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3.年假(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3.年假(1)字體大小: A+
     

    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五點,羽田機場。

    冬季日短,這個時間天色仍舊昏暗。

    村上悠雙手插進冬衣,坐在椅子上,無聊地望著窗外的飛機。

    「前輩,選一個吧。」

    穿著褐色毛絨長衣的大西紗織,懷裡抱著一大堆飲料,俏生生地站在他椅子邊。

    村上悠掃了一眼,把最裡面沒喝過的一瓶抽出來。

    「前輩好過分啊!那是我最喜歡喝的口味!」

    負責買飲料的大西紗織,註定不能第一個選,所以她特意把自己最喜歡的,放在最靠胸的位置。

    結果第一個挑選的人,就把它拿走了。

    「還給我,還給我啊!」

    大西紗織像是被搶走奶嘴的嬰兒,右腳跺地,「咿呀咿呀」地哭囔起來。

    「總不能再塞回去吧?」

    聽村上悠這麼說,大西紗織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臂彎里的飲料——整體結構微妙,稍有不注意,就有全部灑落在地的風險。

    而且塞回去,雖然穿著厚厚的衣服,但一個男人把圓柱體物品塞到自己胸前......

    「那前輩你先幫我拿著,我最後過來跟你換!」

    大西紗織嘟起嘴,打定主意,前輩如果不同意,自己就吵死他。

    「好。」村上悠看透她的小孩子脾氣,嘆道。

    大西紗織美滋滋地抱著飲料走了,過了一會兒,拿著所有人挑剩下的一瓶,從村上悠手裡換到自己喜歡喝的。

    村上悠扭開瓶蓋,喝了一口冰涼的液體,乳酸菌口味。

    五點半登機,七點左右飛機落在旭川機場。

    今天的旭川下著雪,最低氣溫零下十三度,好在不颳風,從東京來的一行人應該可以承受。

    「是雪啊!快看!」

    「好漂亮!」

    「好涼哦!」

    「啊!不要弄到我衣服里啊!」

    擔心天氣是否寒冷的,好像只有自己一個,村上悠看著敞開懷抱,迎接漫天飛雪的女聲優們,忽然意識到。

    他也抬起頭,看向無色透明的北海道天空,潔白的雪花漫無邊際地飄落,美得無話可說。

    上了去新王子大酒店的大巴,因為人數是九,所以村上悠和一個路人坐一起。

    「這是最新款的單反?」上了年紀的路人搭話。

    「是吧。」

    「你是攝影師嗎?經常有攝影師專門在冬天來北海道拍照。」

    「不是,隨便拍。」

    「我年輕的時候也報過私人攝影班,可惜每次作業都墊底,沒有拍照的才能。一個月就放棄了。」

    中年男人又讓村上悠把照片給他看看。

    村上悠拍的正經照片倒是無所謂,但據佐倉小姐所說,相機里有她們拍的、絕對不能給人——父母也不行——看的照片,所以拒絕了。

    兩人聊了幾句,沉默下來,中年男人閉上眼睛打盹。

    前排的女聲優,左側的母女,都在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負責記錄全程的村上悠,完成任務式地對前排拍了一張,然後也欣賞起窗外的雪景。

    車快到新王子大酒店時,聊天聊累了、都在打盹的女人們,「哇」地驚呼出聲。

    一側的小女孩甚至準備離開座位,又被媽媽按了回去,只好把小脖子伸得老長。

    酒店門口有人在費勁地掃雪。

    村上悠想起前幾天佐藤良馬來信里的一句:

    【一到冬天,光是清理積雪就要出一身的汗。北海道的本地人,不喜歡下雪天,喜歡他們的是遊客。】

    進了酒店,行禮還沒來得及放下,「我睡右邊」「我睡中間」的吵鬧聲就已經響起。

    這次沒了島崎信長,村上悠一個人睡一個房間。

    他把自己摔在柔軟的床上,準備安靜地休息一會兒。

    「村上!開門!」

    「滑雪滑雪!滑雪滑雪!」

    「前輩!快一點!」

    門被敲得咚咚咚響。

    村上悠起身打開門,看著八個女聲優興緻沖沖的臉蛋,就連一向沉穩的中野愛衣也不例外。

    「你們不累嗎?坐了這麼久的車?」

    「你也太遜了吧!」

    「男孩子沒精神可不行哦!」

    「意外的不中用啊,明年才到25歲吧!」

    「村上君明明身材很好,還以為會很強呢!」

    女人一紮堆,什麼話都敢說。平時她們單獨和村上悠在一起的時候,可不會說這樣的話。

    ......只能去了。

    外面,雪已經變得很小很小。酒店附近就是滑雪場,白天場從9:30—15:30。

    九人選了3小時4500日元的。準備吃完午飯,再決定下午是否繼續來滑雪。

    商量是否請教練時,眾人意見不同。

    「自己玩才有意思,反正大不了就摔倒了疼一下!」水籟祈說道。

    「請一個教練學一點基礎,才能更快地享受滑雪樂趣!」除了水籟祈以外,其餘七位女聲優的意見。

    「你們真是膽小啊!」

    水籟祈轉頭看向村上悠。

    「村上桑肯定也想自己學吧?這麼刺激的事情!」

    「當然。」

    村上悠不喜歡用【**改造】賦予的力量和平衡力去打架逞威,但很樂意用在騎摩托、滑雪這種事上。

    「那我們一起吧,不和這群膽小鬼一起。」

    「你說誰膽小鬼?!」

    「待會你摔倒的時候,我們一定會拍下來!」

    「還要在所有廣播活動里,說起這件事!」

    「推特、ins上也不會放過!」

    水籟祈縮了一下脖子,看向村上悠:「村上桑,我現在只能依靠你了。我不想摔倒!」

    「我會儘力的。」

    因為「村上脾氣不好,為人冷漠」、「水籟祈不溫柔,對人類不感興趣」的原因,雖然沒說出來,但兩人都有「天下有識之士,唯村上與水籟」的默契。

    所以村上悠很樂意幫助天真浪漫的水籟祈。

    上山頂時,水籟祈不再和大西紗織坐一起,轉而和村上悠坐同一輛纜車。

    「好冷呀!」

    村上悠轉過頭,看向水籟祈。

    厚厚的白色滑雪服上,托著她嬌俏的臉龐。

    她屬於一看很乖,但仔細打量她的大眼睛和薄嘴唇,又隱含著古靈精怪的情調。

    水籟祈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什麼不對勁嗎?」

    「眉毛上有雪花。」

    「誒?真的嗎?村上桑快給我拍一張照片!等等,我醞釀一下感情。」

    說著,她的眼睛突然水汪汪,面無表情卻又給人悲涼感。

    村上悠沒帶相機,只好用自己的手機給她拍了一張。

    「我看看!」

    水籟祈把身體靠過來,村上悠能在雪中聞到她的體香。

    「太棒了!背後雪山頂出來的陽光也很棒!我要把這張設置成line、推特頭像!」

    「我發給你。」

    到了山頂,其他人圍著女教練,學習基礎技巧。

    村上悠和水籟祈找了一個相對空曠的位置——怕撞到別人,同時也讓自己施展的空間更大。

    用面罩遮住口鼻,戴上護目鏡后,算是融入雪場{認人不靠臉而是靠裝備}的氛圍中。

    兩人都有些興奮起來。

    「村上桑,我們從哪裡開始呢?」因為戴了頭部裝備,她聲音嗡嗡的。

    村上悠並不會滑雪,所以他對水籟祈說:「你等我一下。」

    「啊?」

    水籟祈還沒反應過來,村上悠就從山頂沖了下去。

    他並不知道任何專業動作,但沒關係,所謂專業動作無非是讓滑雪更安全、更省力、更華麗。

    總而言之就是人慢慢總結出來的習慣而已。

    水籟祈看著村上悠一路向下,轉眼就消失在杉樹林里。

    「村上桑......」

    她縮回下意識伸出的手,不知道該怎麼辦。

    十分鐘后,遲遲沒看到村上悠回來,她踩滑板站在原地都累了。

    她在雪地里坐下,羨慕得看別人滑。

