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0.二十七日·上映會(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30.二十七日·上映會(中)字體大小: A+
     

    觀眾沉迷於動畫,提前看過樣片的女聲優們則切切私語。

    「村上呢?」

    「沒看到他。發信息也沒回。」

    「會不會喝醉了?」

    「唯獨這個不可能!」

    動畫放完,明田川仁和女聲優們在猶豫中起身時,正好看到村上悠從外面走進來。

    村上悠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麥克風,跟在最後面走上台。

    明田川仁示意他坐到最前面,代表製作委員會。他擺了擺手,坐在了最後面的位置,以旁白·路人·役的聲優身份。

    主要原因是,坐在最前面,主持人發問,一旦後面的人不回答,氣氛會默認做第一個的人回答。

    相反靠近幕布的位置充滿安心感,讓他回憶起剛出道那會,只需要坐在舞台無人問津的角落就能拿薪水,十分快活。

    主持人:「請各位自我介紹一下吧。」

    「大家好,我是音響監督明田川仁。」

    「大家晚上好,我是佐倉鈴音~」

    「......」

    「大西紗織~」大西紗織開始學村上悠,自我介紹只報名字。

    「saori——!!!」

    這吼聲一騎絕塵,幾乎是奔著撕破喉嚨去的,整個場館立即矚目。

    這一個粉絲撐起的氣勢,頂得上數十個。

    大西紗織笑著對那人招了招手,半鞠躬半點頭的致謝。

    「大家好久不見,這裡是種田梨紗!」種田梨紗時隔半年,再次帥氣地使出『禾中一指』。

    「啊——」

    「梨紗醬!!!」

    「歡迎回來!」

    「種醬!」

    種田梨紗深深地、久久地鞠了一躬,對於這麼多觀眾一如既往的支持,心裡說不出的感動。

    隨後她想起一件事——這已經是她不知道第幾次想起——和村上走在鎌倉宮下山的路上。

    從黑黢黢的小路,牽著手,一步步走向熱鬧的祭典。

    就好像他領著自己擺脫甲狀腺癌,克服自卑,再次進入錄音棚,站在舞台上。

    她再次確認自己的心意:對村上悠的愛,已經到達神明不能拆散、這輩子只能這樣的程度。

    到底應該怎樣做,才能擊敗其他人呢?

    沒有自信。

    哪怕自己沒有得甲狀腺癌,聲優事業沒有遇到挫折,脖子沒有開刀,也不敢保證魅力超過其他人,更何況現在呢。

    赤崎千夏介紹完,村上悠自我介紹的時候,她看向水籟祈。

    她正無視所有人,直勾勾地看向村上悠。眼裡有光,嘴角帶著也許本人都沒察覺的笑容,毫不打算在粉絲面前掩飾對他的好感。

    自己沒有生病,一定也會和她一樣自信,種田梨紗想。

    村上悠自我介紹完,下面像是比誰的聲音大一樣的吶喊聲,讓她回過神。

    但立馬又走神了,她想起在北海道,柰柰對她說的荒唐想法。

    『贏的人只有一個,為什麼不改變想法呢?』

    『什麼?』

    『贏的人結婚,輸的人做情人。』

    『你在說什麼,柰柰!不可能!』

    『我很喜歡村上,喜歡到無可救藥,所以做情人也無所謂。

    連到時候的生活都想好了:

    拿別人老公的錢和閨蜜吃吃喝喝,有需求把別人老公叫過來解決,這樣的一輩子不好嗎?』

    『荒、荒唐,你是大河劇看多了嗎?!』

    『每個人的想法不同,再怎麼驚世駭俗,這也是我的真實想法。我現在告訴你,就是希望萬一你贏了,請對這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絕對不會破壞你們的婚姻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看來種醬對拿下村上很有自信嘛,我也有點自信呢。你現在不答應,到時候我贏了,我可不准你再和村上來往哦。』

    不能和村上來往......

    要不,乾脆......

    柰柰這麼好說話,萬一她贏了,自己說不定也能和她們住在一起,和現在唯一的區別只有登記婚姻書而已,不,比現在更好。

    但如果自己僥倖贏了呢?允許其他女人用自己老公的錢?幫她解決需求?

