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6.不想得分,女聲優只想讓自己開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6.不想得分,女聲優只想讓自己開心。字體大小: A+
     

    主持人:「下面一組,《素晴》!」

    升降機還沒上來,「和真——!!!」,阿庫婭和抖M騎士的尖叫聲,已經從後台傳來。

    觀眾已經笑到不能自持,掌聲甚至蓋過了主持人的介紹。

    ......

    體重超過160kg的劇本作家,在空調房裡使勁用台本對自己扇著風:「瞧,我就說了,只要讓村上難堪,節目效果絕對好。」

    「沒錯沒錯!以後就這麼辦!」導演看著收視率,心悅誠服。

    160kg得意到扇扇子的手臂都不酸了:「而且不需要我們主動做什麼,只需要像這樣,把他扔在女聲優堆里,自然而然就有好玩的可以看。」

    「還是小林洋平桑厲害!」導演轉頭對助手說,「把空調打低一點。」

    「叫我作家名:chanko!」

    ......

    小林洋平有多得意,舞台上的村上悠就有多慘。

    這次舞台活動沒有給他台本,理由是:全是遊戲環節,請村上桑開開心心玩一場就可以吧。

    開心是開心,但那都是別人。

    主持人:「最後一組!《干物妹!小埋》!田中愛美桑!影山燈桑!古川由利奈桑!」

    總算有一個和他沒有關係的劇組了。

    村上悠剛這樣想著,最後三位女聲優齊刷刷地面對著他。

    「歐尼醬——!!!」

    「喂。」

    「哈哈哈!!!」大家果然都很開心。

    主持人:「以上,就是來自七部作品的十六名豪華聲優陣容,在這個周五的晚上,和大家齊聚一堂!請送上熱烈的掌聲!」

    女聲優們跟著觀眾一起開心的鼓掌,左邊是佐倉,右邊是早見的村上悠,沒有足夠的空間給他抬手。

    主持人:「雖然已經介紹過了,但還是請各位再次自我介紹一下。」

    黑澤:「大家晚上好,我們是沒了老師的《寶石之國》~」

    雨宮天:「大家晚上好,我們是沒了男主角的《素晴》~」

    主持人:「放過村上桑吧!今天真得沒辦法,大家不也屬於好幾個隊伍嘛。」

    「說的是呢。」早見桑一如既往的溫柔,「我們是沒了男主角的《春物》,大家晚上好~」

    「哈哈哈!」

    主持人:「算了算了,村上桑,請自求多福!」

    安野希世乃:「......」

    ......

    村上悠:「《七人魔法使》,請多指教。」

    主持人:「好的,請大家坐到對應的桌子後面!」

    現場一共七組,第一排桌子四張桌子,位置高一點的第二排三張。

    分配給村上悠和佐倉小姐的,是第一排最左邊的桌子。

    主持人介紹長到根本沒人沒聽的遊戲規則時,大屏幕上給每一組一個鏡頭。

    村上悠坐在角落位置,無聊地起轉話筒,還在打哈欠。

    鏡頭給到時,佐倉小姐抬起右半邊的小屁股,傾斜身體,用左肩撞了他一下,示意他收斂一點。

    村上悠把打到一半的哈欠收了回去。

    場館里又是一陣爆笑。

    佐倉小姐低聲對他說:「這可是電視直播,我爸媽看著呢,精神點啊!」

    「嗯?」

    「嗯什麼嗯?」佐倉小姐瞪過來。

    「沒什麼。」

    村上悠在想,其他幾人的父母會不會也在收看?