    旁邊來了兩個人,因為全副武裝的原因,看不到長相,只是從滑雪服顏色鮮艷程度推測,大概是一男一女。

    「......滑雪有一句名言:粉雪前沒有朋友,雪道上從不等人。」

    「我第一次滑雪,你可要認真教我啊!不準一個人滑!」

    「沒問題!」

    的確是一男一女。

    隨後男的就開始示範動作,一步一步教女的如何滑雪。

    水籟祈趁機在一旁偷聽。

    但沒一會兒,也許是那個女孩子比較笨,連續摔倒好幾次后,男的逐漸沒了耐心。

    「你不要怕!放心大膽的去滑!雪地不疼!」

    「你說不怕就不怕!這東西怎麼克制的住!」

    「你都摔了這麼多次了!疼不疼不知道嗎?」

    「你吼什麼?是不是不耐煩了!」

    「沒有!但只有三個小時時間,你再這樣磨蹭,什麼也幹不了!」

    「你就是想自己滑是吧?你去滑你的好了!我不滑了!」

    女方賭氣地脫下滑雪板,往下山的纜車走去。

    男的在原地糾結了很久,最後抱著滑雪板,跟了上去。

    原來喜歡滑雪的人,比起認真教朋友,更想自己暢快的滑雪啊,水籟祈想。

    難道村上桑也是想自己暢快的滑雪,所以把她丟在這裡。

    不會的,村上桑不是這樣的人。

    又等了五分鐘,來滑雪的人原來越多,原本空闊的地方也人流密集起來。

    水籟祈看向大西紗織那邊,早已看不到人影,這麼長時間,她們也許已經愉快地跟著教練在雪道上甩跟頭了。

    水籟祈費勁地站起來,拍拍屁股,決定不等了。

    小心翼翼地身體前蹲,把重心向前,滑雪杖離開地面。

    嘴裡輕聲念叨剛才偷師來的技巧:「微微內八。身體前壓。膝蓋彎曲。腿不要軟!」

    雖然速度慢,但很穩,完全沒問題。

    但方向什麼情況,怎麼歪了?不要衝著樹去啊!停下來!

    撞到樹之後,栽倒在雪地里。

    她爬起來,確保調整好方向後,再次出發。

    結果一直在摔倒,要麼撞在樹上,要麼為了強制停下來,一屁股坐在雪地里。

    隨著體力消耗,她已經很難站立起來,只能是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

    再摔再爬。

    一起來北海道的朋友,一起滑雪的村上悠,早已不見了蹤影。

    她有想過把防風鏡和頭套摘掉,也許佐倉她們路過會看到自己,到時候就可以一起滑。

    但一想到拋棄她,自己一個人去暢快滑雪的村上悠,她心裡越來越氣,越來越委屈,防風鏡下的眼睛濕潤起來。

    她下意識想用手臂擦眼淚,卻被防風鏡擋住。

    咬著嘴唇,再次爬起來,準備就這樣磕磕巴巴摔回山下,離開這個鬼地方,自己一個人回酒店。

    但沒滑兩步,又再次摔倒了,她氣得抓起地上的雪砸向地面。

    「找到你了。」

    一個人停在她面前。

    「抱歉。」村上悠沒有戴頭套,也沒有戴防風鏡,「下山花了點時間,上來的時候又排了很長時間的隊。」

    看著朝她伸出手,水籟祈眼淚一下子流出來,心裡一肚子氣,但還是握著這手,站了起來。

    「走吧,我教你滑雪。」

    「不用了。」她用盡量平穩的語氣說。

    「怎麼了?」

    「累了,想回酒店泡溫泉。」

    「這樣。」村上悠點點頭,「這裡距離酒店還有一段路,我陪你劃過去。」

    「嗯。」

    她話音一落,村上悠在她背後使勁推了她一下。她尖叫一聲,整個人像飛起來一樣,在雪地非常地往下沖。

    而且這次不是她一直待的雪道邊緣,而是直衝雪道中間,那裡全是人。

    「啊!」

    在撞上前面那個路人之前,她閉上眼睛,雙手下意識擋在前面。

    然而在有人抓住她的肩膀之後,碰撞並沒有發生。

    「抱歉了。」

    她睜開眼,看到村上悠正對著被她嚇倒的路人道歉。

    她下意識也準備鞠躬道歉,卻看到摔倒在雪地上路人越來越遠。

    原來兩人還在以在雪地上掠過的速度向下滑行。

    「停下來啊!」

    「不要怕!反正戴著頭盔面罩,大家不認識我們!」說著,村上悠再次把面罩拉起來。

    「我怕——!」

    然後不管她怎麼說,村上悠就是不肯讓她停下來。

    只在她快要摔倒時扶住她的手臂;在她快要撞到人和樹的時候,抓住她的肩膀。

    兩人就這樣,一路往下沖。

    漸漸的,原本膽子就不小的她,也不怕了,而且接近飛翔的感覺太美妙了!

