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0.春之祭典‧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40.春之祭典‧結束字體大小: A+
     

    先是《Re:0》的合影,接著村上悠水籟祈兩人,又和大西紗織、千菅春香補上《地錯》的合影。

    水籟祈頭幾乎要靠在村上悠肩上,雙手在臉蛋兩側酒窩的位置,比了剪刀手。

    她的心情很美好。

    合完影,她開心地揮揮手:「村上桑,我在化妝室等你。」

    「嗯。」村上悠揮揮手,去出席《食戟之靈》的舞台。

    水籟祈笑著目送他消失在廊道某處,轉頭問大西紗織:「saori,我和村上桑是不是很像?」

    「你和前輩?」大西紗織一愣,「哪裡像了?」

    「我不是說長相,是性格,性格啊。」

    「有點吧。不過只要是人,性格上來說肯定有相似的......」

    「啊,怎麼會這麼巧,我和村上桑剛好這麼像。我簡直可愛死了。」

    大西紗織看著雙手捧著臉蛋、走向化妝室的水籟祈,難以理解和無法接受地「誒~~」了一聲。

    她把視線看向千菅春香,想尋求認同。

    千菅春香雙手一攤,{戀愛中的女孩子全這樣,不值得大驚小怪}地走開了。

    大西紗織嘆了口氣,快步跟上水籟祈。

    「inori,等等我啊!」

    兩人邊走,邊和遇到的女聲優打招呼,碰上關係好的,還會多聊一會兒,擺出可愛的造型自拍。

    走進化妝室,中野、佐倉、東山、種田、赤崎都在,悠沐碧上課去了。

    四月接近中旬,春假結束,學校已經開學兩周。

    「小祈,快過來讓姐姐看看,裙子有沒有被坐皺!」佐倉鈴音出口調笑,伸手攬住水籟祈的細腰。

    水籟祈順勢坐佐倉鈴音的腿上。

    「皺了我也開心。」

    水籟祈手扶著自己短髮挽成的丸子頭,對著鏡子確認有沒有亂。

    「嘖!狐狸精!」佐倉鈴音伸手撓她痒痒。

    「幹什麼你……啊!癢!」水籟祈跳著離開佐倉鈴音的懷抱,薄薄的嘴唇一噘,「真是的!」

    「我幫你檢查裙子呢,快過來,讓姐姐好好看看。」

    「原來是這樣啊......信你才怪!」水籟祈重新找了一個座位,離佐倉遠遠的。

    東山柰柰笑著說:「鈴音今天剛好穿了黑色絲襪呢,也打算被村上君弄皺嗎?」

    「是這樣嗎?」種田梨紗側過臉來,看熱鬧似的打量著佐倉的表情。

    「才不是!」佐倉鈴音當即否認,「今天穿裙子不是很冷嗎?所以我才配了絲襪!」

    「這樣啊。」東山柰柰恍然大悟地點頭,「我還以為是村上君喜歡,你才穿的呢。」

    「我為什麼要穿他喜歡的啊!」

    聽了這話,化妝室里響起一陣笑聲。

    佐倉鈴音被這笑聲弄得滿臉通紅,「你們好煩啊!說了是為了保暖了呀!」

    「別說了,鈴音,我全部明白。」種田梨紗拍拍佐倉鈴音的肩膀。

    佐倉鈴音哎呀一聲:「我先走了,你們快一點!」

    《搖曳旅行》資金比{人物形狀拉伸變形、侍奉部桌子時長時短、女角色胸部可有可無、全靠故事本身能打}的《春物》第二季要充裕太多了。

    這次除了活動本身的採訪,還有安排了各種雜誌的採訪和封面照。

    佐倉鈴音走後,其他幾人也加快速度,然後一起去了攝影棚。

    村上悠結束《食戟之靈》的舞台,走進化妝室的時候,靜悄悄一個人也沒看到。

    他正準備坐下,繼續看《涼宮春日物語》,門被推開了。

    「你結束了啊?累死了。」佐倉小姐呻吟著在座位上癱坐。

    「辛苦。」村上悠說。

    「羨慕你。唉,穿高跟鞋拍照真讓人受不了,腿好酸。喏,你幫我揉揉,可以?」

    村上悠抬起頭看了她一眼。

    「我可是在幫你宣傳!」佐倉小姐嘴角微笑。

