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99.請開始奔跑,在下雪之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99.請開始奔跑,在下雪之前。字體大小: A+
     

    十一月二十九日,其他人去鎌倉看望種田梨紗、賞楓葉。

    村上悠以剛擔任社長,事務所有很多事情需要熟悉,拒絕了。

    「你怎麼了?不會真嫌棄種醬了吧?」佐倉鈴音疑惑地看著他。

    中野愛衣也說:「村上君,再忙也要去探望一下呀。」

    「就是就是!」東山柰柰不滿地嘟著嘴,「種醬每次都問到你呢。」

    「沒錯哦。」佐倉鈴音點頭,「她肯定害怕別人歧視她得了癌症,連作為朋友的你都這樣的話,肯定會傷心難過的。下次你必須去!」

    中野愛衣看了東山柰柰一眼。

    「事情進展順利的話,說不定下周就可以。」村上悠回答。

    「不順利呢?」

    「不順利就再想辦法,總會去的。」

    「這還差不多。說好啰。」佐倉小姐俊俏的小臉,沖村上悠乖巧地一笑。

    一群人嬉嬉鬧鬧,換上出遠門的鞋,出發了。佐倉鈴音纖細的脖子上,掛著一看就很重的相機。

    中途會喊累的,絕對。

    繼續留在東京都的村上悠,也要為自己的事努力——《搖曳旅行》的動畫化。

    以他現在的身份和人脈,找已經有動畫化的輕或者漫畫也不是不可以。

    但那畢竟給別人添麻煩,而且種田梨紗心裡也會有被施捨的想法。

    《搖曳旅行》動畫化就能解決所有問題,老師這個角色,本來就是照著她寫的,非她不可。

    周日石田彰和釘宮未夕都用空,他約了兩人在銀座的咖啡館見——他和川端首次見面的那家。

    川端作為《搖曳旅行》的編輯,也在邀請範圍之內。

    「真少見啊,周末主動約......怎麼還有兩個中年老男人?」釘宮未夕開著玩笑走過來。

    「讓你失望了,釘宮桑。」先來的石田彰回頭笑道。

    川端禮貌地點頭打招呼。

    寒暄過後,村上悠主動開口:

    「有件事想和你們商量。事務所賬上還有一些錢,老社長哪裡是五年的期限,不急著支付給他,我打算先用來做些其他事。」

    「什麼事?」石田彰第一個開口詢問。

    為了籌這筆錢,他現在欠了很多債務,對事務所的平穩運營,比誰都要上心。

    另外兩人沒開口。

    釘宮未夕撐著下巴,手無意識攪拌咖啡,眼睛看著窗邊各色彩紙摺疊的動物發獃。

    川端感覺這是YM事務所內部事務。

    「我看中一部動漫,決定出資成立製作委員會,把它做成動畫。」

    三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不是事務所不能投資做動畫。

    現在只要有資本,感覺某本輕或者漫畫可以盈利,房地產都可以投資——主要還是玩具商或者電視台。

    反正製作動畫交給專業的動畫公司就行,投資商需要注意的,只有自己的眼光是否夠好,資金是否充足。

    但YM事務所還屬於「欠債」狀態,再加上村上悠剛成為社長,保持現有程度的盈利,才是最重要的。

    石田彰一開始見村上悠承諾年底前不變動人事,安撫社員人心;又以實力選聲優賞名單,博取聲優們的支持,心裡還隱隱有些放鬆。

    雖然村上悠私生活浪蕩了些,但在正經事情上,有著遠超年齡的沉穩。

    結果現在突發奇想地要改編漫畫?!

    「你決定好了。」釘宮未夕漠不關心地說。

    於是,YM事務所第二股東,連一句「我不同意」都說不出口。

    石田彰既沒有加牛奶,也沒有放砂糖,抿了一口苦澀的咖啡。

    「你說的漫畫,不會是《搖曳旅行》吧?」川端突然開口。

    「《搖曳旅行》?」石田彰突然想起來,村上悠除了是聲優,是社長,還是漫畫家和輕家。

    拿事務所的錢,把自己的漫畫製作成動畫?

    不管是漫畫,還是輕,只要動畫化,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給原著宣傳。

    也就說,村上悠在以權謀私,給自己作品打廣告?然後實現個人盈利?

