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7.就算堅持的理念不同,相處下去是沒問題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7.就算堅持的理念不同,相處下去是沒問題的。字體大小: A+
     

    東山柰柰來回看著兩人,惡作劇般地說道:

    「村上君看起來也很期待紗織桑的女僕裝呢。」

    佐倉鈴音合攏台本的動作停下;

    側著身體的早見紗織的餘光,看向村上悠;

    小松未可子和中原麻衣看熱鬧似地打量三人。

    通過太平洋沿岸的低氣壓帶來的春雨,仍在東京都上空下個不停。

    在這卡拉OK貴賓包間里,別說唱歌聲,連人的說話聲、心臟跳動聲也一無所聞。

    側耳細聽,似乎可以聽得下雨積水的聲響——便是這般安靜。

    「那是當然。」村上悠揪了一粒葡萄,不以為然地說道:「沒見過嘛。」

    佐倉鈴音把台本合攏,放進包里,防止待會兒因為玩鬧而弄皺;

    早見紗織輕輕點頭:「好吧,既然社長這樣說了,那我試試看。不過不能讓我一個人吧?大家也一起來。」

    「當然。」佐倉鈴音拍拍手站起來,「我剛才等村上的時候,就已經看好一套衣服了。」

    「原來是鈴音自己想穿,才提議這件事啊。」中原麻衣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不不不,比起我自己穿,我更想看大家穿。」

    「鈴音在家裡經常cosplay。」東山柰柰泄密道。

    「鈴音?!」

    「我沒有!」

    東山柰柰轉頭看向村上悠,說:「村上君,你說說看。」

    「偶爾。」

    「我沒有!真的!他們兩個在說謊!」佐倉鈴音掙扎著。

    「村上桑怎麼可能撒謊呢?」中原麻衣說。

    早見紗織和小松未可子紛紛點頭,認同這句話。

    村上悠面容俊雅,不管在片場,還是在活動後台,總是手不離書。再加上平時話不多,給人不會說謊的印象。

    東山柰柰也雙手抱胸,一下一下、可愛地點著頭。

    與另外兩人不同,她的重點不是【村上悠會不會說謊】,而是坐實【佐倉鈴音經常在家cosplay】。

    佐倉鈴音害羞地「哎呀~」一聲,邁開步子:「走吧走吧,快去選衣服。大家一起!」

    四位女聲優興緻勃勃地出去了,村上悠則繼續吃葡萄。

    葡萄水分充足,甜味也恰到好處。

    櫻花庄的女孩們也喜歡葡萄,但買的總是太甜,嗆喉嚨。

    吃完一串,人還沒回來。

    不過女孩子都是這樣,不把好看的衣服一件一件全部試完,是不會想起還有人在等她們。

    就算想起,隨口說一句『抱歉,馬上就好』后,又會心安理得地繼續。

    兩年的櫻花庄生活,村上悠早已習慣等待。

    他拿濕巾擦了手,用早見紗織的筆記本登錄網飛,上面身份顯示是會員,便邊吃開心果,邊看《紙牌屋》。

    「讓您久等了,主人。」五位女僕魚貫而入。

    可惜的是,聲優的羞恥心是人類的極限,這樣的台詞絲毫不能讓她們感到難為情。

    嬌羞,沒有;小心翼翼,不存在。

    村上悠想「哦」一聲敷衍了事,但這毫無疑問會引起麻煩。

    「諸位很可愛。」他邊鼓掌邊說。

    不論女僕的精髓,只看外表,的確是很可愛來著。

    她們穿得不是以功能性為主的傳統型女僕裝,而是以美觀為主的「方便使用」型。

    色彩鮮艷,輕飄飄的荷葉邊裙擺很短,緊湊的過膝襪,胸口處的設計也是為了凸顯胸部......

    村上悠下意識看向佐倉鈴音,她像模特一樣展示著自己年輕的身體——飽滿圓潤的白色布料側面,鎖骨處是鏤空蕾絲邊。

    往下是被收束、纖細的腰,然後是白皙嫩滑的肌膚,接著是手感一定很好的黑色過膝襪,腳上穿了一雙可愛的小皮鞋。

    不知道從後面看荷葉邊,會是怎樣的......

    佐倉小姐漂亮明亮的眸子,露出嘲諷笑意,嘴角得意地輕挑。

    感知到這樣的眼神,村上悠默默收回視線,看向其他四人。

    東山柰柰雙手捏成小拳頭,像貓咪一樣放在下巴處,屁股撅起,身體前傾,大眼睛啪嘰啪嘰地眨著;

    小松未可子和中原麻衣......怎麼樣都無所謂;

    早見紗織的女僕裝最低調,以黑白為主,裙擺很長,整個人看起來沉穩端莊,但不足手掌大小的腰身又給整體增添了一絲誘惑。

    村上悠笑道:「早見桑就是【雪之下】本人了。」

    「啊啦,社長連【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的道理都不懂嗎?」雪之下紗織手托下巴,輕笑著說。

