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5.《搖曳旅行》配音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5.《搖曳旅行》配音開始字體大小: A+
     

    「相遇三月的九州,分別在五月北海道。」

    「一年一年,櫻花由南至北,逐漸盛開。」

    「接下來為您帶來氣象株式會社的櫻花滿開時間預測。」

    「熊本:三月二十四日;長崎......」

    村上悠盤膝坐在客廳朝中庭的位置,望著光禿禿的櫻花樹出神。

    廣播里傳來的女播音員聲音很熟悉。

    是誰呢......見過......第一次見面是在2014年5月,《斬·赤紅之瞳!》片場......

    「大家好,我是......」

    到這裡剛好走神,後面沒了記憶。走神這件事,他向來很專註。

    第二次見面是在《銃皇無盡的法夫納》片場......啊,是她啊。

    「喵。」

    也許是被村上悠身上散發的百無聊賴氣息吸引,貓兒邁著悠緩的步子走過來。

    它蜷曲在村上悠身邊,一起望著中庭發獃。

    門鈴聲突兀地響起,應該是佐倉鈴音白天交代的亞馬遜快遞。

    村上悠往後看了一眼,種田梨紗似乎沒聽到,仍然專註的畫畫。

    正值春寒,她穿了白色立領襯衫,針織開衫,戴了一副紅色鏡框眼鏡,看起來成熟又帶有青春氣息。

    村上悠起身,拿了佐倉鈴音的印章,去取快遞。

    很大一個箱子,分量卻很輕,村上悠把它放在玄關的位置。

    回到客廳,坐墊已經被貓兒佔領,它正蜷縮在上面睡得正香。

    村上悠沒去和它搶,側卧在坐墊旁,手無意識揉捏著貓兒的脖子。

    貓兒露出享受的表情,睡得更香。

    「好了。」種田梨紗舒展著懶腰呻吟。

    「那就走吧。」村上悠起身。

    兩人收拾好東西,鎖好門,坐上佐倉鈴音嶄新的賓士車。

    系好安全帶,車平穩地駛出巷子,匯入車流。

    「真的可以嗎,重新走進配音室?」車到明治神宮棒球場時,種田梨紗略顯不安地問。

    「不清楚。」

    村上悠側過臉,想看她的表情,卻被安全帶勒出的風景吸引了注意力。

    他回過頭,目視前方的車輛,繼續說:「雖然不清楚,但春天是最適合從頭開始的季節。如果早晚要做一件事的話,從現在開始是最好不過。」

    「『一年之計在於春』?」

    「是這個道理。」

    「呼——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只能拼了。不過配的不好,你可不能罵我,也不能表現的沒有耐心。」

