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92.需要緩和關係的兩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92.需要緩和關係的兩人字體大小: A+
     

    每年十月的第二個周一,是法定節假日——體育節。

    所以在2015年的十月十二日這天,東京都街道、電影院等等場所,仍舊有上班族和學生的身影。

    各種商家紛紛推出{「三連休」最大降價日}之類的口號,而動畫製作公司也趁著這最後一天的休息時間,邀請聲優出席各種活動。

    村上悠僅僅只是白天,就跑了六場——長的一小時,短的半小時,晚上還有活動。

    無非是在舞台上當一個觀眾,時間過的還算快。

    到了晚上,仍然是上次的居酒屋,村上悠和川端編輯商量漫畫的事。

    川端看完劇本和線稿,讚賞地點頭。

    「村上老師的劇本完全不需要改,一次就可以過稿,分鏡也十分優秀。

    老師職業麻將選手的設定,非常精彩!特別是年輕時候,靠著打麻將贏路費旅遊這一段!」

    「哪裡。只是取材現實而已。」

    漫畫里【種田梨沙】老師的種種行為,打麻將被學生抓住,不得不成為顧問老師,或者打麻將贏路費旅遊,都是有現實依據可循。

    比如被學生抓住黑歷史成為顧問老師,就是村上悠從悠沐碧那裡聽來的,私立櫻丘輕音部顧問老師的親身經歷。

    打麻將贏路費就是他本人。

    他做的僅僅是把兩者拼接,這是無足輕重、人人都能做到的一步工序。

    和川端分開后,村上悠趕往gangan文庫的演播室,準備錄製一期《gangan》。

    這款視頻網路綜藝節目,主持人很多,幾乎都是有出演gangan文庫作品的聲優。

    村上悠作為主持人,斷斷續續錄了兩次,時間間隔已經很久了。

    仍舊是熟悉的演播室,燈光也比其他演播室更亮,還有那張冷凄凄的長桌子。

    也有不同的地方......

    「你們怎麼在這?」村上看著不該出現的佐倉鈴音和內田真理。

    「村上你不知道嗎?」他的搭檔內田雄馬疑惑地說,「因為一直有觀眾來信,說你和佐倉桑關係不好。節目組就策劃讓我們四人一起直播,讓你們兩個搞好關係。事先詢問過我們同意不同意。」

    四人?直播?

    「到底怎麼回事?」村上悠問。

    一旁的劇本作家松本勇平開口:「應該已經通知過您的經紀人了呀。他說會徵求你本人的意見。」

    本人的意見沒有得到徵求。

    最近石田彰不太能見到人影,很忙的樣子。

    「現在,怎麼辦?直播馬上開始,幾十萬觀眾在等著。」工作人員可憐兮兮地望著村上悠。

    「來都來了,錄唄。」佐倉小姐說。

    工作人員:「村上桑,您......」

    「村上肯定沒意見的,他最討厭給別人添麻煩,放心準備吧!」

    雖然聽佐倉鈴音這樣說了,但工作人員還是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對他說:「是我們這邊的問題,我會配合直播。」