    不可能,做不到,接受不了。

    但要是輸了,而且輸得概率很大,到時候.....

    不行!不能有這種想法!必須堅定信心,不能被柰柰那種敗壞風俗的想法影響。

    『做情人』這件事在這世界上比比皆是,但不代表這就是正確。

    既然柰柰說自己贏了之後,不允許自己和村上來往,那自己只有贏這一條路。

    但是要怎麼贏?

    論出身,這方面他應該不會在乎;

    論身材,那傢伙喜歡腿,鈴音的腿無可挑剔,另外,就算喜歡胸和屁股自己也贏不了.....;

    論個人能力,自己以前實力不弱,出道以來每一季都有主演作品,未曾中斷過,但現在......水籟祈是女主聲優賞,中野愛衣有新人賞;

    論性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都很招人喜歡大家。愛衣的溫柔、鈴音的傲嬌、柰柰的可愛、小祈的直率,比起她們,自己似乎顯得普通人了一些。

    啊,好煩,自己明明長得這麼好看,所有男人都會自覺喜歡我。

    為什麼還會煩這種事?

    村上那傢伙就不能乖乖跪下來跟我求婚嗎?

    總之先弄清楚村上到底喜歡什麼的女孩吧——不是為了改變自己,而是看誰的威脅最大。

    種田梨紗拿起麥克風,結束『看客』模式。

    「村上君,我想問原作者一個問題可以嗎?」

    村上悠點點頭,「當然。」

    「這麼多女角色中,你最喜歡哪一個......」

    她話沒問完,下面就鼓掌聲和起鬨聲就如海浪般洶湧。

    「......具體又喜歡哪裡?」

    佐倉和水籟在互相用眼神較量;中野愛衣露出感覺很好玩地微笑;東山柰柰直勾勾地看著村上悠,表情十分可愛。

    明田川仁微微後仰身體,好似靠在太師椅上,等著看戲。

    村上悠用{你不識好歹,有什麼話不能私底下說}的眼神凝視種田梨紗,換來絕世美女的微笑。

    村上悠陷入沉思,手無意識地把話筒轉了兩圈,決定實話實說。

    「【東山】吧。」

    「誒——」

    「太好啦!」

    「村上桑!村上桑!!」

    「原因呢,原因是什麼?」

    「【東山】這個角色雖然待人有禮貌,但實際性格相當冷淡,唯一的朋友只有傻乎乎的【佐倉】。

    她和其他人的關係,是建立在這些人是【佐倉】的朋友上。沒有這些人,她是不會和她們出去旅行的。這一點和我很像。」

    「啊,確實。」佐倉鈴音想起村上為她做的事,笑著點頭。

    中野愛衣也想到什麼,露出笑容。

    水籟祈只和村上悠這一個男性親近,只喜歡他,感覺自己和【東山】性格很像,勉強滿意地點了點頭。

    只有村上直接說喜歡水籟祈,她才能百分百滿意。

    「好開心!」東山柰柰五指交叉,雙手合攏,擺出感動的樣子,「村上君居然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在塑造我。」

    「柰柰桑,聲優是聲優,角色是角色哦。」大西紗織友情提醒。

    「但是啊,村上君是原作者,不是聲優吧。我聽說作者的喜好,會自然流露出來哦。」

    「大概,我也不是很清楚。」村上悠模稜兩可地回答。

    上映會結束后,其他人逛了一天,又出席一個小時的活動,都打算早點各家休息,準備明天周一的工作。

    大西紗織決定跟村上悠去《春物》蹭晚飯。

    上電車之前,村上悠對種田梨紗說:「今天精神不好?」

    「嗯?」種田梨紗一愣,「沒有啊。」

    「我看你舞台上一直在走神,有心事嗎?」村上悠擔心她過度憂慮自己的嗓子。

    「你還真喜歡【人類觀察】啊,盯著別人看。」種田梨紗開玩笑地掩飾道。

    她又搖了搖頭,說:「沒事,白天逛街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就好。」

    「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知道啦。電車來了,快上去吧!」

    「走了。」

    「拜拜~」種田梨紗揮揮手,目送村上和大西走上電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