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1.永夜迎來天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01.永夜迎來天明字體大小: A+
     

    兩人隔著淚水對視。

    「起風了,先回房間吧。」村上悠說。

    種田梨紗沉默中轉身離開露台,進了木屋。

    村上悠跟著進去。

    房間布置簡潔,但該有的都有。精緻木桌上放有裝了水的玻璃杯,半打開的優甲樂藥盒躺在一邊。

    種田梨紗坐在正對窗帘的位置。

    彷彿已經在那裡坐了很久,一直在等村上悠一樣。

    是否因為,在下雨的天氣,她總是這樣坐在窗前,時間久了,才給他這樣的感覺?

    村上悠被眼前的落寞場景觸動。

    他在她身邊坐下,「過得還好嗎?」

    「挺開心的。出門就是風景,就算不想做飯,也不用吃泡麵,沒事就畫畫。」

    「你不是說{很寂寞}嗎?」

    「所以你看見我信息也不回是嗎?」種田梨紗話一說出口,就後悔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就不想讓村上悠覺得她可憐。

    村上悠沉默一會兒,回答說:「嗯,不知道說什麼。」

    種田梨紗聽完,心裡一下子來了氣,語氣冰冷僵硬:「那你來幹什麼,不知道說什麼。」

    村上悠左手下意識拿起桌上優甲樂的盒子,在手裡把玩。

    「《搖曳旅行》還在看嗎?要出單行本了。」他問。

    種田梨紗沒有接話,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村上悠繼續述說自己在東京的事。

    「我做了YM的社長,為了給漫畫打廣告,說服其他人投資。現在動畫化的事情已經確認下來。」

    話到這裡,村上悠看了種田梨紗一眼。

    她原本很有風韻的鵝蛋臉頰,現在已經變成了瘦削的迷人瓜子臉。

    脖子更加纖細,鎖骨分明得讓人心驚。

    儘管依然漂亮到讓人難以忘懷,但她的確已經徹徹底底瘦成了另外一個人:從朝氣健康變得恬靜嫻雅。

    「【種田梨沙】的聲優,需要你。」村上悠說。

    「原來是為了這個。」種田梨紗直勾勾地望著窗外,「現在都把我忘得差不多了,缺我一個人的人氣也不影響你賺錢。」

    聽她說這話,看她這副神情,也不知道為什麼,村上悠心裡剛才因為有一段時間沒見,不知所措的心情一下子不見了。

    就好像這些日子裡,兩人仍舊在片場時常遇到,他說天氣,種田梨紗聊這周要去哪玩、心疼交了多少稅一樣。

    他把手裡的優樂甲在桌面上敲了敲,語氣輕鬆:「也有人記得你的,要不然,我怎麼會來找你呢。」

    「是嗎。」

    「當然。」村上悠點點頭,「所以,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東京?不需要試音會,也不管你嗓子好聽不好聽。」

