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1.年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1.年會字體大小: A+
     

    中野愛衣決定周六、周日睡在家裡,便於帶夏季去參觀大學。

    「那我告辭了。」

    「路上小心。對了,夏季醬送的青花魚壽司帶一盒回去,讓鈴音她們嘗嘗。」

    「好。」

    村上悠乘上筑波快線,在北千住站換乘千代田線。算上走路等車,一個小時之後才回到櫻花庄。

    在大門口,他把壽司盒夾在手臂下,打開信箱。

    教育用品店、肉食店的廣告宣傳單里,夾了一封精緻的聖誕節賀卡。

    【凜和風】的媽媽桑凜子寄來的。

    這是常有的事情。

    不僅僅是俱樂部、酒吧,有些料理亭也會在逢年過節的時候,給有價值的客人寄去賀卡。

    像大政客、大資本家之類,媽媽桑還會在他們生日、子女結婚當天,帶上禮物出席。

    自己看起像是會經常去俱樂部的人嗎?村上悠琢磨著這個問題,走進櫻花庄。

    所有人圍在佐倉鈴音身邊,商量買車的事——在村上悠每天按時按點的喚醒服務下,兩人總算在把駕照拿到手。

    「……這個7座,看評價說後排兩個位置很窄,會不舒服。」

    「乾脆買一輛商務車或者中巴車算了!」

    「鈴音!不要衝動啊!我看,你還是買自己喜歡的車吧。出去玩的時候,可以另外租一輛車,讓赤崎或者村上君開。」

    這時,看到村上悠進來,下巴放在佐倉鈴音細肩上的東山柰柰,朝他露出可愛的笑容。

    「村上君,愛衣的表妹是個怎麼樣的女孩子啊?」

    「很有禮貌。」

    村上悠把青花魚壽司飯放桌上,走到電視櫃前,拿了《黃昏色的詠使》第一卷。

    和《永生之酒》一樣,這也是一本很久之前的書——說是很久,其實也就幾年前。

    「和女高中生約會一整天,感覺一定不錯吧!」

    「是嗎。」

    村上悠看了一眼東山柰柰。

    她一如既往,堅定不移地給周圍灌輸{村上是一個多情的傢伙,諸位請做好心理準備}的錯誤觀念。

    「村上君,你不會飢不擇食,對未成年出手吧?」種田梨紗用開玩笑的口吻說。

    「或許。」

    「噫,村上君真是一個糟糕的男人~」

    「悠哥哥!這可不行哦!」

    大家明明都在開玩笑,沒說話的佐倉小姐的眉間,卻露出懷疑的神色。

    俊俏精緻的小臉仰著,仔細打量村上悠。

    看她目光的軌跡,大概是在找頭髮、口紅印之類的東西。

    村上悠在電腦面前坐下,把種田梨紗的水杯挪開——白天的時候,她一直用村上悠的座位。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她晚上回去,水杯也不帶走,有時候甚至把髮夾、手鏈、眼鏡這類東西,擱在村上悠桌上。

    過了一會兒,沒發現可疑點的佐倉小姐開口:「明天又是周六,出去玩嗎?」

    「不行,明天社裡舉辦年會。」東山柰柰嘆氣。

    「對了!」佐倉小姐一拍自己光潔的額頭,「村上,我們明天是不是也舉辦年會?」

    「嗯。」

    村上悠大概了解《黃昏色的詠使》說的什麼后,開始認真看起來。

    「我還是第一次參加年會呢!」悠沐碧十分期待。

    「我可不可以去?」種田梨紗笑著問,「雖然還沒有辦手續,但也算YM的一員了吧?」

    「不可以哦。只要還沒有正式移籍,你就不屬於YM事務所!」佐倉鈴音使壞道。

    「但是村上君不都在推特上,代表YM給我發了復工通知嗎?」

    「他那個是私人賬號!」

    「我非要去!」

    「不許!」

    「鈴音你只是聲優,管不著!」

    「種醬你真是不要臉啊,今年明明還沒給YM掙過一日元,甚至沒去過事務所,就想參加年會!」

    「社長!鈴音看不起接不到工作的聲優!」

    「你喊他也沒用,廢柴社長還指望我給事務所掙錢呢,可不會幫你!」

    「真好啊~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去年會。」中野愛衣不在後,除了東山柰柰自己,其他都是YM事務所的聲優。

