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9.來不及......(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9.來不及......(四)字體大小: A+
     

    國會議員聽幾句,就為之驚嘆,認定是拉選票——蠱惑人心——的天才。

    這種程度不過是村上悠稍微使勁的水準。

    現在中野愛衣她們聽到的,是村上悠認真溫柔說話的程度,她們沒有跟著呻吟出聲,已經是顧慮到直播形象。

    但村上悠說第二句的時候,她們還是說著「耳朵好癢啊!不行了!」把耳機摘下。

    村上悠對鏡頭半鞠躬半點頭的致謝,走回沙發。

    另外兩人還夾著腿,擔憂嗓音會因為激動變得嘶啞,沒有開口說話。

    只有中野愛衣側過臉,看著他說:「村上君,這不是倫理君啊。」

    「這是結婚之後的安藝倫也。」村上悠說。

    「那前輩,剛才的話是對誰說的呢?不,應該問:你想和誰結婚呢?英梨梨?惠?還是詩羽學姐?」

    安野希世乃敬佩般地把手搭在大西紗織肩上,另外一隻手捂住嘴,笑得圓臉像一隻紅氣球。

    「村上君選出真正的女主角?」中野愛衣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凌亂的裙擺。

    村上悠右手握拳放在嘴上,沉思著開口:「誰是女主角是丸戶說了算,就我個人而言,最喜歡詩羽。」

    「失落——」

    安野和大西兩人低著頭,對戳食指。

    中野愛衣凝視村上悠,露出安靜的笑。

    村上悠擺擺手:「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我和丸戶喝酒的時候,他告訴我真正的女主角是......」

    話沒說完,被其他人打斷了。

    「等等!」

    「不能劇透啊!村上桑!」

    【可惡,就差一點!】

    【不過可以肯定女主角不是詩羽學姐!為什麼啊!】

    【英梨梨也不可能,看她的長相就不像女主角,那只有惠了!我惠果然天下第一!】

    三人看著這樣的彈幕,用責怪的目光看向村上悠。

    「你看,都是前輩的錯!」

    「這下子大家的期待都變少了!」

    村上悠無所謂地說:「那下次見到丸戶,讓他改一下結局吧。反正他心裡肯定還沒想到結局那一步。輕家也好,腳本師也好,漫畫家也好,通通是這樣的貨色。」

    他語氣平淡,換了其他聲優這樣說,恐怕今晚就要在被推上風尖浪口。

    但他輕家還有漫畫家的身份,現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人們只會把這當做自我調侃和玩笑。

    不過村上悠確實是在開玩笑。

    先不說他不會去干涉別人的創作,《路人女主》也罷,《春物》也罷,誰和誰最後會在一起,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