    石田彰不動聲色地說:「這該不會是村上君你自己的漫畫吧?」

    「沒錯。」村上悠乾脆地承認。

    石田彰看向釘宮未夕,希望對方能發現,新任社長是在挪用事務所財產,給自己牟利這件事。

    釘宮未夕收回打量窗外的視線,感興趣地問:「你還畫漫畫?」

    關注點在這裡嗎?!石田彰急得身體都開始燥熱。

    村上悠看向川端:「麻煩川端桑把第一卷單行本的樣刊,給他們看一下。」

    川端今天就是來和村上悠商量單行本的事,對方叫自己帶兩本,還以為是要拿回去作紀念,原來是這個打算。

    「哦?」釘宮未夕饒有興緻地接過漫畫,悠閑地看起來。

    「改編成動畫,這點內容根本不夠吧?」石田彰質疑。

    村上悠說:「相信我,畫的絕對比製作組製作的快。」

    石田彰還準備說什麼,川端卻搶先說道:「

    是這樣的。村上老師總能第一時間交稿,這還是他一個人的情況,如果有助手的話,效率會更快。

    況且動畫化以後,為了展現出景色的優美,肯定也要花更多時間在景點上,劇情就可以延長。

    雖然時間有點趕,但一季的內容應該是沒問題的。」

    石田彰瞥了自己這個老朋友一眼,認命地認真看起來。

    一卷十話,算上開篇人物介紹,結尾芳文社招牌漫畫《點兔》《NEWGAME》的宣傳,一共兩百頁左右。

    兩人看完已經是半小時以後,村上悠和川端聊出版的事,咖啡各加點了一杯。

    「很有趣!」釘宮未夕隨意翻著頁,「原來你們平時生活這麼豐富啊。」

    「她們的。」村上悠糾正。

    「你不在?我看很多細節都畫出來了!」

    「有時在,有時不在。不在的時候,就聽她們說,或者看照片。」

    「真羨慕啊。」釘宮未夕搖搖頭,「可惜我這個年齡,很難融入她們了。」

    「年底舉辦忘年會,是一個好機會。」

    「忘年會?!」釘宮未夕心情突然就不美麗了,不再說話。

    石田彰看完漫畫,沉思一會,斟酌著說:

    「聲優如果按照漫畫里的選,應該不會虧錢。如果村上君你再出演路人角色,比如站台廣播、景點介紹旁白,說不定還有的賺。」

    說著說著,他突然感覺這個企劃也不賴:說不定債務償還,可以縮短很長一段時間!

    「對了。」一興奮,他腦迴路就活躍起來,「我們要不要多找點贊助商來分擔風險?玩具商肯定可以找到。

    漫畫是宣傳東京免費景點的,東京電視台問題也不大。可行,絕對可行!

    還有北海道電視台——漫畫里不是一直在說主角打工準備去北海道嗎?拉一筆贊助不成問題!」

    村上悠沒想到,原本他是準備做一筆不虧不賺的生意就行,怎麼還賺起錢來了?

    這肯定是不行的。

    他說:「兩家電視台可以談,玩具商就算了。」

    「為什麼?!手辦、文具、旅行裝備等等,特別是動畫人物形象,是最賺錢的項目!」石田彰大有村上悠不同意這個企劃,就去法院告他故意損害公司利益的氣勢。

    村上悠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我是按照聲優本人畫的,人物形象這塊怎麼也不合適。」

    「......這也是。」石田彰冷靜下來。

    沒了人物形象這一大收入,玩具商那裡恐怕就很少有人樂意投資了。

    他腦子一轉,又想到一個主意:

    「我們事務所能出資,其他事務所也能出資啊!特別是水籟祈的AXL-ONE、東山柰柰的IN,以及中野愛衣的小澤。

    這樣一來,動畫角色形象這最賺錢的一塊就沒問題,聲優們也能藉此吸粉。

    村上社長!後天正好是社長會議,千載難逢的時機!麻煩你到時候,一定要和他們好好談這件事!」

    村上悠「啊」了一聲,沒什麼特別的意義。

    石田彰只以為他同意了,興沖沖地主動張口,擔下東京和北海道兩家電視台的說服工作。

    「我等著賺錢就行了?」釘宮未夕問。

    「對了!還有釘宮桑!你也是出資人之一,在裡面配個配角,幫忙宣傳是應該的吧?

    等等,這種模式......

    我們不就可以讓事務所出名的聲優,每人一集擔任路人役!田村由香里、堀江由衣、中原麻衣......這樣一來,收視率絕對高!讓電視台、廣告商多出點錢!」

    川端聽完,承諾回去后,會儘力找社長談出資的事。

    很怕多賺錢的村上悠開口:「那我們就多投資一點,每集打底2000萬日元的製作成本,把畫質做到盡量的好。」

    現在動畫製作成本,一集平均在1500~1600萬日元左右。

    「不愧是村上君,我還在想投資的事,你都已經考慮到賣光碟了!對了,除了動畫光碟,還有歌曲光碟!水籟祈、東山柰柰必須最大化利用!還有......」

    整整兩個小時,村上悠都在聽石田彰的喋喋不休。

    中途他還拿出筆紙,直接開始寫企劃:資金如何分配、未來盈利方向等等。

    「村上君,社長會議的時候,請把這個給其他社長看!」

    看著石田彰準備大幹一場的神情,村上悠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賺錢似乎已經不太可能,只希望因為出資人變多,他個人賺的少了。

