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4.來不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4.來不及......字體大小: A+
     

    【退社通知:

    本社所屬的種田梨紗,將於12月30日離開本事務所。

    如果今後也能得到溫暖的應援的話就太好了。

    小澤事務所社長:小澤田鶴子

    2015/12/08】

    【什麼情況??】

    【沒等到復出通知,等來了退社的消息?!!】

    【種田到底怎麼了?生了什麼病啊!!】

    【看來是要退出聲優行業了......】

    【不要啊——!還想聽到更多更多種田的聲音!】

    村上悠放下手機,對站在一旁的西北說:「辛苦了。」

    「沒有沒有,其實小澤那邊對種田梨紗已經不怎麼重視,我這才輕鬆解決這件事。只是合約要到年底才能正式結束。」

    「《搖曳旅行》暫定在明年四月,配音還早得很,不急。」

    「是。」西北附和著點點頭,「社長,您讓我註冊的【東京灣唱片公司】,該提交的資料已經全部提交,1000萬日元的註冊資本也已經打到指定賬戶,聖誕節之前,一定能批下來。」

    「嗯。」

    等西北出去后,村上悠繼續翻著小澤事務所官方推特下,種田梨紗粉絲的留言。

    想了一想。

    村上悠推特:

    【敬啟者

    平素承蒙分外照顧,在此謹表謝意。

    鄙社所屬的聲優種田梨沙,早前因為喉嚨的相關治療而病休。

    今後將會在關注身體狀況的同時,陸續恢復工作。

    我們為**對粉絲,以及諸位關係者所造成的重大擔心和困擾,由衷致以深切歉意。

    惟今後能繼續賜予聲援和支援。感謝大家。

    敬上

    YM事務所】

    作為沒有絲毫水分的500萬粉推特號,村上悠剛點擊「發推」,下面就有人評論。

    【第一】

    【第一】

    ......

    【啊?】

    【悠悠!!!】

    【一個月兩條推文?村上什麼時候這麼勤勉了?】

    【種田梨紗的復出消息,為什麼會在村上悠的推特下看到??】

    【村上現在是YM的社長了,代表事務所的立場啊!】

    【我懷疑種田壓根沒病,這一切都是唯一神挖小澤事務所牆角的陰謀!!】

    【我們家悠悠才不會做這種事!】

    【就是!再說種田梨紗丟了那麼多角色,有必要嘛!】

    【其他我不管,為什麼移籍的不是中野桑?嗯????】

    消息很快隨著粉絲、動畫製作人、監督、聲優,還有最近關係良好的森川智之社長、東京電視台等人的轉發,擴散開來。

    不一會兒,「村上悠一個月兩條推文」、「種田梨紗復出」、「YM事務所」、「為什麼不是中野愛衣」,這四個莫名其妙的話題上了世界熱門。

    村上悠乾脆又發了一條推文。

    【一段調子也行,一首完整的歌也可以,只要是本人創作,都可以投到以下地址。

    錄用者視歌曲好壞程度,可以獲得500萬円、300萬円、100萬円、50萬円獎金。

    聖誕節結果公布。

    寄信:東京都澀谷區代代木1-14-3

    傳真:03-3372-5927

    東京灣唱片公司社長:村上悠】

    看著「東京灣唱片公司」也登上熱搜,雖然下面不知道為什麼都是在期待他出唱片的,但村上悠還是在心滿意足中收起手機。

    【音樂】技能帶來的素養,讓他寫寫一般的曲子還可以,創作經典歌曲的能力卻也要看靈感,但鑒賞能力倒是到了相應的水準。

    這也是他發推特的原因——人數多,總能挑到好歌,不行也沒什麼損失。

    今天沒有配音任務,再加上其他活動數量減少,他在辦公室悠然地度過一上午。

    到了中午,他準備去事務所食堂解決午飯。

    食堂里,除了事務所員工,還有入社五年內的新人——他們可以花很少的錢,享受相對豪華的員工餐。

    一路上不時有人和他打招呼,他點頭回應。

    以前他也是這樣,一般別人會把這當成孤僻。現在成了社長,給人留下居高臨下的印象也不一定。

    取了盤子,選了幾個看起不錯的菜,習慣性地坐到角落位置。

    拿出《永生之酒》第一卷,邊看邊吃。

    「我可以坐這裡嗎?」

    村上悠沒抬頭,如此通透的聲音,也只有早見紗織。

    「請坐。」他把書往後翻了一頁。

    「村上君,」早見紗織雖然拿了食物,但主要目的不是來吃飯的,「你今天早上,發布買歌的推特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對方用的是質問語氣,再加上獎金用的是對方的錢,村上悠感覺有必要給一個交代。

