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7.某種意義上,村上還遠遠算不上是現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7.某種意義上,村上還遠遠算不上是現充。字體大小: A+
     

    主持人:「第一回合《Re:0》劇組得分。而大家看到的圖,其實是《路人女主》二期的主視覺圖!沒錯!《路人女主》第二季決定製作!」

    「喔!!!」

    「恭喜!」

    「什麼嘛,還不是廣告!」

    主持人:「現在進入第二回合,遊戲選取自《春物》。」

    「來吧!」穿著背帶褲的東山柰柰,對著觀眾「嚯嚯嚯」地揮舞小拳頭,準備大幹一場。

    早見紗織也幹勁滿滿地點頭。

    主持人:「在《春物》附屬廣播里,有一個收集觀眾現充生活來信的環節。

    第二回合的遊戲,就是由在座的十六位聲優,分享自己目前為止{最現充}的生活經歷。

    最後觀眾舉手投票,票數最多的,得一分。

    大家放心,我們有工作人員專門負責計票,一票也不會少算!

    所以請所有觀眾務必參與進來!很有可能就差你的那一票,讓喜歡的劇組拿不到分數哦!」

    劇場走道里,出現五六個手拿計數器的工作人員。

    主持人繼續說道:「思考時間是一分鐘!大家可以互相討論,讓{最現充}的人作為代表哦。」

    東山奈央拿起話筒:「那個,請問{現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和朋友出去玩算嗎?」

    「要看對方是男性,還是女性哦。」黑澤朋世回答。

    「誒——」大部分女聲優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

    「怎麼辦?」

    「沒有和異性出去玩過!」

    「難道,我們不是現充?是死宅?」

    場面陷入危機。

    這時大西紗織說了一句:「啊,這樣說的話,村上前輩不就是{最現充}的人了嗎?」

    「誒——」女聲優們的氣息保持了一致。

    村上悠陷入危機。

    雨宮天好奇地問:「村上桑,請問你有收到情書嗎?不對,是收到多少情書了?」

    「沒有。」

    「謊言哦——」平時錄音棚異口同聲的台詞,女聲優們需要反覆錄製,現在沒有排練,卻輕易的做到了。

    興趣果然是人最好的老師。

    「村上桑的話,肯定每天都收到很多很多情書吧!」

    「那是當然的!」

    「和廣播活動里專門讀信的劇本作家一樣了呢,說不定已經完全不想看了!真是令人羨慕啊!」

    主持人:「大家,時間已經過半了哦!」

    「完了完了,我們趕緊討論!」女聲優儘可能的可愛中,表現出驚慌失措。

    村上悠危機解......

    「等等!」雨宮天突然說,「村上桑的現實生活,不就是現在很多少年漫畫的延伸嗎?」

    「誒?什麼意思?」大西紗織問。

    「【明明很受女孩子喜歡,但絕對不會從中選擇一個】。這不就是後宮王道漫畫的走向嗎?」雨宮天活像發現了新大陸。

    村上悠感覺自己有必要解釋清楚,但他拿起話筒的速度卻沒有女聲優快。

    「原來是這樣啊!」

    「不愧是村上桑!輕主人公!」

    「這就是真正的現充嗎?我們已經輸了!」

    「贏不了!贏不了!」

    村上悠終於拿起話筒,嘴還沒展開,早見雪乃先開口了。

    她把頭一偏,擺出疑惑的樣子,語氣卻冰冷而充滿嫌棄:「村上。怎麼一回事。好噁心。別這樣。」

    「哈哈哈!」突然的雪之下雪乃聲線,把在場的人都逗笑了。

    中野愛衣有點不開心,她抿了一下嘴,說:

    「村上君不是這樣的男孩子。相反,正是因為非常看重感情,所以會很慎重地去對待。不像《源氏物語》里源氏那樣,對待不喜歡的女孩子,也會關懷備至,顯得溫厚優雅。」

    「是這樣啊!」雨宮天恍然大悟,「原來是太看重感情,所以才不輕易下決定,而不是吊著女孩子,開後宮啊!」

    這話雖然仍然聽著奇怪,但村上悠還是點了點頭。

    「誒。對了。聽說,村上桑最喜歡女孩子的腿了是吧?我也很喜歡女孩子的腿。」今天19歲的女聲優黑澤朋世問,「我最喜歡{腿部肌肉不多不少,沒有太多脂肪,露出纖細腳腕}的類型,村上桑的話,喜歡哪一種呢?」

    「哈哈哈!」

    所有人再次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看向主持人,示意一分鐘的思考時間,早在一分二十七秒之前,就已經過去。

    主持人忍著笑:「好的好的,思考時間結束!」

    「誒——」

    也不知道她們是在遺憾還沒來得及好好商量,還是沒聽到村上悠喜歡的腿型。

    主持人:「各位聲優準備的差不多了吧,請開始吧。真是期待啊,特別是村上桑的現充生活。」

    觀眾情緒被他調動起來,同時,村上悠挨了表情笑嘻嘻的佐倉小姐的一腳。

    主持人:「還是先從《干物妹》劇組開始吧,請!」

    海老名·影山說:「和田中醬、古川醬、白石醬,四人一起去江之島玩了。」

    「這不都是女聲優嗎?」佐倉小姐疑惑地問,「剛才黑澤桑已經說了吧,和同性出去不算現充啊。」

    小埋·田中拿起話筒,大聲吼道:「怎麼了嘛!這就是我們三個最現充的事了!不行嘛!」

    「啊,抱歉。」

    「不要道歉啊!為什麼要道歉!你這樣顯得我們好可憐!」

    「啊,抱歉。」佐倉小姐下意識再次道歉。

    「才不是我們沒有異性緣呢!只是我們看不上他們!」

    「對對對!哼!」

    主持人:「好可憐的妹妹組......」

    「喂——」

    「我們才不可憐!」

    「討厭的氛圍!」

    所有人笑成一團。

    「......大家看在她們這麼可憐的份上,請多多支持她們吧!認為她們{最現充}的觀眾,請舉手!」

    觀眾稀稀落落地舉起十幾隻手臂,而現場有五百人左右。

    「我們回家!」

    「走了!」

    「不錄了!」

    三位妹妹一耍脾氣,下面象徵性地又舉起十幾隻手臂。

    水籟祈同情道:「好可憐。」

    「嗚啊——」三位妹妹抱在了一起,說著{不要理會世人的目光}、{她們都是壞傢伙}、{我們三個永遠在一起就夠了}之類的話,互相安慰。

    主持人:「下面是《寶石之國》劇組,請!」

    然而剛才興緻勃勃討論{喜歡女孩子怎麼樣的腿}的黑澤朋世,還有小松未可子,兩人十分謙虛地互讓著。

    都不想站出來回答這個問題。

    不知道是佐倉小姐的功勞,還是水籟祈「好可憐」的嘲諷力度過於強勁。

    「未可子氏,你來吧。」黑澤·久美子十分謙虛。

    「不要。」小松未可子乾脆利落地拒絕,擺出{請}的姿勢,「朋世醬,你來吧。」

    「我出去吃飯的都是和女孩子一起,沒什麼好說的。還是未可子氏你來吧。」

    「我一個人去卡拉OK。」

    「......」

    黑澤·久美子用{怎麼會有這麼孤獨的人}、{你贏了}的視線,看著莫名驕傲的小松未可子。

    她無奈地站出來,代表《寶石之國》劇組發言:「那個,我們組{最現充}的事:我曾經和兩個女孩子一起睡覺。」

    「啊,好可憐——」開口的是《干物妹》的三位妹妹。

    「我很開心!真的!非常開心!」黑澤朋世激動地站了起來。

    不到一米五的身高,沒能給她的話增加說服力。

    「恩恩~」三位妹妹齊刷刷地點頭。

    黑澤朋世看向《七人魔法使》:「老師——救救我!」

    佐倉小姐擋住她的視線:「這裡只有春日新,沒有你要的老師哦。」

    「大家!最討厭了!」黑澤朋世憤憤不平。

    《寶石之國》的舉手人數,比《干物妹》要多。

    看來不管是不是同性,只要和女孩子睡在一起,都會在一定程度上被認為是現充。

    主持人:「接下來是《春物》劇組,是你們本來的活動哦!請加油!」

    「加油......說到底,這個環節當初是村上桑在主持啊,和我兩個沒有關係。」

    「沒錯!我們要求村上君代表我們組發言!」

    主持人:「不可能!不行!這樣接下來的遊戲,大家會都讓村上桑回答的!請兩位自己想辦法!」

    「可惡——」東山柰柰噘起小嘴。

    她和早見紗織互相看了一眼,早見紗織說:「和朋友一起吃了可麗餅。」

    「女孩子?」《干物妹》的三人迫不及待地確認。

    「不,有男性!」

    「誰啊?」

    「誒?這是能說出來的事情嗎?」

    「早見紗織情報大公開?!」

    早見紗織向村上悠請示:「社長,允許我說嗎?」

    「社長?」安野希世乃一愣,「啊,我都忘了,村上桑是社長了。怎麼辦,以後在片場遇到壓力好大。」

    「我都不怕,你擔心什麼呀!」大西紗織笑著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村上悠回答早見紗織:「你認為可以說,就說吧。」