    「佐倉她們也在,恐怕是罵不過你們幾個。」

    種田梨紗笑起來,點點頭:「也是。」

    雖然大家現在在搶男人,水籟祈甚至和佐倉鈴音天天在群里互損,但某種意義上來說,關係反而變得更好。

    比如說今天,其他人照顧到她從病休以來第一次踏入配音室,特意讓村上悠陪她。

    如果村上悠真的罵人,不用說,其他人肯定站在她這邊。

    不過,村上的性格,肯定不會罵人的。

    種田梨紗這樣想著,看了村上悠一眼。

    『壞了,這傢伙開車的樣子也好帥!絕不能讓其他人發現!回去的時候得搶副駕駛才行!』

    《搖曳旅行》使用的是AORD一間中等大小的錄音棚。

    中野、佐倉、東山、凹醬、水籟、大西、赤崎正有說有笑地聊天、打鬧。

    這恐怕是氛圍最好的配音現場,對村上悠而言也是如此。

    有凹醬、大西、赤崎在,其他五個人會像在北海道一樣友好。

    另外村上悠本人的戲份不多,只是介紹景點的旁白,以及剩下的所有路人角色——台詞只有幾句,和她們沒有對戲的部分。

    有一天五個人是女主役,他是男主役,沒有其他人,才是最要命的片場。

    不過五個女主角的動畫非常少見,就算有,也幾乎是像島崎信長主役的《約會大作戰》,女主角輪流出場,湊在一起的時間很少。

    杞人憂天。

    村上悠想這些的時間,種田梨紗已經進了錄音室,正和佐倉鈴音手拉手說著什麼。

    他轉身走進調音室,看了一眼,沒找到明田川仁。

    「仁桑呢?」

    「去吸煙室了。」助理回答道。

    吸煙室里有四個人,在煙霧最濃郁的位置找到明田川仁的身影。

    「村上?你也吸煙了?」看到村上悠進來,明田川仁微微驚訝。

    「沒有,來找你。」

    明田川仁趕緊看了下手錶:「還沒開始呀?」

    「不是這個,是種田的事。」村上悠走過去,把種田梨紗的擔憂說了。

    「這樣啊。」明田川仁抖落煙灰,「你的意思是,希望對她的要求低一些?」

    「不用。她現在只有這一部動畫的配音工作,配的不好,有的是時間去慢慢修正。我的意思是,希望能把這當成她恢復配音感覺的治療過程,我們拿出醫生的耐心。」

    「哦,懂了,放心吧。」

    「給你添麻煩了。」

    明田川仁吸掉最後一口煙,把煙頭湮滅,擺擺手說:「臨時塞人、為了趕時間粗製濫造,製作委員會稀奇古怪的要求多了去了,你這算什麼?」

    「他們是他們,我這還是給你添麻煩。」

    「《搖曳旅行》這份工作不還是你推薦我的嗎?不用客氣。你非要過意不去,下次投資動畫,再請我做音響監督就行。」

    「一定。」

    時間差不多,明田川仁的煙也吸完,兩人走出吸煙室,迎面碰上中野愛衣。

    「仁桑,剛才想和你打招呼,在調音室沒找到你。」中野愛衣這樣說著,眼睛卻看向村上悠,在他有口袋的地方來回打量。

    「說了好多次了,叫我仁醬就好。」明田川仁笑著說。

    村上和中野,是他最喜歡用的聲優,哪怕不能作為主役,他也喜歡把兩人叫來給配角配音。

    三人關係非常好。

    中野愛衣笑了笑,轉身對村上悠說:「你吸煙了?」

    「怎麼會?」

    中野愛衣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抓住他兩條手臂,在他袖口聞了聞,又把袖子捲起,再次聞了聞。

    小巧的鼻子,專註的神情,不經意間的動作,非常自然地散發出溫柔的氣息。

    「我還會騙你嘛?」村上悠無奈道。

    「嘿嘿~~」一旁的明田川仁看著這一幕,發出取笑的笑聲。

    中野愛衣有點不好意思,飛快地整理好村上悠的袖子,鬆開握住他的手。

    「中野放心,我替村上擔保,這傢伙絕對沒吸煙!」明田川仁用曖昧地語氣說道。

    中野愛衣更害羞了,剛才下意思做出那樣的動作,實在不符合她沉穩的性格。

    她用埋怨責怪的眼神瞅了村上悠一眼,對明田川仁說:「那就好。對了,不吸煙的話,他在吸煙室做什麼?」

    「這個嘛......」明田川仁短暫猶豫,「聊配音。他是原作者,有些事需要溝通。」

    村上悠說:「主要是種田的事,她心裡很不安,我希望外部的壓力少一些。」

    「這樣啊。」中野愛衣點點頭,「你們來之前,我們也說到這件事。大家約定好不要說加油之類的話,就像從前一樣。」

    「這個提議不錯。」村上悠讚歎道。

    區別對待,在某種情況下非但不是溫柔,反而是一種傷害。

    三人往配音室的方向走,走廊上很冷清,前前後後只有他們三個人。

    中野愛衣笑起來:「是大西提出來的哦。」

    「有她說的嘛。」村上悠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就算種田梨紗嗓子讓人擔憂,聲優天賦也遠在大西紗織之上,她倒是同情起別人來了。

    「村上君,你會不會對大西太苛刻了?有時候誇獎比訓斥更容易讓人進步哦。」

    「我倒是想對她苛刻。」

    村上悠每次想著好好「特訓」大西紗織一番,最後卻都不了了之。

    「嗯?」中野愛衣一臉疑惑。

    在調音室門口,她和村上悠、明田川仁分開,繼續往前走,回配音室。

    剩下兩人回調音室。

    「村上,真有你的,你到底怎麼擺脫民法第四篇第二章約束的?」

    「民法第四篇第二章?」村上悠一愣。

    「婚姻制度啊!」

    「到底怎麼回事?」村上悠還是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嘖,剛才,」明田川仁下意識放低聲音,「你直接當著中野的面,說了種田梨紗的事吧?中野還沒有生氣。這不是擺脫婚姻制度的證明嗎?」

