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5.年假(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5.年假(3)字體大小: A+
     

    「剛才在看書,沒聽到。」村上悠一邊解釋,一邊關上門。

    佐倉小姐只是隨口問一聲,對這個問題本身並不感興趣,伸著懶腰,徑直往裡走。

    村上悠一時間居然心驚肉跳,害怕對方進廁所。

    這到底算什麼?

    好像久遠的高中年代,被窩裡藏了手機,而班主任進來查寢時的感覺?

    明明他和水籟祈剛才什麼也沒做,他也沒準備做什麼,只是單純地坐在那裡聊天而已。

    不過深夜十二點,女性獨自進入他房間,這件事本身就值得懷疑。

    這也是水籟祈幾乎下意識逃進廁所,而他又沒有阻止的原因吧。

    不過追根到底,還是因為晚上的那件事。

    如果沒有那件事,水籟祈不至於深夜跑來他房間,就算來了,也不至於躲起來。

    他和水籟祈之間,多了一層見不得人的關係。

    佐倉小姐走到窗前,拿起村上悠的酒杯喝了一口。

    「咳咳,好辣!這到底有什麼好喝的啊?」

    明明這樣說,她卻舉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酒這種東西,喝不慣不用勉強自己,又不是什麼好事。」村上悠坐回座位,拿起書,不急不緩地說道。

    「突然想嘗嘗,平時沒機會,又不想和別人喝一杯,自己也不能特意倒一點點出來吧?」

    村上悠克制著不去看廁所門,目光垂向手裡的書:「玩了一天怎麼不好好休息,半夜來我房間有什麼事嗎?」

    「來找你聊天啊。」

    佐倉小姐伸手拿走村上悠的書,放在桌上,跨坐在他懷裡。

    村上悠欲言又止,水籟祈很有可能正在通過偷聽,判斷兩人的情況。

    這時候他如果說「坐我身上做什麼,妨礙我看書」,無異於戰場上直接給敵方司令部送自家的情報。

    「村上,你知道我今天一直玩得很不痛快嗎?」佐倉小姐輕聲呢喃,嘴裡帶著剛喝的酒氣,還有晚上刷牙后殘留的牙膏清香。

    她雙手搭在村上悠肩上,水靈靈的眼睛直視他,面色紅潤。

    「怎麼了?不是一直很期待嗎?」

    「是很期待,但期待的不是旅行本身啦。」佐倉鈴音言語間透露出一股憨厚的怨氣。

    村上悠意識到,自己必須掌握聊天的主動權。

    所有聊天內容,都必須限制在大小皆宜的範圍內。

    「你不會喝醉了吧?」

    「嗯~~」佐倉小姐抿著嘴,憨笑著點點頭。

    她右手離開村上悠的肩膀,把玩他柔順的頭髮,在手指上繞圈。

    「我送你回去吧,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去札幌。」

    他作勢起身,佐倉小姐卻埋在他懷裡,不讓他起來。

    這姿勢,村上悠微微低頭,就能看到她浴衣領口裡的鎖骨和豐滿。

    哪怕不低頭,透過兩人薄薄的浴衣,他也能感受到那柔軟。

    她把臉蛋靠在他胸前,右手鬆開他的頭髮,輕撫過他的臉,最後握住他的左手。

    「凹醬抽中大獎的時候,我就開始期待啦。」

    「你不是和種田睡一起的嗎?這麼晚不回去,她會擔心吧?」

    佐倉小姐在他懷裡搖了搖頭:「種醬身體不好,早就睡了。」

    「也是感冒?吃藥了沒有?」村上悠知道種田梨紗是因為甲狀腺癌,體力沒以前好。

    「沒事。」

    佐倉小姐敷衍一句,隨後不等村上悠開口,繼續說道:

    「我一直期待著這次旅行:飛機上能不能和你坐一起;大巴上睡著了會不會靠在你肩上;滑雪的時候和你對撞,倒在你懷裡,或者兩人抱在一起,在雪裡從山頂滾到山底;還有晚上,或許會在酒店走廊上遇到......」

    村上悠鼻間是櫻花般淡淡清香,身體好像被溫度適宜的熱水沖刷。

    和水籟祈在一起時的衝動不同,他現在的心溫情而柔軟。

    村上悠伸手,搭在佐倉小姐背部的細腰帶上,輕輕摟住她。

    她閉上眼睛,依順地趴在他懷裡。

    四周陷入安靜,彷彿連窗外下雪的聲音都能聽得見。

    「很晚了。」村上悠輕聲開口。

    「嗯。」佐倉輕聲應道,但身體沒有動,像是睡著一般賴在他懷裡。

    「困了?」

    「嗯。」

    「回去吧。」

    村上悠已經不怕被廁所里的水籟祈聽到——事到如今恐怕對方已經猜到不對勁。

    自己為什麼會害怕她知道?

    他的確認為對方天真爛漫,是一個直率可愛的少女,和她交談也非常有趣,說好感肯定是有的。

    但僅僅是好感的話,為什麼會怕她知道?

    雪屋裡的事,影響這麼大嗎?

