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6.有時候並一定是好事,我是說體驗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6.有時候並一定是好事,我是說體驗派。字體大小: A+
     

    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比如說玩手機遊戲,有喜歡待在家裡開語音——甚至不開,還有人提議出來坐成一圈,面對面玩。

    後者大多出沒於大學食堂角落、肯德基、奶茶店之類。

    熟悉台本這件事同樣如此,有喜歡待在家裡獨自琢磨的,也有喜歡開研討會,通過排練,互相指點來提高自己。

    沒有高下之分,適合自己的最重要。

    四月二日,周六,《春物》劇組約好一起看台本,村上悠用以上理由拒絕了邀請。

    平時工作忙,難得周六,他想優哉游哉地看幾本平時想看的書。

    況且研討會對他沒有任何幫助。

    再加上諸葛亮也說過:【非寧靜無以致遠】,由此可見,一個人才是變強的途徑。

    他佔據佐倉鈴音從【飛彈產業】買來的和室椅,開始看書,《涼宮春日系列》。

    ——————

    穿修身牛仔褲的佐倉鈴音,可愛背帶褲像個小孩的東山柰柰,趕到約定好的地點,早見紗織是第一個到的。

    三人打完招呼,邊吃零食,邊聊過去一周發生的趣事,不一會兒中原麻衣和小松未可子趕來。

    這樣一來,【雪乃】、【由比濱】、【一色】、【彩加】、【陽乃】都到齊,綵排基本沒有問題。

    早見紗織拿出筆記本電腦,連接在大顯示屏上,播放製作組提供給聲優的線稿。

    「已經第十話了,不知不覺四月了呢。」東山柰柰拿出台本。

    「四月是很喜歡,但時間過得這麼快,讓我這種上了年紀的人也很討厭啊。」中原麻衣苦惱道。

    「麻衣桑,還不是向年齡認輸的時候!」小松未可子笑著說。

    早見紗織開口:「大家抓緊時間,爭取今天把第十話,十一話,十二話,還有十三話全部熟悉一遍。」

    「好~」眾人應道。

    像這樣聚在一起配音一次,彼此按照監督的要求互相指點,可以省去後面很多看台本的時間。

    「我暫時沒有戲份,幫忙讀村上桑的台詞好了。」小松未可子舉起手。

    「我來按暫停,操作時間軸,需要暫停立馬跟我說。」中原麻衣把手放在筆記本空格鍵上。

    「謝謝。」

    第十話開場是【比企谷】和【葉山隼人】的對話,她們靜靜等場景過去。

    這時間裡,她們一邊注意時間軸,一邊再次熟悉自己的台詞。

    早見紗織率先開口:「【那麼,我們下一站下車。】」

    「【嗯。】」東山柰柰嘴裡應下的同時,丸子頭跟著線稿的【由比濱】同時點了一下。

    小松未可子模仿村上悠說道:「【一色,我也在下一站下車,你坐到哪一站?】」

    「【前輩,這些東西超重的......】」

    佐倉說完,畫面里,【一色】拽住【比企谷】的袖子,把手裡的東西遞給他,讓他幫忙拎。

    東山稍等了幾秒,說:「【嗯,或許還是這樣比較好。】」

    後面是【一色】與【比企谷】在電車裡的戲份。

    「【呼,被拒絕了,不行就是不行啊。】」

    「【我說,就算你說這話也沒用,早該料到會被拒絕吧。】」

    佐倉鈴音和小松未可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對戲下去。

    「【話說,還沒結束呢,不如說這才是攻略葉山前輩的有效方法。你想,大家都會同情我,周圍的人也會對我一場客氣吧?】」

    「【唔......】」

    「【再加上,被拒絕的人會讓對方非常在意吧?會讓人覺得可憐兮兮的吧?所以,這次敗北是事先的布局,為了,有效進展下一階段,所以,那個,得加把勁才行......】」

    「【你真厲害啊。】」

    「【我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都要怪前輩。】」

    「【唔。會長這件事是我推動的,可其他的......】」

    「【請對我負責哦。】」

    動畫進入op。

    「好厲害!」小松未可子把台本放在膝蓋上,使勁鼓掌,「鈴音配得好厲害!」

    「恩恩,我都快聽哭了!」東山柰柰附和道。

    佐倉鈴音收拾好情緒,喝了一口水,笑眯眯地說:「我,天才。」

    「真不要臉啊。」剛才還拍馬屁的兩人立馬翻臉了。

    早見紗織笑著說:

    「這一段鈴音的確配的很有感情,好像本人告白被拒絕一樣。如果村上君那邊沒問題的話,完全可以一遍過。」

    「......」佐倉鈴音。

    「社長的話,肯定沒問題。」YM事務所聲優·中原麻衣點頭道。

    村上悠的帥和演技,受所有人認可。

    「對了,鈴音,柰柰醬,村上桑他平時都是怎麼練習的?」小松未可子好奇地問了一句。

    「嗯——」東山柰柰手指點在下巴上,抬頭望著天花板,陷入沉思。

    「沒怎麼看他練習。」佐倉鈴音語氣不太確定。

    「不練習也能配得那麼好?」小松未可子感嘆道。

    「他一般在家做什麼?」早見紗織不經意地問。

    「看書。」東山一句。

    「睡覺。」佐倉一句。

    「玩遊戲。」東山又一句。

    「挨罵。」佐倉又一句。

    「挨罵?」早見紗織重複一遍。

    「嗯嗯,櫻花莊裡有鸚鵡,有狗,還有貓。小狗叫【杏杏】,是愛衣醬的。【杏杏】非常喜歡吃火腿腸,總是偷火腿腸讓村上幫忙去包裝,結果兩人經常挨愛衣醬的罵。」

    「哈哈哈,村上桑還會挨罵嗎?好有趣!」小松未可子大笑著拍打沙發。

    「op過去咯,繼續吧。」中原麻衣提醒。

    「好~~」

    第十話配完后,眾人拿了水果、飲料暫時休息。

    「累死了。」

    「抱歉,未可子氏。」早見紗織充滿歉意,「明明第十話沒有你的台詞,卻讓你這麼麻煩。」

    「沒事沒事。」小松未可子擺擺手,「不過【比企谷】這個角色真是啰嗦啊,以前還不覺得。」

    東山柰柰拿起一瓣西瓜,邊吃邊說:「在配音室里大家都很專註,所以沒察覺吧。」

    「這個原因也有,但我感覺主要是因為村上桑的聲音比我好聽。」小松未知子說。

    「不不不,未可子你的聲音更好聽。」

    「鈴音,你這樣顯得好假啊。」

    「我才沒有說謊!」

    「要不幹脆再問問村上君,看他來不來,這樣一直麻煩未可子太辛苦了。」東山柰柰拿出手機。

    「我沒事。不用了!」

    「十一話我來讀好了。」中原麻衣說。

    「沒事沒事。反正村上君在家也沒什麼事,讓他來這看書也一樣。」

    東山柰柰撥通電話。

    「喂喂,村上君在嗎?」

    「嗯?」

    「大家需要你~~」東山可憐兮兮地說。

    「說了不去了。」

    「不需要你做什麼,你一邊看書,一邊背幾句台詞就行,充當一下工具人嘛。」

    「掛了。」

    「等等,等等等等!鈴音有話跟你說!」

    東山柰柰捂住手機,對一臉疑惑的佐倉鈴音叮囑:「鈴音,你語氣委屈一點,求他過來。」

    「我為什麼要求他?」

    「為了未可子啊,而且這是考驗你的演技。」

    「這樣啊......好吧。」

    佐倉鈴音接過電話,不說話。

    「喂?」村上悠疑惑的聲音傳來。

    「嗯,我在呢。」佐倉鈴音用【一色】告白被拒,帶著哭腔的語調輕聲應道。

    良久,電話對面傳來無奈的嘆氣聲。

    「地址。」

    「銀座6-13-16、卡拉ok、店名【PaselaGinza】。」佐倉鈴音噼里啪啦一下子全報出來。

    「好。」

    「對了,開我的車過來吧,快一點。鑰匙在我房間里,具體在哪你找找,東西弄亂我回去自己整理,總之你快點來。」

    「知道了。掛了。」

    「嗯嗯~,路上小心。」

    佐倉鈴音掛掉電話,突然注意到房間里一場安靜,抬頭一看,其餘四人都看著自己。

    「怎、怎麼了?」她把手機遞給東山柰柰。

    早見紗織輕聲說:「鈴音和村上君的關係很好呢。」

    「一般啊。我和他關係怎麼可能很好呢!」

    小松未可子身體微微前傾,問:「鈴音你,感覺【比企谷】和【雪乃】的關係怎麼樣?」

    「很好啊。」

    「其他人看到他們,會不會認為他們在交往?」

    「嗯......可能。到底怎麼了?突然說這個。」

    小松未可子把台本給她,指著其中一段:「你看看。」

    佐倉鈴音低頭看台本,是【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的一段對白。

    比企谷(尷尬):喂

    雪之下雪乃(嘆氣):無話可說。你怎麼會在那裡

    比企谷:那個、就是、該怎麼說

    雪之下雪乃(嘆氣):我馬上過去

    「怪不得這傢伙演技那麼厲害,原來平時就一直在練習啊!」佐倉鈴音感覺自己的臉越來越熱,聲音也不自覺的高昂起來。

    「可這是早見桑的台詞啊。」東山柰柰把一枚葡萄塞進嘴裡。

    「那傢伙本來就很奇怪,練習別人的台詞也不意外.....」

    這話佐倉鈴音自己都不信,氣氛逐漸尷尬起來。

    佐倉鈴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尷尬。

    小松未可子和中原麻衣看熱鬧的眼神只會讓自己害羞,東山柰柰在這方面是敵人,自己應該得意才是。

    但早見桑那冷冰冰的視線是什麼情況?

