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0.來不及......(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0.來不及......(3)字體大小: A+
     

    「嗡~嗡~」

    「喂。」

    「村上君,不好意思,這麼早給你打電話。」

    「中野阿姨啊,有什麼事嗎?」

    「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叫一下愛衣,那孩子一直不接我電話,有事找她。」

    「好,請稍等。」

    村上悠從床上起來,披上衣服,拿著手機下了樓。

    敲了敲中野愛衣的房門,沒有回應,又向客廳走去。

    原本寬敞整潔的客廳,現在凌亂不堪。

    桌上草莓蛋糕、肯德基聖誕套餐、只有大腿沒了的火雞、布丁、零食、蜜柑......

    悠沐碧蜷曲在熊貓玩偶懷裡;

    加隈亞衣、{佐倉、梨依熊}、水籟祈、還有赤崎千夏,各占被爐一邊;

    大西紗織在毯子上摟著【杏杏】;

    種田梨紗和東山柰柰睡在電視機前,手的不遠處是手柄;

    中野愛衣坐在村上悠電腦桌前的椅子上,披著衣服酣睡。

    村上悠勉強不踩到東西,走到她身邊,「中野,你媽媽給你打了電話。」

    中野愛衣迷糊著睜開眼,愣愣地接過手機。

    「媽媽......」她嘀咕一聲,在椅子上把雙膝屈起,然後左手攔住。

    臉頰靠在膝蓋上,眼睛又閉了起來。偶爾快要睡著似的「嗯」一聲,讓電話對面的人知道,自己還在聽。

    中野愛衣這樣憨態可愛的模樣十分少見,村上悠乾脆就站在旁邊等她打完。

    過了一會兒,通話結束,中野愛衣雙手一起摟著自己的膝蓋,繼續睡下去。

    手機捏在手裡,沒有還給村上悠。

    村上悠想了想,沒叫醒她,徑直往中庭去,準備呼吸一番清晨的空氣。

    【杏杏】抬起頭,看到他走出客廳,掙扎著從大西紗織的懷裡爬出來,跟了過來。

    【落湯雞】也扇著翅膀,落在村上悠肩膀上。

    只有貓兒一動不動,連眼睛都沒睜開。

    清晨溫度很低,大概只有三度左右,呼吸間能看到明顯的白氣。

    院子里的櫻花樹還伸展著褐色的枝椏,光禿禿的,要等到明年三月,他才能站在廊道上欣賞潔白的花瓣。

    依靠種植土豆得來的淺薄【種植】知識,他分辨出這是一棵大島櫻,屬於野生櫻花,高可達15米。

    院子的這棵,還能繼續生長。

    等太陽跳出地平線,他回房間把被子抱出來,準備曬一曬。

    「早上好,村上君。」

    中野愛衣捂著嘴,動作很小地打著哈欠,從客廳走到中庭廊道上,看他把被子拋起,掛在晾衣繩上。

    「你母親找你什麼事?」村上悠把被子展開,又習慣性用手拍了拍。

    「家裡來了一個親戚,馬上要高考了,想來東京的大學參觀。過年淺草寺客人多,她就讓我帶她去。」

    村上悠點點頭,走迴廊道。

    【杏杏】在客廳門口的走廊處,嘴裡叼著一根火腿腸,不敢過來。

    中野愛衣把身體依靠在柱子上,懶洋洋地說:「但那孩子今天就要過來,我明天才有空。村上君你要是沒事,幫我帶她一天?」

    「讓她在淺草寺玩一天不好嗎?」

    「她想多看幾所大學,家裡人又要求她必須在29號回去,時間很緊。她現在已經出發了,待會兒我把照片給你,你幫我去接她,可以嗎?」

    村上悠點點頭,答應下來。

    作為社長,只是外出一天,理由都不需要。

    太陽已經徹底出來,高樓也不能阻擋,氣溫開始緩緩升高。

    中野愛衣雙手抱著肩,「太冷了,我進屋了。對了,差點又忘記把手機還你。」

    她把殘留有溫度的手機遞給村上悠,走回客廳。

    在她轉身的一瞬間,村上悠餘光看到【杏杏】叼著火腿腸跑進了廚房。

    「杏杏,杏杏。」中野愛衣喊了兩聲,嘀咕:「跑哪去了?」

    等她進了客廳,【杏杏】立馬跑到村上悠面前,把火腿腸放在他腳邊。