    看她的樣子,好像幹家務活的時候,撅著小屁股,努力擦完地,抹布一扔,就急急忙忙跑過來要獎勵的小女孩。

    村上悠一向拿這樣表情的佐倉小姐沒辦法。

    「好好。」

    他把書合上,放在鏡子前化妝品的一邊,準備起身幫佐倉小姐揉兩下肩膀。

    「給!」佐倉小姐往後一仰,把右腳壓在他大腿上。

    「......」

    「看我幹嘛?快點啊,待會兒她們就要回來了。」

    村上悠雙手放在佐倉小姐勻稱修長的腿上。

    「嗯——」佐倉小姐用鼻音哼唧一聲,「你的手好燙。」

    「你的絲襪很涼。」

    「變態!我讓你給我按摩呢!」佐倉小姐笑罵道。

    村上悠雙手在渾圓柔軟的小腿上輕輕按摩,不,蹂躪,讓它隨著五指凹陷、凸起。

    佐倉小姐舒服地閉上眼睛,完全放鬆身體。

    「怪不得家裡的貓啊、狗啊喜歡你,原來被你摸是這麼舒服的事。」

    「說什麼呢。」村上悠可是在認真地按摩。

    佐倉小姐不理他,又把左腿放上來。

    腳裸,小腿,膝蓋,再往上……村上悠手指伸進絲襪頂端,和佐倉小姐雪白充滿韌性的大腿一起感受它的伸縮性。

    絲襪被輕輕褪到一半,村上悠忽然鬆手。

    他決定換一種方式脫掉它。

    往佐倉小姐的腳丫一看,高跟鞋因為主人意識模糊,不知不覺掛在了腳趾頭上,搖搖欲墜。

    他把鞋輕輕拿下,伴隨著這個動作,佐倉小姐的胸膛劇烈起伏,鎖骨也隨之一隱一現。

    村上悠一拉絲襪下端,讓它離開被包裹著的腳指頭,佐倉小姐便配合著伸直細腿。

    右腳的脫下,村上悠開始脫左腳。

    這次他已經熟練,只動用右手,左手仍按摩沒了絲襪,溫潤白皙一覽無餘、熱乎乎的右腿。

    「不行,她們快回來了......」

    這樣呢喃著,佐倉小姐把左腳上的高跟鞋滑落。

    村上悠卻停了下來。

    「怎麼了?」佐倉小姐睜開眼,水汪汪的眼眸裡帶著疑惑。

    村上悠看向試衣間。

    就在佐倉小姐剛才呢喃的時候,那裡傳來急促的呼吸聲。

    「有人。」村上悠湊近,附耳輕聲道。

    「......啊!」佐倉小姐快速收回腳,把裙擺往下拉了拉。

    「快!把鞋給我!」

    「怕什麼,按摩而已。」村上悠笑道。

    「真是的!哎呀,快給我!」

    村上悠右手食指中指勾住高跟鞋的後跟,遞給急不可耐的佐倉小姐。

    她把鞋往地上一扔,邊梳理劉海,邊把鞋穿好。

    「這個不穿嗎?」村上悠舉起她右腳的黑色絲襪,開玩笑似的疑惑道。

    「啊——」佐倉小姐發出快要瘋掉的低聲尖叫。

    她一把奪過絲襪,把腳從剛穿好的鞋子里抽出,然後雪白而光滑的腿快速被絲襪覆蓋。

    一切整理好,腦袋已經糊塗了的佐倉小姐,踩著高跟鞋走到試衣間前。

    「我和村上沒什麼!不要誤會!剛才只是按摩而已!」

    邊說著,她邊唰啦一下拉開帘子。

    村上悠看著試衣間里那人,微微皺眉:「怎麼又是你?」

    試衣間里,V領白色針織衫只套進雙手,頭還沒來得及鑽進去,露出柔美細腰的花澤香菜,怯怯地,像是剛出生就被圍觀的兔子。

    她好像自己犯了錯似的急忙開口解釋:

    「那個,我的舞台活動比較多!所以一直在換衣服。真的非常抱歉!」

    花澤香菜再三低頭致歉,因為這動作,肩頭淺紫近乎於白色的內衣帶子若隱若現。

    隨後她強忍嗚咽:「我不是故意一直打擾你......」

    花澤香菜感覺自己好冤枉,她明明在門上掛了【女性在使用】的牌子。

    但剛開始換衣服,就有男性的腳步聲走進來。

    她立馬聯想到有男性偷偷進化妝室,想做什麼齷齪的事,更讓她擔心的是:那人會不會是看到她進來,然後跟了進來,要對她做什麼。

    因此,她衣服穿到一半,動也不敢動,假裝自己不在。

    誰知道,誰知道,又撞到村上悠和女聲優偷情!!!