    自家女兒上了電視台,晚上又無事可做的情況下,大多數人會選擇觀看吧。

    這麼一想,他剛剛醞釀的一點睡意,立馬消失,沒了蹤影。

    主持人:「現在介紹一下今天的環節......」

    一共玩七輪遊戲,得分高的一組,可以獲得主辦方提供的獎品。

    遊戲是從七部動畫的活動、廣播做過的十幾個中,隨機選取七個。

    主持人:「話不多說,直接開始第一個環節吧!各位準備好了嗎?」

    「沒問題!」

    「好啦~~」

    「放馬過來吧!」

    女人一湊群,情緒就容易高漲。

    櫻花庄一起去商場買菜,經常看到四個女孩對著活螃蟹大呼小叫的村上悠,早已把這個道理明白的通透。

    主持人:「很好很好,鬥志高昂!第一個環節從《七人魔法使》開始!」

    「這一分我們隊就不客氣了!」佐倉小姐信心滿滿。

    「什麼啊!這樣說的話,我也是《七人魔法使》的一員啊!」《re:0》組的梨依熊嚷嚷道。

    《春物》組的東山柰柰:「村上君,還記我嘛,我們在《七人魔法使》里,可是一起洗澡的關係啊~下手輕一點哦,么——」

    她就直接當著鏡頭,用開玩笑的方式,對著村上悠拋飛吻。

    東山父親,事後請好好管教您的女兒,如果您在看的話。

    主持人:「不愧是東山桑,用小孩子的臉說出這麼援氣的話!」

    東山柰柰故作嬌羞,雙手捧著自己可愛的小臉蛋。

    主持人:「那麼,村上桑,請問在接下來的遊戲中,會對和您一起洗澡的東山桑放水嗎?」

    村上悠舉起話筒,還沒開口。

    「老師!」這是《寶石之國》的女聲優。

    「倫也!」

    「比企谷同學。」雪之下紗織不咸不淡,用{你自己應該知道怎麼做吧}的口吻說話。

    「和真——!!!」雨宮天和中野愛衣一個勁地吼,是《素晴》的畫風。

    ......

    村上悠一言不發地又把話筒放下。

    看到這個熟悉的動作,粉絲樂不可支。

    主持人笑著說:「看來在猶豫呢!」

    「他敢!」佐倉小姐一拍桌子。

    「哈哈哈!」這下子,劇場徹底被爆笑聲籠罩。

    等笑聲暫歇,主持人繼續說:

    「這個遊戲環節里,會給大家一張圖,大家猜村上桑心裡在想什麼。猜對的隊伍得一分,沒人猜對則《七人魔法使》得一分。

    村上桑,請把真實想法寫在素描本上,不可以為了得分,故意想一個偏門的哦。」

    「知道。」

    主持人:「那麼請看圖!」

    大屏幕:加藤惠穿著白色短裙,外面是紅色開襟衫,抱著貝雷帽,在櫻花雨中微笑。

    大西紗織歪著腦袋,十分困惑:「誒?是惠啊!很像動畫一開始的場景。」

    「是惠和安藝倫也相遇的場景,但姿勢不一樣。」加藤惠役·安野希世乃發言。

    雨宮天埋頭一邊大寫特寫,一邊說:「和真的話,看到這種女孩子,肯定會使用【偷竊】技能,檢查女孩子的內衣是什麼圖案!」

    「原來要從這個角度去想啊。」早間紗織陷入沉思,似乎在思考:比企谷看到這副場景,心裡會想什麼。

    「喂。」村上悠無可奈何,「說過很多次了,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啊。」

    「老師看到會想什麼呢?」《寶石之國》的兩人,對著話筒自言自語。

    「怎麼辦?」《Re:0》三人面面相覷,「【怠惰】會怎麼想呢?」

    很明顯,眾人對他的話置之不理。

    「哥哥的話,會誇這個女孩子可愛吧?!」村上悠不知道《干物妹》劇組在做什麼,他又不是小埋哥哥的聲優。

    主持人:「時間差不多了哦......時間到!好的,請《干物妹》劇組先來吧。」

    「這個女孩子很可愛,但還是我家小埋更可愛?(^_-)」

    主持人:「怎麼說呢,雖然我不知道村上桑寫的什麼,但肯定不是這個啊!你們三個妹妹快給野島桑道歉!」

    野島健兒是土間大平的聲優,76年生,大女兒的年齡和在場的聲優差不多。

    「抱歉!野島桑!」三位女聲優雙手撐在桌上,額頭貼著桌面。

    然後三人又說:「不過啊,還是想要一個年輕一點的哥哥,野島桑還是喊叔叔吧。村上桑做哥哥剛剛好呢,啾~」

    三人也對著村上悠拋飛吻。

    佐倉小姐擋在他前面,做了一個擁抱的動作:「這些KISS,我就收下了!么~~」

    「啊!佐倉桑的KISS噠!」

    「我的!」

    「是我的!」

    三位妹妹為了搶這個「回吻」,吵得不亦樂乎。

    主持人:「是直播哦,三位,矜持!」

    三人又瞬間小學生式的正襟危坐。

    主持人長吁一口氣:「好,來看下一組的答案,《素晴》,請!」

    雨宮天和中野愛衣把比她們頭還要大的素描本,擋在眼前:「啊......啊......哈......嗯......是少女的純白胖......」

    「喂。」

    「下一組!」主持人扯著脖子大喊,「現在是八點!不是深夜節目啊!」

    兩人放下素描本,都不好意思的捂著嘴在笑。

    「誒~~~」大西紗織好奇地問,「村上前輩,你在《素晴》片場是這樣子的啊。」

    村上悠舉起話筒,「我只是發出聲音的那個人,和真有什麼問題,請找【自宅警備兵】。」

    【自宅警備兵】,《素晴》原作者曉夏目的筆名,聽名字就知道為什麼和真有問題了。

    主持人:「《寶石之國》,輪到你們了。」

    黑澤朋世用她快要睡著的倦怠聲線:「櫻花?春天了嗎?總之先睡,不,先冥想一會兒吧。」

    主持人:「每個人都很有自己的特色呢,村上桑怎麼看這個答案呢?春天的話,的確有可能讓人想到睡覺。」

    「角色和聲優不要混為一談,黑澤桑。」村上悠誨人不倦。

    「好的,金剛老師。」黑澤朋世朽木不可雕也。

    村上悠放下話筒。

    「下一個,《Re:0》三人組。」

    她們三個寫了很長一段話。

    高橋李依先讀:「女孩子?嘛,總是先擰斷脖子吧......」

    下面是梨依熊:「......吶!你,真是怠惰吶!......」

    最後是水籟祈:「......對了,可愛的水籟桑的第一首單曲,《夢のつぼみ》,到底能在哪裡買到?那可是附帶寫真和採訪的珍藏版啊!

    我辛辛苦苦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這個!亞馬遜?啊,原來在亞馬遜能買到!趕快去吧!」

    「水籟桑!」主持人哭笑不得。

    水籟祈:「嗯?」

    主持人指著她們的素描本,艱難地組織好語言:「到底,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怠惰】桑突然要買你的單曲?」

    「【怠惰】是異世界的人,為什麼會在遇到生活在現代世界的【加藤惠】呢?沒錯,就是專門來買我的專輯!」水籟祈一臉肯定。

    主持人看向村上悠:「村,村上桑,您怎麼看?」

    「雖然很新奇,但【怠惰】和【加藤惠】見面,的確需要一個理由。」村上悠點點頭。

    「關注點是這裡嗎?!」所有人同時大喊道。

    「你看。」水籟祈一副{是你們自己有問題,請好好反省}的架勢,點了點頭。

    佐倉小姐看了村上悠和水籟祈兩人一樣眼,拿起村上悠的素描本,「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默默把素描本放回去,她緊抿著嘴,低眉,顯然在憋笑。

    主持人:「聲優果然都很厲害!算了......下一組!《路人女主》!」

    大西紗織舉著素描本,用六分像的村上悠聲線:「啊!是惠!趕緊帶回家通宵玩遊戲!」

    「意外的正常啊。」主持人總感覺那裡不對,「《春物》組,請。」

    「嘖,現充的氣息,快離開這裡,唆啰唆啰,唆啰唆啰~」

    「好可愛!」主持人不由自主地稱讚東山奈奈,「連逃走的聲音的配出來了!」

    「嗯嗯,我們組很用心哦。」東山柰柰一臉快誇我們的表情。

    「最後,村上桑,請給大家看你的答案吧!」

    在佐倉小姐的偷笑聲中,村上悠舉起素描本。

    「【東京灣唱片公司】長期收歌中,有意者請聯繫YM事務所。」

    「到底什麼情況啊!」主持人哀嚎道。

    「哈哈哈!」場上場下笑成一片。

    「我投訴!」雨宮天舉起手,「看到這幅畫,怎麼可能會想到這個!村上桑明顯就是故意的!」

    「就是!」

    「不算!」

    主持人:「聽村上桑怎麼解釋吧。村上桑,您是怎麼想到這個的呢?」

    「【加藤惠】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角色,按照設定,注意力肯定不能在她身上,所以只能在旁邊的點線桿上。

    電線杆讓我想到廣告,說到廣告,自然聯想起前幾天我在推特上發布的收歌廣告。」

    「……」眾人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錯哦,【怠惰】也是看到電線杆上我的單曲廣告,才來到這個世界的。」水籟祈說。

    佐倉鈴音回頭看著她,「順序是不是反了?你不會只是在宣傳自己的單曲吧?」

    「當然!不然我為什麼來這裡?」水籟祈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組不是贏了嗎?想法和村上桑一樣呀。」

    「……」

    聲優和主持人再次不知道說什麼好。

    台下還有電視前的觀眾,倒是覺得她很可愛。

    村上悠當然也是。

    他一直認為水籟祈襟懷坦蕩。這種毫無裝腔作勢的個性,交談起來很舒服。

    主持人:「算了算了,今天的節目會變成什麼樣,我不管了。《Re:0》加一分!」

    「太好。」水籟祈輕輕鼓掌。

    「太好啦!」其他兩人雖然感覺不可思議,但總之能得分就好。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