    「那我說了。」早見紗織看向東山柰柰,「那天我和東山桑一起,作為嘉賓出席村上桑的廣播——《春物》的附屬廣播。結束后,我們一起買了可麗餅。」

    「這個?!」

    「是的哦,有男性呢~」早見紗織微微一偏頭,可愛地豎起右手食指。

    「這個也算嗎?」

    主持人問:「村上桑感覺呢?」

    「是有這回事。」

    「我不是問......算了算了。」主持人不想再浪費時間,「大家,開始投票吧!」

    「大家!請支持我們!」東山柰柰對著觀眾大喊。

    舉手觀眾的數量,比前兩個加起來都要多。

    早見和東山互相擊掌,「yeah~」

    「這個算的話,那我們組{最現充}的事,就是和村上桑一起吃飯、喝酒。」安野希世乃說。

    「沒錯哦,是《毛衣品酒》第一回,當時還是直播!」大西紗織點頭補充道。

    「等等呀!」今天代表《素晴》的中野愛衣,忍不住笑出聲,「那是我的節目啊!」

    「沒錯。」佐倉小姐回頭看著她們,「而且村上今天是《七人魔法使》劇組的,可不是你們的工具。」

    「不算不算!」《寶石之國》和《干物妹》也嚷嚷起來。

    「為什麼不算?明明就是我們的親身經歷!」《路人女主》不輕易放棄。

    兩方隔著桌子吵起來,一時間好像劇場里飛進來數百隻烏鴉。

    主持人趕緊說:「好了好了,畢竟村上桑也是其他劇組的一員,只是今天比較特殊。算,算!」

    主持人一開口,大家順勢結束爭吵。

    「那麼開始投票吧,認為《路人女主》{最現充}的,請舉手!」

    「大家,她們是活動!不算現實生活!」

    「沒錯!而且是直播,身邊有工作人員跟著呢!」

    「如果這算現充的話,那聲優參加活動不都是現充了嗎?大家想想自己工作的時候,和同事待在一個辦公室,這算現充嗎?」

    「誒——」大西紗織十分委屈,「別這樣說啊。大家太欺負人了!」

    《路人女主》的票數,勉強超過《寶石之國》,暫列第二。

    主持人:「《素晴》組,請!」

    雨宮天:「我和男性一起單獨去超市買東西,因為吃火鍋,所以買了一大堆東西,他主動幫我拎了呢。當天晚上一邊愉快的聊天,一遍吃火鍋了,就我們兩個人~」

    「天醬!」

    「不可以說啊!」

    「沒事吧?Musi不管嗎?」

    Musi是雨宮天的事務所。

    主持人問:「確定沒問題嗎,雨宮桑?」

    「沒事沒事。」雨宮天無所謂地擺擺手,「這算是真正的現充了吧?」

    下面這次「嘩啦啦」豎起大片手臂。

    主持人:「這次認可度很高啊!總算出現真正的現充了!」

    票數達到四百多票,比前四組合起來還要多一倍。

    「太好啦!天醬!」中野愛衣開心地鼓掌。

    「這都要多虧我的弟弟,小時候沒有白打他。」

    「弟弟?」

    「作弊!作弊作弊!」

    「裁判!我們要求撤銷剛才的投票!」

    主持人也蒙住了。

    他本來就懷疑,這些女聲優怎麼可能輕易說出自己的私生活。

    一開始心裡還想著雨宮天年紀小,不懂事,結果來了這麼一套。

    但因為女聲優一直起鬨,計劃的時間早就超了,再加上終究是遊戲,沒必要計較,乾脆算她們票數有效。