    種田梨紗側過臉來,盯著村上悠的眼睛。

    「這段時間,你害我哭了好幾次。這件事我是不會忘的。」

    「記著好了。」村上悠把手裡的藥盒子放回盒子堆里,「我也會一直記住。爭取沒有一下次。」

    在這個秋末,不,應該是初冬的下午,溫馨像緩慢滲出的溫泉水,包裹了兩人。

    「吃飯了嗎?」種田梨紗稍稍放柔聲音。

    「還沒有,不過不急。」村上悠回答。

    「跟我來吧。」說完,她起身離開木屋。

    村上悠跟著她穿過楓林,過了一個小木橋,怕了很長一段坡,最後推開一道木門,來到一個供遊客吃特色齋飯的地方。

    這裡的桌子很矮,也沒有凳子,要麼直接坐榻榻米上,要麼是墊子。

    因為不是用餐時間,房間空無一人。

    「你先在這等我。」

    「好。」

    村上悠目送她消失在廊道上,自己找了一個靠門的位置坐下。

    對著庭院里的楓葉看了會兒,他拿出《人類衰退之後》。因為已經在來的路上看完,所以隨便翻開一頁,看到哪段讀哪段。

    等他看了七八頁后,種田梨紗端著托盤走進來,像下跪似的跪坐在他的桌邊,把托盤放在桌上。

    托盤裡只有兩個簡單的飯糰,然後還有一碟腌菜,一碗湯。

    「現在不是飯點,只有這些,不過味道也還可以。」

    村上悠看著她纖細的手腕,仔細看,甚至能看到淡淡的青筋:「你也沒吃吧,一起?」

    「沒胃口。你吃吧。」

    「也行。」村上悠點點頭,「留著肚子,待會和我回東京吃晚飯。」

    「今天不行。」

    村上悠往飯糰上撒調料的動作一頓,「怎麼了?」

    「我還有兼職,今天晚上。」

    「兼職?」

    「嗯。我在這裡吃住不用花錢,但買衣服總要錢吧。原來的衣服都穿不了了。」

    「你工作存的錢呢?」

    「還住院費了。」種田梨紗理所當然地說,「搬到這裡來,也是跟我媽吵了一架的原因。」

    「等回了東京,我給你介紹一份工作。」村上悠拿起一個飯糰,嘗了一口。

    不愧是景點的食物,捏的十分好看,味道和外面差不多。只是不知道定的什麼價格。

    「什麼工作?」種田梨紗拉過一個墊子,重新跪坐在上面,背也放送下來。

    「你以前的夢想不是相當漫畫家嗎?助手的工作。」

    「你要把我介紹給哪位老師?」

    「我自己。」

    「你?」

    「是啊。」村上悠喝了一口湯,味道清淡,拿起第二個飯糰,「我也是確確實實漫畫製作成動畫的漫畫家。」

    「確確實實?你臉皮真夠厚的。」種田梨紗笑著說,「當初還是我教你認工具的呢,現在我反而要做你的助手了。」

    「你在做什麼兼職?」村上悠問。

    「在神社能做什麼兼職?巫女唄。」

    「巫女?」

    「嗯。其實是福娘,算是巫女中的一種吧。客人買了物品,由我們代表神明給他們賜福。」

    「賜福?你還會念經?」

    村上悠也被迫和櫻花庄的女聲優們,看過不少這種類型的島國電視劇了。

    「念什麼經?!我們只需要把福笹,綁在客人買的東西上就行。」

    村上悠吃掉最後一口飯糰,拍拍手:「現在騙錢的玩意是越來越多。」

    「有你說的嗎!」種田梨紗指著沒了飯糰,展現在食客眼前的刻字——大概意思是這頓齋飯是神明賜予的。

    村上悠換了話題:「每天都在做嗎,這兼職?」

    「不是。只有秋季在寶物殿舉行「薪能」戲曲的時候,才會有賜福活動。今年比較特別,這個周六是最後一場。」

    村上悠很感興趣的「啊」了一聲,「我喜歡各種祭典。反正買的也是一日卷,晚上12點之前都可以用。不過你不餓嗎?」

    「不餓。」

    「還是要吃點的。」村上悠看著她,說了一句。

    等種田梨紗吃完,夕陽的晚暉,從木門溜了進來,庭院里的楓葉變成真正的金黃。

    「我去換衣服了,時間可能很久,你多等一會兒。」

    「去吧。」

    種田梨紗端著兩個餐盤離開后,村上悠繞著「回」字型的走廊走了一圈,又盯著楓葉看了一會兒。

    見她還沒回來,又回到用餐的房間,拿起書漫不經心地翻著。

    中途在櫻花庄群里發了信息,說晚上有特色表演,還有種田梨紗準備一起回東京,自己晚點回去的事。

    佐倉鈴音讓他直接帶種田梨紗回櫻花庄,今晚要和她一起睡。

    等種田梨紗喊他時,天色已經全部黑了。

    她穿著一身白色和服,戴著金色高帽子,頭髮挽成一團,上面插了紅色的花。

    漂亮到無法形容。

    好像季節從冬天一下子跳到春天一樣的美麗;好像整個鎌倉宮的楓葉,要全部掉下來一樣的迷人。

    「怎麼不是巫女服?」

    「你喜歡巫女服啊!」

    「哪裡。」村上悠合攏書,站起來,「只是好奇問問。」

    種田梨紗邁著優雅的步子,領著他下山,趕往廣場那邊。

