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8.沒有留下任何記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8.沒有留下任何記憶字體大小: A+
     

    活動結束的時間,還算不上深夜,九點十二分。

    中野愛衣、佐倉小姐她們,商量著去吃點東西。

    「村上君,你去嗎?」中野愛衣問。

    村上悠正準備回她,手機響了。他朝中野愛衣示意一下,接通電話。

    「村上,出來喝酒嗎?」是水籟祈事務所的社長,森川智之。

    村上悠看了眼中野愛衣,見她正在邀請幾個不認識的女聲優。

    因為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而且全是女人,於是他說:「可以,地點呢?」

    「銀座。」對面的森川智之,用上揚的語氣應道。

    「好。」

    掛掉電話,村上悠和中野愛衣說了去喝酒的事。

    她點點頭:「早點回來呀,明天要早起呢。」

    「知道了。」

    一旁的水籟祈一臉嫌棄:「又是森川社長嗎?他這個人喝酒一喝就是一天,糟糕透了。村上桑千萬別學他啊!乾脆不理他算了?」

    「答應了已經。」

    「那好吧。」

    村上悠招了一輛計程車,和司機說了地點。

    他對銀座已經很熟悉,平時陪佐倉小姐她們,經常去1丁目到7丁目的步行購物街。

    但哪裡的酒吧和俱樂部,還是第一次去。

    喝酒的時候,誰邀請他,就去哪。而島崎信長他們,主要混跡於新宿歌舞伎一帶。

    一個人的時候,比起這些地方,他更喜歡待在書店,看各種各樣的書。

    在計程車駛過歐米茄銀座店后,在巷子穿梭了一分鐘,很快停在一傢俱樂部前面。

    【凜和風】。

    付了車費,村上悠一下車,就看到和一位穿精緻和服媽媽桑聊天的森川智之。

    村上悠朝他走了兩步,媽媽桑抬眉看到他,和早已忘乎所以的森川智之說了兩句,森川智之這才抬起頭看這邊。

    「村上!」他招了招手。

    兩人打完招呼,森川智之介紹道:「這位是【凜和風】俱樂部的媽媽桑,凜子。這位是YM事務所社長,村上悠。」

    「歡迎光臨!」凜子俯首致意,並遞上名片。

    媽媽桑三十歲出頭的年紀,柔順的頭髮盤起,身材嬌小而豐滿,胸前和服帶了些褶皺,腰肢用腰帶緊緊纏著,成熟女人的風韻登峰造極。

    森川智之忘乎所以也在所難免。

    村上悠看了眼名片,上面寫了【青葉凜子】,還有店名和電話號碼。

    「剛才一直聽森川桑說,今天的客人長相很好看,果然超乎想象呢。」凜子用大姐姐的口吻笑道。

    村上悠點了點頭,對森川智之說:「不是喝酒嗎?走吧。」

    「我都忘了,外面等的我都冷死了。害得媽媽桑也陪我受風吹,村上你待會兒得多喝幾杯。」

    「和森川桑聊天很有趣,剛才都沒感覺冷呢。現在一說,還真冷啊。」凜子雙手抱著肩,臉色有些白。

    媽媽桑的可憐模樣,讓森川智之心疼的想伸手去摟人。

    兩人進了店裡,走廊里的裝修是明治時期的風格,腳邊的地燈,也是精緻的燈籠。

    如此這般散發出暗淡燈光的燈籠,一直延伸了很長一段距離。

    到了裡面,吧台上已經坐了五六位客人,都是穩重的中年人。

    村上悠的年紀,在店裡算是最小的。

    媽媽桑邁著小步子,領著兩人到了一個卡座,問兩人需要什麼。

    森川智之點了一些吃的,還有包括村上悠喜歡的威士忌在內的酒。

    最後他說:「媽媽桑,今天裡子是否有空?」

    「抱歉,裡子已經有客人了。」凜子微微鞠躬,一舉一動都顯高雅,「不過綾今天倒是有空。」