    時間來到十二月,天氣並沒有一下子進入水籟祈最喜歡的季節。

    當然,早晚五六度的溫度還是相當冷的,但天氣晴朗的白天,陽光在街頭流光溢彩,讓人倍感溫暖。

    村上悠參加了俳優聯合組織的社長會議,聽其他人說了一大串好聽的話,比如將來繼續保護聲優的利益之類。

    卸了妝,大概就是事務所聯合起來,儘可能地壓榨聲優這種廉價勞動力,讓他們不吵著漲薪,爭取更好的待遇。

    在座的是既得利益者,都十分贊同——儘管不少都是從聲優做成社長。

    會議結束后,村上悠正猶豫著怎麼開口時——他不擅長和人打交道,結果水籟祈事務所的社長森川智之,主動和他說話。

    「村上君,待會兒有一個社長之間的酒會,要去嗎?聽說你喝酒很厲害,一直想和你比試比試!」

    「好。」他順勢應下。

    酒會上,村上悠把石田彰寫的,關於《搖曳旅行》動畫化的企劃,給AXL-ONE、IN、小澤的社長看。

    IN社長鈴村健一說:「東山柰柰人物形象啊,我說了不算,可以直接找她本人。出資就算了。」

    最在乎女聲優形象的小澤事務所的社長,說需要時間考慮,之後給他答覆。

    森川智之拿了比臉還要大的生啤杯,「喝酒贏了,我家水籟祈的人物形象、投資,都沒問題。輸了,免談。」

    於是兩人就開始喝。

    中途聊了各種話題,聲優成為社長的經歷、成為社長之後需要注意的事等等。

    又說到有空去打高爾夫。

    箱根的球場,可以看到富士山美景,又可以欣賞蘆之湖的湖光山色,球杆球洞又如何;

    神戶廣野的球場,如何如何;

    名門「富士球場」,又如何如何。

    森川智之也不知道是真的厲害,還是不想投資,從一點喝到五點,才不甘心地認輸了。

    喝得醉醺醺的他,非要拉著村上悠合影,還發在個人博客上。

    離開酒會,冬天日短,五點已經是黃昏。

    因為喝酒的地方走幾步就能看到警察,就算村上悠現在很清醒,也不能騎摩托車回去。

    慢悠悠走到車站,石田彰打電話過來問情況怎麼樣。

    「水籟祈的人物形象和投資,都沒問題了;中野愛衣的還在談;東山柰柰,形象要問她本人,投資沒有。」

    「這麼說形象已經拿下兩個?」石田彰默認村上悠已經搞定東山柰柰,」好消息啊。投資這塊無所謂了,太多我們就賺的少了。現在幾乎肯定盈利!」

    「希望這樣。」

    掛掉電話,他從候車廳的書架上,拿了一本《新潮周刊》,一邊等車,一邊胡亂翻著。

    「嗡~」

    水籟祈:村上桑!村上桑!

    水籟祈:怎麼回事啊!

    村上悠:怎麼

    水籟祈發過來一張圖片,是手機截圖。

    村上悠看了下,是森川智之博客的最新動態。

    面色如常的他、豎著大拇指醉醺醺的森川智之、桌上堆滿的酒,這些都沒問題。

    關鍵是配字:這傢伙,比我強,可以成為新的BL帝王。

    村上悠還在想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水籟祈又發來消息。

    水籟祈:你被我家社長感染了嘛!?

    水籟祈:以後要走BL路線了嘛!?

    村上悠:到底什麼情況?

    水籟祈:社長被稱為BL界的帝王,而且以此自傲,甚至自負

    水籟祈:他這人本來就一般般,結果還有奇怪的自豪點

    水籟祈:不過村上桑能得到他的認可,很了不起呢!

    水籟祈:不過這種認可,不需要也可以

    村上悠:我們壓根沒聊配音的事,更別說BL,喝醉了吧他

    水籟祈:或許

    水籟祈:社長他連釣魚都不喜歡,可見他這人有多糟糕

    村上悠:......

    水籟祈:村上桑!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村上悠:想要什麼

    水籟祈:明天我有演唱會,請來觀看吧!

    村上悠:不需要禮物嗎?

    水籟祈:下次賭馬記得叫我!我也想把事務所買下來!AXL-ONE很便宜的!

    ......說了半天,周圍似乎沒一個人相信,他是真的買彩票弄來的錢。

    那這筆錢到底從哪來的?村上悠把《新潮周刊》放回書架,想著這個問題,走進電車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