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5.來不及......(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5.來不及......(2)字體大小: A+
     

    女人喜歡做飯的男人,通常是在說穿著白襯衫,華麗操縱餐具,做出來的料理也色香味俱全的男人。

    而不是肥頭大耳,啤酒肚,滿身汗臭味那種。

    而男人喜歡做飯的女人,要麼在說身材好,要麼是真的想吃飯。

    村上悠對大西紗織的身材沒什麼想法,自然看重料理的好吃程度。

    可惜,大西紗織實在算不上一個「會做飯的女人」。

    晚上櫻花庄眾人吃晚飯,種田梨紗吃「員工餐」的時候,村上悠被問起白天享受女聲優做飯的感想。

    「具體味道不好說,總之收錄結束后,我在街角下坡的地方,買了一瓶水漱口。」

    「這麼難吃?!」要不是在吃飯,佐倉小姐也許快活到要蹬蹬腳了。

    「下期輪到我和千夏了,到時候盡量讓村上君滿意。」中野愛衣笑著說。

    村上悠點了一下頭。

    中野愛衣的黑咖啡他已經習慣,赤崎千夏有男友,料理水平應該不會太差。

    這應該會是《請品嘗吧,村上君!》有史以來,最安全的一期。

    飯吃完,眾人都無所事事的消食時間裡,種田梨紗突然想起似的說:

    「對了,我哥這周六舉辦婚禮,大家有空的話,一起來參加吧。」

    「是神前式,還是西式?」東山柰柰問。

    「上午神前式,下午西式。」

    「啊——」東山柰柰發出疲憊的嘆息,嘴裡含著一瓣蜜橘,上半身躺下,縮進被爐里:「那我下午去好了,最怕神前式了。」

    村上悠翻著《永生之酒》,「神前式?」

    「神前式?!」佐倉小姐用{這怎麼會有人不知道?真是不可思議!}的語氣重複一遍。

    「我沒參加過婚禮。」說到婚禮,村上悠想起佐藤良馬。

    上次來信,他說和相親對象很談得來。如果順利的話,不久也會舉辦婚禮吧。

    「這和參沒參加過婚禮有關係嗎?」佐倉小姐笑完后,解釋道:「神前式就是指神社舉辦婚禮,新郎穿和服,新娘穿白無垢。」

    「特別麻煩哦。」東山柰柰用嘴唇把蜜橘推進口腔。

    「村上君。」一旁的中野愛衣,給村上悠遞上飯後的一杯咖啡。

    同樣沒參加過婚禮的悠沐碧,好奇地問東山柰柰:「柰柰姐,神前式哪裡麻煩?」

    「幫我再剝一個橘子。」雙手同樣已經放到被爐里的東山柰柰提出要求,「因為在神社舉辦,所以會顯得很沉悶,咳嗽聲都不能有!」

    悠沐碧把手裡的橘子,一瓣一瓣喂進東山柰柰的小嘴裡,「原來是這樣啊。」

    「唔!慢一點!還沒吃完!」

    「哪裡沉悶了?」佐倉小姐不滿,「那是莊嚴神聖!是神明在見證哦!」

    東山柰柰口齒含糊:「如果是我自己的婚禮,當然不麻煩,但參加別人的婚禮就算了。」

    「自己的婚禮?柰柰有喜歡的人了?你居然出軌?!」

    佐倉小姐把東山柰柰的腦袋搬到自己膝上,擺出對方的回答讓自己不滿意,就把她擰斷的架勢。

    「唔!唔!唔!」東山柰柰嘴裡包不住量太多的蜜橘,冰涼的汁水順著嘴角滑出來。

    「你在幹嘛!口水流到我衣服上了!」

    「還不是鈴音的錯!還有,才不是口水!」

    眼看就要吵起來,中野愛衣趕緊說:「種醬還在等我們回答呢,老辦法,大家一起投票決定吧。」

    東山柰柰:「下午去!」

    佐倉鈴音:「上午去!」

    「嗯......難得的周六,想睡一個懶覺,要不,還是下午去吧?」悠沐碧猶豫著說。

    「愛衣和村上君呢?」種田梨紗問,「都可以的,想什麼時候去都行,不去也可以。反正也只是我哥的婚禮。」

    中野愛衣雙手捧著溫暖的咖啡杯,想了一會兒:「種醬什麼時候去?」

    「我一天都在場。」

    「那我投票上午去吧,說不定可以幫的上什麼忙。」

    「謝謝你愛衣!」種田梨紗轉頭看向事不關己的村上悠,「村上君呢?」

    五個人都看著他。

    「我也有投票權?」村上悠對突如其來的皿煮感到意外。

    「當然!」東山柰柰點頭,「村上君,下午去吧!」

    佐倉小姐俊俏的臉,略帶幽怨地看著村上悠,撅著嘴說:

    「村上,你剛才不說了嘛,沒有參加過婚禮。沒做過的事不去嘗試一次,可不像你哦。」

    「有道理。」村上悠點點頭,「上午吧。」

    佐倉小姐給了他一個{我很滿意}的微笑,隨後得意地對種田梨紗挑了挑眉。

    種田梨紗莫名回了一個燦爛的微笑,低頭拿出手機:「我問問小祈還有其他人。」

    周三開始,就有歌陸續送到YM事務所,沒用多久就堆了很高。

    村上悠沒事的時候,就看這些曲譜歌詞打發時間。

    眼下,沒有什麼事需要立馬解決,所以他也變得漫不經心。

    哪怕看到不錯的歌曲,也只是放在一邊,沒有立即交給早見紗織練習。

    偶爾出席《搖曳旅行》製作委員會的會議,時間就這樣悠然的到了周五。

    下午四點的時候,佐倉鈴音沒有敲門,直接走進他的辦公室。

    「我特地來接你,走吧,社長。」

    她一進門就脫掉長款的冬衣,露出今天穿的牛仔短褲,修長筆直的雙腿暴露在外面,十分誘人。

    據她所說,是為了晚上的舞台活動特意穿的。

    「還有點事。」村上悠沒抬頭。

    「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佐倉小姐繞到辦公桌後面,雙腿併攏,在距離村上悠很近的位置站住。

    哪怕村上悠低著頭,也能看到她光潔而苗條的下半身——就是這麼近的距離。

    「關於來年,是否籌辦屬於YM自己的養成所這件事。」

    YM事務所現在和小澤事務所一樣,沒有自己附屬的養成所,從其他養成所、學校,甚至事務所招人。

    「這有什麼好考慮的,自給自足才能不受制於人啊,同意了!」

    佐倉小姐不問資金是否充足,員工數量是否足夠,也沒諮詢其他兩位董事的意見,就在文件上籤了字,蓋了章。

    「好吧。」村上悠嘆口氣。

    辦就辦吧,錢的事總有辦法解決;釘宮未夕應該會同意他的決定,石田彰的意見也就不重要了。

    「還有其他事嗎?我幫你一起解決!」佐倉小姐得意地說,「我經常聽父親說一些生意上的事,知道不少這方面的知識呢。」

    「比如?」

    「比如說誠意待人。你看這個文件上商量的事,{給外地新人聲優安排廉價出租房,購買宿舍樓},這就是收買人心的絕佳機會,肯定同意啊!」

    佐倉小姐唰唰唰用村上悠的筆跡,寫上【村上悠】幾個字,然後蓋章。

    「還有這個{老聲優增加收入方法},剛才不是建了養成所嗎?腹式呼吸自信的,去教腹式呼吸;滑舌頭厲害的,去教滑舌頭......」

    她又唰唰唰簽了名,蓋了章。

    不一會兒,就把藤田安康做社長時一直沒做的事,全給做了。

    「厲害吧,我?」

    「厲害,厲害。」村上悠搖搖頭,把剩下的文件合攏,「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兩人一起前往今天的活動場地。

