兩個人速度會快一點,大家都餓了。」

    「我也去!」水籟祈亮晶晶的眼眸看過來。

    「小祈你爬樹不是早就爬累了嗎?在這等著我們吧。我只摘一點用來釀酒,很快的。」中野愛衣笑著安慰一句。

    「......好吧。」水籟祈無奈點頭,又扭過臉凝視村上悠,語氣軟軟地叮囑:「要早點回來哦。」

    「盡量。」村上悠笑道。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消失在林間后,東山柰柰調笑道:「小祈已經把村上君當成自己男朋友了呀。」

    「當然!」

    佐倉鈴音一臉疑惑,「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來的路上,也不知道是誰故意開車,然後讓村上桑坐副駕駛?」水籟祈毫不客氣地反擊道。

    「再說一遍:那是我的車!」

    「村上桑還是我未來的男朋友!」

    「啊啦,」稍稍緩過勁來的種田梨紗,寸步不讓地說:「小祈你可真敢說呢。」

    「哼~」水籟祈挺起北海道地勢一樣平坦的胸部。

    「要比胸嗎?」東山柰柰疑惑道,順勢雙手勒緊自己的腰部。

    「要比這個啊?」種田梨紗雙手抱胸。

    「嗤——」佐倉鈴音笑了一聲,什麼也沒做。

    水籟祈惡狠狠地瞪了三人胸部一眼,嘴裡低聲訓斥:

    「膚淺!」

    悠沐碧一言不發;

    赤崎千夏在大腦里把它們一一和中野愛衣的比較,然後露出安心的笑容。

    大西紗織感到愕然,連忙開口:「大家!別搶著當變態啊!」

    「......」

    ——————

    微風輕拂,樹影斑駁,中午的太陽有些晃眼。

    在長滿野草的山間小路上,村上悠和中野愛衣並肩走著,不一會兒就到了白梅林。

    中野愛衣抬頭打量綠葉間的梅子時,輕輕抬起左手,遮在額頭上。

    斗笠被她忘在水潭邊。

    村上悠脫下自己的,給她戴上。

    中野愛衣回頭望他一眼,露出略羞澀的幸福笑容,低聲說:「謝謝。」

    村上悠在她溫柔的眉目上凝視一小會兒,望著高高的枝丫。

    「我來摘吧。」

    白梅樹不高,但能用來泡酒的上好青梅,大多掛在高處。

    中野愛衣和其他女聲優比起來,因為過分的溫柔甚至被誇讚很有母性,但畢竟只有一米五三,是真正身材嬌小的女孩子。

    「可是,村上君你也夠不著吧?」中野愛衣抬頭望著兩三米高的樹尖。

    「嫌棄我矮?」

    「哪有!」中野愛衣不滿地撒嬌,惱怒他冤枉自己,「我記得村上君你一米七六吧?已經夠了啊。再高的話,和你說話脖子會酸的。」

    「有道理。看來我的身高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嘛。」村上悠故作欣慰的點頭。

    要想長高的話,他完全可以在【肉體改造】上下點功夫。

    但只要兩米以下,一米七以上,總之在正常範圍內,他不會關注身高這東西。

    「但現在怎麼辦好呢?」中野愛衣又盯著枝頭小燈籠似的青梅,發起愁。

    村上悠略一沉思,說:「中野桑,你知道竹馬嗎?」

    「怎麼突然用敬語?」中野愛衣關注這個。

    「唔。」村上悠解釋,「因為接下來的事,也許會被你誤會成佔便宜,所以加上敬語,顯示我沒有其他意思。」

    「佔便宜?」中野愛衣歪頭露出沉思的表情,隨後一笑,「說說看。」

    「竹馬是一種兒童玩具。」

    「嗯。」

    「典型的式樣是一根杆子,一端有馬頭模型,有時另一端裝輪子,孩子跨立上面,假作騎馬。」

    「嗯。」

    「我小時候也玩過,但沒有馬頭,也沒有輪子,連竹竿都不是,就隨便拿了一根木棍。」

    「嗯。」點完頭,中野愛衣笑起來,「村上君,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我蹲下,你騎在我肩上。」