    「汪汪!」

    村上悠彎腰撿起火腿腸。

    【杏杏】迫不及待地原地蹦跳。

    「杏杏!」中野愛衣聽到剛才的叫聲,又從客廳里走了出來。

    一見這場面,立馬生氣了。

    「怎麼一大早就吃火腿腸?!早飯一定要吃西蘭花和雞胸肉。火腿腸只准飯後吃一點點!還有村上君,不要再偷偷喂她了!已經好多次了!」

    中野愛衣把【杏杏】抱在懷裡,帶走了。

    【杏杏】凝視著村上悠手裡的火腿腸,長長毛髮下的眼珠子,水汪汪的。

    「杏杏是條蠢狗!杏杏是條蠢狗!」【落湯雞】縮在村上悠衣領里,歡快地叫著。

    村上悠回到客廳時,所有人都醒了。

    儘管是聖誕節,但也是周五,她們還得去片場、演播室上班。

    不過聲優比上班族要好的一點,就是早上時間充裕,不用擠滿勤電車。

    上班時間大多9、10點,化妝、整理髮型都來得及。

    這也是她們敢玩到半夜的原因。

    「村上君,那孩子就拜託了。」中野愛衣出門前,再次拜託道。

    ——————

    京都站12號站台,夏季告別母親,獨自坐上開往東京的新幹線。

    車廂輕微震動,列車一下子離開了站台。夏季拿出手機,正好是五點三十分。

    離開京都站不久,就能看到京都電視塔,左邊是山巒起伏的山脈。

    夏季用手機查了一下,是比叡山和東山。

    太陽的光芒,已經能從山谷間看到,但山尖仍然白霧蒙蒙,看不清楚。

    夏季突然有些傷感,明明是去一直夢想的東京,明明只是在那裡待四天,心裡卻說不出的滋味。

    這就是孤獨和離開家鄉嗎?

    她把玻璃上的霧氣擦乾淨,把臉貼在上面,看向京都站的方向。

    除了長長的鐵軌,自然什麼也看不到,更別說母親。

    這種感覺很快隨著新幹線的前進,窗外田野的快速後退,被激動和不安代替。

    根據媽媽的交代,這次來接自己的,是多年不見的表姐。

    說是多年不見,其實前幾年過年的時候也見過,只是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初中生,所以到了現在,和這位在東京的表姐顯得陌生起來。

    列車在名古屋站停靠了兩分鐘,夏季想買了一份很貴的三明治嘗嘗,但忍住了。

    這次去東京肯定有好多漂亮的東西,身上雖然有母親給的八萬日元巨款,但一定要花在喜歡的東西上。

    夏季看了眼自己的背包,裡面只有一些生活用品、衣服和特產,錢隨身帶著。

    七點四十一分,列車準時停在東京站。她猶豫了一會兒,給表姐發了信息。

    中野愛衣(表姐):抱歉,忘記和夏季醬你說了,我今天還要上班

    中野愛衣(表姐):但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拜託我的朋友去接你,第一天就麻煩他帶你去大學參觀

    中野愛衣(表姐):你的消息我已經發給他了,他會找到你的

    夏季有些生氣,自己的消息怎麼可以隨便給別人呢。

    但轉念想到,自己這次來東京,是給別人添麻煩,受別人的照顧。

    儘管心裡不舒服,還是禮貌地回了一句「謝謝,不用擔心。麻煩你了。」

    夏季從八重洲南口出來,看著人來人往的車站口,心裡想著,來接自己的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希望能好相處一點,但也別太熱情。

    等人的時候,她習慣性地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小皮鞋,但立馬又揚起臉。

    這次等的人可不認識自己,得好好把臉露出來,給大家看到才行。

    好蠢啊,早知道這麼麻煩,就堅決不讓媽媽通知小姨家了。

    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夏季嘀咕一聲。

    她把臉朝左邊一會兒,把一家叫HamburgWorks的西餐廳的名字,仔細研究了怎麼讀;