    村上悠正胡思亂想,佐倉鈴音在他懷裡輕仰起上半身。

    兩人的絲綢浴衣摩擦,發出令人胸口怦怦直跳的誘人聲音。

    她胸前的浴衣變得蓬蓬鬆鬆,好像蓋住了,又好像沒蓋住。

    白晃晃一片,比白天陽光下的雪還讓人不能直視。

    「你和種醬發展到哪一步了?」她問。

    「嗯?」

    「我已經知道啦,種醬都和我說了。」佐倉仍帶著微醉后的憨態,小手輕錘村上悠的胸口。

    「發展到哪一步了?」她再次質問道。

    「牽手。」

    確認自己喜歡水籟祈后,村上悠也不再怕對方知道自己是一個爛人。

    就像東山、種田她們問自己是不是喜歡著其他人,他從不否認一樣。

    他喜歡把自己糟糕的一面先展示給對方,而不是一味的掩藏這些缺點,等再也不能繼續掩蓋下去的時候,讓對方受到傷害。

    或許現在深夜來找自己的水籟祈,也因為這件事喜歡上了自己。

    那就趁現在告訴對方:村上悠是一個已經喜歡四個女人的男人。

    「我就知道她在騙我,還說你們親嘴了呢。」

    「唔。」村上悠還不知道種田梨紗有這一面。

    佐倉鈴音又在他懷裡問:「那你,是不是還沒有和女孩子接過吻?」

    她精緻的粉色唇瓣合在一起,小小的,略顯飽滿,上面細微的紋路,像是施了魅惑的咒文。

    和水籟祈從雪屋裡出來后,他好像會不由自主地去關注唇型。

    村上悠上移目光,與佐倉水汪汪的眼睛對視。

    「有。」

    「有?」佐倉臉上的醉意立馬不見蹤影,俏麗的眉毛好像要豎起來。

    「水籟祈。」

    「水籟......水籟祈?!你怎麼可以和她做這種事?」

    「為什麼不可以?」這話,是從廁所里出來的水籟祈說的。

    佐倉小姐「唰」地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著她,愣住那裡。連左肩的浴衣滑落,露出晶瑩潔白的肌膚都沒管。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驚訝地問道。

    水籟祈撅起薄薄的嘴唇:「我先來的,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你和村上在一起了?」

    「當然!」水籟祈理所當然地點頭。

    佐倉小姐猛地回過頭,看向村上悠,卻看到有史以來,村上悠臉上最豐富的表情——驚訝到微微張嘴。

    「到底怎麼回事?!」佐倉小姐指著村上悠,質問道。

    村上悠從水籟祈的震撼發言中回過神,「晚上回酒店的時候,路過雪屋......」

    「我問現在怎麼回事!」佐倉打斷他。

    「我不會騙你。現在正在解釋事情的經過,聽我說完好嗎?」

    佐倉深吸一口氣,胡亂地把滑落的浴衣重新穿好:「你說。」

    水籟祈在一旁扭了扭嘴唇。

    村上悠把今天雪屋發生的事,還有在佐倉鈴音來之前的事,全部說了一遍。

    「這麼說,你沒有和水籟祈在一起,接吻也是這個狐狸精勾引你的?」

    村上悠還沒來得及說話,水籟祈就不滿地說道:「什麼狐狸精?半夜偷偷來村上桑的房間,你才是狐狸精吧!」

    「你說什麼?」佐倉小姐逼近水籟祈。

    「狐狸精。」水籟祈不甘示弱地往前一步。

    兩人幾乎連臉貼著臉,隨時要打起來。

    村上悠趕緊把兩人拉開:「不要吵。」

    「村上桑,你說誰是狐狸精?」水籟祈偏過臉

    「對,你說!是她?還是我?」佐倉也看著他。

    「這......」

    「說啊!」佐倉小姐眼睛一眨不眨,盯著村上悠。

    「我們都已經接吻,是情侶了。答案很簡單吧,村上桑。」水籟祈語氣輕緩,但怎麼聽都是答案不滿意,下一刻要拿出刀子的威脅。

    佐倉小姐回過頭,重新看著水籟祈:「勾引別人接吻就是情侶?你要不要臉!」

    「半夜跑到男孩子房間,坐在別人身上,也不知道誰不要臉。」

    「你!」佐倉小姐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浴衣不斷開合。

    「哼。」水籟祈毫不畏懼,挺起自己幾乎沒有起伏的胸部。

    村上悠按壓自己的額頭,頭疼起來:「水籟桑,我們還不是情侶。」

    「誒?為什麼?明明都是對方的第一次,成為情侶不是理所當然嗎?難道村上桑你還在為我咬疼你生氣?以後多試幾次就好了。」

    「你要不要臉?有沒有女孩子的羞恥心?當著這麼多人說這種話!」佐倉小姐面紅耳赤,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