    主持人:「接下來的兩組可不許撒謊了哦。」

    「我沒有撒謊!」雨宮天不滿,「我說的都是事實!」

    主持人:「那就不允許隱瞞,故意讓別人誤會!」

    「......好吧。」雨宮天說,「反正我們贏定了!」

    「哈哈,有點不好意思。」中野愛衣羞恥心的程度,還不足以應付這種取巧的事。

    主持人:「接下來是《Re:0》劇組,請!」

    漏洞逐漸被補齊,高橋李依、水籟祈還有梨依熊,三人再次陷入困境。

    前面的女聲優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但這三位:

    高橋李依比起和男性吃飯,寧願排隊買遊戲;

    水籟祈倒是花心,中午和那個女聲優吃飯,晚飯和另外一個女聲優吃飯,周末周日又是一大堆,但除了村上悠,私人性質的聚餐沒有其他男性;

    梨依熊的話,只和佐倉鈴音出去玩。

    最後,高橋李依說:「那個,認輸了,我們《Re:0》認輸了。」

    「好可憐——」該報仇立馬報仇。

    水籟祈小巧玲瓏的嘴唇一扭,臉一偏,假裝生氣了。

    儘管認輸,但她們的得票卻不低,和《春物》差不多的票數。

    主持人:「現在最後一組,《七人魔法使》,到底是村上桑回答,還是佐倉桑來回答?」

    所有人期待地看著兩人。

    村上悠拿起麥克風,下面男粉絲「唔哦——」的起鬨聲,一下子覆蓋全場。

    「我也沒什麼好說的,都是和男性朋友出去喝酒。」

    「誒——」這是群眾懷疑的聲音。

    「村上桑,不是說你經常和女聲優出去吃飯、旅遊嗎?」

    「就是啊!」

    「不是說不算嗎?」村上悠奇怪地問,「你們和我不算,我和你們可以算嗎?」

    「......」

    沉默過後,眾人不放棄,又問:「村上桑,你就沒有圈外的朋友嗎?」

    「沒有。」

    「......」

    主持人:「好吧好吧,看來《七人魔法使》的{最現充}就是和男人出去喝酒了,大家開始投票吧。」

    下面的女粉絲認為,村上悠這樣的私生活值得肯定,所以舉手;

    男粉絲不信村上悠說的話,從心底里認為他就是個現充,所以舉手。

    主持人:「難以置信,486票,幾乎是全部!所以《春物》的這一分,由......」

    「不公平!」

    「觀眾太不公平了!他們都是村上桑的粉絲!」

    「明明都是和同性出去玩!為什麼得票這麼多!」

    「說好看{現充程度}投票的!」

    主持人:「這......」

    「重來!」

    「我們要公平!」

    女聲優們笑嘻嘻地起鬨。

    還有底下明明剛才還給村上悠投票的觀眾,也沖村上悠發出噓聲。

    主持人:「好吧,那就公平一點,每組的團長作為代表,猜拳決定!」

    下面男觀眾發出突兀的爆笑聲。

    雖說讓團長出來,但所有聲優像看熱鬧一樣,全圍到了舞台中央。

    「為了節省時間,請團長們一起猜拳,輸得直接淘汰。請團長們開始吧!」

    「石頭剪刀布!」

    因為所有人一起,所以七個人只有同時出現兩種情況,才能淘汰人。

    按道理來說,應該很難......