    村上悠向遠處眺望,黑黢黢的茂密叢林里,明黃色的燈籠彷彿要從山裡,一直延伸到由比濱海灘。

    他想起郭沫若寫的《天上的街市》,轉而又想起渡航的《春物》。

    下意識朝八幡宮,還有雪之下街道的方向看去——自然什麼也看不見。

    「別東張西望的。」種田梨紗回過頭。

    「怎麼了?」

    「這裡的台階晚上不安全。這些日子的某個晚上,我就是在這裡,一邊走,一邊想你,差點直接摔下去。」

    「這樣。那是得好好注意腳下」

    種田梨紗直接拉住他的手,「這樣比較安全。」

    「還是你聰明。」村上悠感嘆,他回握住她有些冰涼的小手。

    兩人並肩穿梭在密林里,腳底向下延伸的台階,因為燈光時有時無,也時隱時現。

    「你是不聰明嗎?不是。是有色心沒有色膽。」

    「這你誤會我了。」村上悠一本正經,「經過早見桑的熏陶,我現在對女性格外的尊重,只是這樣。」

    「你和鈴音是什麼情況?」

    「什麼什麼情況?」

    「又來這一招?」種田梨紗想起他去自己公寓那天的事,「你們兩個現在不是一起去學車嗎?難道沒去?」

    「是有這事。」

    「她一定喜歡你,你肯定也不討厭她,那你來鎌倉找我幹什麼?難道說,剛當上社長,就來找我給你做情人?」

    「......」

    「別做夢了,我才不會做這種可憐巴巴的事。」

    「你回東京后,真的應該去檢查一下腦花。」回過神來的村上悠,無奈地搖搖頭。

    「雖然鈴音在我生病的時候,最照顧我,但在{誰和你結婚,誰做你情人}這件事上,我是不會謙讓的。回東京后,我就給她下戰書。」

    「喂。」

    「怕了?我就說你是有色心沒色膽。」

    「你不感覺你說的事很荒唐?」

    「有什麼荒唐的?我就是《月色真美》里黑皮膚、練短跑的那個——就算是閨蜜喜歡的人,我也不會放棄——但必須先告訴她我的心意。

    再說,你們也不是小太郎和水野茜,還沒在一起呢。對了,你看過《月色真美》這部動畫嗎?」

    「沒看過。」

    「推薦給你,挺好看的戀愛動畫。特別是男主角的聲優,很厲害,把中學生的青澀表現的......好啊!你又騙我!卑鄙的東京人!」

    「你自己剛想起來,也能怪在我身上?」

    「我有癌症!」

    「你是脖子長了腫瘤,又不是腦花里。」

    「這一個多月,想你想得我好辛苦,癌細胞都轉移到腦花里了。」

    「是嗎。」

    「我不管!你必須讓著我!」

    ......

    鎌倉宮的「薪能」戲曲表演需要門票才能觀看,種田梨紗自然幫他準備好了。

    他一個人看了一會兒,發現和京劇一樣,感覺應該很厲害,但完全看不明白,索性溜了出來。

    天氣寒冷,廣場正中央點著又高又大的篝火,火星像螢火蟲一樣飛舞在周圍。

    很多遊客什麼也不看,什麼也不買,拿著免費送的熱湯,圍在那裡一邊烤火,一邊聊天。

    村上悠一邊走,一邊買各種吃的。

    八點多鐘的時候,中野愛衣打來視頻通話。村上悠接了,看到四個人圍在鏡頭前。

    沒等他開口,佐倉小姐就急切地說:「把攝像頭朝後,誰要看你啊!我們要看祭典!」

    村上悠把攝像頭調成後置,然後繼續邊走邊吃。到了她們感興趣的攤子前,就停下來。

    幫她們買了不少東西。

    九點,「薪能」戲曲表演結束,人群開始散去,村上悠去找種田梨紗。

    讓福娘賜福的隊伍還很長,他站在最後面。

    種田梨紗跪坐在神社的露台處,高度剛好和遊客的上半身齊平。神社內明黃的燈光,把她映照得像一位真正的神女。

    她親切地和遊客搭話,給他們的物品繫上福笹。

    隊伍走得很快,很快還差三個人就輪到村上悠,種田梨紗抬頭看到他,直接笑起來。

    她給排在村上悠前面抱著孩子的一家三口,繫上了健康、財運、事業等等,總之凡是有的,都繫上了。

    結束時,還摸摸小孩的腦袋,言語親切地逗弄一番。

    輪到村上悠時,反而不管他願意不願意,直接給了一個姻緣福笹,然後就擺出{這位客人,你可以走了,把位置留給下一位}的表情。

    九點半,賜福結束,廣場上只有店鋪商家和神社工作人員在清理東西。

    種田梨紗去換衣服的時間,村上悠在她住的木屋裡,幫她把放在露台的畫板、油筆畫等東西拿進屋子。

    換衣服比穿衣服快很多,不一會兒她就回來了,身邊跟著一個年邁的婦人。

    兩人邊往這邊走,邊寒暄著。

    「繪梨桑,這些日子給您添麻煩了,請保重身體。」

    「梨紗也是,記得幫我給你的家人問好。」

    等種田梨紗收拾好隨身物品,已經過了十點。

    兩人趕往鎌倉站,準備回東京。身後的神廟,在夜色中安安靜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