    「那好啊,就請她陪村上喝酒吧。」

    「好,」凜子笑著低聲應下,「森川桑您呢?」

    「媽媽桑今天有空嗎?」森川智之好像醞釀很久一樣地問出口。

    「非常抱歉。」媽媽桑用不讓人討厭的語氣拒絕。

    「好吧好吧,那就讓有紀來吧。」

    「好。」

    媽媽桑離開后,森川智之小聲問村上悠:「以前來過?」

    村上悠搖了搖頭。

    「聲優只能去新宿那種地方,社長就有資格來這裡了。」他的語氣不無驕傲。

    「酒更好喝?」村上悠問。

    森川智之砸了一下嘴,「這裡的女招待,起步都是知名大學畢業。東大、京都大學,畢業的,現役的,都有。來這裡的客人,年薪至少不會低於2000萬。」

    村上悠不以為然,再好看的女人,和他也沒關係。

    希望酒好喝點,要不然對不起2萬5千日元的座位費,村上悠想。

    「還有,」森川智之像是一個推銷員,喋喋不休,「你看凜子,可別用看新宿女人的眼光看她。她是東大畢業,各種外語都懂一些,最擅長的是西班牙語。靠自己在港區買了房,收入在我們之上呢。」

    「厲害。」村上悠佩服能買房子的人。

    「是吧?」森川智之頗為得意,然後又嘆道:「要是能娶她做夫人,我這一輩子就值了。」

    「你們沒關係嗎?」

    「《風俗業法》明確禁止俱樂部涉及這些,店裡的女招待也不會輕易和人出去發生關係,更何況是媽媽桑。主要還是我入不了人家的眼啊。」

    說了沒兩句,各種堅果、巧克力和小菜端了上來,都用古風十足而精緻的碗碟裝。

    媽媽桑帶著兩個女人過來,大概就是綾、有紀了。

    三人站一起,個個美貌,都是十足的美女。

    等到櫻花盛開的季節,一起穿和服出去的話,跟在後面的男人恐怕不會少。

    森川智之笑著說:「不管來幾次,這裡的人都是大美人啊!」

    「謝謝您。」媽媽桑掩嘴笑道,既不謙虛,也不驕傲,似乎很受用。

    森川智之興緻更高:「媽媽桑,雖然不能陪客,但喝一杯總行吧?」

    「好啊。」

    媽媽桑跪在桌邊,用優雅地姿勢給森川智之倒了清酒,給村上悠倒了威士忌。

    森川智之似乎不是說說而已,對叫凜子的媽媽桑很有好感,喝完酒之後,又和她熱情地攀談好一會兒。

    一旁叫有紀的女招待,笑著陪在兩人身邊。

    而叫綾的女招待,幾乎要靠在村上悠身上似的,和他低聲說著話。

    「村上桑,您和森川桑是什麼關係呀?」她穿著紫藤花色的和服,是清麗風格的美女。

    「算是同事。」村上悠喝了一口酒,味道還算不賴。

    水果、小菜之類,也非常新鮮,不是一般商場的貨色。

    如果沒有女招待的話,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看村上悠喜歡吃東西,綾撩起袖筒,用細長的手指給他剝殼,還要喂他。

    「不用,你吃吧。」村上悠拒絕,並且在對方靠過來之前,遠離了一個座位。

    「村上桑真是一位紳士啊。」綾把堅果喂進自己嘴裡,用能引起男人玉望的好奇目光打量他。

    媽媽桑走之前,再次和村上悠喝了一杯酒。離開時,也是彎著腰,面朝他們,退後三步,才轉身。

    店裡的一角,有面上塗了白粉的藝伎表演——年輕女藝伎拿著扇子跳舞,年紀大的撥弄三弦琴。

    根據綾的介紹,跳的舞是京舞和清元,她們兩人也會。

    「那你們兩位,跳給我們看看?」森川智之並不是真的喜歡媽媽桑,或者說不止喜歡媽媽桑一個人。

    「不嘛~」

    「挑一個,就跳兩步!」

    「不要!」

    「一步!一個動作就行!」

    於是兩個女人被他屈服了,笨拙跳了兩下,然後害羞地伏在軟座上。

    綾用喝酒之後紅潤的臉對著兩人,嬌滴滴地說:

    「討厭呀,被拆穿了呢。」

    而有紀把臉埋在和服里,好像害羞地抬不起頭。

    森川智之大笑著把手,放在她的小手上。

    兩人在店裡一直待到打烊,最後和媽媽桑她們一起出的店門。

    「媽媽桑,我送你回家吧?」森川智之醉醺醺地說。

    「謝謝森川桑,但我就不用了,和您不是一個方向。」

    「好吧。」森川智之看向今天陪他們的兩位,「你們兩位呢?」

    有紀爽快的答應了,而綾看了眼村上悠,見他沒反應,也同意下來。

    村上悠低頭看了下表,已經過了十二點,也不知道她們睡了沒有。

    「村上桑家住哪裡?」媽媽桑凜子問。

    「大木學院那邊。」

    「那我們一起吧?」凜子笑著說,「村上桑看起來有急事,我也想早點回去休息,就坐一輛計程車?」

    「好。」村上悠點頭同意。

    於是有紀還有綾,和森川智之上了同一輛計程車;村上悠和凜子上了一輛計程車。

    等計程車離開銀座,向西駛了一段距離,到了住宅區,就算是東京都,在這深夜也只剩下一排排的路燈。

    「村上桑,我的店還可以嗎?」沒開燈的計程車內,凜子的聲音很輕。

    「開心果不錯。」

    不像佐倉小姐買的一大罐,裡面很多常人咬都咬不開的殼。

    而村上悠一般負責吃這些。

    凜子美麗的臉龐微微一愣。

    「綾那孩子,不喜歡嗎?」她笑著問。

    「還行。」

    村上悠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著,望著窗外的燈光,腦海里想象著櫻花庄幾人現在在幹什麼。

    是在玩遊戲,還是討論明天的婚禮,或者已經睡了。

    車先去了凜子的港區公寓,然後才拐向櫻花庄,打車錢自然是村上悠付的。

    島國計程車費真是貴,不過比起送兩個人的森川智之,他應該還是會少花了一些。

    村上悠一邊推開櫻花庄大門,一邊這樣想著。

    「村上君,回來啦?洗澡水還燒著哦。」

    「嗯,這就去洗。」

    「明天記得早起,還有穿西裝。」

    「好。你先睡吧。」

    「另外禮金我們幾個商量好了,每人三萬日元。」

    ......

    十二月十二日,櫻花庄所有人很早就起來。

    女聲優們要去預約好的和服店,換上參加婚禮用的和服。村上悠雖然不用換和服,但也肯定只能跟著一起。

    到點店時,水籟祈她們已經在了。

    在天色全亮,地面溫度升高,村上悠把《永生之酒》第六卷慢悠悠看到一半之後,她們總算好了。

    「怎麼樣?好看吧?」

    「這個顏色可是專門選的!」

    「村上桑,快拿手機給我們拍照!」

    比起婚禮,她們好像對能穿和服更感興趣。

    「時間要來不及了。」村上悠提醒。

    於是她們手拉著手,把木屐踩得「啪嗒啪嗒」響,速度沒村上悠走路快,爭先恐後地往澀谷線跑去。

    十分可愛。

    在路人驚嘆的目光中,他們總算在婚禮之前,趕到赤坂的冰川神社。

    赤坂冰川神社自創立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歷史。

    社內供奉著掌管締結姻緣的神明:須佐之男命、奇稻田姬命、大己貴命,是舉辦神前式的熱門神社。

    據說不能發出聲音的婚禮還沒正式開始,所以神社很熱鬧,遇到的每一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

    穿淺櫻花色和服的絕世美女,找到她們。

    好像早起第一件事刷牙一樣,例行的互相誇讚完之後,她帶著他們去看新郎新娘。

    新郎新娘正在神社的一處常夜燈前,和來參加婚禮的人聊天。

    看到他們過來,其他客人把位置讓出來。

    種田哥哥穿著黑色男式和服,手拿一柄摺扇;新娘是傳統的白無垢。

    大家都不是很熟,客氣的恭喜,客氣的招呼,然後他們又把位置讓給下一波客人。

    「新娘子好漂亮啊!」中野愛衣嘆道。

    「是嗎。」

    「你沒看到嗎?」中野愛衣側過臉看他。

    「我看別人新娘幹嘛?」村上悠漠不關心的回答。

    他早起可不是來看新娘的,只是想見識神前式婚禮而已。

    雖然很不禮貌,但中野愛衣絲毫不討厭他這一點,所以笑了笑,沒說什麼。

    離開新郎新娘,種田梨紗帶他們去休息。

    一間充當休息室、化妝室、甚至更衣室的大居室,種田梨紗的父母都在。

    種田梨紗走過去,介紹道:「父親,母親,這些是我的朋友,你們見過的。」

    說完,她又一個一個地給不知道他們名字的種田父親做介紹。

    「這是佐倉鈴音,這是中野愛衣......這是赤崎千夏,」接著,種田梨沙指著村上悠,笑嘻嘻地說,「這位帥哥就是村上悠。」

    穿燕尾服的種田父親,黑色端莊和服的種田母親,都用不待見的眼神,打量村上悠。

    哪怕是村上悠,此時也感到尷尬。

    打完招呼,幾個女孩子聚在一起,小聲開著玩笑:村上悠作為社長,出的禮金少了,所以不受歡迎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