    十二月二十六日,YM事務所舉行大型年會。

    在這之前,科室的小型年會、忘年會,都已經差不多辦完。

    按照約定,事務所把藤田安康的情人——秋子——所經營的料理亭包場。

    大部分費用事務所出,另外參加的每一個人,也要象徵性的出一點會費。

    村上悠帶著佐倉、種田、悠沐碧趕到時,寬敞明亮的會場已經站滿了人。

    新社長的第一次年會,雖說原則上自願,但幾乎所有人都來了。

    他身影一出現,石田彰還有西北兩位專務董事為首,其他部長、課長跟在後面,一起圍過來。

    佐倉三人立馬拋棄她,去找釘宮未夕、大西紗織等女聲優聊天。

    村上悠和管理層的人聊了一會兒天,話題集中在社內最近發生的事情上面——播音養成所。

    其實這也不算社內,畢竟養成所是村上悠個人獨資公司。

    但這不妨礙大家吹捧新社長,以及大膽暢想事務所光明的未來。

    不久,作為老闆娘的秋子說可以入席了,話題也隨之結束。

    各種菜肴堆滿長桌,每個杯子里倒滿啤酒。

    作為社長的村上悠,成了這時全場唯一一個站著的人。

    「諸位今年辛苦了。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大家應該知道一些。事務所真心對待各位,也希望來年大家努力奮鬥,全力全開,繼續挖掘自己的事業。」

    簡短的、完全稱不上振奮人心的祝酒詞后,年會開始。

    一開始大家也像年會開始前一樣,聊工作上的事,然後慢慢地開始聊私事。

    遠處管理層人員聽不到的地方,男員工對高層的辦公室政治大談特談。

    什麼{村上社長利用西北專務,制衡石田專務}、{掌控事務所只是村上社長的第一步,唱片公司和養成所才是接下來的重點,大家會唱歌的,趕緊自薦}之類,說的有模有樣。

    女員工則聊哪家美容店好、年假準備去哪裡旅行、今年掙了多少錢,還有根本不知道主人公是哪個藝人的緋聞。

    隨著酒勁上來,大家不再拘束前後輩、上下級的關係,熱鬧起來。

    因為有釘宮未夕帶頭,佐倉小姐為前鋒,大西紗織不畏犧牲,所以話題居然扯到了作為社長的村上悠身上。

    釘宮未夕問他:「村上,你感覺我們社哪個女聲優最好看?」

    她話音一落,真的感興趣也好、因為村上悠是社長也好,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都期待的看著村上悠。

