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8.廣播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8.廣播賞字體大小: A+
     

    從和服店出來,兩人都換上紅底花卉圖案的和服正裝。

    佐倉的是淺粉色櫻花,大西的是金黃色大菊花。一個如未出閣的公主,一個像嫁給將軍的二十幾歲少婦。

    她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四周的路人露出「這兩個女孩好可愛」的眼神。

    佐倉鈴音羞澀地低著頭,小步子快跑上了車。大西紗織折騰寬大的袖子,跟在後面上了車。

    「怎麼樣,前輩?好看嗎?」大西紗織甩了甩手,和服的寬袖似蝴蝶般起舞,帶起涼風。

    「不錯。」村上悠稱讚道。

    尤其是細頸處,從鮮艷和服下露出的一點白色內衫,顯得十分純潔端莊。

    但又正因為如此,反而讓人有解開寬腰帶,一把扯開前襟,探索和服下包裹了怎麼樣一副**的衝動。

    村上悠輕踩油門,緩慢匯入車流。外面天色全黑下來,他把車內頂燈打開。

    「剛才穿的時候,女店員讓我吸氣收腹,把腰帶使勁纏在我身上,結果現在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大西紗織抱怨道。

    「腰被勒住緊迫感還好,偶爾感受一下也不錯。就是穿起來太麻煩。」佐倉鈴音整理下擺,避免和服走形。

    「對了,」大西紗織疑惑道,「凹醬不去嗎?」

    「嗯。她說她只是助手,下次爭取自己的廣播得獎。」村上悠解釋。

    「看凹醬多有志氣,你跟別人學學。」佐倉鈴音對大西紗織說。

    「我有很努力呀。」

    佐倉鈴音嗤笑一聲,充滿不屑。

    「前輩——佐倉她欺負我!」

    「還說你有志氣?這就開始告狀了。」

    「我就有!」

    「你沒有!」

    「有!」

    「沒有!」

    穿了和服,也改變不了兩人胡鬧的性格。

    村上悠伸出修長的食指,點了音樂播放器。

    【模仿某人,隱秘地生活著】

    【索性跟隨感受自由自在即可】

    【永遠這樣下去也不錯】

    【直到聲音枯竭】

    三人安靜聽了會兒,佐倉鈴音轉頭看向村上悠,問:「早見桑新發售的單曲?」

    「嗯。三月初。」村上悠手指跟著節奏,敲擊在方向盤上。

    「聽說詞還是她自己寫的,好厲害啊。」佐倉鈴音欽佩地說。

    「是這樣嗎?不過inori也開始自己寫歌詞了,因為這件事,晚上都不能安心玩遊戲。當歌手好辛苦。」大西紗織說。

    「也只能寫歌詞了。」村上悠說。

    「誒?inori還是早見桑?」

    「早見。水籟不是【東京灣】的歌手,不清楚她會不會編曲。」

    「乾脆前輩也把inori簽了吧。現在早見桑已經成當紅歌手了,好想讓inori更加出名,然後讓她養我。」

    「大西,你是真沒志氣。」

    「誒——前輩也這麼說我?!我要哭了哦!」

    這麼著,說笑吵鬧的時間,車已經停在頒獎現場的停車場。

    比起聲優賞,廣播賞到場的人數更多,停車場就能遇到很多熟悉的聲優。

    男聲優只是隨便打招呼,女聲優不管熟不熟,一個勁地稱讚對方『今晚穿搭真可愛啊~~在哪買的啊』。

    到了會場,村上悠看到坐在第四排的小林裕介,發現他正和石上靜香開心地聊天,猶豫是否要去打擾。

    「我們坐哪裡?」佐倉鈴音抬頭看著村上悠,等他拿主意。