    「......」

    「衣服換好了,來唱歌吧!」東山柰柰貓一樣跳到沙發邊,拿起麥克風。

    「想聽紗織桑唱!最近一直在循環播放新歌,實在太好聽了!」小松未可子說。

    「我也想聽現場版!」

    眾人的要求下,早見紗織便第一個唱。

    她在站在前方,身體隨著音樂左右輕晃,唱低音時會閉上眼睛,高音時左手會下意識提著裙擺。

    她唱完后,女聲優又合唱了《檄!帝國華撃団》。

    情歌對唱也不能少。

    中原麻衣和小松未可子唱的時候,嘴對嘴親了一下,把佐倉鈴音激動得雙手捂住眼睛,「啊——」「啊——」地尖叫。

    女聲優們唱累了后,東山柰柰把麥克風遞給村上悠:「村上君,你也來一首嘛。」

    「大家都唱了,村上桑不唱的話就太狡猾了。」小松未可子故作不樂意道。

    躺在沙發上休息的佐倉小姐,用穿黑色過膝襪的左腳推了推村上悠的身體,催他唱一首。

    幾縷秀髮懶散地散落在她唇間,風情動人。

    「好吧。」村上悠接過話筒。

    「要唱什麼歌?」早見紗織拿著點歌機。

    村上悠沒有特別想唱的,想了想:「《なごり雪》吧。」

    「好老!」小松未可子驚訝道。

    「我嘛,戀舊。」村上悠說。

    其實也沒多老,不過是六年前而已。

    黑色絲襪腿又踹了他一下,看來佐倉小姐不喜歡戀舊的人。

    「村上君,站到前面去唱,面朝我們。」東山柰柰提醒。

    村上悠拿了麥克風,走上「舞台」。

    說好不能拍照、並且一直遵守的佐倉小姐,這時坐直身體,用手機對準他。

    村上悠也由她去。

    【在等待火車的你的一旁】

    【我注意著時鐘】

    【不合時節的雪落了下來】

    【這是在東京】

    【看見的最後的雪了吧】

    ......

    聲音好聽到讓人不敢相信,唱歌的時候更加明顯,東山、早見、未可子、麻衣,心神蕩漾,淹沒在這汩汩湧出的泉水中;

    歌聲疾徐有致,但很自然,沒有一點刻意,就像清晨露珠滴落在樟樹葉上,然後掉進泥土裡;

