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4.將枷鎖獻給彼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4.將枷鎖獻給彼此字體大小: A+
     

    直播結束后,下了一天的雨還在繼續,村上悠和水籟祈撐傘走去附近的月台。

    「村上桑,快看。」

    「什麼?」村上悠順著水籟祈指的方向看去,沒發現值得注意的東西。

    「街道啊!被雨水沖刷過的街道!很乾凈呢!」

    水籟祈語氣中充滿驚喜,像是發現隱藏在藤蔓中大大的西瓜一樣。

    「這麼一說,的確是乾淨了不少。不過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吧?」村上悠說。

    水籟祈痴笑了兩聲,高興地說:「和村上桑你一起,在下雨的街道散步,已經想了很久了。」

    村上悠點頭笑道:「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突然水籟祈把傘收了,嬌小的身體鑽進村上悠懷裡,把他的右手搭在自己右肩上。

    「抱我一會兒。」她說。

    村上悠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水籟祈秀髮中若隱若現的後頸,在夜色中有別樣的誘惑力。

    儘管沒有把臉上貼上去,心裡就已經認定那裡香氣撲鼻,皮膚骨感而柔軟——就是這樣充滿誘惑力的後頸。

    但是,村上悠說:「現在不行。」

    「我知道。你已經說了在下定決心之前,不會做親密的事情,但現在晚上,周圍沒有人,偷偷抱我一下總可以吧。我今天可是生了一整天的氣,都是村上桑害的。」

    兩人在雨中,在雨傘下,抱在一起。

    水籟祈的身體柔軟而溫暖,因為靠的近,深呼吸間,能聞到她發香間隱隱約約雨天的氣味。

    「嗯——」水籟祈發出滿足的呻吟,「好舒服。再用力一些,把我腰摟斷也不要緊。」

    「我可捨不得。」

    熱氣打在她的耳畔,水籟祈感覺很癢,臉在村上悠懷裡蹭了蹭。

    「我好喜歡你。」

    聽到水籟祈小聲卻而堅定的告白,村上悠同意她的要求,更加用力地摟住她。

    這是一條昏暗的小路,路燈的光線微弱,勉強可以看到牆頭爬出院子的薔薇花藤蔓。

    等到四月中旬,會結出好看的薔薇花。

    遠處傳來汽車快速行駛,車輪碾壓雨水的聲音。

    這樣不知過了多久。

    「真想今天就這樣結束,不想時間再走了。」水籟祈貪戀地深吸一口氣,戀戀不捨地離開村上悠的懷抱。

    兩人漫步在東京都夜晚的街頭,僅僅是這樣,彼此心裡就已經心滿意足。

    乘扶梯來到車站大廳,上電車之前,水籟祈站在月台上,朝村上悠揮手。

    「今天晚安了。明天見。」

    「晚安。明天見。」

    電車載著水籟祈遠去,村上悠思緒逐漸冷靜。

    事情更麻煩了,他望著延伸到黑暗深處的鐵軌,這樣想到。

    送走水籟祈后,村上悠乘上末班電車回櫻花庄。

    這個時間點,車廂里很空,他坐在靠車門的位置,手裡拿著一份車站買來的晚報。

    僅僅只是抱在一起,什麼也不做,那麼長的時間也倏然而過,實在是太短了。

    愛因斯坦相對論嗎?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有更加超現實的解釋,這樣他也不必像現在這樣——甜蜜過後必定陷入苦惱。

    回到櫻花庄,村上悠鑽進浴室洗澡,把酒味和雨氣洗掉后,渾身清爽。

    從廚房冰箱里拿了一瓶北海道牛奶,邊喝邊走進客廳,其餘四人都還在聊天,看台本。

    因為工作的特殊性,聲優普遍睡得很晚。早上可以睡懶覺,深夜十點、十一點還在演播室侃侃而談。

    小口喝著牛奶,村上悠等她們開口詢問稱呼的事。

    中野開口的話,『村上君,給我過來一下,說一說怎麼回事?』

    換成佐倉,『你這人到底怎麼回事?名字是可以隨便叫的嗎?大西同意了你就叫?你是順著桿往上爬、不要臉的男人嗎?』

    東山的話,『誒?大西也來嗎?』,不對,恐怕不會這麼直白,而是......

