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8.2016年的第一個工作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8.2016年的第一個工作日字體大小: A+
     

    「坐電車去,還是騎摩托車?」

    「騎摩托風大,會很冷吧,還是坐電車吧。」

    「好。」村上悠點點頭。

    他和中野愛衣拿著從北海道買回來的禮物,出發去中野家。

    過年期間的電車稍顯擁擠,不時有粉絲上前和村上悠祝福新年快樂。

    搖晃半小時,兩人抵達中野區本町3-25-11,中野家就在這裡。

    兩層的獨棟,唯一的狹窄車庫裡,停著那輛二手白色Kcar。

    「媽,我回來啦。」

    「打擾了。」

    「村上君?你來啦,快進來!這裡有過年新買的拖鞋!」

    「中野阿姨新年快樂,今年請多關照。」

    「村上君也新年快樂!」

    「媽,我呢?」

    「你怎麼了?舊拖鞋在最下面,自己拿。」

    「......好吧。」

    兩人換好鞋,來到客廳。夏季,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中年女人坐在沙發上。

    看到他們進來,夏季立馬站起來。

    「愛衣姐,村上桑,新年快樂!我來給你們拜年了!」

    「夏季新年快樂!」

    村上悠點了點頭,問了一句「還好嗎」,然後拿出準備好的壓歲錢。

    「這......」夏季看向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抱怨道:「村上君,你準備壓歲錢的時候,怎麼不和我說一聲呢!夏季,抱歉,我沒有給過壓歲錢,忘記了,待會給你補上。」

    「不不不,不用了。謝謝表姐。」夏季連忙擺手。

    「收下吧。」村上悠一直舉著印有風箏的白色紅包呢——島國認為凡是帶色彩的都是不潔凈的。

    中野愛衣笑著點了點頭后,夏季才鞠了幾次躬把壓歲錢收下。

    這時,大概是夏季母親的中年女人說:「這位是愛衣的男朋友嗎?」

    「大姨,不是的,我和村上君只是關係很好的朋友。」中野愛衣解釋。

    「那也快了呀。」夏季母親笑著對中野媽媽說。

    中野媽媽也笑了起來,眉目間很像中野愛衣,只是眼角已經有淡淡的魚尾紋。

    寒暄結束后,五人坐下來,聊起過去一年的生活、夏季的學習情況、北海道旅行。

    夏季母親的口音奇特,較柔和,或許是京都方言。

    到了下午三點,她們告辭離開。村上悠被留下來吃晚飯。

    飯桌上,中野愛衣問他:「你給了多少壓歲錢?」

    「十萬。」

    「這麼多!」中野媽媽驚呼一聲。

    村上悠解釋:「女高中生需要用錢的地方多,再說夏季是應試生,有些參考書很貴。」

    「我從小到大收到最多的一次壓歲錢只有一千円。」中野愛衣裝出可憐的樣子。

    「你要的話,我可以給你。」

    「別想占我便宜!」

    「哈哈哈。」三人一起笑起來。

    壓歲錢是神靈、長輩的賜物,就連上司家的孩子都不能給,會被看成侮辱與嘲弄。

    吃完飯後,村上悠獨自離開,中野愛衣在年假結束前,都會留在家裡陪自己母親。

    回到櫻花庄,客廳空無一人,大家都回了自己家——悠沐碧去了佐倉鈴音家。

    一月三日,年假的最後一天,村上悠獨自度過。

    上午八點起床,看紅白歌會的錄像到十一點——中途又睡著了一次;

    中午徹底清醒,出門吃了印度咖喱;