    「啊?」

    「你蹲下,我騎在你肩上也行。」

    「......討厭!那還是麻煩村上君你蹲下吧,反正我今天穿的是褲子。」

    「來吧。她們還等著,快一點。」

    村上悠為了中野愛衣方便跨上來,完全蹲下身體。

    中野愛衣雙手輕攥褲縫,四周看了看。

    清風徐來,樹葉婆娑,不見人影。

    她小心翼翼地跨在村上悠肩上,不等坐穩。

    「啊——」

    中野愛衣纖纖細手趕忙扶在村上悠的頭頂。

    視野被快速拔高,明明是同一個位置,風景卻截然不同。

    梅林原本是迷宮,現在是綠色的大海,而她站在一塊礁石上。

    極目遠眺,綠浪與蔚藍色天空的交匯線,也能看得很清楚。

    新奇的體驗讓中野愛衣眼睛閃閃發光,臉上情不自禁露出驚喜的笑容,沉迷在這獨特的體驗中。

    「雙手儘管去摘好了,我會扶住你的。」

    「真是的。」

    「怎麼了?」

    「沒什麼!」

    村上悠感覺莫名其妙,不等他細問,中野愛衣已經鬆手,開始翻找葉子中的青梅。

    他趕緊抓住她的腳腕。

    「靠近一點。」

    他往前走一步。

    「再近一點,右邊.....好!就這裡!稍等哦。」

    這次摘的梅子,是要帶走的。

    用於釀造青梅酒的梅子,不但要求果實飽滿、色澤鮮艷,而且果肉必須肥厚、質細多汁。

    在這些疏於打理的梅樹上,一整棵樹也找不到幾枚。

    不過沒關係,村上悠有的是力氣,中野愛衣體重也足夠輕。

    再加上兩人不厭和彼此這樣長時間的親密接觸,甚至在這過程中,感到親密而溫馨。

    所以哪怕一棵樹只摘一枚,也沒有任何問題。

    中野愛衣大致估算了竹籃里梅子的分量,低下頭說:「累了嗎?放我下來,你休息一會兒吧。」

    「這種程度,一整天都沒問題。」

    「真的嗎?那村上君你就背我一天好了。」

    「好啊。」

    「真的可以嗎?」中野愛衣笑吟吟地俯視村上悠。

    陽光穿過樹葉,照在她側臉,細細的眉毛,秀氣的鼻子,桃色的水潤小嘴唇,還有那薄薄的一層汗水,無不顯示出動人的風情。

    「你要是不怕別人的目光,我沒有任何問題。」

    「被鈴音、小祈她們看到,也沒問題?」

    「中野你都不怕,我作為一個男人,怎麼能先膽怯。」

    「最近我看了一本書。」

    「怎麼?」村上悠邊問,邊走向另外一棵白梅樹。

    「上面說:女人做事猶猶豫豫,但只是在買東西和穿什麼衣服上,感情上的事反而大膽果斷。」

    「你的意思是,{你會騎在我身上,被別人看到也無所謂}?」

    「說不準哦。另外,那本書上還有下一段。」

    「我聽著。」

    「男人在買東西上下決定很快,但感情上的事反而優柔寡斷。」

    村上悠立馬反應過來:「你在懷疑我剛才是說謊?諷刺我?」

    「嗯——誰知道呢......啊!那邊那棵!有好幾枚品相不錯的!快點快點!」中野愛衣輕輕夾了村上悠一下,迫不及待地說道。

    村上悠一看,的確大得驚人,而且連著好幾枚,讓人看著就心生喜悅豐收之情。

    他走過去,調整好距離,方便中野愛衣採摘。

    「必須承認,我買東西的確很隨意,但感情上的優柔寡斷可不認。」

    「是,是,你只是任性而已。」中野愛衣拿他沒辦法道。

    「任性不好聽。」

    「那你想被怎麼說?」

    「意志堅定如何?我把它解釋成:任性地貫徹自我。」

    梅林間,中野愛衣歡快的笑聲徜徉,被山風帶去老遠的地方。

    「好好,隨村上君你的便。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說真的?」

    「想都別想!還有,不要抬頭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