    「YM事務所靠演技說話,好不好看都沒關係。」

    現實釘宮未夕發出噓聲,大西紗織大聲的「謊言!」,其餘人都配合著露出不滿意的聲音。

    穿著硃紅色和服的秋子,正跪坐在地位最高的村上悠身邊,給他還有兩位專務倒酒。

    她開口幫忙緩解氣氛:「YM事務所美女很多,各有各的美,很難說哪一位最好看。但最帥、最有女人緣的,肯定村上社長啊!」

    「沒錯!」

    「噢!」

    「哈哈哈!」

    下面起鬨成一片,齷齪的人,甚至在心裡開始想:秋子是不是再次成為了社長情人。

    村上悠開口說道:「最帥暫且不談,最有女人緣這一點,肯定不是我。」

    「怎麼會?」眾人紛紛表示不信。

    但村上悠身上的話題點到為止,沒有釘宮未夕領頭,佐倉小姐也不敢在這麼多人面,詢問私人話題。而大西紗織直接被無視了。

    然後作為今年年底才要移籍入社,地位不是很高,卻長得很漂亮的種田梨紗,成為大家第二個起鬨的對象。

    「種田桑,你感覺我們社哪位男聲優最有女人緣?」

    「你們幹嘛為難我呀!」種田梨紗笑著說,「社會都不敢直說哪位女聲優最漂亮,你們卻讓我說哪位男聲優誰最有女人緣?我只能和老闆娘一樣,說村上社長了!」

    「不準說討好的話!必須誠實回答!」佐倉小姐把戰爭延續到各個方面。

    「沒錯!村上君雖然帥氣,但性格惡劣,女人緣雖然有,但肯定不能說最好的。」早見紗織也開口說道。

    她和種田梨紗在《四月》、《點兔》等動畫里共演,關係不錯。

    其他女聲優也不放過她,或嫉妒或開玩笑,起鬨著讓種田梨紗說出真心話。

    「那你們說,我們社誰最有女人緣?反正我堅持是社長!」種田梨紗也不含糊。

    「哇!這個新人好凶啊!」

    「小澤競爭出來的女人,就是厲害!」

    眾人吵吵鬧鬧進入尾聲時,恰好有舞伎登上舞台。

    舞台四周擺放有精緻的瓦斯燈,再加上抱著三弦琴、拿笛子的樂師,揮舞團扇的舞伎,一派明治時期的光景。

    「臘月里打草繩,賀新年!」

    樂師低聲念誦一句,舞伎對著眾人行了一禮,起身開始表演。

    舞伎表演打稻草繩的場景,十分熱鬧有趣,姿態也算可愛。

    有聲優位置不方便,下意識轉動身體,定睛欣賞。

    曲目表演完后,眾人報以熱烈的掌聲。

    「雖然故事看不懂,但感覺舞蹈很好看!」

    「藝伎也很可愛!」

    「這可不是藝伎,是舞伎,藝伎更厲害呢!」

    眾人興緻勃勃地說笑,感覺周六來參加年會,好像也不錯。

    舞伎下台後,一位身材苗條,體態婀娜的女人上了台。

    秋子給村上悠,還有兩位專務介紹:「和葉桑,是京都的一位有名藝伎。只在過年,還有櫻花盛開的時候,來東京跳舞。」

    藝伎果然厲害,獲得的掌聲比剛才舞伎的要熱烈得多。

    表演結束后,是抽獎環節,一位姓倉本的課長負責主持。

    獎品有符合年紀大員工需求的,電飯鍋、吸塵器、紅酒、杯子套裝之類;

    針對年紀輕的,有投影儀、空氣凈化器、戴森吹風機,當然,像PS4、Switch兩樣遊戲機,肯定是必備品。

    不管獎品好壞,凡是中獎的員工,都必須進行表演——什麼都可以,不僅限於唱歌。

    「今年要比往年熱鬧呢!」秋子拿起酒壺。

    「是嗎。」村上悠不受熱鬧氣氛的影響,用一直以來的平靜語氣說道。

    他舉起酒杯,方便秋子倒酒。

    「果然社長風格不一樣,社內的風氣也會變呢!」

    「那秋子桑,」西北笑著說,「是藤田前社長好,還是村上社長好?」

    「西北桑也變了呢!以前可說不出這麼年輕的話!」秋子嬌笑著說。

    「哈哈哈,托社長的福!YM現在氣勢洶洶,我也不能服老,得繼續給社長效勞!」

    「西北桑的能力,一直都是一流的!」

    石田彰看著西北表面在對秋子說笑,實際是給一旁不說話的村上悠表忠心,感覺這場景似曾相識。

    哦,想起來了。

    以前西北自稱下仆,稱藤田安康是帝王的時候,也是這副模樣。

    村上悠正看著舞台上,抽到自動牙刷的佐倉小姐,露出兩排整齊潔白的牙齒,表演齒笛。

    她是只有這一個特技嗎?前天平安夜也表演的這個。

    「最後的大獎!年假北海道三日游!機票、住宿費、滑雪場費,公司全部報銷!」

    「喔!」倉本課長話音剛落,全體驚呼。

    「吃多貴的都可以?」

    「當然!」

    「頭等艙的飛機票也能報銷?」

    「可以!」

    「高級酒店呢?」

    「行!」

    「人數呢?能報銷多少人?」

    「五個!」

    坐最貴的頭等艙、住最好的溫泉酒店、去最熱門的滑雪場、吃特色的料理,這些都不要錢。

    這下子大部分人都露出興奮地表情,原本打算年假好好在家休息,聽到可以報銷五個人,也動了帶家人去滑雪的念頭。

    「當然!最後得大獎的人,也必須表演三個節目才行!」

    在場的人大部分是聲優,三個節目實在不值一提。一些靦腆的事務所員工,倒是不好意思。又想抽到,又怕表演。

    倉本課長絮絮叨叨了好久,等大部分人都快不耐煩了,才開始抽獎。

    「能去北海道的是......」

    大家都看著他手中的紙條。

    「......六十三號!」

    不等眾人發出「嗡嗡」議論誰是六十三號的聲音,悠沐碧就激動地跳起來。

    「是我!是我!」她興奮地衝上舞台。

    西北看著語無倫次的悠沐碧,說:「這位是社長的妹妹吧?真是可愛啊!」

    '「原來村上桑還有妹妹啊!不過作為村上桑的妹妹,這麼可愛也是情理之中啊!」秋子附和道。

    村上悠笑了笑。

    石田彰看了西北一眼。

    大獎是由西北做的決定,倉本又是西北的人,所以他有理由懷疑:倉本那傢伙,很有可能一開始就把六十三號捏藏在袖子里。

    不過,為什麼不是大西紗織呢?她才是村上悠第一位直屬後輩啊。

    而且社裡有傳言,村上有意讓她退出聲優界,跟著他做秘書,將來接管YM的呀。

    西北拍馬屁拍錯了地方?石田彰想到這裡,不著痕迹地露出嘲諷的笑容。

    舞台上表演完唱歌、彈吉他的悠沐碧,正抓著腦袋,想第三個該表演什麼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