    「我就說了吧。」佐倉小姐一臉笑意。

    四人進了化妝室。

    內田真理強制自己弟弟坐下,要給他化妝。

    村上悠沒有像以前一樣,待在角落養神,而是無聊地注視佐倉小姐。

    她塗抹唇膏一樣的東西。

    「你沒去看種醬?」看了一會兒,他問。

    「怎麼可能不去?」佐倉小姐右手無名指在自己精巧迷人的唇上颳了刮,「只是種醬現在還不能長時間說話,需要好好休息,我們待一會兒就走了。」

    「這樣。」村上悠點點頭。

    佐倉小姐回過頭,「幫我看看,均勻嗎?」

    「均勻。」

    「嗯......但我怎麼感覺這邊,沒有另外一邊亮?」

    「那就不均勻。」

    「你倒是看仔細一點!」

    「我哪懂這個?」村上悠往後一仰,雙手枕在腦後。

    佐倉小姐看他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氣惱地把手拍在他大腿上。

    力道沒有多大,聲音倒是挺響。

    「你也很不容易啊,村上。去紅燈區只能喝酒,現在還要挨打。」一旁一動不能動,臉上被塗抹著各種東西的內田雄馬,發出同病相憐的感慨。

    「嗯?」兩名女聲優同時停下動作,看著他。

    「沒什麼,哈哈,沒什麼。姐姐,請繼續。」

    最後內田雄馬的妝容:大紅色的嘴唇,長到詭異的睫毛,雙腮被塗抹的過於白皙,頭髮用蝴蝶髮夾夾著。

    「和鬼一樣。」這是他問村上悠之後,得到的中肯評價。

    到了十點,直播開始。

    一條長桌,四人坐成一排。內田姐弟像是和事佬一樣坐在最左邊和最右邊,今天「緩和關係」的兩人,被安排坐一起。

    「大家晚上好swipe~我是佐倉鈴音?~」佐倉小姐食指畫了一個笑臉。

    「大家晚上好swipe~我是內田真理~」內田真理也畫了一個笑臉。

    村上悠對著鏡頭點點頭:「村上悠。」

    「大家晚上好,我是內田雄馬。今天請多關照。啊,沒錯,大家看到我這個妝就知道,我就是今天負責搞笑的那位。」

    鏡頭給到佐倉小姐,她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仰坐。屁股把可以旋轉的椅子,左邊轉一點,右邊轉一點。

    「怎麼啦怎麼啦?鈴音?這才剛剛開始哦!」內田真理搖著她手臂。

    佐倉鈴音坐直身體,使勁吐槽道:

    「男子組什麼情況?【大家好swipe~】是《gangan》的節目問候語!怎麼可以不說呢?!」

    內田雄馬用無辜地語氣:「我一直都是跟著村上的。」

    「我就說我和他合不了。」放下結論,佐倉小姐敷衍地笑著對鏡頭揮手,「今天的營業到此結束,大家下期再見。拜拜~」

    內田真理:「鈴音!」

    內田雄馬:「村上!」

    村上悠看向佐倉鈴音,對方還在對鏡頭揮手。

    「大家晚上好swipe,我是......」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也是必須的哦。」像小孩得到糖的佐倉小姐,畫了一個笑臉,貼心地指導。

    「大家晚上好swipe,我是村上悠。」村上悠畫了一個笑臉。

    「哈哈哈!」工作人員笑作一團。

    【兩人關係真是險惡呢(笑)。】

    【佐倉:你們不要誤會,我和村上只好一會會兒,待會就又是無關係了】

    【悠悠!!!】

    【雄馬這什麼妝?糟了誰的毒手?】

    佐倉小姐笑著說:

    「正如大家所見,今天由我們四人給大家帶來第十九回《gangan》,是直播哦~」

    「嗯!」內田真理點頭:「舉辦這次直播的原因,是為了讓明明是同期,還是同一家事務所,但關係卻一直險惡的村上桑和鈴音桑和好。」

    「我根本不想和好。」佐倉鈴音立馬說道。

    內田雄馬忍不住笑著問:「那佐倉桑為什麼同意參加直播呢?」

    佐倉鈴音理所當然地比了一個「錢」的手勢。

    「不可以這樣啊!太現實了!鈴音~!」內田真理把她的手按倒在桌面上。

    內田雄馬又問村上悠:「村上呢?你怎麼想的?」

    村上悠感覺內田雄馬說的對,自己的確很不容易。

    他搜尋著合適的字眼:「我和佐倉,沒什麼好和好的。」

    村上悠感覺自己說的不賴,但佐倉小姐的腿還是伸了過來。

    《gangan》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規定,除了開頭不明所以的問候語,還有必須穿半袖或者無袖的約定。