    村上悠握著拳頭,第一個退出了比賽圈。

    「哈哈哈!」

    「嚯——」

    下面掌聲如雷,女聲優的表情也很精彩,有滿意的,有憋笑的,有抿嘴的,有假笑的,有不知所以然的......

    村上悠站到人群最後面去。

    原本擠在最前面的佐倉小姐,因為《七人魔法使》已經輸掉比賽,也把觀賽位置讓出來。

    「村上。」佐倉輕聲喊他。

    「嗯?」

    「凳子坐久了,你幫我扯一下。很難受。」

    「扯什麼?」村上悠問。

    「屁股上的衣服。位置不對,不舒服。」

    「啊?」

    「快點!」佐倉輕聲催促。

    「你自己不行?」

    「你傻嗎?自己摸自己的屁股,下面的觀眾一看姿勢就知道了!」她擋在村上悠前面,低聲說道。

    「等回到座位上,你可以自己......」

    「座位上摸自己的屁股,別人就看不到嗎?我已經忍了很久了!別廢話,快點!」

    村上悠從出道一來,第一次主動回頭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正實況播放前方激烈的猜拳遊戲。

    他瞅了眼佐倉小姐的布丁屁股,伸手快速地拉了一下覆蓋在上面的衣服。

    「你是不是想趁機占我便宜?是另外一邊!」

    「......」

    村上悠只能在另外一半的布丁上,扯了一下。

    「呼——」佐倉小姐一點也不淑女地出了一口氣,扭了扭腰,「好多了,剛才癢死我了。」

    「......」

    村上悠想:這算不算現充?

    按照這次活動的標準,一不能是活動,二不能和女聲優。

    這麼說,他遠遠算不上一個現充。

    過了一會兒,前方終於決出勝負,分數最低的《干物妹》劇組實現了逆襲,拿下了這一分。

    村上悠準備回座位時,桌子在後排的東山柰柰,一蹦一跳地超過他。

    「好快活呀,村上君。」

    她輕聲留下了這麼一句。

    主持人:「好的,接下來是第三回合,遊戲來自《素晴》!」

    「是我們的!加油!」雨宮天和中野愛衣攥起小拳頭。

    主持人:「飾演【佐藤和真】的村上悠桑,和飾演【惠惠】的高橋李依桑,兩人曾經在廣播里,為增加會員數量,進行了小劇場表演。

    當時高橋李依桑的劇情是:和正太一起被困在電梯里。因為說出{姐姐幫你放進洞里}......」

    「啊!請不要說了!太害羞了!」高橋李依上半身趴在桌上,伸手去抓主持人,大喊出聲。

    下面聽過這個廣播的觀眾哈哈大笑。

    佐倉小姐低聲詢問村上悠:「什麼情況?」

    「耳機。」

    「耳機?放進洞里,是指把耳機放進耳朵里?」

    「要不然?」

    「嗯......」佐倉小姐左右輕抬了下屁股,看來還是有哪裡沒舒服。

    主持人:「......想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的觀眾,可以購買會員收聽。第二回合,就是小劇場表演!

    「劇本是什麼呢?」東山奈央問。

    主持人:「沒有劇本!目標是:讓更多的觀眾期待《素晴》第二季!對了,剛才第二回合的遊戲,是《春物》第二季製作決定!」

    「什麼嘛,都是廣告!」

    主持人自動忽略這個聲音:「大家只有一分鐘的時間準備哦!」

    聲優們趕緊「嗡嗡」地低聲討論起來。

    主持人說了幾句炒熱氣氛的話,一分鐘就過去了。

    「《干物妹》劇組,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