    速度帶來的快感讓人上癮。

    再一次眼看就要撞上人,把別人嚇倒之後,她搶在村上悠前面,轉頭留下一句:

    「抱歉啦~」

    然後瀟洒離去。

    「好帥啊!」

    簡直和她二十五歲的夢想:{被人舉著話筒問到:「請問是水籟祈桑嗎?」她食指低壓墨鏡,帥氣地回答:「抱歉,你認錯了。」}一樣帥!

    村上悠:「......」

    「村上桑!村上桑!往人多的地方去啊!反正他們看不到我們的臉!」

    「......」

    雪地上,除了摔倒的姿勢難看一些,第二天腰酸背痛,滾一身雪粒以外,根本不會受傷。

    然後,兩人就專挑人多,而且一看就是新手的地方衝過去。

    隨著兩人的滑行,雪道上的尖叫聲、連鎖效應下的人撞人**,到處都是。

    快到山底的時候,兩人以飛快的速度停在一個已經停下來的人面前,再次把別人嚇的摔倒。

    「哈哈哈!太好玩了!」水籟祈高興地聲音都變了。

    「啊——inori!!!」

    摔倒在地上的人是大西紗織。

    她站起就要去打笑得更大聲的水籟祈,結果剛爬起來又摔倒了,再爬起來,又摔倒......

    「哈哈哈!」水籟祈一邊笑,一邊拿出手機,使用連拍。

    大西紗織的平衡能力,差到不忍直視。

    最後村上悠伸手把她拉了起來。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村上悠問她。

    「滑雪一點都不好玩!她們去滑了,我在這裡說好等她們。」

    大西紗織簡單的說了一下她們的經歷:沿著雪道邊緣,一路摔下來的,只不過她摔的次數稍微有點多。

    「你可以先回去吧,喝點熱水。佐倉她們,路上看到我會轉告的。」村上悠說。

    「好,那我先回去了。」

    村上悠和水籟祈再次坐上纜車,往山頂去。

    兩人都沒提剛才水籟祈說想回去的事。

    纜車上,村上悠再次道歉:「剛才對不起,把你一個人丟山頂。」

    「沒關係,我知道高手都有{雪道上從不等人}的說法。」

    「聽誰說的?」

    「剛才山頂上,聽一個男孩子對女朋友炫耀的。」

    「這樣。」

    「不過村上桑你為什麼可以等我呢?還能帶著我一起滑,我還以為只有溜冰可以這樣呢。」

    「也許我還不是高手吧。」

    「但也很厲害了,」水籟祈右掌朝上,對腳底下的雪道比了一周,「至少這裡你是最厲害的!」

    「我們是最厲害的。」

    「哈哈,沒錯!我們是最厲害的!」說完,她模仿剛才滑雪時的動作:回頭,輕飄飄地說了一句抱歉,然後忍不住歡快的笑起來。

    「村上桑,這次你可以戴好面罩!不要讓別人看到我們的臉哦!」

    「好。」村上悠笑道。

    「剛才你一開始沒戴吧?會不會被人認出來?」

    「嗯......有可能。」

    「啊——」水籟祈發出{你不爭氣}的嘆氣聲,「為什麼不戴啊!村上桑~~」

    「剛才不是找你嘛,怕你認不出我,就把面罩脫了。這次會戴好的。」

    「......這樣啊。早知道,我也脫掉面罩和眼鏡,讓村上桑你早點找到我了。」水籟祈低聲說。

    「沒關係。」村上悠說,「看背影就可以,更何況我也記得你的衣服。」

    「村上桑......」水籟祈低聲喊他。

    「怎麼了?」

    「......和你一起出來玩,真是太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