    他眼睛離開單行本,「我鑒賞能力還不賴,應該能幫你選到合適的歌。」

    早見紗織桑再次發出雪之下雪乃的無奈嘆息聲。

    「村上君,我昨天應該和你說過了吧,我是想試著把自己寫的歌發出去,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嗎?」

    她把略顯嚴厲目光投向村上悠。

    村上悠發現她背挺得很直,哪怕是在吃飯,也絲毫不彎曲,十分的端莊。

    「說說看。」他嘗了一口燉的小松菜,味道不錯。

    隨著北風支配東京都,白蘿蔔、大蔥、小松菜等時令蔬菜得到他的青睞。

    「首先,我沒有一定要賺錢的打算。」

    「我也是。」

    村上悠語氣誠懇,但對方似乎沒有理他的打算。

    「其次,我對要成為多紅的歌手,也不感興趣。」

    「早間桑,說不定我們兩個意外的合得來。」

    「既然這樣,能不能麻煩社長您不要一邊吃,一邊說話?這樣很不禮貌。至少把食物咀嚼完,再開口。」

    「唔。」村上悠放下筷子。

    「我沒有讓你不吃,只是希望你能把食物......」

    「得,得,你直接說。」

    「你在嫌我煩嗎?村上君,我不得不說明一下,把嘴裡的食物......」

    這次,村上悠沒有打斷她。

    早見紗織最近怎麼了?

    雖說《春物》第二季的配音快要開始,但體驗派入戲的前搖時間會不會太長了一些?

    良久,說夠了的早見紗織舒了一口氣。

    「抱歉,最近一直在看《春物》台本,看到村上君,就忍不住用上雪之下的行為方式。」

    「有早見桑這樣的員工,事務所的將來肯定會很安穩。作為社長,沒有理由責怪這種行為。」村上悠有苦難言。

    「嗯。」早見紗織微微點了一下頭,「我會盡量注意的。」

    「小事。請繼續說。」

    「我成為歌手,只是想把自己寫的歌發表出去,看能得到多少人的喜歡。能不能賺錢不要緊,只是想看看自己這方面的能力。握手會這種營銷方式,以後我也不準備採取。」

    村上悠聽不出什麼意義的「啊」了一聲,「這樣。」

    「所以,你不需要浪費錢幫我買歌。」早見紗織說。

    「但推特已經發出去了,做人不能言而無信,更何況我用的還是唱片公司的名義。」

    早見紗織手放在下巴下,思考了一番,點點頭:「好吧,這次就算了。」

    雖然她自己說會注意,卻又不知不覺成了雪之下紗織。

    堅信【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的村上悠,說:「早見桑,能不能把你寫的歌,給我看一下?」

    「可以。」

    早見紗織拿出手機,解鎖,點開備忘錄,遞給村上悠。

    如果對方寫的還行,村上悠放棄買歌也沒什麼。

    【溫柔的希望-早見紗織】

    【「開始」是曖昧不明的話語】

    【雖然很想好好組織言語】

    【但只有真的想傳達的話】

    【卻總是前言不搭后語無法好好說出口】

    ......