    「這有什麼厲害的,太簡單了。不是我說,讓我做社長,說不定能統籌聲優界所有的資源,成為DìDū之王!哎,你說有沒有這種可能?」

    「或許。」

    「嘿嘿。不過算了,我對坐在辦公室沒興趣。倒是可以像今天這樣,給你出謀劃策,讓你成為DìDū之王!怎麼樣?要不要?一般人我可不會幫他哦。」

    「這麼大的事,讓我考慮考慮。」

    兩人趕到劇場,後台已經站滿了聲優、歌手、工作人員。

    環境十分嘈雜。

    單獨的休息室沒有,在走道上,排了好幾排盡量節省空間的椅子,上面貼有嘉賓的名字。

    不僅如此,就連換衣服的地方,也只是用屏風臨時搭建,很像商場的試衣間。

    今天的活動,由幾家電視台聯合舉辦,大概類似動畫新年一樣的節目。

    村上悠和佐倉鈴音,代表的是劇場版還在影院上映的《七人魔法使》;

    正在放送的《Re:0》自然也在。

    還有《素晴》等等一些其他動畫。

    佐倉鈴音跑去找東山柰柰、水籟祈、梨依熊、中野愛衣、大西紗織她們。

    村上悠也不管環境如何的吵,找到自己的位置,拿出《永生之酒》打發時間。

    「村上桑,能採訪您幾個問題嗎?」看得正入神時,兩個人走到他面前。

    一個拿話筒,一個肩扛攝影機。

    村上悠連書都懶得合攏,「可以。」

    「作為今天唯一的男嘉賓,您有什麼心理感受呢?」

    「唯一?」

    村上悠微微抬頭,第一次認真環顧整個後台。

    因為業界女聲優太多,每次活動都有很多女聲優,他剛進來時,雖然發現女聲優出乎意料的多,但沒放在心上。

    現在一看,整個後台果然只有他一個男性,連《re:0》的小林裕介都看到身影。

    化妝師也好,服裝師也好,都是女性。

    只有肩扛攝影機的人同樣是男人。

    「村上桑?」拿話筒的採訪人員喊了他一聲。

    「沒什麼特別的。」村上悠揚了揚手裡的《永生之酒》,「在哪都是一樣看書。」

    「村上桑果然如傳聞一樣喜歡看書呢!第二個問題是,今天出演作品有很多村上悠同時參演的,請問為什麼選擇代表《七人魔法使》呢?」

    「經紀人負責安排,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

    「您現在已經是社長,還有經紀人嗎?」

    「專業的事情,當然還是專業幫忙處理,只是工作比以前減少一些。」

    「好的,謝謝您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

    村上悠點點頭,原本準備繼續看書,但感覺有些口渴,準備去拿一杯水。

    到了放水的桌子,才發現舉辦方的摳門——沒有瓶裝水,用熱水壺現燒。

    「村上桑,你也要喝水嗎?」

    打招呼的是高橋李依。她穿得更少,上身黃色短袖,下身也是牛仔短褲,頭頂戴著草帽。

    「嗯。」

    「我這壺馬上燒好了,村上桑要的話,一起喝吧。」

    「好。」村上悠說,「你是代表《re:0》,還是《素晴》?」

    高橋李依在《re:0》里是女主角,在《素晴》里是中二爆裂魔法少女——不出意外,也會是女主角。

    「《re:0》,我和水籟祈,還有梨依熊一起。《素晴》是雨宮天和中野桑。」

    村上悠點點頭。

    高橋李依笑道:「村上桑,剛才大家都是聲討你呢。」

    「怎麼回事?」他看書難道也能給她們造成麻煩?