    表情比平時柔和,原本俊雅寧靜的一個人顯得孤獨,那些獨自走在空蕩蕩火車鐵軌邊的人就是這樣。

    佐倉鈴音左手抱膝,精緻俊俏的臉蛋一半埋在裡面,眼睛一動不動,仔細端詳右手手機屏幕里的那人。

    他的頭髮有段時間沒剪,劉海有點遮眼了,她想。

    【如今春天來臨】

    【你變得更加美麗】

    【比去年更加美麗動人】

    歌聲到此為止,五人離開聲音營造出的溫暖小屋。

    小松未可子使勁地鼓掌:「好聽!喜歡!超喜歡!」

    其他幾人回神過來,也鼓起掌。

    這麼正經的讚揚,反而和卡拉OK{唱著玩}的氛圍大相徑庭。

    唯有早見紗織很安靜,她閉起眼睛,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不行。」她說。

    包間安靜下來。

    「什麼不行,紗織醬?」東山柰柰好奇地問。

    「唱得不行。」

    「為什麼?」

    「不會吧?」

    「我感覺很好聽啊。」

    早見紗織盯著村上悠的眼睛,說:「歌聲里的確是注滿了感情不錯,但你本人並沒有沉浸在感情里,這點不行。」

    其餘四人露出疑惑的眼神,這種深度,她們聽不出來。

    早見紗織的音樂素養也沒高到這種程度,只是對「沉浸在感情里」這件事很擅長而已。

    「早見,不要被感情驅使。」村上悠坐回沙發,喝了一口彈珠汽水。

    「你這是邪道。」早見紗織寸步不讓。

    看來兩人的對演技產生分歧了。

    村上悠抬起手,看了下手錶的錶盤,也不管幾點幾分,說道:「我們不是來開研討會的嗎?」

    早見紗織一愣,因為穿女僕裝的緣故,看起來有二次元呆萌的味道。

    她回過神,慌亂地說:「完了!光顧著玩了,時間要來不及了!怎麼辦,怎麼辦?」

    「好,從現在開始,大家一起努力!」東山柰柰舉起手歡呼道。

    早見紗織趕緊喚醒黑屏的筆記本,第一時間點了空格鍵。

    「【我們雖有分歧,但不代表我們不能互相照應。】」

    本應該是《春物》第十一話的黑白線稿,變成西裝革履的彩色世界,裡面的人說著英文。

    「這是什麼?」早見紗織一愣。

    「《紙牌屋》。」村上悠再次揪了一粒葡萄,開始吃第二串。

    直到下午四點,研討會才宣布結束,比原本計劃晚了兩小時。

    村上悠立起身,雙手插進褲袋:「回去吧,我還得做飯。」

    佐倉和東山伸著懶腰,跟著站起來。

    「衣服還沒換。」中原麻衣提醒一句。

    「差點忘了!」

    折騰到四點十六分,六人才算離店。

    村上悠向遠處眺望,天空比他來的時候陰沉很多,布滿烏雲,雨要下到深夜的趨勢。

    然而這雨不僅下到了深夜,接下來三天也在一直在下。

    四月四日,星期一。

    村上悠在雨聲中處理著事務所事務,接近中午,他準備去吃飯的時候,明田川仁打來電話。

    「村上,現在有空嗎?」

    「怎麼了?」

    「試音會有些麻煩,能來一趟AORD錄音棚嗎?」

    「沒問題。」

    村上悠沒把這事放在心上,試音會能有多大的事?於是去的路上,他在搖晃的電車上繼續看《涼宮春日物語》。

    調音室的人多到椅子都不夠坐,村上悠走進去時,立馬有幾個人起身讓座。

    這時候不坐反而讓對方不安,道過謝,他坐在離自己最近那個人的位置上。

    「怎麼回事?」村上悠開口問道。

    《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的監督畠山守,音響監督明田川仁,原作者赤坂明,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明天川仁開口:「女角色的試音會剛剛結束了。」

    村上悠等他繼續說下去。

    明田川仁似乎在整理思緒,停頓了幾秒才繼續說道:

    「我中意的聲優都是新人,不對,也不能說是新人,只是以前不出眾。」

    監督看著村上悠,補充道:「我的意思,還是讓人氣女聲優來配音。當然也不是全部,但至少【四宮輝夜】讓人氣聲優來配音。」

    「仁桑選的是誰?」村上悠問。

    「【四宮輝夜】是81Produce的古賀葵,【藤原千花】是小澤事務所的小原好美。」明天川仁應道。

    兩個完全沒聽過的名字。

    監督似乎看村上悠心中的疑惑,主動介紹道:

    「小原好美以前做過演員,今年剛聲優出道。古賀葵已經出道兩年,但試音會幾乎全部失敗,拿到的角色都是【女學生A】、【客人B】、【幼稚園兒童C】、【學生會幹部D】這種。」

    換掉古賀葵的理由很充足。

    「赤坂桑的看法呢?」村上悠看向原作者。

    對方並不在【島國最強輕作家漫畫家之家!!!】群里,但這也不代表什麼。

    正如之前所說,每個人的想法不同,有人喜歡加群,有人不喜歡,只想埋頭在自己的世界里。

    赤坂明面帶遲疑:「我聽了古賀葵桑的配音,感覺很合適,但換一位多次飾演女主角的人氣女聲優也很好。」

    第三個人的態度模稜兩可,難怪村上悠被喊過來。

    「麻煩讓我聽一下試音時的音軌。」村上悠說。

    明田川仁的助手在調音台上撥弄幾下,古賀葵的聲音傳來。

    村上悠聽了幾句,笑著對監督和原作者說:「給新人一個機會怎麼樣?」

    赤坂明點點頭。

    監督也沒意見。

    代表製作委員會的村上悠這樣說了,到時候出了事,作為監督的他只需要道歉,責任輪不到他來扛。

    解決完這件小事,村上悠邀請明田川仁一起用午飯,地點選在一家河豚料理店。

    兩人把河豚放在炭火上烤,然後一邊吃河豚刺身,一邊喝河豚鰭酒。

    「村上,男性角色的試音會定在這周五,上午十點,可別忘了。」

    「我就不參加了。」

    「什麼?為什麼?」明田川仁放下酒杯,「我一開始選兩個新人女聲優,就是以【白銀御行】的聲優是你為前提啊。」

    村上悠把炭火上的河豚翻了一個身。

    「最近很忙。要參加擊電文庫的《春之祭典》,還有配音工作,另外三家公司的事也要我處理。」

    「真是辛苦。行吧,真是可惜。」明田川仁嘆氣道。

    吃完,村上悠結賬,兩人在店門口分開。

    【東京聲優窮游群】

    村上:諸位表現的不錯

    佐倉:??

    大西:當然

    大西:不過什麼事?

    水籟:試音會結果出來了?好快!

    水籟:村上桑快告訴我,我是不是【四宮輝夜】?

    佐倉:我感覺我發揮的不錯

    大西:【白銀圭】我配的時候也很有自信

    凹醬:我配【藤原千花】最輕鬆,感覺能行(??_?)?

    佐倉:結果到底是什麼?別磨蹭了!

    佐倉:我們誰拿了【四宮輝夜】?

    村上:八個人,一個也沒被選上

    水籟:我還有工作,下了

    水籟:村上桑,拜拜~

    佐倉:能動畫化就好,其他的無所謂啦

    佐倉:拜拜

    凹醬:悠哥哥,我上課了哈^_~

    大西:八個人一個也沒選上?

    大西:嘛,某方面來說,的確很厲害

    村上:saori下午有事嗎?

    大西:剛結束了

    (大西撤回一條消息)

    大西:有雜誌採訪和拍照

    村上:來事務所

    大西:誒——不要啊!

    中野:(′v`)

    赤崎:(′v`)

    種田:(′v`)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