    然後又看向右邊一會兒,對著一家葯妝店發獃。

    周圍來往的人都會看她一眼,一個身材苗條、長相甜美的女孩子,一大早就站在東京站口,非常引人注目。

    「是夏季醬嗎?」

    「是!」她一個機靈,身體還沒轉過去,就下意識高聲回答。

    「抱歉,來晚了,早上的滿勤電車出乎意料的熱鬧。」

    夏季回過頭,看向今天要在一起一整天的人。

    是一個年輕的男人,這點毋庸置疑,聽聲音就知道。

    對方穿了一件白的毛衣,外面穿了一件很薄的長款黑色外套,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夏季從小到大,從來沒見過這麼帥的人。

    別說學校里受人歡迎的男生,就是電視劇里,也沒看到可以和他相比的男藝人。

    她後退一步,鞠躬道:「您好,初次見面,我是袖山夏季。」

    「我是村上悠,是你表姐的朋友......」

    帥氣男人嘴角帶著笑容,給人很好說話的感覺。

    夏季和他對視一眼,發現對方的眼睛里倒映著京都傍晚的鴨川,讓人情不自禁地駐足。

    「......不用說敬語,叫我村上就行。」

    夏季回過神,「好的,今天麻煩您了。實在不好意思。」

    對方擺擺手,「有什麼不好意思,我也無聊著呢。對了,吃早飯了嗎?」

    夏季沒吃,但回答說吃了。

    「那麻煩你稍等,我還沒吃,有點餓了。」

    「......」夏季連忙擺手,「啊!沒事沒事!我不急!」

    原來是他自己想吃早飯啊,還以為要請我吃呢,不過東京都的男士都是這樣的嗎?

    夏季看著對方在路邊買了一塊三明治,一瓶明治牛奶。

    「走吧,往北走,在竹橋上車,乘坐東西線,可以直達早稻田。」

    「好的。」

    夏季跟在對方後面,一路向北,路上對方小口小口吃著早飯,看起來很秀氣。

    這種娘娘腔式的男人,難道是東京新的風尚?她心底揣度。

    到了竹橋站,對方才把女孩子手掌大的三明治吃完,然後把最後一口牛奶喝掉,一起扔進垃圾桶里。

    「車來了,走吧。」

    「啊,好。」

    聲音明明清越悠然,舉止也沒問題,只有吃飯的時候是個娘娘腔嗎?