    那些對糰子抱有不切實際幻想的讀者,其實也應該清楚。

    也有可能讀的不夠認真。

    村上悠也很煩渡航一頁三四個老年梗的行為。

    第二個環節是回顧第一季經典場景,推銷的產品是動畫BD和DVD。

    第一個自然是送報紙的【安藝倫也】與【加藤惠】,兩人在偵探坡,因為一頂被風颳起的貝雷帽而相遇的場景。

    「真的是非常漂亮的畫面呢!」

    「嗯!而且好懷念啊,我記得第一次配音的時候,村上桑是坐著配的!」

    「啊,想起來了,那天前輩的腳好像受傷了!」

    中野愛衣笑著看了村上悠一眼,記起自己被騙的經歷。

    正在村上悠想著怎麼收拾大西紗織時,大西紗織再次開口說道:「不過貝雷帽的話,我記得很多女聲優都有戴呢。愛衣桑是不是也有一頂白色的?」

    中野愛衣點點頭,「嗯~,是村上君去四國參加其他動畫的活動,給我帶的禮物。」

    「是有這回事。」村上悠點頭承認。

    大西是個天然呆,讀不懂空氣的笨蛋,沒有必要和她計較。

    「當然,」中野愛衣再次把目光放在村上悠身上,「櫻花庄的其他租客也有。」

    「誒?!前輩,我也要!給我,還有inori也買吧!我想要白色的!inori應該喜歡水藍色!」

    「有空再說吧。」

    就算是天然呆加笨蛋,言傳身教這麼久,依然沒有任何進步,看來是時候考慮「棍棒出孝徒」、「嚴師出高徒」的教育方式。

    大西紗織和村上悠相處久了,也能從他沒有變化的余光中,捕捉到意思不友善。

    但她仍然好像不服輸地小聲嘀咕:「記得哦,可別忘了。」

    兩人說話間,顯示屏跳到第二個場景。

    夕陽西下,放學路上的咖啡廳,安藝倫也、加藤惠、霞之丘詩羽、英梨梨。

    「啊,這裡好過分哦。」安野希世乃不知不覺用上加藤惠的聲線,「安藝君和惠說話的時候,總是看向其他地方。這裡這裡,看後面的服務員去了!」

    「真的誒!」大西紗織還是第一次關注到這點。

    中野愛衣露出回憶的神情:「我記得去年7個動畫一起舉辦活動的時候,村上君說【加藤惠】存在感低,所以會去注意她身後的電線杆。」

    「對對對,我也想起來了!inori還給自己的專輯宣傳來著!」

    「說起專輯,」村上悠看向鏡頭,「東京灣唱片公司的第一張單曲——《一起活下去,還來得及嗎》正在絕贊發售中。」

    「前輩!」

    「村上桑!這裡是《路人女主》的新年活動啊!」

    畫面來到霞之丘詩羽一腳踩在安藝倫也腳上。

    「啊,到這裡了,配音的時候很有趣呢。」中野愛衣想起配音室里,為了配合角色而變得吵鬧的村上悠,臉上不由露出笑容。

    「動畫里安藝君很害怕詩羽學姐,村上君有害怕什麼樣的女性嗎?」安野希世乃問。

    「害怕不至於,只能說應付不來。」

    有兩個人十分好奇,但還是沒有問具體應付不來誰。

    中野愛衣問:「詩羽這樣性格的女孩子,村上君你感覺怎麼樣?」

    「中野桑,作為飾演者,你是怎麼看霞之丘詩羽?」村上悠反問道。

    「嗯......」中野愛衣垂下視線,思索一番,「看起來是一個文靜少女,其實有點毒舌,還會說一些,包括做一些大膽的事,但關鍵時刻又會退縮。」

    「和我想得差不多。明明本質上是一個文靜少女,哪怕關鍵時刻不頂用,但能為喜歡的人做到這種程度,男人很難不喜歡上這種女性。」

    「說的也是。」中野愛衣點了點頭。

    畫面里詩羽與英梨梨在桌底用腳互踹。

    「這是大西與中野桑的搶男人大戰!」安野希世乃說著,用不嫌事大的眼神看向大西紗織和中野愛衣。

    「不可能不可能。」大西紗織連連擺手,「我還有可能做這種事,天使一樣的愛衣桑絕對不可能的!」

    「搶男人?」安野希世乃誘導式提問。

    「誒?我是說在桌底下互相踹人。搶男人這種事,怎麼可能啊!」

    「有時候也會。」村上悠說。

    「誒?」

    「嗯?」

    大西紗織和安野希世乃看向村上悠。

    中野愛衣的笑容有點生氣,有點尷尬,還有一點因為說她的人是村上悠,所以無可奈何的意思。

    「也許是我在動畫里,經常和其他女聲優一起搶村上君吧,長期影響,才會給村上君這樣的印象。」

    「前輩,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喲。」

    「村上桑也會被影響嗎?」

    聽到兩人調侃,村上悠點點頭:「就當這樣吧。」

    「你什麼意思呀?有話直說好了,我又不會像霞之丘一樣踩你的腳。」中野愛衣笑著說。

    村上悠指著屏幕:「下一個場景了。」

    【哈哈哈】

    【村上應付不來的不會就是愛衣吧】

    【我想知道唯一神說的搶男人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我好奇和誰搶】

    【肯定是佐倉啊】

    【我村上祈不服】

    【你們怎麼不好奇她們搶哪個男人?】

    環節一個接一個過去,直播在九點半結束。

    村上悠來到外面,帶有寒意的陣風吹過街道,不遠處東京塔清晰地浮現在他們眼前。

    「回去吧。」他嘆息著說。

    「嗯。」中野愛衣輕聲應道。

    兩人騎上摩托車,帶著新年開工第一天的疲憊回到櫻花庄。

    正月不想上班的情緒,隨著上班次數的增多開始減少。差不多習慣上班,已經是一周以後。

    這一個星期里,【播音演技研究所】開始招人,實行短期大學一樣的兩年制。

    入學的學生,每年有兩次面試機會,第一次是春招,第二次秋招。

    第一次春招,新人入學時間短,不可能通過。

    但主要的目的是讓新人知道面試的流程,讓他們接下來三次面試儘可能的不緊張。

    這也寫在招人宣傳單里。

