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3.聲優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23.聲優賞字體大小: A+
     

    吹過東京的南風,悄然間有了青草的芳香。

    每年這個時間,聲優私底下聊天的話題,都會圍繞著聲優賞展開。

    「社長,這是今年的獲獎名單。」西北恭敬地把文件遞給村上悠。

    「這是怎麼回事?」村上悠看著【主演男優賞】後面的名字。

    他不記得YM提交參賽名單里有自己。

    西北解釋:「社長得賞是實至名歸的事,沒有任何暗箱操作。不管是一般投票,還是評審委員會投票,您都以遠超第二的票數獲得第一。」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我會參與評獎?」

    「這......」西北愣住。

    眾人討論的時候,下意識默認把社長放進參賽名單里。

    再加上村上悠的實力一起絕塵,必定獲獎,在他們心裡,村上悠沒有理由不參賽。

    村上悠看他的表情,猜到了怎麼回事。

    別人小瞧他,他不在乎,反之,也不會去追求別人的認可。再加上參加聲優賞也不是工作,對他而言,完全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

    「社長,到時候我讓人替您去參加?」西北小心提議。

    「我們社還有其他獲獎的聲優嗎?有的話,和他本人說一聲,請他幫忙。」

    「有有,早見紗織桑獲得【助演女優賞】,她和您關係也很好,肯定願意幫忙。」

    「早見才獲得【助演女優賞】嗎?」村上悠垂下目光,看向【主演女聲優賞】一欄。

    【主演女優賞—水瀨祈】

    「......」村上悠思考一番,開口道:「算了,頒獎典禮還是我自己去。」

    「是。」西北應道,「社長,除了聲優賞外,您還獲得了廣播賞的最佳賞。」

    「廣播賞?」

    村上悠對廣播賞的印象,還停留和中野愛衣一起,因為《遊戲人生》廣播獲得最佳賞和最期待復活賞。

    「獲獎的是您個人廣播《那就是聲優村上》。」

    「這個啊。」村上悠點點頭。

    這是一個露臉的好機會,他準備讓悠沐碧去——妹妹也要學會幫助哥哥分擔煩惱啊。

    「另外您的後輩大西紗織,她雖然在聲優賞上沒有非常大的成果,但這次在廣播上獲得了最佳新人賞。」

    「不壞嘛。」村上悠感到高興。

    這至少證明大西紗織是有天賦的,雖然不在演技上。

    而且有個人熟人陪著悠沐碧,應該不會太緊張,他也會放心。

    「作為社長的後輩,自然不會差。如果沒有您的節目,她和佐倉桑的節目能拿下最佳賞也不一定。」

    得,得,兩個賞一個也缺席不了。

    村上悠嘆了口氣,說:「辛苦你了,我會準時參加的。」

    「不不,為社長服務是我的榮幸。」

    西北鞠了一躬,走出社長辦公室。

    當天下午。

    島崎信長:今晚必須請客,還是銀座那家數寄屋

    高橋李依:恭喜村上桑≧ω≦我也獲得新人賞了呢?('ω')?說不定明年也可以一鼓作氣,獲得主演女聲優賞!(???????)

    早見紗織:恭喜

    堂本海斗:你現在先把所有獎都拿了,以後只能原地踏步,眼睜睜看著我追上你!