    正漫無邊際胡思亂想的時候,有人推了他一下,他低頭看去。

    是一隻嬌嫩的腳丫,順著這腳丫,可以看到一雙修長勻稱的腿,盡頭是一條很短的短褲,肚臍眼的地方用繩子系著蝴蝶結。

    佐倉鈴音坐在和室椅上,右腿彎曲,左腿搭在他腰間。

    「村上,過來一下。」

    「怎麼了?」他問。

    「看看這本漫畫。」

    是關於稱呼的漫畫?心裡這樣猜測,村上悠接過漫畫。

    《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天才們的戀愛頭腦戰~》

    村上悠打開漫畫看了幾頁,是戀愛喜劇類型。

    女主角和男主角互相喜歡,卻又都自尊心極高,互相變著法讓對方告白,同時規避對方讓自己告白的手段。

    另外,女主角是有錢人家的小姐,男主角家境貧困,靠自己坐上學生會會長的位置,受全校師生敬仰。

    佐倉家的小姐......家境貧困的事務所社長......

    跳過稱呼**,直接暗示自己向她表白?

    「怎麼樣?」

    村上悠回過神,看向佐倉鈴音,卸了妝,讓她五官略顯柔弱,眸子倒是比平時亮,滿含期待。

    「不錯。」他點點頭,「很有趣。」

    「是吧是吧!」佐倉小姐開心地笑起來。

    接下來該問自己:如果村上你是【白銀御行】,會怎麼做了吧?

    村上悠快速思索,一個主意,兩個主意,三個主意......然後比較優劣,互相綜合......

    「把它動畫化怎麼樣?」

    「......你說什麼?」

    「《搖曳旅行》差不多收尾了,你不是要繼續投資動畫嗎?」佐倉小姐白晃晃的小手指著村上悠手裡的漫畫:「絕對會火,這個!」

    看著她堅定、激動、好像電視簽約推銷員一樣的表情——不簽你就吃大虧啦,村上悠不知說什麼好。

    到底什麼意思?

    「相信我嘛~~」佐倉小姐開始撒嬌。

    「我可是跟著父親學習了一陣子呢~」

    「還記得上次嗎?我幫你簽的文件,你看事務所現在是不是更壯大了?你這個社長多威風~~」

    「你現在賺了很多錢,我父親說,把錢存在銀行是最浪費的行為,投資這部漫畫怎麼樣~~」

    「反正你也要繼續投資,感覺這部漫畫也不錯,就投資它嘛~~」

    「而且你看,這本漫畫去年才剛開始連載,應該可以花很少的錢買下版權的啦~~」

    「噫——」悠沐碧摸摸自己的小肩,感到一陣寒意。

    中野愛衣邊笑邊說:「鈴音這麼喜歡這本漫畫嗎?」

    「村上君,滿足她!」東山柰柰點頭,擺出下命令的船長姿態。

    看著{你不同意我就哭}的佐倉小姐,村上悠明白了,她的確是來拉投資的。

    戀愛上的事,佐倉小姐是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沖他撒嬌的。

    「投資倒是沒問題.....」

    「真噠?!」

    「......但是聲優不能像我自己漫畫那樣直接點名,需要經過試音會。」

    「這當然啦!一定嚴格選拔!選出最適合的聲音!」

    「你認識原作者?」村上悠眉頭微皺,瞅著佐倉小姐激動的小臉。

    佐倉小姐一愣,小孩子氣地搖搖頭:「我只看漫畫,原作者是誰我到現在都沒注意看。」

    「那就是真喜歡這本漫畫?」村上悠把漫畫扉頁翻得嘩嘩作響。

    「一部分。」

    「剩餘的呢?」

    「想讓你賺錢嘛。」佐倉小姐一臉{我為你好}的表情。

    謊言。

    「好吧,明天我就讓人去找集英社和原作者談。」

    「Yes!」佐倉小姐狠狠地揮了下手。

    她到底想做什麼?村上悠看著漫畫封面,想不明白。

    結果村上悠牛奶喝完,頭髮幹了,《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看完第一卷,也沒人問他稱呼的事。

    東山和悠沐碧拿著台本對練,偶爾開玩笑,說幾句或中二或搞笑或肉麻的台詞;

    中野愛衣專心看台本,偶爾起身把蹲坐在窗戶邊,看下雨的【杏杏】抱到膝蓋上;

    佐倉小姐靠在和室椅上,不著一物的修長雙腿架著,邊看台本邊輕聲哼歌。

    和水籟祈截然相反,其餘人對他稱呼大西saori完全不在意。

    是因為水籟祈和大西紗織是最好的朋友,所以產生比較心理嗎?還是說,僅僅只是因為她更喜歡吃醋,佔有慾更強?