    另外,早見紗織發布了幾首新單曲,很快佔據公信榜前幾名。

    如今她以歌手的身份,在全世界都有了一定的名氣。

    出名度有了,公司不能保持自媒體一樣的運作方式。財務也好,版權也好,村上悠和早見紗織一個不想去做,一個不會做,兩人也都沒時間。

    因為早見紗織不想參加商演、節目,需要處理的事情不多,村上悠乾脆讓事務所的人兼任,給他們發兩份工資。

    一月十一日,小雨,村上悠在事務所辦公室主持例會。

    「關於YM事務所的事情就到這裡,下面是唱片公司的事務。」

    西北說完,下面的人蠢蠢欲動,都是一副急於發言的樣子。

    【東京灣】草創,百廢待興,在座的人多少對唱片公司有所了解,自然想趁這個時機多提建議。

    事務所被西北和石田彰刮分,將來能去【東京灣】擔任部長、董事,甚至社長,年薪不用說,地位也會提高。

    「村上社長,我們擁有很多非常好的歌曲,我認為我們應該儘快簽約新的歌手。」

    「我也贊成。主要原因是現在唯一的歌手早見桑,不接商演、不接廣告、不願意舉辦歌迷握手會。

    根據我收集的信息,AKB48就因為在專輯里附贈握手券,銷量長年霸佔新曲銷售榜的榜單。

    只要一張破百萬,就能給公司帶來十幾億的收入。

    從這一點出發,為了公司利益,我認為選擇長相出眾的女性更合適。」

    「不錯。而且我們可以直接從聲優界挖掘歌手。有早見桑出名在前,再加上社長在聲優界的名氣,應該會有很多人加入。」

    「其實也不是非要在聲優界招歌手。以社長的名氣,面向整個社會招人,也能讓很多女孩加入。

    到時候組成女團,採取養蠱的方式,只有單曲一星期內賣出五萬張的,才幫助她們出道。」

    你一言,他一語,每個人都幹勁滿滿。

    早就收集好的資料互相傳閱。

    村上悠看了下,裡面其他唱片公司的運營模式等資料相當齊全。

    在確保村上悠能不斷拿出好歌的前提下,按照他們的說法的確更適合唱片公司的未來。

    村上悠點點頭:「各位做的不錯。」

    下面的人露出微笑,西北說道:「社長一聲令下,我們立馬開始著手相關事宜。」

    石田彰看著坐在上方的村上悠。

    就像當初自己領著他進入聲優界,在事務所半封殺的情況下,用了不到一個冬天,成為YM新的搖錢樹,各大資本的寵兒。

    現在對方成為社長,不過兩個月,養成所、唱片公司,無不紅紅火火,前景非凡。

    再看看自己,奮鬥二十多年,勉強成了專務董事,比起同期進入社會的人,算是佼佼者,但和對方一比,讓人不禁反思:到底是臉的問題,還是才能的差距。

    「石田桑怎麼看?」

    聽到村上悠的聲音,石田彰回過神。

    兩人關係不像聲優們傳的那樣惡劣,村上悠對他雖然不尊重——以前也不尊重,但還是像朋友一樣來往。

    真要說的話,變得更多的反而是自己——擔心被排擠,地位有了上下之分......

    「我尊重社長的意見。」

    「那好,投票吧。」村上悠放下手裡的資料,「贊成擴張的舉手。」

    下面除了西北外,所有人都舉起手贊成公司擴大規模。

    「咳咳。」西北突然咳嗽兩聲。

    有幾個人看向他,然後默默放下了手,其餘人面面相覷,但也跟著放下手。

    會議室陷入安靜中,牆壁上鐘錶的滴答聲從未有過的響亮。

    村上悠環顧一圈:「全部反對?」

    「社長,我認為公司才剛起步,您還背著債務,早見桑也才出了幾首歌,能否繼續紅下去還待驗證,還是保守一些,以不虧為基本。」

    村上悠點點頭:「那就這樣吧。」

    會議結束后的下午,早見紗織來到社長辦公室。

    「村上君。」

    「有什麼事嗎?」村上悠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放回手裡【播音演技養成所】任教的申請名單。

    裡面有逐漸接不到工作的老人,也有工作剛起步的新人。

    「聽說你拒絕招新人?」早見紗織穿著V領的針織衫,下身是長到腳裸的裙子。

    「有嗎?」

    「前幾天我不是和你說了嘛,我唱歌只是興趣,你不用在乎借款時的約定。」

    早見紗織嘆了口氣。

    「你這個男人在這些不該堅持的地方,意外的堅持。」

    村上悠抬起頭,「我從來沒有反對簽約新人,但其他公司成員認為穩步前進,我雖然是社長,也不能一意孤行吧?」

    「我可是聽說了,」早見紗織看破一切的笑了下,「是西北桑投的反對票吧?」

    「沒錯。西北還是很有威信力,大家都很尊重他的意見。」

    「你沒有提前告訴他你的意見?」

    「怎麼會?」

    早見紗織看村上悠表情不像作偽,手撐下巴思考起來。

    「那就是西北桑很會察言觀色了,直白一些,就是很會揣摩上司的想法,是個十足的馬屁精。」

    「......隨你怎麼想。」村上悠看著早見紗織,無奈地嘆道。

    這段時間不少唱片公司想要挖她,找到村上悠,村上悠告訴對方,說服早見本人就可以。

    早見紗織全部以「唱歌只是興趣,不在乎宣傳力度、平台大小」為理由打發了。

    村上悠能為她做的事不錯。

    設置金獎,花幾百萬日元買歌,稍作修改,交給她,發布當天在推特上告知一聲,在節目里偶爾提上一提。

    就這樣。

    早見紗織對他這樣的行為沒有任何不滿,從不提自己的兩億怎麼就換來這樣的服務。

    唯一不變的,就是她仍然在堅持學編曲。想要消滅買歌這項,除了發工資以外,最大的開銷,給公司省錢。

    其實是想爭一口氣,早見小姐的勝負心,不比雪之下小姐來得低啊。

    不過唱歌上面的事怎麼都好,村上悠只想趕緊結束《春物》第二季,然後不要再有第三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