    佐倉鈴音是一個很遵守約定的人,比如說開頭問候語,如果是村上悠以外的人沒有做,她不會說什麼,但自己一定會好好做完。

    所以,半袖的約定其他人有時候會忘記,但她一直記得。

    為此,每次錄製《gangan》她都會穿裙子。

    今天她穿了藍白相間,很是優雅的長裙。腰部收束,曼妙的纖細一覽無餘。

    此時,村上悠能感受到,她露在裙子外面的小腿,正以一種彆扭的方式纏上自己的小腿。

    「總之開始今天的直播吧!」內田真理是主持人,「第一個企劃是,讓兩人說出為什麼感覺對方不好相處的原因!鈴音,你先來?」

    「村上不是很大男子主義的類型嘛?和雄馬這種婦女之友的類型,完全不一樣。」

    「婦女之友?怎麼聽起來不像好話?」

    沒人理內田雄馬。

    「說的是呢。」內田真理贊同佐倉的觀點,「《地錯》片場的時候,村上桑也一直坐在角落,不和任何人搭話。」

    「那就好。」佐倉鈴音下意識點點頭。

    「什麼?!等等等等!什麼{那就好}?」

    「啊!!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佐倉小姐雙手胡亂比劃,極力解釋:「我的意思是,村上正如我說的那樣,是一個很大男子主義的人!我的意思是這個!」

    內田姐弟鬆了口氣:「嚇到我了。這次直播存在的意義,差點被否定了!」

    【那就好】

    【那就好】

    【那就好】

    「你們在刷什麼呀!沒聽到我解釋嘛!我最討厭大男子主義的男性!」佐倉小姐害羞起來,連觀眾都要吼。

    「佐倉,輕一點。」村上悠提醒。

    「要你管!」話雖這樣說,佐倉小姐還是憤怒而乖巧地安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村上悠無可奈何,只好把手放了下去,在她光滑的裙子上拍了拍,意思是{這裡輕一點}。