    「《寶石之國》劇組、《素晴》劇組、《路人女主》劇組、《春物》劇組,大家都說你也是男主角,為什麼只去了《七人魔法使》。」

    高橋李依微微向前探身,用看熱鬧的眼神偷瞄他的表情。

    「《七人魔法使》給的錢比較多吧,或許。」村上悠猜測。

    「理由真是現實啊!」

    「接下來一段時間,會很缺錢。」村上悠想到佐倉小姐簽的三份文件,嘆道。

    「呃......」涉及到經濟方面,高橋李依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只好說:「村上桑如果缺錢的話,我可以先借一點應急。」

    高橋李依說完就後悔了。

    不是借錢,而是想起村上悠現在已經是社長,缺的錢恐怕不是她能拿出來的。

    她只是東京都普通家庭,儘管最近事業不錯,但聲優賺不了多少錢,更何況還是個新人。

    「謝謝。雖然缺錢,但還沒有到借錢的地步。」

    「哦,這樣啊。」高橋李依舒了一口氣。

    她真怕村上悠開口就借1000萬円、2000萬円,她想借也沒有啊。

    她現在一年賺的錢,和大西紗織差不多。

    雖然她拿到不少女主角,但聲優不是看主角與否決定酬勞。

    大西紗織大部分是配角,但數量多,再加上幾乎一周五次的各種廣播,賺的錢不比她少。

    水壺正好發出「嗚嗚」聲,她連忙說:「水開了!村上桑,我給你倒吧!」

    村上悠拿了一個一次性杯子。

    端著熱水走回座位的路上,留意了一下四周,熟悉的女聲優們,果然都用一種看叛徒的眼神盯著他。

    等熱水涼下來,喝了幾口,看到升降台哪邊走過來十幾個穿奇裝異服的女偶像,意識到:差不多輪到他們上場了。

    熟悉的主持人聲音響起,慣例說完開場白:「下面,請各位聲優登場吧!首先是《七人魔法使》!」

    村上悠和佐倉鈴音從升降台上緩緩升起。

    佐倉小姐對著觀眾比著各種不可愛的姿勢,村上悠慣例點了點頭。

    沒等主持人介紹他們兩個,下面不算多的觀眾——電視直播,現場觀眾比起舞台活動少——已經爆出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悠悠!!!」

    「村上!佐倉!」

    「村上!唯一神!!」

    主持人笑著說:「真是大人氣啊!不愧是村上悠桑和佐倉鈴音桑!」

    兩人從升降機上下來,主持人說:「請對觀眾說一句!」

    村上悠是劇組團長,代表兩人發言:「請多指教。」

    下面再次響起好像在比賽誰嗓門大一樣的歡呼聲。

    這會兒功夫,升降機重新下去。

    主持人看準時機:「下面一組是《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春物》是大熱門輕,動畫也十分厲害,在早見紗織和東山柰柰踩著升降台上來后,下面的掌聲也是經久不息。

    主持人介紹:「早見紗織桑!東山柰柰桑!」

    兩人今天也穿成夏天的樣子——所有女聲優都是,早見沙織上身白色西式襯衫,下身是高腰長裙,整個高挑優雅,又顯得溫柔;

    東山柰柰穿了可愛的背帶褲,整個人再次小了好幾歲,嘟起嘴像十二歲的小女孩。

    給升降機爭取時間的主持人說:「請對觀眾說一句!」

    村上悠不再,女主角役·早見紗織就成了團長:「大家今天一定要盡興啊!」

    「喔——」

    「還有,」早見紗織看向站在舞台角落的村上悠,「比企谷同學,你是不是站錯了位置?」

    東山柰柰在她身後,委屈地食指對戳著。

    「哈哈哈哈!」下面的觀眾可不管村上悠什麼感受,總之先發出嘲笑聲就對了。

    主持人趕緊說:「這個問題待會會給你們機會解決的,先請下一組!《路人女主》!」

    安野希世乃、大西紗織頭皮都還沒露出來,下面很多觀眾已經抱著肚子在鬨笑了。

    村上悠這才意識到,自己不會被舉辦方坑了吧?

    ......

    「倫也君,你要和別的女人站在一起,我也不會介意的,但能不能先和我說一聲呢。」安野希世乃顯然在後台聽到早見紗織開的玩笑,也跟和村上悠打招呼。

    她還把話筒遞給大西紗織。

    「倫也——!」大西紗織努力了,結果還是用了自己的聲線——因為會的聲線太多,英梨梨的聲線她又給忘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