    「......她生氣的時候你沒看到而已。」

    「中野生氣?」明田川仁想象了一下{平時沉穩、不生氣、沒有喜怒哀樂起伏的}中野愛衣生氣的樣子。

    「場面很可怕吧?」他問。

    「反正我是沒辦法。」村上悠應道。

    明田川仁似乎能想象出那副場景一樣,贊同地點了點頭。

    配音工作算不上順利,主要是村上悠這位原作者耳朵靈敏,要求高,本身技術又好的原因。

    「東山,圖書館那段再來一遍。突出對佐倉的特別,不是要對其他人故作冷淡,而是當做陌生人一樣客氣。」「嗯嗯~」

    「佐倉,天然呆不是腹黑和故作可愛,你和東山有仇嗎?你平時的傲嬌樣子就可以。」「你才是傲嬌!」

    「凹醬,不要把這當成配音,就用你平時可愛的語氣說話就好了。」「遵命!凹醬收到!」「就這樣。」

    「中野,嗯......你沒什麼問題。」「嗯!」

    「水籟非常不錯,對佐倉和東山瞧不起又想接近的心情,細膩地表現出來了。」「我可是體驗派呢!」「......是嗎。」

    「種醬,不要受之後劇情的影響,第一話就盡情地把老師的形象往不靠譜方向演繹。」「好,我試試。」

    「赤崎,配得很好。」「謝謝~!」

    「大西。」「在!」「前面兩段都重配。」「誒——」

    配音結束后,製作組提供了高檔便當、飲料還有泡芙等甜點,所有人留下來一起吃。

    休息室的長桌上,眾人吃得很愉快。

    「小祈你到底什麼情況?剛才配音和我對戲的時候,居然叉著腰面對我說話?我的年齡比你大,是你的姐姐哦。」

    「體驗派,體驗派啦,大家都有這個習慣吧?鈴音你配音的時候還不是一臉傻乎乎的。」

    「哈?傻乎乎?你的漢堡排我拿走了!」

    「不行!真是的,你真討厭!」

    「哈哈哈,這是為了你更快入戲啊,不要辜負我......啊!我的牛肉!還給我!」

    比起兩人「不愉快」的氛圍,其他人顯得非常友好,互相交換食物享用。

    「村上君,」赤崎千夏說,「這牛肉吃起來味道很好,要花不少錢吧?」

    「嗯嗯~」水籟祈點頭,「這米還是鳥取縣的娟娘米呢!很貴的!」

    「還有好多甜品~~」悠沐碧說。

    「不用擔心,也不是一直請你們吃,只有十二次而已。」村上悠回答。

    「如果所有製作組,都能像前輩這樣大方就好了。」大西紗織把一塊A5級牛肉含進嘴裡,細細咀嚼。

    「我可不大方。」村上悠解釋,「只是請你們吃,所以才這麼好而已。」

    「偏愛啊?不錯呢。」種田梨紗望著村上悠的眼睛,想到村上悠投資《搖曳旅行》的原因,語氣軟乎乎的。

    「誒?但這偏愛的也太多了吧?一,二,三......八個人?」

    沒人接大西紗織的話,一時間只有筷子和便當盒碰撞的聲音。

    牆壁上鐘錶的指針聲清晰地傳過來。

    「悠哥哥肯定看到凹醬這麼努力,才故意買這麼好的便當!」悠沐碧叉著腰說。

    「嗯嗯,肯定是因為我們兩個後輩在的原因!」大西紗織把臉和凹醬靠在一起,「大家要好好謝謝我們哦!」

    「saori。」

    「嗯?」

    「你還記得嗎?新年我們兩個買的打折腰帶,你錢還沒給我。」

    「誒?不是送給我的嗎?」

    「吃完飯把錢給我。」

    「那,就當做你吃便當的謝禮吧。這可是我前輩買的哦。」

    「我和村上桑的關係比你好。」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怎麼可能?對吧,前輩?」

    村上悠沉默地吃著便當。

    「前輩?前輩!騙人吧——!」

    「大家都是哦,大西~」東山柰柰露出可愛的笑容。

    「誒——」

    吃完飯,其他人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大西,你留下來。」村上悠叮囑道。

    大西紗織得意地說:

    「看!前輩的一對一輔導,只有我這個直屬後輩能享受。前輩的所有演技、聲線,我想學什麼就學什麼。你們怎麼可能比我的關係好!」

    悠沐碧踮起腳,拍拍大西紗織頭:「加油,紗織姐!」

    「哦!凹醬你也是前輩的後輩,可以留下來一起學。我不會有意見的!」

    「凹醬可沒你笨。」佐倉鈴音摟住悠沐碧的肩,往休息室外走去。

    「笨?村上悠的後輩,怎麼可能會笨!」

    「別啰嗦了。」村上悠說,「跟我來。」

    「前輩,我們這是區別對待,是偏愛吧?」

    「是補課。」

    「補課?!」

    「你以為呢?」

    「前輩,你這樣我會很沒面子的......」

    「是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
    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