    佐倉小姐反而纏的更緊,甚至故意要把村上悠的腿,扭到感受到一點痛苦的角度。

    她自己的臉都漲紅了,也沒成功。最後沒了力氣的腿,認命一樣軟踏踏地踩在村上悠鞋上。

    內田雄馬說:「村上,你感覺佐倉桑哪裡不好相處?」

    「太嚴格。」

    「嚴格?哦——」內田雄馬恍然大悟,「是指【大家晚上好swipe~】嗎?」

    「算是吧。」

    其實是早上必須用洗面奶洗臉,然後又要求洗完頭髮用護髮素,最近連使用沐浴露的方式都開始念叨。

    村上悠是直接手搓,她感覺這樣泡沫少,洗不幹凈,必須用那種一團一團的澡巾。

    太嚴格了。

    接下來是「關係非常好」的內田姐弟,根據村上悠兩人感覺對方難以相處的地方,提出解決方案。

    內田真理露出思考的神情:「大男子主義的話,村上桑要不要試著主動和女性搭話?」

    「沒有這樣做的必要啊。」

    【悠悠不可以變成婦女之友!!!】

    【我們家悠悠這樣就好!!!】

    【婦女之友版的唯一神?那豈不是......後宮?】

    【也有可能是柴刀】

    【怎麼可能柴刀?!一看就不是我村上大人的第一批粉絲!】

    【為什麼?】

    【你以為村上被稱為唯一神,僅僅是因為抽籤嘛?膚淺的新人!】

    【到底什麼原因?新人求解釋!】

    【你拿把柴刀去找村上就知道了。對了,叫救護車的時候,記得叫{國立國際醫療病院}。樓層足夠高的話,可以看到戶山公園,風景不錯。】

    【我推薦東京醫大附屬醫院,營養餐最好。】

    【別騙新人!住院五次的我給新人解惑:去順天堂大學的順天堂醫院!那裡的護士最可愛!】

    【???怎麼個情況?】

    內田真理又說:「怎麼會沒有必要呢?人類是群居動物,是需要交流的呀。」

    「我和男性交流不一樣嗎?島崎,內田,是雄馬,還有海斗他們。」

    「誒?這......誒——?不行的!但是.......到底哪裡出錯了?!啊!好討厭!」內田真理無力地趴在了桌面上。

    【哈哈哈】

    【真理大失敗】

    【不愧是佐倉認證的大男子主義】

    內田雄馬出場:「那佐倉桑可不可以,不要對村上這麼嚴格?」

    「沒問題啊。」佐倉小姐出人意料直接點頭。

    「真的嗎?」內田雄馬高興起來。

    「嗯,當然。」佐倉小姐說,「只要他好好做到我說的,我絕對不嚴格。」

    「誒?」內田雄馬一愣,「可是,佐倉桑,讓他全部做到,也是一種嚴格啊。」

    「這樣啊,那就不可能了。除非他全聽我的。」

    「啊——」繼姐姐之後,弟弟也趴在了桌上。

    「好啦好啦!開始第二個企劃案!」內田真理掙扎著坐直身體,「現在有幾個縮小距離的方法,觀眾可以進行投票,投票最多的兩個,我們會實行。倒數十秒......時間到!」

    「看看哪兩個選項排在前面......第一,互相稱呼對方名;第二,互相贈送禮物。嗯——是不錯的方法!」

    「先問一下,鈴音,有異性稱呼你【鈴音】嗎?親人不算。」

    「嗯......」佐倉小姐微微想了下,「速水獎前輩?」

    「這個啊,速水桑是五十年代的人了。這樣的也不算。有年輕人一點的嗎?」

    「我為什麼要被年輕一點男性稱呼名啊?不可能!我和所有男性的關係都一般!超過打招呼層面的,只有島崎桑、雄馬、海斗他們幾個。但他們也叫我佐倉桑。」

    「這樣說的話,」內田雄馬疑惑道,「和你關係險惡的村上,不是稱呼的最親切嗎?【佐倉】?」

    「不是不是。不要誤會。」佐倉小姐擺手,「我們之間直呼姓——我叫他【村上】,他叫我【佐倉】,是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法維持,是直呼其名的討厭。」

    「這種程度了嗎?!那村上呢,有沒有叫的親切的女性?比如說一直都在合作的中野愛衣桑?私底下是怎麼稱呼對方的?」

    佐倉鈴音餘光越過村上悠,指向鬼一樣的內田雄馬。

    「中野。另外沒有稱呼親密的異性。」村上悠回答。

    「那你們兩個,試著稱呼對方的名。村上桑,你是男性,你先來吧。」

    「鈴音。」調音師擅自加上感覺會變得柔情的音效。

    「嘶——」佐倉小姐表情像突然被拔掉一顆牙齒一樣,「不行不行!太噁心了!」

    「誒——?那,換你試著叫村上桑【悠】試試。」

    「真的要這樣做嗎?太為難我了!」

    「必須的哦!」

    「......悠。」醞釀很久,佐倉小姐像是要趁所有人不注意一樣,偷偷地說完。

    「村上,」內田雄馬問,「感覺怎麼樣?」

    「一般。」

    佐倉小姐安分的腿,又開始使勁。

    「不行的呀!這個節目完全做不下去!這兩人相性也太差了!」

    「送禮物只有節目之後才能去買,具體什麼禮物,會在《gangan》推特上發出照片。大家可以關注哦。

    接下里是宣傳時間,gangan文庫最新......」

    「動畫情報......」

    「漫畫......」

    「那今天的gangan直播到此為止啦!村上桑和鈴音的關係到底會怎麼樣?有更好緩和關係的辦法,也請大家多多來信。拜拜~」

    「拜拜~」X2

    村上悠對著鏡頭點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