    內田雄馬:祝賀你!什麼時候來我家玩啊?我和姐姐做飯給你吃

    釘宮未夕:不愧是我

    ……

    凡是有村上悠聯繫方式的人,幾乎都發來了消息。

    另外,水籟祈打來電話,商量一起去聲優賞的時間,過一會兒,佐倉鈴音問他穿什麼衣服去。

    她們沒問村上悠去不去,村上悠也沒說自己不想去——註定徒勞的事情,要學會放棄。

    聲優賞對服裝沒有明確的規定,一般都是男聲優穿西裝,女聲優穿和服。

    頒獎當天,村上悠從立櫃中取出襯衫和西裝外套穿上。

    中野愛衣還沒結束今天的工作,每人管著,他也就懶得系領帶了。

    「走吧。」佐倉鈴音招呼一聲。

    她今天要去錄製《想與佐倉做的大西》,嘉賓是主要聲優賞的獲得者。

    這檔節目明明很少邀請嘉賓,但811公司卻對村上悠死咬著不放,隔三差五來問行程有沒有空餘。

    在業界,一般新婚聲優會在別人廣播里擔任嘉賓——講一講結婚後的改變、對另一半的稱呼、誰做飯之類。

    每年的主演聲優賞也會有同樣的待遇,獲獎當天受邀擔任某個廣播的嘉賓,對觀眾聊一聊獲獎歷程。

    這次811出錢最多,再加上村上悠想著反正讓人蹭熱度,不如給YM事務所的聲優蹭,就答應下來。

    水籟祈就更不用說了,佐倉鈴音缺席的幾期,廣播標題一度改成《想與水籟做的大西》。

    兩人來到車庫,村上悠正準備坐上副駕駛時,佐倉鈴音把鑰匙扔給他。

    「今天你來開車。」

    於是村上悠坐上駕駛位,兩人開著佐倉鈴音新買的賓士車,出發去接水籟祈。

    「嗯哼哼,嗯哼哼~~」一路上佐倉鈴音都哼著歌。

    在【工學院大學】的十字路口等紅綠燈時,村上悠打發時間地問她:「什麼事這麼高興?」

    「廣播賞得獎啦~」佐倉鈴音心情愉悅地回答。

    「廣播賞的頒獎典禮還有半個月,不會高興的太早?」

    「這段時間反正要過,高興著過不是更好嗎?」

    村上悠點頭:「有道理。」

    短暫的交談到此為止。

    佐倉鈴音繼續哼歌,村上悠數著左手邊【京王酒店】的樓層,數到47層時,交通燈變成綠色。

    過了一個公交車站台,拐進一條僻靜的巷子,就是水籟祈家。

    「你去叫她。」村上悠說。

    「不,你去。」

    村上悠下車,按響門鈴。

    水籟祈獨自走出來,父母也許上班還沒回來。

    她今天穿了白底花卉圖案的和服正裝,系著水藍色寬腰帶,右手還拎著同色的小提包。

    她轉了一圈,露出模特一樣的自信笑容:「怎麼樣,好看嗎?」

    「好看。」

    「嗯——」她發出不滿的聲音,「太冷淡了,村上桑!」

    「總之先上車吧。」

    雖然敷衍,但水籟祈這一身的確好看。

    纖細的體態與這件和服十分搭配,弧形劉海使她看起更加可愛。

    水籟祈鎖好家門,跟著村上悠走到車邊。

    「怎麼開了鈴音的車?啊,照顧到我今天穿了和服!村上桑太貼......」

    她話沒說完,看到佐倉鈴音在車裡對她招手。

    「你這個狐狸精怎麼可以坐在副駕駛!下來啊——」

    「略略略!」佐倉小姐的眸子都在笑。

    「今天我可是女主角哦,鈴音,副駕駛應該讓給我吧?」

    「女主角就應該坐後面,村上是司機,我是你助理,自然是坐副駕駛啦。你不要不知足。」

    「偷腥貓——!」

    在去頒獎現場的路上,水籟祈完全沒有女主角的風度,穿和服的賢淑氣質也棄之不顧,把小腦袋從中間探出來。

    佐倉鈴音很惱火,把手按在水籟祈腦門上,想把她推回座位上。

    「你坐好好不好!萬一遇到事故,你這個位置死亡率最高!」

    主要原因是,水籟祈擋住了她看村上悠的視線!

    村上悠開車的姿勢,沒有電影里耍帥鏡頭那麼誇張。很簡單的一隻手握方向盤,另外一隻手因為沒有手動擋,無所事事地放在那裡。

    但就這樣也充滿魅力,讓她欲罷不能,完全可以一邊吃飯一邊看。

    於此相比,外面的風景完全不值一提。

    「我喜歡看前面的風景。」水籟祈一本正經地說。

    「回去!」

    「不要!」

    「回去!」

    「......」

    村上悠默默加快車速。

    車到頒獎現場時是四點五十分,距開始還有四十分鐘。

    村上悠把車停在車庫,準備走去三樓會場。

    「鈴音,你幫我看看劉海,都被你弄亂了。」

    「誰讓你不坐好!獲獎感言想好了沒有?」

    「都背下來來了,放心吧。哎呀,這個和服勒死我了,好悶哦。」

    「忍著!我想被勒還沒有呢!」

    「略略略~~」

    「你是故意的吧?啊?」

    「是哦。」

    村上悠停下來,站在原地,回頭看向她們兩個:

    水籟祈把臉湊到佐倉鈴音跟前,而佐倉鈴音細緻地一根一根梳理水籟祈的劉海。

    好像姐姐正在給妹妹梳妝打扮一樣。

    也許是因為來得比較早的原因,他們在停車場沒有見到其他聲優。

    到了會場,在會務台寫下名字,三人坐在前排的位置。

    不一會兒人越來越多的時候,佐倉鈴音移去後排座位,把前排讓給得獎的人。

    坐在水籟祈旁邊的是一位叫上坂堇的女聲優,村上悠不熟,簡單地打了招呼。

    村上悠正百無聊賴之際,《地錯》劇組裡的一位常駐男聲優來了。

    「唷,村上。」

    「晚上好。」

    細谷佳正一屁股坐在他邊上,「恭喜你啊。」

    「謝謝,也恭喜你。」

    「哪裡哪裡,只是助演賞而已。」細谷佳正笑著說。

    他們正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一抹紫色的身影略過兩人的視線。

    兩人不約而同地看過去。

    早見紗織穿淺紫色配飾花紋和服,纏白色刺繡腰帶,頭髮攏起,用白色的髮飾固定。

    村上悠的目力好,還能看到她胸部繪有島國國花——菊花,膝蓋以下地部位有怒放的柑橘花。

    整個人端莊高雅,落落大方,和偶爾穿和服的人區別很明顯。

    「早見桑相當有氣質啊,雖然很多人都適合穿和服,但這麼合適的很少見呢。」細谷佳正感嘆著說。

    「我也這樣看。」村上悠表示贊同。

    「嗯?」明明在和上坂堇細語的水籟祈,側過臉來看著兩人。

    「當然,【赫斯緹雅】是最好看的!」細谷佳正用哄小孩子的誇張語氣說道。

    「我也這樣看。」村上悠同樣應道。

    水籟祈滿意地點點頭,轉頭跟好奇看著這邊的上坂堇繼續聊天。

    「活得很辛苦啊,村上。」細谷佳正認真打量舞台,好像上面已經有人在表演似的,嘴裡輕聲低語。

    「湊合吧。」村上悠同樣目不斜視,輕聲嘆道。

    頒獎典禮如約在五點半開始。

    贊助商、頒獎嘉賓、工作人員,明明獲獎的只有二十人左右,現場卻有兩百多人。

    首先是主持人宣布開始,隨後主辦方聲音製作者聯盟、小學館等等主辦方代表上台致辭。

    主辦方致辭後進入頒獎典禮,從最輕的獎項開始。

    上台領獎的男聲優,年輕一點的穿西裝,上年紀的穿燕尾服;

    女聲優穿晚禮服、和服的都有。

    輪到新人賞時,水籟祈身邊的上坂堇上了舞台,還有穿了一身黃色和服的高橋李依,另外還有幾個人。

    同獲這獎的六人並列站一起,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是【助演賞】,男女各兩名,細谷佳正、早見沙織就是其中之二。

    最後就是【主演賞】。

    主持人:「2016年,第十屆主演女聲優賞的獲得者是——水籟祈桑,恭喜。」

    水籟祈走上舞台,恭恭敬敬地接過頒獎嘉賓手上的獎盃。

    村上悠注視著{正在致謝辭、年僅二十歲就獲得【主演賞】、因為緊張而臉色有些發青的}水籟祈,不由想起大西紗織。

    也不知道她看頒獎直播時,心裡有沒有感到羞愧。

    水籟祈致完謝辭,乖巧地站在舞台一角。

    主持人:「2016年,第十屆主演男聲優賞的獲得者是——村上悠桑,恭喜!」

    掌聲從未有過的熱烈,就好像剛才的掌聲是會議室傳來,而現在是從舞台劇院。

    沐浴著這樣熱烈、活潑的掌聲,村上悠走上舞台。

    給他頒獎的是一個穿黑色和服的老婆婆,一臉慈祥地把獎盃遞到他手上。

    「大家晚上好,我是村上悠。

    很高興能獲得這個獎。原以為擔任社長,工作慢慢減少,以後再也沒有站在這個舞台上的機會,感謝大家的支持。

    今後,我也將繼續全力全開,努力貢獻自己的演技。謝謝。」

    致辭完,作為【主演賞】獲得者,他和水籟祈合影。

    水籟祈小腦袋往他這邊一偏,幾乎快要靠上去的距離,笑眯眯地對著鏡頭,不,是對著台下的佐倉鈴音。

    村上悠看著咬牙切齒的佐倉鈴音,默默地抬高視線。

    最後是集體合影,這次水籟祈沒有耍小聰明——她坐在村上悠旁邊,和服鋪展在地上,臉上擺出和丈夫拍結婚照時的肅穆表情。

    總之,佐倉鈴音看這兩張照片都很不愉快。

    結束之後,在二樓有簡單的晚餐會,村上悠應付著老一輩的親切問候,回答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

    水籟祈那邊就很輕鬆,把早見紗織當柱子,和佐倉鈴音繞圈圈。

    七點鐘,三人告辭離開,準備《想與佐倉做的大西》今晚的直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