    已經第三次了,只今天一天。

    這可是社會性死亡的驚天醜聞,自己不會被滅口吧?

    被村上悠用剛親手脫下的佐倉的絲襪,勒死在這試衣間?然後屍體被偷偷運出去,綁上石頭,沉入東京灣?

    花澤香菜越想越怕。

    「還不快出去!」佐倉小姐回頭瞪了村上悠一眼,「想看到什麼時候!」

    你可以把帘子拉上......村上悠起身走出化妝室,準備看《涼宮春日物語》,卻發現沒帶出來。

    他只好無聊地站在門前,充當門神。

    「原來是香菜啊,衣服不會穿嗎?我來幫你~」

    「啊,不用......好吧,謝謝。」

    「沒事沒事,誒嘿嘿~」

    「那個,鈴音你放心,今天的事,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你不用,這個樣子。」

    「什麼?來,我幫你整理一下,領口的位置不正呢。」

    「我真的不會說出去的......」

    「對了,褲子要不要換?我也可以幫忙~」

    「不,不用,謝謝。」

    「唉,好吧。對了,香菜的內衣好可愛,在哪買的?」

    「鈴音......」

    「恩恩,我在呢~」

    「我真的不會說出去的。」

    「啊,這件事啊,隨便啦。褲子真的不用換嗎?」

    「......」

    這傢伙在搞什麼?不會真的喜歡女人吧?村上悠聽到這些對話,心裡忍不住想。

    佐倉喜歡他是百分之一百可以確定的事,至於她喜不喜歡女的,他其實也不在乎。

    不過,他不把這當成出軌的態度,會不會被同性戀批評,說成:瞧不起、不認同同性之愛?

    無聊之極的村上悠,開始思考如此這般同樣無聊之極的問題。

    問題還沒想清楚,穿好衣服的花澤香菜走了出來。

    朝他鞠躬了一下,低著頭,一言不發地逃走了——看她倉惶的背影,的確是在逃沒錯。

    村上悠走回化妝室,佐倉小姐正嗅著自己的雙手,一臉幸福。

    他不管沉溺於慾望深淵中的佐倉小姐,拿了《涼宮春日物語》繼續看。

    不一會兒,剩餘六人一臉輕鬆地走回化妝室。

    採訪和拍照好像沒有累到她們。

    沒休息一會兒,所有人登上《搖曳旅行》的舞台。

    因為人數多,時間緊,簡單自我介紹結束后,開始宣傳動畫。

    主持人是一個蘑菇頭的小胖子:「這次的劇組,聲優們關係都非常好,有發生什麼有趣的幕後故事嗎?」

    大西紗織立馬抱怨:「超級嚴格!有時候作為音響監督的仁桑都說沒問題,村上前輩卻讓我們重新配音!」

    「只有你被這樣要求了。」佐倉鈴音說。

    「誒——才沒有!你們每個人都有好幾次!」

    「我們是正常次數,而你呢,唉。」水籟祈用手指俏皮地點點大西紗織,數落道。

    下面的觀眾看大西紗織可憐的樣子,紛紛笑出聲。

    主持人:「很嚴格是一點。然後還有嗎?」

    「慰問品很豐盛。」中野愛衣說。

    東山柰柰可愛地點頭附和:「嗯嗯,每次都有好多好吃的,除了高級便當,有時候還會直接讓餐廳外送。」

    「除了吃的,還有水果、零食、甜品之類。」種田梨紗補充道。

    主持人:「這不是聚餐了嗎?你們有沒有好好工作啊!」

    「有的有的。」眾人笑道。

    主持人神色嚴肅地看著村上悠:「村上社長,您看我能配個什麼角色?我也想加入《搖曳旅行》劇組。」

    「村上桑投資的另外一部動畫——《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的男性角色試音會還沒結束,你可以去試試。」水籟祈建議。