    村上那傢伙果然和這人有一腿!

    還有,自己為什麼要表現得被村上女朋友抓姦一樣!

    自己不是【一色彩羽】,是佐倉鈴音啊。

    ——————

    天下小雨,村上悠開車在銀座八丁目七拐八拐,總算找到了這家卡拉OK店。

    既吵鬧又安靜,不打擾別人,別人也不能打擾自己,卡拉OK的確是一個開研討會的好地方。

    「這邊這邊。」佐倉鈴音在大廳一角對他招手。

    村上悠走過去。

    「自己選飲料。」她說。

    村上悠看到有彈珠汽水,就拿了一瓶,兩人並肩往包間去。

    佐倉鈴音說:「最近怎麼一直在喝碳酸水?」

    她有些不滿,因為她自己喝不了碳酸飲料,一點也不行。萬一村上悠喜歡喝,這不是說明兩人舌頭合不來嗎?

    今天回去的路上就買一箱薑汁碳酸水吧,試著努力克服一下。反正喝不了還有其他四個人,也不會浪費。

    「最近絕大多數自動販賣機,已經沒有我沒喝過的飲料。」村上悠解釋。

    「那為什麼一定要喝玻璃汽水?」

    「情況複雜,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

    只有早見紗織在的場合,村上悠才會特地買玻璃汽水。

    原因很簡單:時不時喝上一口,提醒自己不喜歡喝咖啡,自己不是【比起谷】,不要被早見紗織帶偏。

    兩人走進包間,村上悠還沒來得及開口打招呼,就問到道:

    「村上桑,你和鈴音怎麼了?在交往了嗎?」

    「你說什麼?」

    村上悠感覺這世界上,讓自己摸不著頭腦的事是不是太多了?

    小松未可子又說:「你嫌麻煩不想來的吧,一開始?結果鈴音一叫你,你就來了。」

    那是因為不來會更麻煩。

    佐倉小姐可憐兮兮的語氣也讓他無法置之不理。

    「快解釋啊。」佐倉鈴音催他一句。

    她臉蛋皮膚雪白,所以害羞時,紅的會十分明顯。

    村上悠對小松未可子說:「想多了,只是佐倉比較恐怖。」

    「你說什麼!」佐倉的語氣絕不是疑問。

    「既然人到齊了,就趕快開始吧,我們不是來玩的。」早見紗織清冷的語氣和考拉OK這棟地方很不搭調。

    「我只是來吃東西,順帶讀台詞。」村上悠走到沙發一角,拿了桌上的開心果來吃。

    「隨便你。」早見紗織看都沒看他一眼,對中原麻衣說:「麻衣桑,拜託你了。」

    「好。」

    中原麻衣在筆記本上播放第十一話的線稿視頻。

    村上悠吃開心果,喝彈珠汽水,喝完了就出去再拿,當然台詞也有好好說。

    「【你也冷靜一點。】」他把佐倉習慣性遞過來、殼非常硬的開心果剝開。

    「【我很冷靜,已經習慣這種事情了。只要親密的人理解我就好,別人怎麼想我無所謂。】」

    早見紗織說完,中原麻衣立馬按了暫停。

    「抱歉,我重新來一遍。」

    早見紗織輕柔太陽穴,深吸一口氣,暫時拋棄體驗派,正常說話一樣重新配了一遍。

    但狀態明顯不如之前。

    「這樣吧,」東山柰柰雙手一合,「既然來了卡拉OK,不唱歌就太浪費了,我們唱一會兒歌吧?」

    「但是......」

    「紗織桑,沒關係沒關係,今天還早呢,肯定來得及都配一遍的!」

    「對了,門口不是有cos服嗎?我們要不要試試?」佐倉鈴音說。

    「啊!想看村上桑穿女僕!」小松未可子一下子跳起來,裙子下的安全褲都能看見。

    「醒醒。」村上悠說。

    「真是小氣。那早見桑穿女僕吧?請你了~~」

    「保證不拍照的話......」早見沙織為自己耽誤大家時間感到內疚。

    「絕對不拍!」三個女聲異口同聲。

    村上悠仰頭喝玻璃汽水,對早見紗織側目,她苗條的身形微微轉過去,躲避他的眼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