    「曲子呢?」村上悠問。

    早見紗織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莫名的理直氣壯:「還在學。」

    村上悠下意識再次聽不出任何意義的「啊」了一聲,「這樣。」

    「村上君,不知道你自己清楚不清楚:你這樣的語氣很不禮貌,而且讓人生氣。」

    「我沒有其他意思。」

    「正因為沒有其他意思,才讓人生氣。」

    「唔。」村上悠把手機還給對方,「既然你還在學編曲,我幫你買歌就很有必要。」

    「你是不相信我嗎?」早見紗織握著手機,盯著村上悠的眼睛。

    「哪裡,只是以防萬一。而且歌買下來,放在那裡,你不唱也可以留給將來簽約的其他歌手唱。」

    「好吧,我承認你說的有道理。」早見紗織點點頭,拿起筷子,「吃飯吧。」

    等村上悠再次吃小松菜時,有些涼了,味道不如剛才。

    吃完飯,兩人走出食堂的時候,村上悠問早見紗織:「你每天都來食堂吃飯?」

    早見紗織搖頭:「看到你發的推特,特意來找你的。」

    「這種事,line上說一下就可以。」

    「你忘了嗎?我加你line好友,你一直沒有通過。」

    「有這回事?」

    兩人加完好友,早見紗織繼續去學習她的編曲。

    村上悠離開事務所,前往《請品嘗吧,村上君!》的收錄現場。

    今天是大西紗織,還有一位叫石上靜香的女聲優給他做料理。

    「前輩!沒有吃午飯吧?」

    「吃了。」

    「誒!?為什麼?明明在群里說過的,要留著肚子嘗我做的菜!這可是我第一次做菜!」

    「上午很忙,沒看手機。」村上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台本,說了一聲謝謝。

    「前輩——」大西紗織發出小孩子期待已久的春遊,結果當天下了雨的哀怨聲。

    「村上桑,下午好!」石上靜香很活潑,但又不像其他女聲優那樣,無時無刻透露著「你們快看我呀!我是不是很可愛呀!」的弦外之音。

    「下午好。」村上悠點點頭,兩人不熟,在片場也止步打招呼。

    「最近從裕介那裡,聽了很多關於村上桑的新聞,很期待今天的節目。」石上靜香流露出進到緋聞男主角的八卦表情。

    「裕介?小林裕介?」

    「是啊。」石上靜香點點頭。

    因為{在《Re:0》片場,水籟祈理所當然地認為他應該參加聲優聚餐——商量演技,所以每次群里報名,她都幫忙答應,而從來不看工作群的他,事到臨頭只能跟著去}的原因,所以最近和小林裕介也慢慢熟悉。

    石上靜香又說:「我們兩個最近在主持一檔廣播,裕介他經常聊到村上桑你,很佩服你呢。」

    村上悠點點頭:「我也很佩服他。」

    「哈哈哈!」石上靜香沒有一點女孩子氣的笑出聲,「和裕介那傢伙說的一樣!村上桑果然是一個對人類不感興趣的人!」

    這其中涉及到什麼笑點嗎?村上悠想不明白。

    大西紗織也起鬨:「我就說吧!村上前輩和inori一模一樣——當著對方的面,居然能敷衍地說{啊,小林桑啊,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兩個的性格太糟糕了!」

    「紗織,你當著村上桑的面這樣說,不也和他們一樣了嗎?」明明是自己帶出話題的石上靜香,轉眼說了這麼一句。

    「誒?」大西紗織吃了一驚,「不行不行!如果像他們兩個,人生就徹底完了!會沒有朋友的!」

    村上悠把台本合攏,對工作人員說:「開始吧。」

    「好的。」

    兩位女聲優帶著這樣高漲的情緒,開始了錄製。

    「紗織,」石上靜香打量製作組租的房子,「經過多年的努力,我們終於租的起有廚房的房子了呢!」

    「是啊,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好久了呢!」

    「對不起!紗織!這些年辛苦你了!」石上·男·靜香把大西·女·紗織攬入懷裡。

    兩位女聲優就突然開始上演愛情主題的午間劇。

    「等等!」石上·男·靜香推開自己的女人,「你身上穿得什麼?」

    這裡進入台本,開始宣傳《食戟之靈》的周邊——圍裙。

    「這個啊,這個是我特意買的圍裙哦,很好看吧?」

    石上·男·靜香拉起圍裙的一角,質問道:「為什麼上面寫了幸平食堂?紗織,你出軌了?」

    「誒?」大西紗織愣了下才反應過來,然後午間劇偷晴的妻子演技上身:「我才不會出軌!壓根就不會有這種事!你要相信我!我不認識姓幸平的男人!也沒去他家的食堂吃過飯!」

    「真的嗎?」

    「當然!好了好了,不說這個,為了慶祝我們搬入新家,我請了我們事務所的一位前輩來吃飯。」

    「不會是男的?」

    「女的呀!我怎麼會請男性來家裡呢!是一為叫悠子醬的大美人哦!」

    「哦?很想見見呢!」石上靜香語氣飛揚。

    這時,村上悠按照台本步驟,走進鏡頭裡的客廳。

    「快看快看,這就是我事務所的前輩——悠子醬噠!」

    「哦——果然是一位很漂亮的美女呢!」

    「悠子醬,請自我介紹一下吧。」大西紗織說。

    村上悠猶豫了一秒,如果是其他人,他就當無事發生,但大西紗織再怎麼樣,也是自己帶的後輩。

    於是,他配合著用佐倉小姐的聲線,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是悠子醬。」

    「喂!」石上靜香很自來熟,剛認識就開始吐槽:「這明明是佐倉桑啊!才不是悠子醬!」

    「都一樣都一樣。反正都是前輩啊。」說完,大西紗織笑嘻嘻對村上悠說:「抱歉,前輩,剛才下意識把你說成悠子醬了。」

    感覺自己也有錯的石上靜香說:「很寵後輩呢,是一位很好的前輩。」

    「嗯嗯,經過這件事,村上前輩在我心裡,要比inori好相處了很多呢。村上前輩,請換成正常的聲音吧。」

    比水籟祈好相處?什麼意思?

    村上悠弄不明白的是,水籟祈到底哪裡難相處了?

    不就是一個天真爛漫,喜歡說實話的女孩子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