    主持人:「這個就算了,我怎麼比得上專業聲優?!」

    「這樣啊。」水籟祈無所謂地點點頭,對觀眾說:「大家除了看《搖曳旅行》,記得關注《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哦,應該會在七月播出。是吧,村上桑?」

    「不清楚。」

    「盡量在七月播出。」

    「......好吧。盡量。」

    水籟祈滿意地點頭,「大家也聽到了,總之請期待......」

    「你不要總是勉強別人啊。」佐倉鈴音打斷她的話。

    「嗯?」水籟祈疑惑地眨眨眼,「我哪裡勉強別人了?是吧,村上桑?」

    「村上,她有沒有勉強你?」

    兩人同時扭過臉,瞧著村上悠。

    村上悠還沒說什麼,觀眾「哈哈哈」的笑聲就已經鋪天蓋地。

    「時間很緊,大家還是聊《搖曳旅行》吧。」中野愛衣笑道:「對了,我還想起一件事:我們做活動,負責的工作人員說預算無限,一路看到什麼想吃的都可以買。」

    赤崎千夏也說:「在動畫取景地私立櫻丘高中舉辦活動前,村上桑問我們有什麼想吃的。

    我們寫了章魚燒、和菓子、沙冰、什錦煎餅、燒烤等等,好多東西。

    結果活動的時候,每一間教室里都有一個攤子,我們可以一邊做活動,一邊隨意放開的吃。所有東西都是現做的哦!」

    主持人:「等等,你的意思是:製作組把店長全請到學校里去了?」

    「是呢。」

    主持人這回是真的嫉妒了:

    「真讓人羨慕!正如大家所見,就是這麼有錢的製作組。看過《搖曳旅行》的人,也應該清楚它的畫質。沒看過的觀眾也請去看看吧。」

    佐倉鈴音和水籟祈互相瞪了一眼。

    《搖曳旅行》舞台問候只有這麼一個稍微自由的環節,其他時間全是各種情報。

    動畫光碟、活動光碟、周邊、聖地巡禮的路線推薦等等。

    半個小時的時間,真讓在座關係複雜的八名聲優自由發揮,什麼話題也不用給,這活動最起碼也得持續兩個小時以上。

    這場結束,其他人終於可以休息,只有中野愛衣不得不和村上悠一起,出席《刀劍神域》的舞台。

    主持人是穿輕飄飄短裙,戴白色貝雷帽的高麗菜。

    她的身體一如既往的嬌小可愛,讓人一看就想使勁蹂躪。

    高麗菜和中野愛衣有說有笑,時不時偷瞄一眼沉默不語的村上悠。

    很快輪到他們登台。

    「大家好,我是今天《刀劍神域》的主持人,【西莉卡】役·高麗菜,請大家多多指教~~」

    下面的觀眾發出很大的應援聲。

    「大家好熱情啊,謝謝~~」高麗菜甜甜一笑,「下面請兩位嘉賓自我介紹吧。」

    村上悠看向中野愛衣,『《路人女主》是我先來的,這次你來。』

    中野愛衣笑了一下,『小孩子嘛你!』

    「大家好,我是【詩羽】學姐,中野愛衣哦~」

    觀眾發出鬨笑聲。

    中野愛衣笑著對觀眾揮了揮手,然後對村上悠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大家下午好,《刀劍神域》【桐人】役·村上悠。」村上悠一本正經地自我介紹。