    大西紗織表情也顯得不知所措。

    兩人都是頭一回獲賞,只能依靠村上悠這位有兩次經驗的人。

    「隨便坐。」村上悠就自己的經驗而言。

    「可以嗎?」

    「感覺......好像不是啊。」

    村上悠無所謂道:「那就和裕介他們坐一塊吧,這樣應該不會錯。」

    「這樣比較好。」兩人鬆了口氣。

    三人走過去。

    「裕介。」村上悠招呼一聲。

    「村上?」小林裕介笑著站起來,「白天的事抱歉。待會兒結束請你喝酒。」

    「沒事。不過下次吧,今天開車。」

    「好啊,那就明天晚上,怎麼樣?」

    「可以。」村上悠點點頭。

    兩人打完招呼,另外三位女聲優也互相稱讚結束,五人按照靜香、小林、村上、佐倉、大西的順序就坐。

    石上靜香拍拍小林裕介,小林裕介便把身體朝後縮了縮。石上靜香越過他,對村上悠說:

    「村上君,下次裕介上午喊你喝酒,絕對不能答應他。」

    「好。」村上悠應道。

    一旁的佐倉鈴音也想拍一拍村上悠,然後越過他對小林裕介說同樣的話,但沒好意思。

    「你管的太寬了吧!」小林裕介抱怨道。

    石上靜香擺出兇相,舉起右手要使用暴力,小林裕介笑著躲了下,趕緊求饒。

    大西紗織前傾身體,對兩人說:「你們兩個別秀恩愛了,我們三個看著呢。」

    「這不可能。」小林裕介說,「我們的愛已經情不自禁。」

    石上靜香害羞地真打了小林裕介手臂一下。

    小林裕介朝三人露出{你瞧,沒辦法,愛已經溢出來了}的幸福笑容。

    「嘖。」佐倉和大西心裡嫌棄地咂舌。

    正當三人被兩人秀恩愛時,一名工作人員彎著腰走過來。

    「村上社長,今天您要負責給一組獲獎人員頒獎,麻煩您坐到最前面。」

    「誒?村上前輩是給我們頒獎嗎?」大西紗織好奇地問。

    「這個,」工作人員露出為難的表情,「我不是很清楚。」

    「好吧。」對工作人員說完,村上悠轉頭對小林裕介道:「明天見。」

    「喂,只是換個座位而已!為什麼說明天見啊!」

    村上悠站起來,準備走的時候,衣服傳來阻力。

    他回過頭,佐倉鈴音左手食指拇指捏著他的袖子,一張小而精緻的臉望著他,嘴角微微向下,一副可憐兮兮地小狗模樣。

    「能帶人過去嗎?」村上悠問工作人員。

    「可以帶兩個人。」

    佐倉鈴音「嗖」地一下站起來,乖巧地跟在村上悠後面。

    「我們也可以去第一排嗎?騙人吧,那裡都是大人物。」大西紗織手虛掩著嘴,跟了上來。

    石上靜香拍了她屁股一下:「大西你是村上君的後輩,也是大人物哦。」

    「誒~~」大西紗織語氣充滿得意。

    第一排有【-Hibiki-】、【音泉】、【超文化放送】等廣播局的董事,事務所的社長,聲優界的老一輩。

    三人的年紀坐在這裡,顯得很突兀。靠走道處的佐倉和大西,只敢小聲說話。

    換座位沒多久,廣播賞正式開始。

    照例先是主辦方上台致辭,然後進入頒獎程序。

    主持人:「首先是提名最搞笑廣播賞的五個節目!」

    大屏幕上出現五個廣播的名字。得賞的兩位女聲優不算很出名,村上悠在片場都沒見過。

    主持人:「接下來的獎項是最下流廣播廣播獎,提名的是這五個廣播。」

    居然還有這種獎?村上悠心裡為業界的開放感到驚嘆。

    不過其他人好像也感覺好玩,紛紛發出笑聲。

    這次大屏幕遲遲沒有亮起。

    主持人再次道:「提名的是這五個廣播。」

    大屏幕還是沒反應。下面笑成一片。

    佐倉鈴音拉住村上悠的衣服,因為塗了唇彩顯得誘人的嘴唇湊到他耳邊,輕聲笑著說:

    「機器也感到羞恥了。」

    熱氣打在村上悠耳朵上,有些癢。

    他微微偏頭,對著佐倉玲瓏小巧的耳朵說:「是啊。」

    佐倉鈴音渾身一顫,極力剋制自己躲開的本能。

    她偏回去和大西紗織說話的時候,左手下意識揉自己的耳垂。

    村上悠笑了下。

    台上女主持人還在撐場面,說著『會出來的』,『應該可以出來吧?』,『大概,會出來吧』。

    尷尬持續了兩分鐘,後台有人走上舞台,對主持人低聲說了幾句。

    主持人:「嗯......我就直接發表了,獲得最下流廣播賞的是,【小林裕介·石上靜香的互不相讓廣播】。」

    村上悠跟著眾人鼓掌,沒想到那兩個人還能拿這種獎。

    佐倉和大西也笑得頭靠在了一起。

    獲獎兩人上台的時候,小林裕介摸著後腦勺,而石上靜香低著頭,落後三米的距離。

    小林裕介結果獎盃后,石上靜香還站在舞台邊緣。

    「靜香!快過來!」

    「嗯——」石上靜香發出不情願地小女人聲音,但還是走過去。

    主持人:「請兩位發表獲獎感言。」

    「好。」小林裕介站到麥克風前,「連機器都沉默了,看來不是一個可以宣傳的獎啊。為什麼會獲得這個獎,我到現在還在疑惑。大概是因為,其他女聲優害怕驚訝都是「呀!哈!」,而靜香她每次都『啊~啊~』......」

    石上靜香在舞台上追著小林裕介打。

    看著舞台上與其說是在發表獲獎感言,還不說是給所有人發狗糧的兩人,佐倉鈴音再次低聲對村上悠說:

    「他們兩個在交往嗎?」

    村上悠把嘴貼到她耳朵上:「不清楚,這種事我不關......」

    話沒說完,佐倉鈴音已經用手把他輕輕推開,使勁捏著自己耳垂,眼睛水汪汪地怒視他。

    小林裕介他們下來后,主持人說:「接下來是獲得最佳新人廣播企劃獎提名的五個廣播。」

    這次屏幕顯示正常。

    佐倉鈴音和大西紗織正襟危坐,輪到她們了。

    主持人:「獲得最佳新人廣播企劃獎的是,《811presents想和佐倉做的大西》。」

    兩人在掌聲中起身,村上悠也跟著站起來——頒獎,一左一右分開時,他聽到兩人低聲議論:「節目名字里唯一帶廣告的,太害羞了。」

    主持人:「請【YM事務所】社長,【東京灣唱片公司】社長,【播音演技研究所】會長,【俳優聯合】董事——村上悠桑,給兩位頒獎。」

    村上悠沒想著自己的頭銜還挺長,不過【俳優聯合】那個是怎麼來的?參加會議就有嗎?

    村上悠從工作人員手上拿過獎盃,佐倉是前輩,由她來接獎盃。

    兩人面對面,一個俊雅非凡,一個俊俏風流,特別是當佐倉鈴音眼神和村上悠對上,下意識露出笑容,又因為在舞台上,害羞抿嘴憋笑的場面。

    下面嘩嘩地想起掌聲。

    村上悠笑著把獎盃遞給去,佐倉鈴音恭恭敬敬低頭接過。

    女主持人把目光從村上悠身上收回,低頭看向稿子:「下面,請兩人發表獲獎感言。」

    佐倉鈴音捧著獎盃,站在麥克風前:「能獲得這個賞真的非常高興,首先要感謝肯定是811的贊助,大家!便利店記得選811哦!」

    下面響起一片笑聲,直播網站上也全是笑臉。

    佐倉鈴音又繼續說:

    「其次要感謝大西紗織,她雖然是後輩,但在節目更像前輩。

    我這個人很情緒化,也放不開。出外景的時候,穿著像和服一樣的琉球服走在菜市場,完全不行,是大西一直在支撐場面,安慰我。

    主持這個廣播最大的收穫,不是獲得這個獎,而是和大西成為朋友,希望將來能和她一起,繼續給大家帶來快樂的廣播。」

    大大咧咧的大西紗織,害羞地低下頭,隨後抬起頭看著麥克風前佐倉的背影鼓起掌。

    佐倉鈴音鞠躬致謝,把麥克風讓出來。

    大西紗織走上前:「大家好,我是《811presents想和佐倉做的大西》主持人之一大西紗織。雖然佐倉桑說能獲賞是靠我,但沒有佐倉桑是肯定不行的。

    其實我什麼也沒做,每天和佐倉桑一起吃811提供的零食,然後閑聊,偶爾請村上前輩來鬧一下,完全沒有做廣播的樣子,就是在玩,在吃。

    如果真的說是誰的功勞,我想大概是村上前輩,就是鄙社的社長,剛才給我們頒獎的村上悠桑。

    彩票回、聲優賞採訪,每次都給我們帶來很多新觀眾,真的非常感謝。感謝前輩一直以來的照顧,以後saori會繼續努力,不讓您失望。」

    村上悠望著舞台上一鞠到底的大西紗織,想起她當初吃仙貝,嚷嚷『前輩,我要學這個』的場景。

    他無奈地笑著鼓掌。

    之後又頒了幾個獎,最後【最佳男性廣播賞】和【最優秀廣播賞】的獲獎者都是村上悠。

    給他頒獎的是一位頭髮花白,臉上已經有老年斑的大前輩。

    女主持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溫柔地說:「村上桑,請發表獲獎感言。」

    村上悠調整麥克風的高度——聲優界的身高總得來說偏矮,他一米七六在男聲優里已經算高的了。

    女聲優里,一米五不到的都有好幾個。

    「聲優賞的獎盃,廣播賞的獎盃,沒想我會有今天。

    我一開始的人生目標,是先在東京打工存一筆錢,離開發霉的出租屋,坐新幹線四處旅遊,沒錢了就隨便找一個地方繼續打工,然後接著旅遊。

    沒想過賺錢,沒想過做音樂,沒想過經營事務所,什麼都不想;

    不想當輕家,漫畫家,什麼都不想當。

    之所以成為一名聲優、主持廣播,源於一場誤會。雖然是誤會,我的人生也因此更精彩也說不一定。

    今後也會努力給大家帶來更精彩的廣播,雖然沒什麼作用,也提供不了實質性的幫助,但能讓大家打發無聊的時間就夠了。」

    村上悠說這段話,是下定決心:哪怕將來獲賞,也不會再來參加。

    另外,必須承認的是,他被佐倉的發言、大西的誠懇影響,沒控制好情緒。

    頒獎典禮結束後有慶賀晚餐會,不少人——以女性為主——來詢問,什麼打過什麼工,旅行的喜歡去哪,以後會繼續旅遊計劃嗎,等等。

    村上悠言辭簡潔地回應著。

    應付完這些,他們三個開車去和服店。

    佐倉和大西進店換衣服,村上悠依然坐在車裡等。

    播放器應大西紗織的要求,放著水籟祈的新歌,他拿著手機無聊地刷著推特。

    小林裕介:都有了(最下流廣播賞獎盃.jpg、掩面的靜香.jpg)

    村上悠轉發並回復:秀獎盃就算了,石上靜香是怎麼了

    小林裕介回復:她已經是我的人了

    水籟祈轉發並回復:欺負村上桑可行哦,小林桑

    小林裕介回復:抱歉!(土下座.jpg)

    【小林!小林!你是昴啊!怎麼可以被蕾姆和怠惰欺負呢!】

    【水籟祈又來護夫啦】

    【愛衣趕來的路上】

    【東山趕來的路上】

    【種田趕來的路上】

    【佐倉趕來的路上】

    村上悠抬頭,佐倉的確在趕來的路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