    「你可以出去啊。」

    「憑什麼我出去?我和村上認識的時候,你不知道在哪呢!」

    「愛情里比認識時間長短,你是小孩子嗎?」

    「你!」佐倉小姐氣昏了頭,對著一旁的村上悠的嘴飛快地親了兩下:「現在夠了吧?」

    「你在做什麼!」水籟祈不能保持理智。

    她伸手抓住佐倉鈴音的領子,大聲質問:「誰允許你親村上桑的!你這個狐狸精!」

    「你說誰是狐狸精!」佐倉小姐準備還手。

    村上悠從第二次震撼中回過神,趕緊再次拉開兩人:「別吵了!」

    兩人卻沒被他嚇到,水籟祈說:「村上桑,快擦一擦嘴!」

    「不準擦!」佐倉小姐爭鋒相對。

    村上悠不會擦,也不敢擦,要不然佐倉小姐肯定會一頭撞死在牆壁上。

    「水籟桑,」他放輕聲音,「雖然我們是接吻了,但不是情侶。」

    「你不喜歡我嗎?」

    「這個......喜歡。」

    「既然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而且接吻了,為什麼不在一起?」

    佐倉小姐瞅了她一眼:「他不但喜歡你,還喜歡我,喜歡種田!」

    「哪有什麼?只是喜歡而已,什麼都沒做過。只要以後和我在一起,肯定不會再喜歡你們。」

    「你什麼意思?你以為長得比我們兩個漂亮?!」

    「不是漂亮不漂亮的問題,而是我inori比你們更有魅力。」水籟祈得意地揚起小巧的下巴,挺起平平的胸部。

    「你比我們有魅力——?!」這問題在佐倉鈴音心裡,似乎比到底誰是狐狸精更重要。

    「當然!」水籟祈撩起肩上的頭髮,「要不然為什麼村上桑先喜歡你們,卻只跟我接吻。」

    佐倉鈴音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換了一口氣才開口:「什麼只跟你接吻?!明明是你勾引他!」

    「說了魅力比你們高了。」水籟祈強調。

    佐倉鈴音放棄語言的上爭鬥,再次準備動手。

    村上悠趕緊攔住。

    「你們不要吵了,是我不好。」他說,「是我花心,是我差勁,是我誰也不選,是我不負責任!」

    「和村上你沒關係,都是這個狐狸精的錯!」

    「我才不是狐狸精!村上桑又沒和你們在一起,為什麼不能和我接吻?」

    「那你為什麼和村上進一個雪屋?不就是想勾引他嘛!」

    「我喜歡他,想和他待一起,就這麼簡單。你不也半夜過來找村上桑嗎?」

    「好了好了。」村上悠真的毫無辦法。

    兩人平時雖然也互相拌嘴,但那是關係好到一定程度的朋友之間的玩笑,想不到現在說翻臉就翻臉。

    佐倉鈴音轉過頭,看著村上悠:「村上,你現在就選!我、種醬,還是這個狐狸精!」

    「那你們輸定了。」水籟祈雙手抱胸,嘴角露出燦爛的純真笑容。

    「中野和東山呢?她們兩個......」

    「愛衣和柰柰也喜歡你?!」

    「你不知道嗎?」

    佐倉鈴音感覺自己好像蹲久了一下子站起來,眼前漆黑一片,頭暈目眩起來。

    村上悠趕緊扶住她,查看情況,發現只是氣昏了,鬆了一口氣。

    「鈴音,沒事吧?」水籟祈關心地問道。

    好一會兒,佐倉鈴音才緩過來,掙扎著離開村上悠。

    「今天我先回去了。」她輕聲地留下這一句,扶著牆壁走了。

    兩人跟著她,走到走廊上,目送她進了房間。

    「那村上桑,我也回去了。」

    「好。」

    水籟祈閉上眼睛,崛起薄唇,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你幹什麼?」村上悠沒反應過來,楞在那裡望著她。

    「快點啊村上桑!」水籟祈依然閉著眼睛。

    「今天就算了,快點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村上悠略顯無奈地揉著眉心。

    「真是的!」水籟祈睜開眼,不滿地跺了一下腳,湊過來對著村上悠嘴唇親了一下。

    「哼!我才不會允許你帶著鈴音的味道睡覺呢!晚安,村上桑~」

    十二月三十一日,年前最後一天,旭川下小雪。

    早上八點。

    「凹醬,你來和我坐!」

    「啊?好的。」悠沐碧疑惑地走到佐倉鈴音身邊。

    一路上,都是佐倉和種田坐一起,她和東山坐一塊。

    「村上桑,我們坐一起吧!」水籟祈俏皮地對村上悠說,露出燦爛的笑容。

    「誒——不要啊,我怎麼辦!」大西紗織不敢置信。哀嚎道。

    「你還是和大西一起坐吧。」村上悠頭疼道。

    「真是的,好吧好吧。」

    「為什麼要拋棄我,inori!」大西紗織質問道。

    「你好吵啊,saori。」

    佐倉鈴音使勁哼了一聲;悠沐碧小聲地爬上座位,目不斜視;

    種田梨紗疑惑地看著這一幕;東山柰柰手指搭下巴上,眼睛滴溜溜地游曳;

    赤崎千夏拉了拉中野愛衣的衣袖;中野愛衣有一瞬間面無表情,眼神瞥了村上悠一眼;

    村上悠拿出手機,預定酒店和餐廳。

    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東京來的一行人出發前往札幌,準備在那裡迎接新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