    「嗯——」中野愛衣笑著瞪圓眼睛,「村上君,你背叛我!」

    「哈哈哈!」部分觀眾使勁拍著大腿。

    「好吧。」村上悠笑道,「【安藝倫也】役·村上悠。」

    高麗菜羨慕地看著兩人:「村上桑和愛衣桑不愧是從出道開始,就一直合作到現在的組合呢,關係真好。」

    中野愛衣笑著點了頭。

    高麗菜:「開始今天的環節吧。【《刀劍神域·Alicization篇》新聲優第一印象!!!】」

    「這個環節,是針對這次有很多新聲優加入、不同以往的的篇章,請一直擔任《刀劍神域》團長的村上桑,和剛加入的愛衣桑,分別聊一聊對他們的印象。」

    「嗯~」中野愛衣應道。

    高麗菜:「首先是飾演【尤吉歐】,和村上桑關係很好的島崎信長桑。從村上桑開始說吧。」

    「【運氣不好的新宿常客。】」

    「請問是什麼意思?」高麗菜問。

    「運氣不好是指他玩遊戲不行。新宿常客,是因為我們經常去新宿喝酒,有次喝了通宵,一個酒吧接一個酒吧的喝。」

    高麗菜擔憂道:「請村上桑保護好身體,嗓子也很重要。」

    「謝謝。」村上悠應道。

    中野愛衣微笑著看了高麗菜一眼。

    高麗菜心虛地看了眼台本:「下面請愛衣桑談對島崎桑的印象。」

    「好的。【值得信任、合格的摯友】」

    高麗菜疑惑道:「原來愛衣桑和島崎桑的關係也很好啊。」

    「和村上君一起出去,和他喝過酒。信長桑的確是非常值得信任的一個人。讓他和村上君做朋友,很放心呢。感覺不會做什麼壞事。」中野愛衣笑著解釋。

    「壞事是什麼事?」村上悠問。

    中野愛衣笑著嫵媚地白了他一眼。

    「原來是這樣。」高麗菜打斷兩人中間神秘的氛圍,「下一位是【蒂潔·修特利尼】役·石原夏織桑。」

    「演技很好。」

    「是一位很漂亮的人,有一頭好看的長發。」

    高麗菜:「下一位,飾演【羅妮耶·亞拉貝爾】的近藤玲奈桑。」

    「演技不錯。」

    「身材很好,纖細得像模特。」

    「......」高麗菜困擾地笑了下。

    觀眾爆笑出聲。

    「好的,最後請村上桑,愛衣桑,談一下對對方的印象。」

    村上悠抬頭和中野愛衣對視一眼,兩人突然都笑起來。

    中野愛衣歪著頭,手摸了一下發卡:「對村上君的印象啊,該怎麼說呢......【該做的事會認真對待,不該做的就會隨意。】嗯,大概就是這樣。」

    高麗菜:「能和大家解釋一下嗎,具體是什麼意思?」

    中野愛衣看了一眼村上悠,「村上君做事的認真態度,不是根據自己感不感興趣,而是取決於{這件事是不是他該做的}來決定。很有責任感的男人。」

    高麗菜問村上悠:「村上桑對愛衣桑的印象是怎麼樣的呢?」

    「【不講道理】」

    「誒——」高麗菜和觀眾大吃一驚。

    中野愛衣用{那你沒辦法}的眼神看著村上悠,露出無奈的笑容。

    「愛衣桑不是非常的溫柔嗎?為什麼會不講道理呢?」高麗菜問出在場所有觀眾的疑惑。

    不管是廣播,還是舞台活動,中野愛衣都是溫柔姐姐的形象,和不講道理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中野桑有一條叫【杏杏】的約克夏犬,這傢伙喜歡吃火腿腸,每次偷了讓我撕包裝,中野桑發現后,每次都只罵我。」

    「還不是你教的!」

    「我可沒教它偷東西。」

    「你教它開柜子,不就是相當教它偷東西嗎?

    還有,火腿腸不能多吃,對【杏杏】的身體不好,我跟你說過好多次了,為什麼就是不聽呢?

    就是因為你每次都給它吃,慣著它,它才會一直偷火腿腸找你。你看【杏杏】找鈴音她們嗎?」

    中野愛衣這一串的話后,村上悠一攤右手,「大家看到了吧?她是不是不講道理」

    高麗菜苦笑一聲:「不講道理的好像是村上桑你啊。」

    中野愛衣笑著對村上悠點了點頭,『看到了吧,誰不講道理?』

    村上悠放下話筒,『得,得,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中野愛衣噗嗤一下笑出聲。

    《刀劍神域》結束后,一整天的活動總算結束。

    八人再加上趕來的悠沐碧,九人在一家烤魚店吃了晚餐。

    回櫻花庄的時候,已經到計程車加收夜間費的時間。

    村上悠洗完澡,喝了一杯咖啡,把看了一天的《涼宮春日物語》看完。

    上床睡覺時,已經到了深夜一點。

    與此同時,港區某公寓里,花澤香菜猛地驚醒,隨後滿臉通紅地拿衣服去浴室洗澡。

    她做了一個玫瑰色的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