    但其他人不可能一點醋都不吃......到底怎麼一回事......

    村上悠意識越來越模糊,沒想明白,就在雨聲中睡過去。

    第二天上午,村上悠讓人去精英社,談《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漫畫改編的事。

    對方雖然奇怪怎麼會有人看中這本剛連載沒多久的漫畫,但有人出錢動畫化,幫忙宣傳原作,自然求之不得。

    集英社也象徵性地出了點錢,加入製作委員會。

    中午的時候,大澤信博約村上悠吃飯,地點是銀座一家小餐廳。

    大澤信博借著《刀劍神域》成為社長,現在又投資《地錯》,銀座這種地方也成了日常消費的地方。

    「好久不見了。」

    兩人舉起啤酒杯碰了一下。

    「最近在忙什麼?」大澤信博像口渴似的,猛灌了一口啤酒。

    「忙動畫的事。」村上悠夾起一塊黃獅魚刺身,「《搖曳旅行》你也知道,今天又談了一本漫畫。這魚肉差點意思,已經三月了,天氣不夠寒冷。」

    廚師朝這邊比劃了一個大拇指。

    大澤信博無所謂地聳聳肩,「反正我吃不出差別。要不要我給你投點錢?」

    「不怕虧本?」

    「投資怎麼可能一直賺?而且怕虧本也賺不了大錢。」

    「有道理,那就多謝了。」村上悠點頭。

    這樣說定后,大澤信博突然又有些後悔,提議道:「我再去找索尼拉點投資,分擔一下風險,反正他們有的是錢。」

    說起索尼,村上悠想起一件事:「《刀劍·Ali篇》什麼時候開始?」

    「這就是我今天找你的目的。」大澤信博說,「四月初【擊電文庫】會舉辦《春之祭典》,屆時會宣布動畫化的消息。」

    村上悠問:「川原礫說要讓中野愛衣給【愛麗絲】配音,這件事跟製作組說了嗎?」

    「哪能不說!一直再提!都被他煩死了!還說什麼寫了很多有趣的情節,動畫化的心非常迫切。還一個勁跟索尼保證:話題絕對爆炸,光碟、周邊絕對大賣。你說他一個輕家,哪來的自信?」

    「後來呢?」村上悠喝了一口啤酒,笑著說。

    「沒辦法,索尼同意了。」

    「動畫化?還是中野愛衣給【愛麗絲】配音?」

    「都同意了。索尼就喜歡川原這個中年老男人!」

    大澤信博把魚肉在醬油里滾了一圈,然後一口吞進嘴裡,吃相頗為豪放。

    「贊同。」村上悠點頭。

    「對了,村上,《春之祭典》的《刀劍》舞台由你和中野參加。《地錯》那邊是你、水籟祈那小丫頭,還有大西紗織,千菅春香。」

    「怎麼沒有男聲優?」

    「哈哈哈!」大澤信博用餐巾抹了一下嘴,大笑起來。

    隨後他揶揄道:「昨天《地錯》劇場版直播我也看了,水籟祈那小丫頭喜歡你?」

    村上悠爽快地點了點頭。

    「真是羨慕你啊,我年輕的時候只能找新宿小酒吧的吧女,現在有錢了,也只是換成銀座高級夜店的陪酒女郎。」

    「那也不錯嘛。」

    「是不錯,跟大多數人比起來。但和你比就差遠了,雖然女人的實質沒有多大不同,但花錢與不花錢,從事職業的不同,女人給人的刺激也是不一樣的。」

    「唔。」

    「普通女人可能比不上銀座的女人,但水籟祈是怎麼樣的人?幾十萬粉絲的偶像。她在直播里這樣對你,作為男人而言,很爽吧?」

    不愧是混跡新宿和銀座的老男人,兩性知識頗為豐富。

    等島崎信長他們老了,說不定也會變成這樣也不一定。

    「不是那麼有意思的事。」村上悠搖搖頭。

    「你不喜歡水籟祈?還是她的粉絲黑你了?」中澤信博好奇地問。

    村上悠給自己的啤酒杯重新滿上,「喜歡我的偶像不止她一個。」

    大澤信博吃東西的動作一頓,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開口:

    「你這傢伙!怎麼還沒被沉進東京灣?」

    「再這樣下去,真有這可能。」

    「不過被好幾個女偶像喜歡,怪不得你愁成這樣。」

    「我看起來很愁嗎?」村上悠問。

    「你不是計較菜品好壞的人,14年我們兩個吃豬排飯,800日元,你還誇味道不錯來著,但現在連黃獅魚的肉質都去計較。」

    村上悠自己並沒有在意這些細節,黃獅魚的事也只是隨口一說,但自己內心裡的確不像那時候自由。

    但他轉念一想,煩惱的確多了沒錯,但甜蜜的事也不少。

    不過其他人暫且不說,他自己自由還是不自由,是他自己決定的,這樣一看,也就無所謂自由,無所謂不自由。

    大澤信博又繼續說:「前幾天我和一個一流出版社的董事喝酒,他跟我炫耀外面還有三個女人,孩子都有幾個。

    按照道理,你的地位不比這位董事高,但也不比他低,外面同樣有幾個女人雖然過分,但也合乎常理。

    但人家的三個女人都是普通女人,不是女偶像。

    像女偶像這類,特別是水籟祈這樣年輕、靠自己實力受人歡迎的女偶像,她們的獨佔欲、自尊心,比男人還要強。想讓她們同時跟一個男人,難。」

    「挺有趣,繼續說。」

    「要想讓她們跟著你,一,身體要滿足,長相和性都重要。」

    「你還是真是現實。」

    「難道還說虛的?」大澤信博不管他,繼續說:「二,錢不能少,事業也不能差。」

    「光這些不夠吧?」

    「當然。就算在一起了,要不要給每個人買房子?生不生孩子?每個人給多少錢?問題多了去了。」

    「有辦法嗎?」

    「那是你的事,我有什麼辦法?我哄的女人都很簡單,只需要兩樣東西:甜言蜜語,還有錢。」

    「倒也是。」

    說到這,大澤信博十分費解地看著村上悠:

    「我說你,非要和這些麻煩得要死的女偶像糾纏做什麼?憑你的身份,帥氣,還有錢,多少女人沒有?」

    村上悠笑道:「正因為這樣,才選自己喜歡的啊。」

    「比她們漂亮的有很多吧?身材好的更是數不勝數!」大澤信博不能理解他想法。

    「女人如果只看漂不漂亮,身材好不好,那不是太無趣?我最喜歡她們的性格。漂亮雖然重要,但那是其次。」

    大澤信博搖搖頭,斷定道:「被拴住了,沒救了,你。浪費那麼好的條件,可惜,可惜。」

    的確是被拴住了,不僅僅她們,還有村上悠自己。

    原本都可以活得更簡單輕鬆,但非要一起陷在泥潭裡。

    但沒什麼可惜的。只是每個人的追求不同。

    和大澤信博分開后,村上悠去事務所的路上,給中野愛衣打去電話。

    「真少見呢,有什麼事嗎?」

    電話立馬被接通,除了中野愛衣的聲音,隱隱約約還能聽到服務員引客人進店的聲音。

    「特意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對面傳來笑聲。

    「村上君今天的心情不錯嘛,不但主動給愛衣打電話,還開起玩笑了。」

    「千夏!抱歉,村上君你繼續說。」

    「《刀劍神域》川原礫給索尼推薦你,剛才大澤信博跟我說,【愛麗絲】已經確定讓你來配了。」

    對面瞬間熱鬧起來,除了赤崎千夏還有其他女性,大家都在恭喜中野愛衣。

    「真的嗎?」中野愛衣的聲音從嘈雜中傳來。

    「我會騙你嗎?」

    「太好啦!而且還是【愛麗絲】!聽說她幾乎相當於主角呢!村上君,麻煩你替我向川原老師,還有大澤桑他們道謝!」

    「好。」

    「看來今天晚上要從頭開始看《刀劍》了!村上君你還買了全套的,我可以剩下一筆錢!」

    「所以啊,你也得好好謝謝我。」

    「我做主,把愛衣送給你了!」又是赤崎千夏。

    對面吵鬧起來,過了一會兒,中野愛衣才拿回手機。

    「這些人真是的。」她笑著抱怨一句,「不過村上君你今天的心情真的很好呢,在替我高興嗎?」

    「哪能。《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的事進展順利,不但拿下版權,還拉到了投資人。」

    「原來是因為這個啊。掛了。」

    「喂。」

    電話在中野愛衣的輕笑聲中掛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