    下午去書店買書,然後坐在代代木公園長椅上,邊看書邊曬太陽到下午三點。

    晚上其他人陸續回來,吃完晚飯,她們看紅白歌會,村上悠看白天買的《我是蜘蛛,怎麼了?》

    一月四日,正好是周一,是一個非常適合一年開始的日子。

    上午照例要舉行新年例會。

    如果社長是一個愛熱鬧的人,也有可能會舉辦酒會。

    輪到村上悠做了社長,YM事務所在會議室全體乾杯,閑聊幾句,就正式開始工作。

    【播音演技研究所】那邊由中澤正行負責,【東京灣唱片公司】......這個不提也罷。

    但儘管是一家新年例會都不用舉辦的公司,在唯一歌手早見紗織發售的第一首單曲,在整個過年期間牢牢佔據公信榜第一名的情況下,知名度還算可以。

    下午森川智之打來電話,說有一個聲優事務所社長們的新年會。

    村上悠要參加《路人女主》在nico上的新年直播宣傳,拒絕了。

    《路人女主》的廣播一直由安野希世乃和大西紗織主持,中野愛衣偶爾去客串嘉賓,村上悠沒有出現過。

    今晚兩人也是以嘉賓的形勢出場。

    直播間放了兩張沙發,成直角擺放,直角里放了一張玻璃矮桌。

    另外還放了《路人女主》的周邊,手辦、CD、毛巾等等。

    「大家新年好!」

    過了一年反而瘦了的安野希世乃,一天沒見剪了短髮的大西紗織,兩人對著觀眾恭賀新年。

    【新年好】

    【悠悠呢???】

    【村上和愛衣怎麼不在?不是說嘉賓是他們的嗎?】

    【沒看兩張沙發嗎?肯定待會出場啊】

    「大西,你怎麼剪短髮了?」

    「這個啊,」大西紗織不是很習慣地撫摸著自己的短髮,「昨天和inori去美容店,被她蠱惑了。說現在女聲優流行短髮,所以我就剪了。怎麼樣呢?」

    「嗯......」安野希世乃一言難盡,「很好看。」

    「太敷衍了你!」

    「沒有沒有,哈哈哈!」

    安野希世乃趕緊轉移話題:「好了,接下來要請出我們今天的嘉賓——村上桑、中野桑!大家歡迎!」

    大西紗織配合著發出歡呼聲。

    鏡頭向右微微移動,穿淺黃近白裙子的中野愛衣,一身黑色襯衫的村上悠,出現在直播間里。

    【悠悠!!!】

    【2016年的悠悠更帥了!!!】

    【一黑一白!般配!】

    【般配】

    【般配】

    村上悠站在原地沒動,中野愛衣看了他一眼,率先邁著小步子走向座位。

    村上悠跟在她後面。

    兩人沒有第一時間坐下去,站在位置上,對著鏡頭自我介紹。

    中野愛衣用剛過完年,沒有力氣上班地懶惰語氣說道:

    「大家好,我是中野愛衣,請多關照。」

    「怎麼了,詩羽學姐?!這不像你啊!」

    中野愛衣笑道:「新年第一天就忙到這麼晚,沒什麼幹勁了。今天的直播就拜託你們了。」

    鏡頭給到村上悠。

    「村上悠。」快要睡著似的點了點頭,結束。

    「完了!來了一個更沒幹勁的!」

    「前輩!振作起來啊!」

    笑鬧過後,中野愛衣提著裙擺坐下,村上悠也在觀眾看來最右邊的位置就坐。

    大西紗織率先開口:「前輩,愛衣桑,你們感覺我的短髮怎麼樣?」

    兩人端詳她的短髮——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筆直的垂落,很土。

    「很適合你,不錯。」村上悠新年第一個謊言,送給大西紗織。

    「太好啦!」大西紗織露出笑臉,「愛衣桑呢?」

    中野愛衣隱晦地瞥了眼村上悠:「嗯~,很好看哦!」

    「難道是我的眼光出問題了?」安野希世乃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有問題。

    在她心裡,她們四個人中,中野愛衣和村上悠是時尚的代表。

    中野愛衣是不是時尚的代表暫且不去考究,村上悠的衣服全是平價商場隨便買的,時尚的原因只是他本人穿什麼都好看。

    「略略略~~」大西紗織得意地嘲諷。

    「好了好了,我們喝敬神酒吧!節目特意準備了屠蘇酒哦!」安野希世乃再次轉移話題。

    她站起來,接過鏡頭外的工作人員手上的酒壺和酒碟。

    把酒碟一一發給三人,然後又給他們斟酒,最後給自己倒了大半碟。

    中野愛衣聞了聞:「沒喝過的味道啊。」

    「大家一起端起酒杯......乾杯!」

    「乾杯!」

    【乾杯!】

    【怎麼辦,總感覺右邊坐了一對新婚夫婦】

    【不是嗎?】

    【是的呀!】

    【你們大天使黨的夠了!一個個去看看眼科吧!】

    【我推薦惠比壽的森脅眼科,預約電話364502615】

    喝完酒,酒壺和酒杯放在玻璃矮桌上,安野希世乃按照主持人台本上說的:「三位過年的時候,都做了什麼呀?」

    大西紗織高興地把手一合:「去北海道滑雪了!還看了冰燈節、欣賞夜景,吃了好多好吃的!」

    「嗯。凹醬中了北海道三日游的年獎,所以大家就一起去了。」中野愛衣笑著說。

    「我們幾個是自己出的錢,好可憐,明明年獎也是前輩的錢,為什麼就不一起請我們呢?」

    「那是事務所的錢。」村上悠糾正大西紗織的錯誤認知。

    「對了,你們三位,還有其他幾位聲優一起去的!」安野希世乃說,「村上桑過年的時候,還用圖特發了你們的合照呢!」

    「有嗎?」村上悠一愣。

    「沒有嗎?」安野希世乃也疑惑了。

    大西紗織發出偷笑聲。

    中野愛衣微微湊近,笑著解釋:「就是看書的時候,鈴音不是拿你的手機了嗎?」

    「沒注意。」如果注意到的話,村上悠不可能不記得。

    「誒,這麼說的話,前輩你是不是連島崎桑得了{誰最可愛}的第一名都不知道啊?」

    「誰最可愛?」村上悠重複一遍,「信長是很帥氣,但和可愛有什麼關係?」

    「是這樣的,當時我們八個人準備......對了!」大西紗織像是想起什麼,「前輩!你感覺我們八個人誰最可愛?必須說實話哦!」

    【哈哈哈】

    【我敢保證:如果大西不是村上帶出來的,她可能今天晚上就要被YM封殺!】

    【就算是,恐怕也危險了!哈哈哈!】

    【太刺激了吧!】

    「信長吧。信長最可愛。」村上悠沒什麼好說的。

    「哈哈哈!」安野和大西兩個人忍不住爆笑起來。

    中野愛衣也掩嘴笑出聲,動作溫柔優雅,帶著大和撫子的味道。

    笑完,安野希世乃喘著氣問:「除了旅遊,還做了什麼嗎?」

    「和inori去了美容院,在過年打折的商品店裡逛了好久!」

    「和媽媽,還有媽媽的朋友,一起開車去了箱根。」

    為了防止村上悠當做沒聽到,安野希世乃特意指名道姓再次詢問:「村上桑過年的時候,還做了什麼啊?」

    「坐在代代木公園的長椅上,曬了三個小時太陽。」

    「誒?就坐在那裡嗎?」放假等於好好玩鬧的大西紗織,用不敢置信的語氣問道。

    「前兩個小時看書,后一個小時人類觀察。」說完,村上悠補充一句:「代代木公園今年的薔薇花,應該會開得很好。」

    「......這突然的寂寞感是怎麼回事?」安野希世乃摩擦自己的肩膀,似乎感到一陣寒意。

    【村上這麼孤獨,中野為什麼不邀請他一起去旅遊啊】

    【夫妻一直待在一起也會膩的】

    【哈哈哈哈,剛才那條彈幕夠了!】

    【不止是眼科,神經科也請務必去看一下】

    【文京神經科診療所、還有表參道神經科都不錯,宮田醫院的也還行,預約電話+81-3-34072600......】

    【我很好奇樓上是做什麼工作的】

    閑聊結束,四人正式進入今天的直播內容,本質推銷產品。

    第一個環節是人頭麥,推銷產品是女角色的陪睡CD——畫面是姿勢微妙的女角色,音頻是女角色的糟糕台詞。

    「大家,有耳機的請把耳機戴上,和村上桑一起聽我們的聲音吧!」三人圍著人頭麥。

    村上悠仍坐在沙發上,戴上工作人員遞來的耳機。

    人頭麥類似AMSR,聲優在人頭麥耳朵邊說的話,其他人通過耳機感受到的效果,好像聲優真的在自己耳邊說話一樣。

    《我不受歡迎,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里的女主角,就有聽男聲優與男聲優之間的陪睡mp3的習慣。

    節目組準備的台詞很糟糕,三個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互相謙讓一番,大西紗織第一個上前。

    「呀——等會兒,你的氣息怎麼突然亂了!」

    「真是的!不要有奇怪的反應啊!」

    「哈......嗯......誒?怎麼......呼吸又亂了......」

    【啊啊啊啊】

    【我,我不行了,啊——不要對著我耳朵吹氣啊!】

    【預定了,英梨梨的CD!!!】

    「前輩——!!!」

    大西紗織突然一聲怒吼,幾乎快把所有戴著耳機的人的耳膜震聾。

    「給點反應啊——!!!」

    「不錯啊。」村上悠語氣平淡。

    敷衍的稱讚讓大西紗織反而受到更大的打擊,放在動畫里變成石膏像的程度。

    接下來的安野希世乃、中野愛衣,村上悠都沒有太大的反應。

    「前輩!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不可以。」

    村上悠走向人頭麥——他沒出陪睡CD,但節目組安排每個人上去表演一番,台詞同樣糟糕。

    三位女聲優用不打亂髮型的姿勢戴上耳機。

    一邊戴,大西紗織一邊自顧自說出問題:「你到底喜歡女性還是男性啊?我們三個這樣說你都沒反應!」

    「可能是在錄音棚聽多了吧。」中野愛衣解釋。

    村上悠已經站好位置。

    他對著人頭麥右耳,柔聲說:「睡了嗎?今天的份,還沒給你呢~~」

    安野希世乃、大西紗織,兩位女聲優的雙腿下意識併攏!夾緊!沒有一絲縫隙!

    中野愛衣的裙擺搖晃,保持住原來的動作。

    【......我要去看神經科】

    【我要去看男科,我懷疑我有問題】

    【男人和男人之間也可以有真愛,這不是病啊,同志們!】

    【女粉都去哪了,怎麼看不到她們的彈幕了???】

    【只有我們男粉會一直在,女粉都是短暫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