    因為不知道說什麼,所以夏季在去早稻田的路上,一個勁地胡思亂想。

    「下一站,早稻田,早稻田。」

    兩人下了車,從南門進去。夏季拿出手機,快速地對著門口的地圖拍了一張。

    「不用急,慢慢來。」吃飯娘娘腔的帥哥站在她旁邊,一點不耐煩都沒有露出來。

    因為對方的姿勢和神情太悠閑,夏季反而不好意思直接走,只好再拍了一張。

    結果還沒第一張好看。

    進門之後,是一段上坡路,對方說:「把包給我吧,學校很大,你專心參觀和拍照。」

    「不,不用了。謝謝。」

    不久又看到一塊石碑,上面刻了早稻田的校歌,她拿出手機拍照。

    「要不要聽聽看?」

    「嗯?」

    「西北之都,早稻田的森林......」

    等對方唱完,問她怎麼樣時,她才回過神。

    「村上桑,好厲害啊!您是歌手嗎?」

    「業餘,偶爾唱唱。」村上桑笑道。

    「您是早稻田畢業的嗎?」夏季好奇地問。

    「不是,我有一個正在早稻田就讀的妹妹,偶爾聽她唱這首歌沒就學會了。」

    「您唱得真好聽!」

    「謝謝。」

    夏季感覺對方細嚼慢咽的吃法,也不是不能理解,肯定是為了保護嗓子。

    這次只是來參觀,不是來參加入學指導和說明會,所以兩人只是四處逛逛,進可以進去的樓,不能進去的則在外面瞅一眼。

    一開始夏季還很興奮,暢想這自己有一天在這裡上學下課,但越走越累,身上甚至出了汗。

    她時不時偷看叫村上悠的男人一眼,一開始是因為對方是個帥哥,後來就是看對方什麼時候露出疲態,然後自己好開口說休息一會兒。

    結果愣是一口氣把整個校區轉完了,對方還是綽綽有餘的樣子。

    出了校門,夏季感覺自己的兩條腿實在走不動了,開口說:「村上桑,能不能休息一會兒?」

    「當然。」

    夏季長出一口氣。

    兩人就在校門口,一家爬滿青藤、叫【早苗】的咖啡店裡坐下。

    夏季點了有厚厚奶油的維也納可可,對方點了黑咖啡。

    她邊拿起湯匙攪拌鮮奶油,邊打量著對方。

    一個上午的相處,她感覺眼前這個男生很有紳士風度。

    有時候她拍照入了神,或者在同一個地方待了很久,對方也不會開口催促,臉上不會有任何不耐煩的神色,只是站在一旁靜靜地等待。

    就在這時,對方發現她的目光,沖她笑了笑。

    夏季趕緊把軟軟的嘴唇放在杯壁上,喝了一口。

    「村上桑,我表姐是不是把我的照片給你了?」

    「是啊。」

    「能讓看看嗎?」

    對方拿出手機,直接遞給了她。

    夏季點開line,裡面全是各種未讀消息。

    她匆匆看了一眼。

    凹醬:悠哥哥,我今天在片場受到監督表揚了~

    佐倉:有沒有座位多的車,你找你的狐朋狗友幫我問問

    中野:圖片

    大西:前輩!回我消息啊!!

    種田:中午回不回櫻花庄?我點外賣了!

    早見:好吧,我承認我的編曲現在還有一點點問題,暫時就先練習你幫我買的歌好了

    森川智之:你這傢伙也太有女人緣了!今天去俱樂部,媽媽桑都在打聽你的消息!

    下面還有好多,但她不好意思做出往下滑動的姿勢。

    點開中野的聊天記錄,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初中的。

    梳著馬尾,額頭冒了兩個能反光的青春痘,傻兮兮地露出八顆牙齒,手裡還比著老土的剪刀手。

    媽媽!

    夏季自從上了高中以後,剪了短髮,學會化妝后,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在學校非常的受歡迎。經常有其他班級的男生經過,假裝不經意地看她一眼。

    「憑這張照片也能認出我啊?我改變很多呢。」夏季把手機還給對方,「花了很長時間來確認吧?」

    「沒有。你的眼睛很特別,這一點一直沒變。」

    「這樣啊。」

    夏季雙手捧著咖啡杯,啜了口可可,讚歎一聲:「真好暍。」

    喝完,村上桑接了賬,她下意識走向站台。

    「從這裡坐車去東京大學只要幾分鐘,乾脆走路去吧。路上看看有什麼吃的,或者想逛的店。」

    「好啊!」她欣然同意。

    在咖啡店裡坐了一會兒,腳已經緩解了疲勞。

    兩人一路走過去,逛了元赤城神社、夏目漱石舊居,在一家【小石川店】吃了印度菜。

    路上的開銷,都是對方付的錢。

    逛完東京大學,夏季再次感覺自己已經徹底沒了力氣。

    晚飯是在上野的一家敘敘苑吃的烤肉。

    吃完飯,兩人乘坐銀座線,準備去淺草寺,去見她的小姨。

    路上經過上野公園,是她一直想去看看的景點之一,但現在卻提不起興趣。

    但等車窗外出現一家時尚女裝店時,她忍不住把臉湊近車窗,向外張望。

    等女裝店過去,她才扭回頭,發現對方看著自己。

    夏季有些不好意思地調整了一下包的位置。

    「下一站我們下車吧。」

    「啊?」

    「如果你不累的話,去那家店看看好了。反正現在去淺草寺,中野阿姨也應該還在忙。」

    「......都可以。」

    對方很好看的笑了下,夏季感覺自己的矜持和言不由衷被看穿了,害羞地伸手打了對方一下。

    「村上桑討厭!」

    兩人在上野站下了車,走進一家相當有品位的店裡。

    今天是聖誕節,裡面有幾對男女一起的客人。店裡商品,從衣服到鞋,再到皮包,應有盡有。

    夏季看花了眼,東看看,西瞅瞅,最後看中櫥窗里的一個皮包。

    可惜算上打折,也要十五萬円,她身上的錢根本不夠。

    就算夠,她也不敢買,除非不想回京都見媽媽。

    「喜歡這個?」

    「嗯。」

    「那就買這個吧。」

    「太貴了。我買不起。」她搖了搖頭,準備放棄這家店。

    「我送給你。」

    「誒?」她眼睛離開皮包,看向村上桑帥氣的臉,「這怎麼可以?!」

    對方笑道:「就當是聖誕禮物。」

    「這......」

    一旁的店員連忙說:「這個顏色很好,而且店裡只剩這一個了,非常適合年輕女孩子呢!」

    「太貴了。」她戀戀不捨地說。

    「已經很便宜了!非常適合您!而且這款包不僅可以搭常服,還能搭和服呢!這樣過年都不用買新包了!」

    她被店員一說,更加心動。

    「結賬吧。」村上悠突然遞出一張卡,對店員說道。

    「村上桑......」

    她換還沒說完,店員立馬把包取出來,留下一句「請稍候!」,就拿著卡去收銀台結賬。

    她正糾結該怎麼辦的時候,村上悠又說:「再看看有沒有喜歡的衣服、鞋子,一起買了。」

    「不!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這個包終究是收下了。十五萬円啊!

    夏季又是興奮,又有點不安。

    但當店員把包給她的時候,心裡只剩下高興了。

    還沒出店門,她就拿著提包,學著雜誌里模特的姿勢,擺了一個造型。

    「怎麼樣,村上桑!」

    「背著兩個包,有點彆扭啊。」

    「誰讓你注意這一點啦!討厭!」

    她開心的轉了一圈,迫不及待地想換身衣服,拎著這個包去逛街。

    兩人再次搭乘銀座線,這次碰上下班的時間,沒了座位,只好站在靠近車門的地方。

    但夏季心裡卻喜滋滋的,連腳都不感覺疼。

    「村上桑。」

    「嗯?」

    「你感覺我應該報考哪一所學校好?」

    「不是還沒看完嘛,等看完,選自己喜歡的就好。」

    「嗯,我也是這樣感覺的!」

    兩人到了淺草寺,她恭敬地向小姨問好,又拿出包里的特產。

    「小姨,這是媽媽讓我帶給您的青花魚壽司。」

    她偷偷留下一盒,準備待會兒送給村上桑,只是不知道對方喜不喜歡。

    青花魚壽司說是京都特產,其實只是很平常的東西而已。

    她偷偷看向村上桑,見他懶洋洋地躺在軟椅上,和白天的溫和近人又是不同。

    「我回來啦。」店外走進來一個溫柔的女人,二十歲出頭的樣子,應該就是她的表姐。

    「表姐好。」

    「你就是夏季醬吧?長大了,變漂亮了呢!」

    「沒有表姐漂亮!」

    兩人寒暄一會兒,表姐轉頭對躺在軟椅上的村上桑說:「你沒讓我表妹久等吧?」

    「沒有。」她連忙開口,「村上桑很照顧我,今天的開銷都是他付的,還給我買了禮物!早上我沒等兩分鐘,他就認出我來了呢。」

    「是這樣嗎?」表姐笑著問村上桑。

    「當然。」村上桑漫不經心地回答,「這孩子的眼睛和你一模一樣,我遠遠的就看到了。」

    「那就好。」表姐滿意地點點頭,「我還以為你用平時的態度對她呢。」

    「怎麼說也是表妹,不至於。」

    表姐笑了笑,轉頭對她說:「他這個人平時一直很冷淡,今天如果讓你不舒服,請原諒。」

    夏季回過神,趕忙搖頭,「沒有的事。村上桑人很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